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好久不见。

写下这句开头时,我刚敲完最后一行代码,临时起意打开许久未更新的lofter,看着几万条未读消息凝神了半晌,然后决定发点什么。
一五年二月,我在这个账号上发表了第一篇文字,那时候,这里没有关注我的读者,也没有惺惺相惜的写手,唯一有的,仅仅是我对哥哥弟弟的喜爱,以及他们带给我的感动。但我依然鼓起勇气提了笔,有些固执地写着。慢慢地,这儿开始有了关注我的朋友,开始有了喜欢我我也喜欢的伙伴,不知不觉我就写了三年,写了很多很多篇故事,演绎了一双又一双凯源……刚才我又去读了一遍《参商》,迄今为止我写得最用力也最用心的一篇文,明明已经淡圈近一年,却还是觉得眼睛湿润了。我无比怀念那时候把一整颗心都捧给他...

无可救药全文txt   密码:llb9


很抱歉消失了这么久,三次元挺忙,偶尔周末还要加班,确实没时间码字。看到很多人的私信和评论,知道无可救药的外链都挂掉了,干脆把全文txt分享上来,个别错别字还没改,各位见谅。其实断断续续有读到大家私信,都关心我去哪了,放心,我始终都在的,无论何时何地,凯源始终是我心里的一抔净土,我舍不得走的。


凡骨

*架空,HE完结,全文3w

*讲的大概是人鬼情未了


生来凡骨,偏拥天地一吻。


岛国的春天来得有点晚,四月初那几天,慵懒的春情才漫过神户街道,低垂的山樱枝桠上挂了莲灰色的花苞。

王俊凯因为这场倒春寒惹了些伤寒,整日鼻音哝哝的,中午吞了几片感冒药,下午便开始昏昏欲睡。

和他在摩耶山附近合租了一间和屋的上野同学下了口语课便丢下他,去参加法学系的联谊了。

在神户这半年多,王俊凯已经习惯了独处,他不甚在意地揉了揉擤红的鼻头,独自一人坐上了从神大回往住处的电车。

樱花大道两旁的野樱开得正盛,下了车从步行小径上走过,入眼便是大片大片丰润的烟粉色。...

参商

*伪现实向,he完结,全文2w4

*所有情节都是我编的,大家看文可以代入感情,但不要上升真人,谢谢配合


谁念这天地玄黄,算不到动如参商。


“俊凯,明天下午的飞机改签到早上了,你赶完通告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

正在温习台本的王俊凯不禁一愣:“北京的发布会不是后天早上吗,去那么早干什么?”

经纪人Cindy寡淡的脸上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迟疑,默了片刻,才道:“就是因为怕剧组那边临时有安排,早点去比较保险。”

“能有什么安排?”王俊凯很轻地动一下眉,抬眸,目光淡淡却审视般地锁住对方的眼睛,“剧都拍完了。”

Cindy嘴角噙起的笑有一丝僵硬...

无可救药 40-41【完结章】

完结章,双更一万七


“17岁那年没送成的花,今天给你。”


40


“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

“......初二吧?”王源拿吸管捣着奶茶杯里的仙草冻,眼神飘忽了几秒,有一丝不确定道,“你那会儿不是天天来我们班教室找我吃午饭吗?”

王俊凯勾着唇角摇头;“还要早。”

“那......是初一?你不是吧这么早熟?”

“是小学三年级......”王俊凯无比自然地拿勺子舀走了王源杯子上面的一层奶泡,“进少先队那天是我给你系的红领巾,我当时紧张得给你打成死结了记不记得?”

王源眼角的肌肉微不可察地抽动了下,脸上的表情依旧镇定,心里头...

无可救药 37-39

久等了,三更一万六,这把高甜了


37


年关将至,C城迎来了这一年的第一场雪。

整个主城区好像被一层银纱裹住,粉妆玉砌,皓然一色,俨然一幅瑞雪兆丰年的喜人景象。

王源裹着件天蓝色的羽绒服,一边吸溜着鼻子一边往校门口跑去。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肩上,呼吸间都是白雪的冰香。

校门口那人穿着件今年最流行的阿迪过膝羽绒大衣,正搓着手冲手心哈气,听到有些凌乱的脚步声,抬一抬眸,便笑弯了桃花眼:“不急,慢点跑。”

“今天不能骑车了吧?雪那么大......”王源跑到对方跟前才刹了车,他被持续的寒流折腾得有点感冒,脸缩在奶白色的围脖里面,鼻音哝哝地说着。

“不骑了,咱学校外面那条马...

无可救药 36

36

 

吃饭的地方定在一家中菜馆,王东旭已经提前去预约包间了。

到了包间门口,王俊凯示意王源先进去。王源手扶着门扉略微犹豫了下,回过头,投向王俊凯的目光有那么一丝紧张。

王俊凯嘴角轻轻绽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掌心搭在对方肩膀上按了按,有一丝安抚的意味,道:“放心吧,没事的。”

王源敛着眉头沉默须臾,才按下门把手,推开了门。

可走进包间的那一秒,他揉起的眉又努力舒展开,唇边挂上春风和暖的笑,波澜不惊道:“叔叔,等很久了吧,路上有点堵车。”

王东旭坐在正对门的位置上,手指上夹了半根烟,见王源和王俊凯走进来,连忙把烟头按进了烟灰缸。

“没有,我进门都不到十分钟,”他目光有意停...

无可救药 35

35

 

送王源回了寝室后,父子两人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小茶馆。王东旭点了根烟,放到嘴边浅浅吸了一口,在口中闷了一会儿才缓缓吐出来,蹙着眉问道:“警局那边立案了吗?”

“他们正在立案......”王俊凯拇指轻轻摩擦着瓷杯的杯沿,脸色微沉,“爸,我今早接到了警方电话,有证据说昨天那个人不是第一次作案,身上可能还背了几条人命......”

王东旭眸光一凛,将烟嘴从口中拿出来:“证据确凿了吗?”

“我不清楚,只知道他们还在收集证据。下个月就要开庭了,他们就是打电话来问王源,是否自愿出庭指控......”王俊凯话锋稍顿,有些迟疑道,“其实按照王源目前的状况,他没有义务出庭作证,我们也...

无可救药 34

34

 

虽说两人都是瘦子,但挤在一张一米二宽的单人床上还是有些勉强。王源累得眼睛都睁不开,很快便睡着了,全身上下只套了条内裤,薄薄的被子搭在上面。

数九隆冬的天气,两个手长腿长的男孩儿光溜溜的紧挨着,房间里又开了中央空调,暖风烘得人冒汗。

王俊凯被热得睡不着觉,半寐着眼在王源背上随手摸了一把,便沾了满手的汗。

他微微皱眉,想将被子掀开,把身上的汗晾一晾,却又担心王源着凉。最终他只好放轻动作往床沿靠了靠,如此两人间便留出了一道空隙。

哪想到他刚让出十厘米不到,一边酣睡的人便噘着嘴嘟哝一声,软乎乎地靠了过来。

王俊凯愣了愣,眼睁睁地让那么大一只人形暖炉缠上了身,手心扒住自...

无可救药 33

33


上高速就不打tag了


床头灯还没关,房间里晕散着鹅黄色柔润的光。

王俊凯将唇贴在王源湿乎乎的额头上,来回轻轻地蹭。

王源脸正对着王俊凯不时滚动的喉结,脸又不自觉地发烫。一番云雨过后,这么光着身子贴着皮肉,谁能坐怀不乱睡得着觉啊?

他将一对眼皮赶紧闭上开始数水饺,生怕自己再盯着王俊凯的喉结看又要起反应了。

刚数了四只水饺,一截温热的手指尖便贴上了他略微蹙起的眉头,把上面浅浅的褶皱抚平,又在他嘴角亲了亲。

“装睡呢?”对方低笑道。

王源自我开导了半晌,才勉强支起一点眼皮,朝王俊凯的方向望过去。可他刚和对方亮晶晶的视线撞上,就忍不住躲开了,臊得脸都没地方搁。

王俊...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