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泥足深陷 05-06

01-02  03-04


05

 

“到了。”

王源从手机上移开视线,看到了公司东南角的偏门。他怔了两秒,回过头来看着王俊凯,对方正用手指夹了根烟在嘴边擎着,乌黑的瞳仁盯着他。

“先帮我点个烟再下车。”

王源微微地皱起眉毛:“你烟瘾真大,从出门到现在已经两根了。”

王俊凯嘴唇动了动,唇际泛起忽深忽浅的笑:“平时还好,这两天压力大,抽几根解解乏。”

“有没有常识,抽烟能解乏吗,明明是用尼古丁麻醉你的神经......”

嘴上这么说,他还是从王俊凯手里接过打火机,用手心护着火点起了那根万宝路。王俊凯吸了一口,咬着烟含糊道:“今天上午就这一根了,我保证。”

“信你才有鬼。”王源冷哼着撇下嘴。

王俊凯似乎被他气鼓鼓的模样取悦了,把烟从嘴边取下来,悄悄掀起一边的嘴角。

“你都不抽烟的?”他问。

“家里不让。”

“这么听话?”王俊凯扬了扬眉,“大学在寝室也没抽过?”

“......没抽过。”王源讷讷答道。

那边只是安静地望着他,目光沉沉的。王源不知情由,紧张地攥着手心,觉得车厢里的空气都快被熬干了。王俊凯却蓦地抬起手,轻轻按下副驾驶一侧的开关,于是束在王源胸口的那根安全带啪地一声就缩了回去。

“你靠过来点。”他放轻声音道。

王源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干什么?”

“让你过来就过来,我懒得解安全带。”

王源露出困惑的表情,稍稍靠近了些。王俊凯又拿起烟吸了一小口,指尖一旋把烟掐灭在车载的烟灰缸里,接着便像捧着玫瑰花又怕被扎到一般,小心地捧住了王源的脸,一个短暂的对视过后,就微倾着脖颈吻了上去。

他嘴里那小半口的烟还没吐出来,借着衔住王源嘴唇的间隙,他微张开唇,任由烟雾从两人的眼前掠过。

王源失神地瞪大了眼睛,看着王俊凯黑漆漆的瞳孔还有从他睫毛尖拂过的烟雾。对方温热的舌尖沿着王源的唇线迂回,力道不大地顶着他的齿关。王源顺从地张开了嘴巴,等着王俊凯滚烫的舌头伸进来,带着一股辛辣刺鼻的烟草味。他被呛得直咳嗽,眼睛潮潮地想往后退,王俊凯却直接从后面托住他的脑袋,半点也不容他逃避地,霸道地长驱直入,手掌时轻时重地揉着他的后颈,唇舌肆虐地侵略他的口腔。

烟味逐渐变淡,唇齿间只剩下湿漉漉的触感。王俊凯终于松开了对他桎梏,两个人的唇舌慢慢分开,口中还留有烟草的余香。王源从一开始的瞠目结舌,到现在的眼睫半开,脸色潮红,像高烧初愈的病人一般虚虚地靠在王俊凯的胸前。

王俊凯指腹蹭着王源被嘬红的唇瓣,笑得有些痞:“没抽过烟也该尝尝它的味道,不然多遗憾。”

王源根本没有力气开口,只能一半心虚一半无奈地埋下头,他果然还是斗不过王俊凯,各种意义上的。

匀了半晌的气,王源才吃力地支起身子,却是满面绯然,连颧骨都是红的。他瞪圆了眼睛问他:“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才选了这么偏的地方停车。”

王俊凯无害地勾起唇,摇头道:“我是担心你被其他人看到了尴尬,才选的这儿......刚才纯粹是个意外。”

王源脸颊上的绯红还没散,就算王俊凯是蓄意的,他又能拿他怎么办?再说了,他简直巴不得他是蓄意。于是他低着眼睛,掩饰着不温不凉道:“我不和你争,烟我也点了,便宜你也占了,我可以下车了吧?”

这么说着,他已经别过脸把手搭上了门边。王俊凯却忽然在身后喊了他一声,轻轻的一声。

“喂。”

“怎么了?”他回头。

“以后在人前碰到我的时候,不要装作不认识。”

王源呆了呆,点点头:“好。”

“还有,要是陈东敢找你的麻烦,记得跟我说。”

“嗯,我知道。”

王俊凯望了他半晌,声音又温柔下来,带着笑意的尾音上挑:“你好像快迟到了。”

王源从怔忪中回神,低头看了眼腕表,登时惨叫一声。他看着悠哉悠哉的罪魁祸首,埋怨地剜了他一眼,打开门匆匆下车了。

 

 

刚到公司,Lisa就喊王源去方知的办公室。他乘电梯上楼,敲响了方知办公室的门,手心微微地抖。

方知正在看剧本,看到王源进来,只冲他点了点头:“先坐。”

王源忍不住紧张,却不想在对方面前露怯,只低声问:“方老师,你找我是不是因为试镜的事?”

“啊......对,”方知从剧本上抬起头,微笑地看着他道,“就是想找你说这个事。昨天我的话不要放在心上,试镜一切照常,你收拾得差不多就和Lisa先去片场吧。”

“可昨天的试演不是没完成吗?”

方知右手掂了掂剧本,递到王源面前:“没关系,我看了下剧本的后半段,不难,你正常发挥的话没有问题。”

王源接过剧本,犹疑着抿了抿唇,还是问道:“陈东呢?”

方知似乎没料到王源会这么直接地问出来,讪讪地笑了下:“他啊,他暂时退出了。”

“......那他下一步的行程是什么?”

“SOHO在筹备一个微电影,他被选去做演员了。”

王源不禁咂舌,从影院大荧幕到网站宣传的微电影,说他是从高空跌进了泥土也不为过。按照陈东的性子,冲动起来把半个公司砸了都是有可能的。

于是他微微坚决地抿起嘴角,说:“方老师,这次的事情......错在我们两个,不该他一个人承担责任。”

方知愣了愣,笑容还停在嘴角:“你的意思是?”

“他情绪控制是有问题,但不至于直接被fire掉。”

方知收起笑容,眯着细长的眼睑开口道:“你应该清楚,这种事不是我说了算的。”

王源脑袋略微低了低,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方知的潜台词。

那边顿了一顿,又说:“这事就算过去了,你也不要跟我再提。对了,顶替陈东的是个新人,没什么经验,你在片场多关照下。”

王源尴尴尬尬地应了,抬眼看了下对方不咸不淡的表情,低声道:“方老师,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行,你先回去吧。”

方知微微点头,刚写了两个字,提笔的手又停了停,突然道:“等一下。”

“还有事?”王源的脚还没抬,就刹住了动作。

“我也不知道当不当说,”方知慢慢地苦笑一下,“带了你这么久,多少还是有感情的,而且我一向珍惜你的才华。”

王源安静着,明明还没开口,他似乎已经猜到了对方要说什么。

“王源儿,你知不知道,你是在拿自己的全部去赌?”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王源一颗心还是猛地沉了下去。他的嗓子既干又涩,费了半天的力气才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三个字:“......我知道。”

“你真的知道?”方知不由得蹙起眉,“就算你拼上过去二十年里所有的辛苦,所有的资历,所有的人脉,也比不上他的一根指头。只要他想,抬一抬眉毛,就可以让你的努力前功尽弃,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别招惹不该招惹的人,别奢望不该奢望的荣光。现在可好,你不但招惹上了,还闹出这样的事来......你喊我一声老师,我出于责任,也出于私心,才给你这份忠告。不管你对他抱着怎样的期待,但是别奢求太多,见好就收,懂不懂?”

王源煞白了脸,轻轻点头道:“我懂。”

“他手上的资源多人脉广,你跟着他自然讨得到甜头。正因为如此,你才要更加小心。他这样的人,高高在上,却是金玉其外,不可能对你动真心的,你千万不要犯傻。”

方知很少这样放低姿态和自己说真心话,虽然说得直白了些,可是话糙理不糙,王源他都明白。只是一切都来得太快了,先是暧昧,再是悸动,然后就是爱情。都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躲。

像他这样的段数,没谈过恋爱,不懂得欲拒还迎,面对王俊凯只有缴械投降的份。他没奢望过真心,他哪儿敢呢?可是他有私心,关于王俊凯,即使都是假的,即使早晚会结束,他还是想从对方那里窃取些不该属于他的温柔。这当然是在犯傻,可是他甘心糊涂。

王源凝了凝神,才发现自己已经屏息太久,连胸腔里最后一点空气都要被用光了。于是他张大嘴深深吸进一口气,才慢慢找回了呼吸。

他演过那么多偶像剧,总爱笑话剧本里的痴男怨女,也对那些动辄寻死觅活的爱侣们嗤之以鼻。可到如今才发现,那些故事里的情不自禁和身不由己,其实都是真的。

 

 

乘着电梯到一楼大厅的时候,王源看到了靠在正门侧的陈东,眼窝深陷,两片下眼睑上都是淡淡的青色,十有八九是一夜未睡。

他瞧见捂得严严实实的用墨镜遮着大半张脸的王源,立刻站直了身子,腰板挺得笔直,下巴微扬着,是意外的不屑一顾的姿态。

王源忽明忽暗的神色被墨镜盖住,佯装从容地从陈东面前经过,却在错身时听清了对方刻意压低的声线,不由得僵住了身子。

陈东的声音不大,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嗤笑道:“恶不恶心。”

“小心点,别被我捉到马脚,不然我让你们两个都——”

“身败名裂。”

 

 

王源的心情几乎可以用胆战心惊来形容。陈东是多么落井下石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相处的这半年来,王源已经数不清自己吃过了多少亏,被抢戏,被刻意陷害,早就成了家常便饭。

陈东十分地看不惯他,嫌他仗着出道的时间长便在公司以师兄的身份自居。其实这并非王源自愿,只不过和新人比起来,他的经验更丰富些,便自然而然地承担了带头和指导的工作。

陈东敢跟他撂这样的狠话,多半是下了决心的。王源没有把握陈东会不会来真的,但是他不敢拿王俊凯冒险。

绯闻这种事,对他自己来说当然是致命的,对王俊凯的影响也不容小觑。王俊凯的事业正是蒸蒸日上的阶段,下个月就要和英美电影市场跨国合作了。相比于合作公司领导的实力,欧美人更看重他们的人品和性格。如果在这个档口爆出绯闻,王源拿不准对方会不会放弃合作。

这是一个分叉口,要想不出差池,王源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想方设法堵住陈东的嘴,要么和王俊凯一刀两断。前者对他来说的确比登天还难,可要让他选后者,就是剜心剔骨的疼。

他必须做出选择,在陈东开始行动之前。王源不禁难过地想到,恐怕连被王俊凯吃干抹净的机会都没能抓住,他就该放手了。这样的缘分未免太浅。

 

 

 

06

 

下午的试镜很顺利,苦情戏对王源来说几乎是信手拈来。和他搭档的新人叫顾思义,王源第一次听到这名字时,忍俊不禁道:“你这名字有意思,父母都是文化人吧。”

不想对方却垂下眉眼说:“我是单亲家庭,三岁跟了我妈以后才改的名字,我妈姓顾,我爸姓明。我妈说过,从我改名字的那天开始,就只有顾,没有明,不可以再想我爸了。”

王源听后不禁哑然,小声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顾思义无所谓地耸了下肩膀:“没事儿的师兄,你不是第一个调侃我名字的人,不过我懒得跟他们解释。”

说完又翘起嘴角露出腼腆的笑意:“没想到能和师兄搭戏,说实话我特崇拜你,只要是你演的戏我都看过。”

王源发现顾思义特别爱黏着他,不论是镜头前还是镜头外,手里捧着本几乎翻烂的剧本,跟屁虫一样地跟在他身边问东问西。

他给新人讲戏讲惯了,倒没觉出不对。只不过这顾思义不太懂看人眼色,常常是刚演完几个小时的戏,王源连闭目小憩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拉着请教问题了。他不好推辞,便口干舌燥地给对方讲戏,难免会有些不耐烦。

顾思义长得好看,但是和王源的清秀不同,用美艳来形容他似乎更贴切。巴掌脸,大眼睛,尖下巴,估计扮起女装来也毫不逊色。

未免有些男生女相了,王源暗忖道,不明白方知是怎么想的。剧本中男二王天的设定很野,单就长相而言,顾思义并不适合这个角色。想归想,王源同顾思义讲戏,依旧是不遗余力的。

 

 

入组的第三天,王源有两场和女主的对手戏,一场和顾思义的对手戏。王源习惯了和女生搭戏,再加上女主经验多入戏也快,上午的几条基本上一遍过。

下午就明显要吃力些,顾思义的演技平平,经验也乏善可陈,常常话说了一半就忘词,光是NG就有三四十次。

进度太慢,导演和副导的情绪也焦躁起来,挥了挥手示意大家休息半个小时。王源额头上覆了层薄薄的汗,苍白着脸沉着脚步找了个空位坐下。将将坐定,顾思义就可怜兮兮地凑上来。

“师兄,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又拖累你了?”

王源抬了抬眼皮,看清来人后,一边无奈一边勉强地扯起一个笑:“没事儿,你没经验嘛,NG是难免的。”

顾思义找了把椅子在王源身边坐下,小心翼翼道:“那你能不能......给我讲讲这段?”

“哪段?”王源撑起身子。

“就是顾天齐和王天在餐厅重逢这里,我拿捏不好王天的感情,是该惊讶多些,还是惊喜多些?”

“这里啊......”王源眼睫斜斜地垂着,思考了片刻,开口道,“他表面上是惊喜的,心里却不太开心,毕竟他和顾天齐同学时曾嫉妒过对方,所以情感很矛盾,你要好好地琢磨下。”

“矛盾......”顾思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笑开了些,“我差不多明白了,师兄你对人物的情感拿捏的确很到位。”

王源抬抬嘴角,退开一些。方才两个人凑在一起看剧本,靠得有些近了,他实在不习惯在镜头以外的地方被不相熟的人侵入安全距离。

正想着该怎么支开这跟屁虫好好休息一下,他就听到了稍显急切的脚步声,清晰的高跟鞋敲在地面上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到Lisa正穿着一字裙迈着碎步急急赶来。

“什么事这么急?”

Lisa不温不凉地扫了顾思义一眼,向着王源压低声音道:“你现在去休息室。”

“休息室?去那儿干嘛?”王源不禁讶异地问道。

“问那么多干什么?”Lisa纤细的眉毛皱起,不耐道,“有人来探你的班,不好让他等太久......”

王源晃了晃眼睛,瞬间明白过来。

空荡的片场正刮过一阵微醺的午后风,湿湿的潮潮的,一下子就漏进了他的心里,将几天来的空虚一扫而光。

他几乎从椅子上一跃而起,顾不上怔愣着的另外两人,迈开步子朝休息室跑去。脸上还带着妆,扑着的粉却盖不住脸颊上升起的热度。

王源一下子推开门,呼呼地喘着气。偌大的休息室里正坐了一个人,意外的是那人并没穿笔挺的西装,而是套了件休闲的polo衫,衣摆扎在裤腰里,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年轻。

王俊凯抬眼望过来,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一双乌湛湛的桃花眼,像湖水一样,处处温柔又清澈,又和深夜一样,藏了万家的灯火。

王源呆呆傻傻地看他,似乎还懵着。真的,他前一秒还在想他,想他的额角,想他的眉峰,想他柔软的鼻尖,想他扎人的胡茬,想他的每一处,一边想一边失落,下一秒他却到了自己面前。这感觉就好像你独自走在海边,走过沙,捡过壳,脚底浸在浅滩里等着海潮,可海潮迟迟未到。当你怀着遗憾打算转身时,却响起了缓缓涌来的海浪声,携着温柔的海风。

喜欢的感觉无法言喻,王源眼前蒙了层迷迷糊糊的水汽,情不自禁地向前迈了一步。他是那样不甘心放手,心里已经化成湿漉漉的一滩沼泽,泥泞得让人陷进去,再也拔不出脚。

王俊凯在他潮湿的目光中起身,走完了他们之间剩下的距离,握住他的手捏了捏。

“累不累?听他们说你已经站了一天了。”

王源使劲地摇头,嘴角忍不住扬起:“你怎么来了,今天不忙?”

“怎么不忙,上午才从英国回来,坐了一晚上的飞机。”

“那你......”王源生生收住了话匣,他本想问王俊凯下了飞机却不回家休息,马不停蹄地赶来这儿干吗,又觉得多此一举。对方都说了是来探班的,再反复确认的话不就像恋爱中的小姑娘,也太腻歪了。

于是他改口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王俊凯望牢了他亮晶晶的黑眼睛,微微一笑,神情疲惫却温柔:“我来看你一眼就回去。”

“都过来了,不......住一晚?”

话说出口,王源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天知道他绝没有那些旖旎的心思,只是想到片场距离市内太远,即使驱车赶回去也要一个多小时,王俊凯眼睛下的青色掩不住,一看就是没有好好休息。他本想建议对方先在这里歇下,片场正好有不少空床......

可现在王俊凯盯着他的眼神也未免太......

王源的脸蹭地一下,红得彻底,语无伦次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其实我是想说......”

越解释越乱,当真是欲盖弥彰,王源本就脸皮薄,连耳朵都急红了。王俊凯却是好整以暇地拎着嘴角,憋着笑看他,没有半点帮他解围的意思。

王源最后干脆自暴自弃地闭了嘴,红着脸蛋鼻子耳朵地和王俊凯大眼瞪小眼。

王俊凯忍住笑,揉揉他的脑袋,把鬓角翘起的一绺头发掖到耳后:“也不是不可以,我就在这儿将就一晚吧。”

“那......”王源愣住,后知后觉地眨眨眼睛,“那我去帮你借个床位。”

“你们的床是单人的还是双人的?”

这问题也太让人浮想联翩了,王源感觉臊得要命,眼睛不自觉地往旁边躲,答道:“是单人的。”

“那不如搬一张到你的房里去。”

王源蓦然瞪大了眼睛,讷讷道:“太明目张胆了吧?”

王俊凯好笑地睨他一眼,说:“当然是等大家都睡了再搬进去。”

王俊凯的话音方落,却听到片场里打板的声音。副导正拎着嗓子吆喝道:“演员就位,机器就位,灯光就位——”

“第三场第五次了啊,咱们争取一遍过——”

王源如蒙大赦地松了口气,冲面前的人不好意思地皱了皱鼻子:“我得上场了,你先在这儿等着我。”

王俊凯面色微微的不虞,却不好打扰王源的工作,便点点头,放人走了。

 

 

场上有两个机位,一个对着王源,一个对着顾思义。顾思义眨着卷而长的睫毛,趁着开演前短暂的间隙,小声问道:“师兄,是谁来给你探班啊?”

王源不太习惯对方黏糊糊的视线,便不着痕迹地避开了眼睛:“一个朋友。”

顾思义觉察出王源的躲闪,不禁失落地哦了一声。

紧接着布景灯亮起,导演喊了声“Action”,二人瞬间入戏。这一回的戏走得顺畅得多,顾思义按照王源提醒的,表现得十分惊喜,又隐隐有些迟疑。演员终于找对了感觉,导演似乎也很满意,全程没有喊“cut”,只一次便过了。

片场内响起小声的欢呼,终于收工了,机器灭灯,人员散场。

前一天失眠了大半个晚上,再加上一整日高负荷的工作,王源在明晃晃的白炽灯下不禁微微眩晕。于是用食指点着太阳穴缓缓地揉着,单薄的唇抿得很紧,唇线的颜色却渐渐泛白。

王俊凯刚从休息室的门后出来,就看到了苍白着脸色的王源。他大步上前,稳稳扶住王源的肩膀:“不舒服?”

王源一边揉着隐隐作痛的脑袋,一边轻轻推了下王俊凯的胳膊:“我没事......别在这儿扶着我。”

王俊凯沉着脸松开了手:“我上次是怎么跟你说的,不要在人前装作不认得我。”

王源眼看着对方眸子的温度冷下去,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心头,先是疼,再是酸。可他根本不敢和王俊凯在人前摆出一丁点亲密的动作,那么多双眼睛正盯着他们,其中就包括陈东的。他舍不得放手,不代表他不害怕。

“......对不起。”他不由得心悸道。

王俊凯听罢不禁蹙起眉,静静地望着他,过了很久才应道:“你为什么总在跟我道歉?其实很多事不需要道歉......”

王俊凯的鼻梁很高,眼窝又深,午后斜斜的光线打上来,脸上便全是深深浅浅的影子。王源努力地睁大了眼眸,睫毛翘成向上的好看的弧度,却只看到眼前那一道道深邃的轮廓渐渐重影,模糊,直到再也分不清......

王源没有任何依托地向后倒去。王俊凯上一秒还纠结在一起的眉毛瞬间因为惊愕而高高扬起,他迅速地伸出左手揽住了要倒下的人,右手随之托住了对方柔软的没有支撑的脖颈。

“王源?”怀里的人已经没了任何反应,脸上是虚弱的苍白,唇上早已没了血色。

他都看在眼里,不禁失声颤抖着喊到:“医生呢?有医生吗?”

有还未离开的工作人员聚上来,在看清相拥着的两个人后皆是一愣,但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已经失去意识的王源身上。Lisa也赶了过来,看清形势后急忙道:“先把他送去房间里平躺着,这附近没有医院,我去打电话找人来。”

渐渐有更多的人围上来,王俊凯深深地拧着眉,只觉得空间逼仄到氧气都稀薄起来,这对昏厥的人太不利了,于是冷冷地提起声音道:“你们先散开。”

在场没有几个人是不认得王俊凯的,听到他发话了,都面面相觑地让出位置来。王俊凯耳边听着王源清浅的呼吸声,再低下眼眸看看对方暗淡下来的脸色,叹了口气,作不得他想地将人直接拦腰抱起来,向Lisa低声道:“他房间在哪儿?”

Lisa愣了一瞬,很快恢复了平静,冲王俊凯点点头:“王总您跟我来。”


-tbc

评论(116)
热度(2339)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