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单人房 双人床

又名   《日了狗了》 

눈_눈

千玺视角


    
1

    车停到宾馆楼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晚霞烧红了深圳的半边天空。我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了看坐在车后排的那俩家伙。王源的脑袋磕在王俊凯的肩膀上,睡得正酣。王俊凯则阖着眸子,在养神。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王俊凯没在睡觉。你睡着的时候会为了给搭在肩上的脑袋找个更舒服的位置而刻意侧着身子,肩膀完全塌着,整个人扭曲成奇怪的姿态吗?你睡着的时候会因为身边的人在肩膀上一边磨蹭着脑袋,一边呢喃着什么而闭着眼睛无声地笑起来,露出亮晶晶的虎牙吗?
    反正我不会,楠楠也不会。
    司机这会儿跟我一起看着后视镜,尴尬地咳了两声。王俊凯的眼睛慢慢掀开了一条缝,在车窗上打进来的日光里适应了片刻,他才甩了甩额前细碎的刘海,睁大眼睛看向我们。我扭过头,看着他眼底一片清亮的神色,心下嘀咕着,就知道丫没睡着。也是哦,自家的小天使正枕着自己肩膀补眠呢,换了你你睡得着啊。
     反正我睡不着,楠楠也……算了,楠楠还小。
     王俊凯跟我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两秒,我别开眼,目光扫过还陷在梦乡里的王源。刚想开口提醒他该下车了,他忽然把食指放在了唇边,示意我噤声。我赧然地住了嘴,不知道他的意图,只好等着下文。他嘴唇一张一合地跟我对着口型,我的眼力脑力一齐动用,翻译出他的意思——“我来叫醒他。”
    我无语地瘪起嘴,眼看着他侧过脸,腮边蹭着王源歪着脑袋而露出的额头。他伸出没被枕着的那只胳膊,手呼噜着对方昨晚睡觉时压着的那撮呆毛。
    王源的脑袋瓜又动了动,嘴唇不满意地嘟了起来。王俊凯嘴角满意地挑了挑,笑得眯起了眼,垂着眼的时候睫毛半盖着眼睛,但仍能看到眼里飘过的一点晶亮亮的光彩。
    “源源,该醒咯,咱们到咯。”
    王源迷蒙地半睁开眼睛,悄咪咪地瞟了一眼窗外,下一秒又阖上了眼皮。
    “困……”
    王俊凯眼睛向下瞟着,目光所及之处……估计是王源正撅起的嘴巴。
    “乖,咱们回房间继续睡,司机在等咯。”
    王源听罢,似乎费了点力气睁开眼,因为刚睡醒,所以溜圆的杏仁眼儿里还没回神。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听从了王俊凯的建议,委屈地点着头,脑袋离开了王俊凯的肩膀。
    “来,我帮你拿着包。等会儿走旋转门别撞着头咯。”
    我把头转了回来,趁着他俩下车前,打开车门率先下了车,头也不回地径直进了宾馆正门,这个世界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吗。
    真是日了狗了。


2

那俩人很快跟了上来,小马哥嘱咐我们站在门边等一会。王源这会儿已经彻底醒过来了,把帽衫的帽子套在头上,一边晃着脑袋一边嚷嚷着饿。

王俊凯一手提着王源的书包,一手把帽檐向下压着。他把身子朝王源的方向侧过一点,头微微底下,目光罩着对方额眉以下的眼睛,拧起了眉头:“再过一会儿就去吃饭了,别老想着吃零食。”

“我只想吃包薯片,就早上塞进包里的那包黄瓜味儿的。”王源抬起手把帽衫上帽子的带子收紧了,脸颊上的肉被帽子边的皮筋勒起了圆鼓鼓的两坨,眼睛拼命睁圆了,直直地瞅着王俊凯面无表情的脸。

“不得行,最多有半小时就去吃晚饭了。”王俊凯脸上蒙着黑色的口罩,说话的声音闷闷的,眼神变得有点严肃。

眼看王俊凯要黑脸,我心道王源儿你就安生等着吃晚饭吧,你又不是不知道王俊凯在你吃饱饭这事儿上有多上心,好端端地为什么偏往枪口上撞。

王源倒是没死心,软着嗓子又补了一句:“老王,我保证,今晚肯定吃完一整碗!你就让我吃点儿吧,就一点儿。”

我感觉王俊凯要爆发了,因为他听完王源的话后半晌没做声,只是把手放在王源的书包上。

“只准吃半包,敢多吃就没下次了,听到没?”说完他打开书包,掏出包里藏着的那包乐事薯片。

“好,都听你的!”王源接过薯片,蹦跶着跳到了宾馆大厅的沙发上,撕开包装就开始吃。王俊凯仍旧提着王源的书包站在原地,眼神时不时地飘到客厅那头咯吱咯吱咀嚼着薯片的小家伙身上,又很快收回来,一点点不明了的笑意消匿在眼底。

我全程:“......”

小马哥拿着三张房卡走过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还杵在那儿的王俊凯,他看着那三张房卡似乎也怔了一怔。

“主办方这回特意给你们每个人都单独开了间大床房,说是从北京和重庆远程赶过来,比较辛苦,希望你们能好好休息。”

说罢,他就把手里的卡递到我俩面前,王源这会儿还坐在沙发上啃薯片。

我接过一张卡,说:“三个人是一人一间大床房吗,主办方还有点土豪嘛。”

“我也觉得,”小马哥手里还攥着剩下的两张卡,往王俊凯面前递了递,“这两张就给你和王源儿吧。”

王俊凯没有伸手去接,他把罩在脸上碍着说话的口罩揭了下来,说:“主办方也真是破费了,其实没必要这么麻烦的,我们没那么娇贵。”

“房间都订了,现在去退不太好啊......”小马哥擎着房卡的手顿了一顿,收了回来。

“让媒体知道了,会说我们耍大牌,要招黑的。我们三个人住两间房就好。”

“那剩下这间......”小马哥明显还在状况外,拿着房卡回问道。

“剩下这间你住吧,别总和主页君挤一间睡了,最近一刷微博都是什么‘主马一生推’,看得我一阵恶寒。”

“王俊凯,你不要给我太跳咯,我也就现在忍一忍。”小马哥抬手给了王俊凯一个爆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辣些个小九九。”

“原来你知道啊。”王俊凯故作惊讶地瞪大了眼,嘴巴微张着,上唇是上扬的弧度。

小马哥拿出一张卡塞到王俊凯手里:“拿着拿着,这下满意了吧?”

王俊凯眯着眼笑,挂在一侧耳朵上的口罩随着他身子的震动也跟着晃悠。

我全程:“......”

“走吧。”王俊凯一边冲我说着,一边回了头,朝王源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王源手里捧着吃了一半的薯片,吭哧吭哧地跑过来:“老王你看,我真的就吃了半包。”

献宝似的语气害得王俊凯的虎牙一直着着凉,他呼噜着王源的脑袋,揪起一大撮毛一个劲儿地搓:“走啦,咱们回房间。”

“哦哦,”王源把薯片塞回王俊凯手里,嘴里还含着半片没咽下去,“是双人间吗?”

“对啊,又是两间房,咱们三个人分。”王俊凯谎话说起来也是遛遛的。

“那小千千......”王源无害的眼神又投了过来,眉头锁着,似乎在思考着解决办法。

我有些不忍心,就说:“老样子吧,我晚上还要和楠楠视频,跟你们一起住也不方便。”

王源蹙起的眉毛舒展了一点,说:“你个弟控!”

我是弟控没错,但是现在楠楠又不在我身边。

“先回房间放好行李,然后咱们就出去吃饭,千玺你也麻利点儿,不早了都。”

王俊凯扯着王源的袖子往电梯那边走,王源有些踉跄地迈大步子,跟上了王俊凯的步伐。两个人并肩在我前方不远处并肩走着,连抬脚落脚的方式都一模一样。

西下夕阳的余晖从宾馆偌大的玻璃墙上洒进来,让大厅地上的每个角落都铺满了橙红色的地毯。两个人走在这暖融融的地毯上,一个人攥着另一个人的袖口,一个人歪着头偷瞄着另一个人,该死的我竟然觉得这场景不能更好看了。

真是日了狗了。

 

 

3

晚上吃完饭,主页君喊上我去了他俩的房间。王源还站在桌边吃东西,桌子上摆了盘切好的苹果。王俊凯正坐在床边玩着手机,我目光扫到他身边床头柜上放着的水果刀,心道,哦。

主页君把摄像机放好了,说:“这期狗的花絮,咱们就录点你们在赶通告的日常吧。”

“撒子叫日常?”王俊凯翘起二郎腿,手里执着手机,撇过头看着主页君。

“就......你们平时怎么玩儿的,现在来演一遍。”

“哦,千玺,咱们平时怎么玩儿的来着?”他盯着我,笑得一脸奸诈。

我瞥了他一眼:“我记不得了,要不你和王源先录吧。”

王俊凯似乎就等着这句话,我话音刚落,他就朝着王源站着的方向唤着:“王源儿,你过来一下。”

王源轻轻应了一声,磨磨蹭蹭地过来了,嘴角还挂着没擦干净的苹果汁儿。

“要录撒子?”

“录——咱们的日常。”王俊凯一只手撑在床边,身子轻轻向后仰着,另一只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位,示意王源坐下。

我确信我看到王源的耳根不到一秒钟就红了个通透。

“没懂。”他支吾了半晌,憋出两个字。

“唉,就是你们日常打打闹闹的场景就好,都是中学生了,这理解力怎么回事。”主页君不耐烦地拍了拍相机架,架着镜头对准了两个人。

王俊凯先脱了鞋,站到床上,伸出左手冲着王源招了招,等着对方过去。王源斟酌了半晌,也脱了鞋,跳到床上。一开始两个人只是简单地互相推搡着,闹了一会儿,王源也玩儿开了,冲着呲牙咧嘴的王俊凯笑得合不拢嘴,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回打对方。

主页君把镜头拉近,开口说:“别只是推来推去,动作激烈点儿啊,不然花絮没撒子爆点。”

王俊凯勾了勾嘴角,朝王源胸前不轻不重地推了一下,王源一个重心不稳就向后倒下去,整个人后背朝下跌进了软乎乎的床铺里。甫一倒下,王源就扑腾着胳膊和腿想爬起来。王俊凯俯下身子,按住王源的腿。

“王俊凯——你肥死——拿起走拿起走!”

我读书少,王源你别骗我。你要是挣扎着想爬起来,那你拽着王俊凯的领子往下拉是咋回事,是我眼花吗?

王俊凯一边笑一边把膝盖撑在王源两腿中间,脸正对着对方的脸。王源脸色上飘着绯红,两只手都被王俊凯死死地扣着。他手指蜷着,两只手腕轻飘飘地朝外甩,想摆脱钳制,自然是无果。

王俊凯松开王源的一只手,在对方有所反应前抬手,手指蹭过王源的嘴角,然后把手指放进嘴里吮了吮,脸凑到王源耳廓边,声音放得很轻:“嘴都没擦干净,笨死了。”

王源连脖颈处的皮肤都泛着嫩红色,他趁着这片刻的自由,用被松开的那只手费了点力气去掰王俊凯的另一只手。王俊凯好像一早预料到了一样,松开了那只手。王源手摆脱了桎梏,蜷缩起两只腿,翻过身子,手脚并用地准备爬走。

王俊凯忽然半直起了身子,伸手拽住王源衣服的后摆。歪着脑袋邪魅一笑,笑得我有些不寒而栗。果然......他向后一扯,王源整个人就平移着到了他怀里,整个身子都被牢牢地锁住。他抓住王源的脚踝,轻轻一拉,我清晰地看到王俊凯用胯部顶着王源的脊背,王源几乎没什么反抗地就趴到了床上,脸埋在被褥里,只露出红红的耳朵和红红的脖颈。

当我看到王俊凯整个人匍匐着爬到王源身上,两个人光着的脚丫缠在一起,王俊凯的脚背黏着王源的脚心的时候,我的内心几乎要崩溃了。

我不知道他们的日常是什么,但是如果把这一段放送出去,那当真是日了狗了。

王俊凯手撑在王源瘦削的身子骨的两侧,两个人呈着前胸贴后背的姿势。而王源则脸朝下地卧在床铺上,乖顺的没什么动作。两个人维持着这个姿势良久,直到主页君收起摄像机,干咳了好几声,面色由尴尬逐渐放缓,说:“可以咯,王俊凯你起来吧。”

王俊凯脸朝下,深嘘了口气,迅速翻了个身,翻到床另一边。

“咳,接下来,千玺你——和谁拍?”主页君看了看被晾在一边的我。

我几乎是脱口而出:“我不要和王俊凯拍。”

“那你和源源拍?”他默了片刻,又试探着问我。

我以为这是唯一的选择,正准备点头。但是当我余光扫到躺在床头的王俊凯时,我发现我错了。他半埋在阴影里半露在光线下的脸上玩味的脸色让我不太好。

刚才拍摄的画面太高能,我全程不敢看王俊凯的下半身,真怕看到什么不一样的景致。

“必须拍吗?我不太喜欢打闹,可以拍点别的——比如我和楠楠一起玩儿啊什么的。”

主页君点了点头:“随你吧,我回去剪辑下,下周先放这段,等你回北京录段生活视频发给我也好。”

“你当真要把刚才录的放出去啊?”这回开口的是一直没吱声的王源,他抬起脑袋,尖尖的下巴撑在床上,脸因为埋在床里被床单压出了几道红痕,脸颊上面透着的淡淡粉红还没散,瞪大的眼眶也湿漉漉的。

“我不会全放上去的,放心吧。”主页君收拾了下器械,冲我招了招手,“千玺,先回屋吧,不早了。”

我点点头,跟着主页君开了门准备出去。

身后隐隐约约传来王俊凯的声音,他哑着嗓子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也没打算细听,无非是在唤王源。

我转身关门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王俊凯已经支起身子,凑到还趴着不动的王源身边了。房间里灯光昏黄又浑厚,我看不清两个人的表情,只看得到王源又开始不安地蠕动了下身子,脑袋趴到了王俊凯的腿上。下一秒他的脑袋就被王俊凯俯下身搂住。

理智告诉我不能再看下去了。砰的一声,我带上门。

真是日了狗了。


评论(83)
热度(1927)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