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14

校园黄暴小清新


14

 

王源在跆拳道锦标赛拿了冠军,校长骄傲得不行,第二天课间操时,特意把王源叫上了主席台,进行表彰。王源穿着大一号的校服,一步迈两个台阶地跳着上了主席台,一看就知道他心情好。

王俊凯站在台下,腰杆子挺得比台上的王源还直,得意洋洋地倾起下巴,嘴角掖着藏不住的痴汉笑。刘志宏有点看不下去了,挪近了些,手肘顶了下王俊凯的胳膊:“哎,控制控制表情,收敛点儿。”

王俊凯也用胳膊肘把刘志宏顶回了原位:“闪开,你脑袋挡到我视线了。”

刘志宏瞪圆眼睛,无语又响亮地吞了口口水:“怪我。”

王源在台上戴着奖牌举着奖状,说话时吐出的轻盈音节像在空气里跳舞。王俊凯也被小兔子喜悦的心情感染,想到下午的理综考试也没那么头疼了。

一模的最后一门考试结束,王俊凯走出考场时伸了个懒腰,给王源发了条消息让他在校门口乖乖等他。一天没见到小兔子,王俊凯就有些心急了。

他刚回到教室,书包还没取,就看到讲台上班主任看向自己的意味深长的眼神。想到昨天考试前被蒋航陷害的事,王俊凯原本平缓愉悦的心情出现了一道褶皱。

“先别急着回家,跟我谈谈吧。”班主任淡淡地开了口,手指捏着根粉笔头,在讲台上敲了敲。

王俊凯想到还在校门口等着的王源,不禁皱了皱眉。他手揣到兜里拿出手机,想告诉对方不必等自己了,却被班主任打断。

“怎么,想通知女朋友自己被留堂了吗?”

王俊凯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手指暗暗扣进了掌心:“没,我看看时间。”

“五点四十。”班主任扬眉指了指教室里的挂钟,脸上挂着副我看你接着编的无奈表情。

“......”王俊凯拧眉扫了眼挂钟,抿抿嘴巴,“老师您问吧。”

“什么时候在一起的?”班主任单刀直入地问出口。

“......这学期。”王俊凯看到老师成竹在胸的表情,知道瞒不住,此刻他只想赶快敷衍掉对方,到校门口找王源。

“同级的还是低年级的?”

“低。”王俊凯一只脚脚尖抵在地面上,不安分地蹭。

“你打算怎么办?”

王俊凯抬头看进老师的眼睛,慎重地收起踮着的脚尖,站直身子:“我并不打算分手。”

班主任眉头皱起的纹路又深了些:“你是真心喜欢她,还是当做考试压力的消遣?”

“您觉得呢?”

王俊凯从来都是吊儿郎当的,这回却是难得正经的语气。老师和他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半晌,终于泄气地移开眼睛,把粉笔头扔回粉笔盒里。

“马上高考了,我现在硬是拆散你们反而会起反作用,”老师叹了口气,“但是你想清楚了,即使你不管自己的成绩,也要为对方的学习考虑。”

怎么可能没考虑过,王俊凯浅浅地瘪了下嘴角,他今天就是想和王源谈谈之后的打算的。因为班主任没有刁难,王俊凯松了口气,他背上书包匆匆地往校门口赶去。

令他意外的是,小兔子并没在校门口等着。王俊凯校服敞怀地一路狂奔过来,嘴里还粗喘着气。他拿出手机,里面明明躺着王源的语音回复,一声娇憨的“晓得晓得”,听得王俊凯心里头痒痒的。

他拨了对方的电话,在弥久的等待音里不安地踱步。没有接电话,也没有短信回复。按照小兔子的性格,撇下自己只身回家的可能性真的太小了。王俊凯病急乱投医地拨了刘志宏的电话。

“哥,又有什么吩咐?”

“那什么,刚才放学的时候,有没有看到王源儿?”

“王源儿?有啊,就在校门口站着,不是等你呢吗?”

王俊凯语气已经不自知地冷了下来:“他确实在等我。”

刘志宏听出王俊凯语气不对,仔细一想便想通了问题所在:“你们不在一起?”

“嗯,”王俊凯缩缩脖子,喉头低低地应出一声,“电话也打不通。”

“是不是有急事回家了?”

“那他至少会给我发个消息。”王俊凯揉揉额角,不安的感觉密密麻麻地在心头交织着,却不知该从何寻起。

“我帮你问问吧,高一那帮小子。”

“谢了。”王俊凯扣下电话,打算先去王源家看看。

许久没来,王俊凯赶到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整幢楼笼罩在阴影里。王源房间的灯熄着,王俊凯眸光在夜色里不安地闪了闪。王源并不在家,即使去吃晚饭,小兔子也会把房间里的灯留着的,这一点他在早前偷窥的时候就发现了。

王俊凯又给王源打了几通电话,对方已经关机了。他心焦得要命,踌躇着要不要上去看看王妈妈,毕竟孩子这么晚不回家家人一定要着急的。正犹豫着,刘志宏的电话就切了进来。

“问到了吗?”

“我问过王源班里几个人,他们也只是看到王源在校门口等着,没看到之后去哪了。”

“我来他家这边看过,他不在家。”

“呃......”刘志宏语气一顿,“不过我倒是打听到了别的事。”

“什么事?”

“赵阳刚才给我发了消息,说今早课间操听到蒋航说要......撬你墙角,追王源儿。”

“......”

王俊凯脸色已经完全冷了下来,桃花眼里涤荡起一圈凌厉的波纹。他捏了捏拳头,直接撂下了刘志宏的电话。

他翻出蒋航的电话,按通话键时指尖狠狠戳着屏幕,在屏幕上留下浅浅一道划痕。

蒋航似乎一早守着电话一般的,等待音刚响了一声就被接起。

“王俊凯?”电话那头是蒋航刻意拉长的挑衅的语气,“什么风儿把您吹来了?”

“你们在哪儿?”王俊凯言语里阴气重重,声音沉得像吃满了水的海绵。

“我们?什么意思......还有谁?”

王俊凯捏着手机,简直想钻过电话线去把那蒋航暴揍一顿。

“你,和王源。”

“你怎么知道我和他在一起?”蒋航音调扬起,似乎刻意伪装出惊讶。

“别他妈跟我绕圈子,不然你明天骨头都不剩。”

“我好怕,”蒋航笑出了声,“我只是想请我们小可爱喝杯酒而已,是不是啊王源?”

王俊凯听到蒋航念出王源的名字,心里一揪:“你让他接电话。”

“我凭什么?”

“凭我是他对象,你他妈屁都不是。”王俊凯着实克制不住体内快要翻涌而出的火,后牙关狠狠咬着,只想一拳头闷上蒋航的脸。

“我差点儿忘了,你是我们小可爱的男朋友啊——”蒋航在那边打了个酒嗝,似乎把话筒移开些,声音变得模糊,“王源,你男朋友来电话了,要听吗?”

窸窸窣窣一阵响,隐约中还听得到蒋航讥诮的笑声,接着听筒又被他拿回嘴边。

“我们小可爱说不想听你的电话。”

“......”王俊凯空着的左手握起拳,指关节捏得咯吱响,“蒋航,我劝你别跟我玩儿这些。”

“跟你玩儿?呵,王俊凯你也太抬举自己了,老子没那个美国时间浪费在你身上。”蒋航语气也从调侃变得不善。

“那你赶紧把人给我送回来。”

“好笑,我追人,凭什么把人送给你?”

王俊凯眼眸里溢出寒光,险些把手机撂到地上:“你最好能为你说过的话负责。”

“老子什么时候不负责任了?”蒋航在那边冷笑一声,“蓝光酒吧二楼311包厢,半小时内过来,来晚了我直接把人带走。”

蒋航扣下了电话,王俊凯在刺耳的忙音里咬了咬牙。小兔子的电话已经关机了,他现在根本联系不上。

夜幕已经完全降了下来,王俊凯焦虑得像热锅上跳脚的猫。

到了这种时候,即使是蒋航设的圈套,王俊凯也只能去一探究竟了。

蓝光酒吧在酒吧街的尽头,王俊凯没去过酒吧街,一来他不会喝酒,二来他着实不喜欢这里喧哗淫靡的氛围。

今天他为王源破了戒,只身来到蒋航口中说的蓝光酒吧。

酒吧内的色调阴暗且混乱,王俊凯被一楼晃眼的蓝色冷光晃得发晕,他死死按住额角,忍着头疼上了二楼。

二楼是一排挨挨挤挤的小包厢,呛鼻的酒精味和香水脂粉味一股脑冲上来。王俊凯已经急得眼睛发红,顾不得身体上的不适冲到了311包厢的门口。

门是反锁着的,王俊凯急火攻到心上,他不能忍受他的小兔子在这种令人反胃的地方再呆上一秒。

他脸上肌肉也变得僵硬,从眼睛到唇际的表情变得些微狰狞。他大力地拍门,拳头狠狠地一下下锤在门板上,大有把门锤烂的架势。

在他拳头快要锤青的时候,门终于从内砰一声打开了。王俊凯重心未稳住,险些直愣愣地冲进去。

包厢里只有两个人,蒋航和他的一个哥们儿。王俊凯凛凛目光直视着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中央的蒋航,喉头暗暗一滚,把一拳胖揍到对方脸上的冲动压了回去。

“王源呢?”他沉声问道。

“我让他回家了。”蒋航两手一摊,收回翘起的右脚,站直身子。

王俊凯咬紧牙,桃花眼里精光一掠,上前几步揪住蒋航的领子:“你耍谁呢?”

蒋航直直逼视着王俊凯睨着的眼,一字一顿地说道:“耍,你。”

“靠——”王俊凯握紧拳头就朝对方欠揍的脸上闷过去,蒋航下意识地别脸,没躲过,鼻子上生生挨了一拳头,一溜儿鼻血蜿蜒地流下来。

“我x,你他妈来真的是吧?”

蒋航也不是吃素的,一把拽下王俊凯钳住他领子的手,手上立时就要还回来。

王俊凯机敏地偏过脑袋,对方拳风顺着他的脸颊擦过。两个身高力壮的小伙子很快扭打在一起。王俊凯借着力道上微弱的优势,将蒋航按倒在地上,狠厉的目光快要把对方切断。他怒火攻心,一面为了小兔子的安危,一面为了蒋航欠揍的嘴脸,又一拳头砸上去,力道一点儿没收。

蒋航被砸得眼冒金花,嘴里啐出一口血,冲着傻在一边儿的哥们儿喊道:“你他妈愣着干吗,看着你哥被揍啊——”

那人似乎回了神,呵出一声就扑上来,将发飙的王俊凯从蒋航身上掀下来,甩到一边准备动手。王俊凯被猛地一摔,后脑勺一阵发麻,还来不及爬起来就看到黑影压过来。那哥们儿已经攥着拳头走过来了,脸上挂着阴笑。而蒋航也从地上连滚带爬地坐起来,往这边看过来。

王俊凯眼睛有些充血,想麻利地坐起来准备干一架,但刚才那一摔似乎把脚踝扭到了,一动就生生的疼,他倒抽一口凉气,暗叫了声完蛋。

两方对峙着,强势弱势一下就分了出来。蒋航小人得志地讥笑起来,抹了把嘴角的血,摆足了看戏的姿态。

王俊凯两手撑在地上,牙槽咬着狠狠盯着蒋航,冲着对方吐了口口水。

“蒋航,你他妈要是有种就揍,揍完把王源儿还给我。”

蒋航嗤笑一声,眼神示意着另外那人尽快动手。

那哥们儿点点头,拳头捏得咯吱响一步步走近。王俊凯站不起来,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想象中的拳头没有立刻砸上来,取而代之的是突然响起的撞门声。

“王俊凯——”

清亮急促的三个音节,薄荷音挟裹着焦急莽撞。王俊凯在听到对方声音的那一瞬便睁开眼睛,循声望向门口站着的披着宽大校服的瘦小身影,平日里挂着浅淡温顺笑意的脸上此刻是一览无遗的焦虑神色,在看到躺在地上的王俊凯后,焦虑又慢慢凝聚,化作一股股气愤和恼怒。

小兔子凉凉的目光扫过屋内,顿在嗔目呆滞的蒋航身上。

“能给我个解释吗?”


TBC

评论(116)
热度(1622)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