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报告班长

军队 强强?

第一次尝试军旅题材

如果有问题望及时指正~

 

1

“立正——”

“第一排——从左向右——一至二报数——”

C城城郊的深灰色围墙里,是C城军区二十集团的训练基地。八月的午后,C城的温度攀升到三十多度居高不下,平坦的操练场上,连可乘凉的树荫也没有,十五连的士兵正在进行例行的体锻操练。身着迷彩衣的士兵们码为整齐的两排,纹丝不动地站在烈日下,汗水顺着鬓角的发丝一滴滴顺着腮边滑落,滑进衣领里。衣领处的衣料被浸湿,粘在脖颈处的皮肤上,黏腻的不适感使酷暑带来的眩晕也被无限放大。

队伍前站着的是一个笔挺的着军装的身影,浅绿色的衬衫被掖在墨绿色的长裤里,黑色皮带绑在腰间,衬得双腿笔直修长。他将双手背在身后,目光沿着排头兵逐位后移,最后定格在第一排倒数第四个士兵的身上。他将自己军帽的帽檐压低,眼睛隐没在阴影里,看不出神色。

“715号,你偷懒以为我看不到?把背给我挺直了!下午操练结束以后留下单练,听到没有?”

715号拼命将困怠的眼皮掀开,顺着额头流下的汗珠打湿了睫毛,眼里一片酸涩感。他清了清喉咙,张嘴发出的依旧是沙哑的声音:“听到了!”

“你是小姑娘吗?出个声都娘们唧唧的,给我重说!”

715号吞咽了口水,借着胸腔的一股气发力喊出来:“报告班长!听到了!”

两个小时的体锻操练接近了尾声,班长沉了声音提示大家还有十分钟操练就会结束。在场的士兵大多咬紧了牙关撑着最后这段难捱的时光。两个小时烈日下的军姿让大家的脚跟都已经发麻到毫无知觉,流汗导致的缺水也带来了大脑缺氧。

两点多的艳阳似乎格外灼人,班长走近了已经和周围人一样站得摇摇晃晃的715号,比对方高出几公分的他微微颔首,看着对方抿紧的唇瓣,勾起了一侧的嘴角:“715号,你也想一起休息吗?”

715号发白的唇瓣悄悄松动,微抬起头看向眼前的班长,下撇的嘴角宣告的似乎不是难过,而是某种坚定的情绪:“报告班长!并不想!”

班长忽然伸手将715号头上戴歪的帽子理正,低下声说:“作为军人,着装的得体也要注意。”

说完他复又背起手,站到整个队伍前面:“除了715号,十五连所有人——向后转——”

他小跑几步走到队伍另一边站定,喊出口号:“跑步——走——”

带着十五连的士兵回归了阵营,班长又小跑了一路回到操练场上,远远就看见715号徒留在原地,梗直着脖子,肩膀微微后收,只是膝盖以下的身体部位在发着抖。他缓下步子走近对方,映入眼帘的是有些苍白的侧脸,新流下的汗水浸染了之前的汗渍,鼻尖上沁出的汗珠正沿着鼻翼淌下。

“715号,今天的体罚是为了让你记住,作为军人,你站军姿,不要说流汗,即使流着血,也不可以眨一下眼睛。明白没有?”

715号似乎反应了一会,才点了点头。流到下巴的汗水随着颔首的动作落到沙子上,留下一团团深褐色的痕迹。班长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沉声开了口:“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话音刚落,前一秒还杵在原地的人就迎面倒下来,他赶紧伸手接住对方,对方头上的军帽随着倒下的动作掉到了地上,毛茸茸的脑袋搭上肩膀,满脸的汗渍把他胸前的衣料也沾湿了。

班长默默将头上的帽子取下来罩在715号的脸上,先前被帽檐遮住的桃花眼露出来,黝黑的瞳仁在阳光照射下有了一丝波动。他转身将对方驮上后背背了起来,让对方的胳膊绕过自己的脖颈,向着阵营走去。

“王源,你让我拿你怎么办。”

 

2

从早上的五千米晨跑,到上午的过障碍体能训练,再到下午两个小时不经停的军姿操练,早晨甫一睁眼,十五连的士兵们就要做好接受一整天漫无尽头的魔鬼训练的准备。

从初中开始,王源就对军人的生活有一种莫名的希冀。他小时候爱看《士兵突击》,十岁之前的偶像一直是许三多。还记得五六岁时,王源总会持着爷爷做的木制手枪,和王俊凯沿着C城的大街小巷你追我赶,玩游击战玩得不亦乐乎。十四岁的时候,王俊凯告诉王源,自己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军人,王源到现在还记得他说话的时候眼眸里闪烁的光彩,比以往任何时候看到的烟花都要明亮。

如果说,十岁之前王源因为一部剧爱上了许三多,那么十四岁之后,王源又因为一句话把另一个人视为了自己的梦想。

第二年,王俊凯搬家到了A城,两人之间失去了联系。直到王俊凯高考结束后打来电话,告诉王源他考上了C城的军校。那时王源还在上高一,每天都窝在家里打魔兽世界,有时会和狐朋狗友约好去楼下的网吧一战到天明。挂掉王俊凯的电话后,王源的手指还摩挲在手机的键盘上,眼睛直勾勾地瞅了会儿窗外墙上的爬山虎,突然就放下了手中的诺基亚,走到门口换上了运动鞋。王源妈妈正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正在换鞋的王源明显愣了愣,问:“大热天的,出去干嘛?”

王源一边系鞋带一边中气十足地回答:“去跑步!”

到了填高考志愿的时候,王源坚持要报提前批次里的国防生,王源爸爸捏了捏王源长了点肌肉的胳膊,说:“小时候带你去学跆拳道你都不肯,当兵的苦你吃得消?”

王源脑海里映着王俊凯说话时闪光的眼睛,眯了眯眼轻轻笑开了:“不赌一次,怎么知道?”

半年后,王源站在十五连的队伍里,看着穿着一身军装的王俊凯在队伍前站定,靠脚时军靴发出铿锵的回响,桃花眼湮没在帽檐里,站军姿的时候从脊背到小腿是一条笔直的流线。他轻轻将帽檐抬了抬,目光扫过十五连的每一个士兵,在看到王源的时候眼神一滞,随后又淡定地别开眼。

王源在和王俊凯目光相接的那一刻,明晰地看到了对方眼里转瞬而逝的惊异。然而三年的军队生活早就将王俊凯锻炼成一个即使内心波涛汹涌表面依然从容的军人,遇到多年未见的昔日玩伴,却硬生生将心底重逢的喜悦压抑,面色不改地移开目光。

在军队里,没有亲人,也没有旧识,有的只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朝五晚九的军队操练里,王源最爱的是下午的实枪演习,操练场不远处就是射击场,班长在三点多的时候带着十五连的士兵步行到射击场,每人发一只95式步枪。王源每每走进射击场的时候都忍不住睁大眼环视全场,漫无边际的沙地和远处的茂密丛林相接,目光所及之处就像戈壁一样辽阔,百米外竖着整齐的一排靶子。

王俊凯作为十五连的班长,每场演习里都会亲身演示射击动作。摘下军帽后,他就会俯卧在地,往日温柔的桃花眼在手执步枪的时候化作凌厉的目光,十枪连发,枪枪都直中靶心。王源混迹在十五连的队伍里,跟着周围的兄弟一起鼓掌欢呼,看着他站起身带上帽子时,眼里流露出小小得意的神情。太久违的熟悉感,和小时候打游击战时看到的一模一样,令人窒息。

狙击步枪的后座力大到惊人,王源每发一枪都感觉肩胛骨要被震裂一般的痛,咬着牙连发完十枪后肩膀都会留下一片淤青。但他顾不得短暂的疼痛,想到自己正经历着三年前王俊凯同样经历过的事,就会有些莫名的自豪感与喜悦油然而生。他总会将下巴撑在地面的沙袋上,学着王俊凯持枪时果敢锐利的眼神,眼睛瞄准了远处的靶子,没有犹豫地扣动扳机。

透过眼前的防护镜,看到远处的靶子上正中红心的枪眼,王源嘴角漾起一丝笑意,终于做到了。下一秒,一双温厚的手掌搭上肩膀,沉稳的声音飘入耳道:“715号,你持枪时肩膀不要收紧,应该放松下来。手给我,对——左手要扶住,用右肩撑稳......”

王源眼睛看着两人相握的手,余光里是王俊凯低着头认真讲解的侧脸。傍晚的夕阳把余晖铺散在对方身上,角度的原因他的脸一半藏在阴影里,阳光下的半张脸表情依然是绷紧的,眼光盯着手里的枪,心无旁骛地握住自己的手。王源不禁觉得脸上发热,登时将视线别开,接下来的讲解也听得零零散散。

王源不动声色地将手从对方手里抽开,说:“报告班长,可以重新说一遍吗?刚才没有听懂。”

“......”王俊凯擎在空中的手也僵住了,讪讪地收回手,咳了一声,“你是走神了,不然怎么会听不懂?”

“对不起,我确实走神了......”

王俊凯立刻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还俯卧在地的王源:“如果现在在战场上,你已经被乱枪打死了。”

王源眼睛定格在手中的步枪上,说不出话。过了片刻,他也跟着起身,把枪收了起来。

“抱歉......我听凭惩处。”

“你抬头看着我,你是军人,不是俘虏,为什么连直视你的班长都不敢,你敢在战场上直视你的敌人吗?”

王源抬起头望进王俊凯的眼睛,想从里面寻觅些除却严苛以外类似别的情绪,依然无果。

“715号,今天开始你值三晚的哨兵,白天的训练不可缺席。”

在一旁的副班看不下去,走近一步搭上王俊凯的肩膀:“连续三晚不休息,白天那么高强度的训练,任谁都吃不消的。”

“报告班长,我愿意受罚。”原本白皙的脸颊经多日阳光的洗礼,已经变得黝黑中泛着红,衬得一双杏眼愈发黑白分明,目光坚定。

 

3

捱到第三晚,王源持着步枪站在铁门边站岗时,脚踵已经磨出很多水泡,而几天来的训练也让他脚底发软,用枪柄撑在地面也支撑不住疲惫的身子。

两个晚上都熬过来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功亏一篑。从考进C城的军校开始,自己似乎就在打一个赌,赌自己能做到和王俊凯一样好,赌自己能让对方刮目相看。几个月来的努力,似乎都是徒劳而已,即使自己咬紧牙关做到了突破,即使自己中了暑受了伤,对方的表情也是波澜不惊。

每晚都在问自己,你——要放弃吗?问过无数遍,每一回又都在心里给自己一个否定的答案——不要。

之前以为自己的梦想是追赶上王俊凯的脚步,他的理想是成为军人,那自己怎么可以比他差。而如今才发现,归根结底不过是为了和对方比肩——他爬得越高,就离自己越远。既然不能拖住对方的脚步,那就自己追上他。

大脑逐渐混沌,脊背向后靠在了铁门上。意识模糊之前,一道手电筒的光线打在脸上,王源眯起眼才看清走近的团长。

“你,多少号?”

王源伸手揉了揉被晃得发晕的眼睛,站直了身子:“715号。”

“十五连的是吗?”

“是。”

“放哨的时候也敢打瞌睡,不知道有夜查吗?”

“我是......”

“不需要解释,你跟我来办公室,”团长语气发凉地打断了王源,转头同随行的人说,“你去把王俊凯也叫到我办公室。”

王源垂首站在团长的办公桌前,团长只是意味不明地看着他,一直没有作声。等到身后传来“吱呀”一声开门的声响,王源的手攥紧了衣角,逐渐靠近的放慢的脚步声一下下都扣在了心上。

“团长,你找我。”身边有些发哑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刚被叫醒就赶了过来。

“今天的哨兵715号,是你们十五连的,是吗?”

“是。”

“站岗期间偷懒被抓到,处罚措施你是清楚的吧?”

王俊凯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斟酌着措辞,半晌后开了口:“团长,我需要解释......”

“王班,你跟我这么长时间,不会不知道我的性格。”

“......我知道。”

“那你就应该明白,这种事要如何处理。”

王源在一边听了个大概,心下也凉了半截,明白自己这回是凶多吉少了。王俊凯偏过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715号,你先回宿舍吧。”

王源微微颔首,转过身出了办公室。回程的路上脚步虚浮,大脑的意识渐渐迷离不清,王源强撑着精力思考,哨兵的责任对全团来说都是至关重要,关系到整个团的安全。这个档口闯了祸,早就不是体罚的问题,严重的话被开除军籍也不是没有可能。半阖着眼皮摸回了寝室,陷入昏睡前似乎又问了自己一遍——“你要放弃吗?”

要么?

 

4

恍惚间以为是梦境。

如同被抛在了云端,软软的雾气围绕在身周。

像是在漫无边际的海面抓住了浮萍,汹涌的暖意袭裹了冰凉的身体。厚实的手掌抚上额间,接着是炽热的两片唇瓣贴在额头的肌肤上,滞留良久。

“......对不起。”

迷迷糊糊地睡到第二天正午,王源睁开眼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暗叫糟糕。转念想到了昨晚的事情,嘴角噙着苦笑,说不定早就不用参与训练了吧。从头到脚都是酸痛,额头上还盖着块热毛巾,王源想了想还是撑着上半身坐起来。

隔壁床的小刘端着盆热水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王源赶紧放下了手中的水盆。

“快躺下,你发着高烧,班长已经准你假了。”

王源探手摸了摸发热的脸颊,问:“班长来过吗?”

“早晨就来过了。”

“哦......你怎么没参加训练,现在不是体锻吗?”

“......今天没有体锻。”

“为什么?”

小刘深深看了一眼还窝在床上的王源,斟酌着开了口:“班长走了。”

王源听罢睁圆了眼,伸出手抓住小刘的胳膊:“他去哪儿了?”

“班长归伍了,以后估计不会再带队了。”

“......是因为我吗?”

小刘不置可否地看着王源诧异的表情,说:“他承认是自己虐待兵员,被罚退队了。”

“他明明......”王源忽然住了口,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小刘拽住他的衣领扯回床上。

“他一早就回去了,你追也没用。”

“我是要去找团长说清楚啊!”

“团长做的决定不会改,班长既然都替你挡下了,你再去解释就把你们两个人都搭上了。”

王源深吸了口气,重新靠在床边。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棂洒进了宿舍,铺在床上,铺在脚边,就跟王俊凯背着自己回宿舍那天的太阳一样暖。忽然就回想起昨晚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你要放弃吗?

当然是——

不要。

 

5

“立正——”

“第一排——从左向右——一至二报数——”

将浅绿色的军装衬衫掖在裤子里的人正站在十五连队伍的前面,嘴里喊着铿锵有力的口号,嘴角微微向下撇着,帽檐压得很低。

“王班,有人来找你。在训练场那头等着。”副班粗喘着气跑过来,打断了正集中精力训练新兵的王源。

王源将帽檐轻轻掀起,远远地向操练场另一边看过去。场边是阔别已久却依然熟稔的穿着军装的笔直身影,阳光把他打在地上的影子斜斜拉长。

心跳险些漏了一拍,低低地和副班说了句:“替我带会儿他们。”

紧接着就转身小跑着一步步靠近,直到能看清那人的背影,能数清对方后脑的发丝,才漾开微笑:“班长。”

对方应声转了过来,看向王源的时候桃花眼一改之前的凌厉,里面揉了点细碎地阳光:“我早就不是你的班长了,现在——你才是十五连的班长。”

王源的笑意又加深了些,嘴里重复了一遍,:“班长。”

王俊凯蹙起眉峰,回答的声音带了点无奈:“好,你说吧,又闯了什么祸?”

王源舒展开眉梢,朝王俊凯行了个军礼:“报告班长,我没有闯祸。”

“那你是想跟我报告什么?”

这一回的声音瞬间带了点俏皮味道;“就是想告诉你,我突然发现你长得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谁?”

“我男朋友。”



俺尽力了...

毕竟俺只是温婉的女孩子【划掉

评论(33)
热度(581)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