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走吧,我们回家

蒸煮放我们条生路可好  ಥ_ಥ 

为什么三月头一天就虐狗   ಥ_ಥ 

 

“喂......”

“小凯,是我......”

“......手机有来电显示的好吗,找我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

“快说啊。”

“就......我感觉我假期作业写不完了......”

“......”

“小凯?”

“......”

“你挂了吗?喂?”

“王源儿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十点半......”

“你还差多少没写?”

“呃,你等我看看......还差四套数学模拟卷,三套物理真题......”

“你整个假期都干嘛了?”

“就......训练啊,你看咱们练那个舞的时候,每天都要......”

“行了,别啰嗦了,半小时后拿上卷子到你家楼下咖啡厅。”

 

半小时后,王源站在楼下的咖啡厅门口,脖子缩在羊绒的红色围脖里,面朝着街角的交叉口。不一会儿,身着黑夹克头戴棒球帽的身影从转角出现,瞧见站在店门口的王源,不着痕迹地加快了脚步。

王源吸了吸鼻子,开口是软糯的鼻音:“小凯......”

王俊凯在他面前停了步子,眼神看向他的时候带着愠怒:“晚上温度低,站在外面等着不怕感冒啊?”

说完就迈开步子走进咖啡厅,王源赶紧亦步亦趋地跟了进去。

找了个不靠门的角落坐好,王俊凯把手摊在王源面前:“卷子给我看看。”

王源从书包里掏出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摞卷子,王俊凯接过来从头到尾翻了一遍,眉峰蹙着,咖啡厅里昏黄的光线将他稍显凌厉的表情柔化了些。

他信手抽出了两套卷子,递给王源:“你现在把这两套做了,有不会的问我,其他的我来处理。”

王源几不可闻地回了句“哦”,遂拿出了签字笔埋头做题。两个人之间萦绕着的空气似乎逐渐混浆,凝固,徒留下笔尖划过纸面的沙沙声响。

等到王源磨磨蹭蹭地把两套卷子做完,原本黑漆漆的天空已经擦灰,天际边隐约有一丝光亮。王俊凯抬手看了看腕表,说:“天快亮了,我得回家去换上校服。这儿还有半套物理没做完,等你早自习做吧。”

“好......小凯,你一晚上没睡,没事儿吧?”

王俊凯看着面前紧张兮兮的小兔子,语气仍有些发凉:“这是最后一次了,下不为例。你再过半年就初三了,连假期作业都这么应付,还整天和我说要考八中......”

“哎,我错了,下回肯定好好写。”

“但愿你不是嘴上说说,先走了。”王俊凯把棒球帽扣到头上,微微压低了帽檐遮住了眼睛,就转身出去了。

王源一整天脑袋都是浑浑噩噩,课也听不进去多少。下课在走廊碰到倪子鱼,打过招呼后,对方看了看他发白的脸色,问:“王源,你哪儿不舒服?”

“没,就头有点晕,昨晚没休息好。”

倪子鱼手碰了碰王源的额头,说:“我怎么觉得有点热啊?去医务室看看吧。”

王源被倪子鱼拉到医务室,测完体温后医生说:“37度5,有点儿低烧,下午要是不舒服就和老师请个假。”

回教室的路上,倪子鱼看了看没精打采的王源,说:“你下午要回家不?”

王源想到王俊凯早上发凉的语气,摇了摇头:“开学第一天就请假不好,我还是回教室听课吧。”

到了下午,王源趴在桌子上想到了王俊凯,趁着下课掏出手机,发了条微信给他:“我早上把物理卷补完了,结果老师忘了收作业......눈_눈”

等到第二节下课,王源从桌肚里拿出手机,未读提醒里却只有腾讯新闻。王源不禁纳罕,王俊凯平时上学都会开机调成静音,下了课也都刷热门微博,不至于看不到微信吧。

忍不住又发过去一条:“你没看微信吗?还是因为作业的事还生气呢,我发誓,以后肯定好好做作业,别生气了......ಥ_ಥ ”

结果一直到放学,王源也没有收到王俊凯的回复,干脆把手机锁了屏塞到校服口袋里。因为低烧胸口有些发闷,王源像一簇打蔫的秧苗一般,深一脚浅一脚地出了教室。刚走出几步,就有人从后面追上来揽住他的肩膀,王源侧头一看正是倪子鱼。

倪子鱼扯着笑脸问:“怎么样,好点儿没?”

“还行吧。”其实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

“我就说你该回家休息,你看病情都加重了。”

“跟回不回家没关系......”某人闹别扭不回微信才是病因吧。

“对了,我半小时前给王俊凯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你发烧了都不回家。”

“......”王源停了脚步。

“你咋不走了?”

“你告诉他干嘛?”

“你这么刻苦,当然得跟你队长报备啊,免得他总批评你,我是不是特仗义?”

“......个屁。”王源不打算继续理他,调整了下快滑落肩膀的书包带,即使脚下有些发软还是忍不住加快了步伐。

知道自己发烧了,过了半个小时连句问候也没有,微信也不回,这种冷处理也太彻底了。自己在学校里自作多情地强撑似乎没什么必要,对方即使知情了也丝毫不领情。

王源本想忍着鼻腔和喉头的酸涩,但是走廊里熙熙攘攘的打闹声和嬉笑声似乎给了自己放肆的契机,嘴里无意识地发出一声呜咽,鼻涕眼泪混作一团打湿了腮边。王源用还带着洗衣粉味道的校服袖子胡乱揩掉脸边的泪,埋着头走出学校的时候觉得前所未有的丢人。

然后就在一片嘈杂的声音中听到身边女生压低声音的尖叫,王源困惑地抬起头看向对方,同班的女生也望着他,兴奋地眨了眨眼:“是来找你的吧?这么近距离看,真的好帅啊。”

王源心下咯噔一声,转过头看向马路对面,一堆穿着八中校服的人中,那个带着棒球帽的高瘦个子格外扎眼。肥大的藏蓝色校服罩在身上,因为腿长,别人穿来盖到脚后跟的校服裤只及他的脚踝处,裤脚塞在那双一起买的白色AJ里。温煦的阳光毛茸茸地盖在他身上,原来土气的纯色校服也可以穿得这么好看。

本来还在低着头看手机的他,因为听到这边的喧闹声而抬起头,望了过来。傍晚日头的余晖透过树杈洒下来,有些晃眼,王源要眯起眼才能看清对方脸上逐渐明晰的笑意。同时手机也震动了一下,掏出来看到刚收到的消息:“我在你学校门口,带了退烧药和热奶茶。”

王源伸出手指摩挲过屏幕上那行字,眼角有些发酸。人行道的绿灯不知什么时候亮的,等王源抬头的时候,王俊凯已经离他只差半步。对方在看清自己的脸时,眼里是转瞬即逝的讶异,但很快就被挤得出水的笑意填满了:“怎么弄得像只小花猫?”

王俊凯没有多问,只是把奶茶和药一股脑塞到王源怀里,然后扯下对方肩上的书包提在手上:“走吧,我们回家。”


评论(24)
热度(598)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