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豆浆油条

 凯源适合所有甜甜的情歌

你和我就像是豆浆油条,要一起吃下去味道才会是最好 ♪(^∇^*)

 

南滨路上那条老巷口的玉兰花又开了,春天到了。三月的重庆还没彻底回暖,从一大早起床开始,王源就听妈妈唠叨了不下二十遍要套上外套再出门。

王源不胜其烦地回到屋里,在南开校服的外面套上了肥大的帽衫。王源妈妈拿着三明治把孩子送到了门口,一边看着王源穿鞋,一边叮嘱他放学早些回家。

王源系好了鞋带,闷声说了句“我走咯”就转身开了门。王源妈妈挥了挥手中的三明治,说着:“源源,拿上早餐啊。”

“我下楼去买油条吃。”话音刚落,门就被扣上了。王源妈妈摇了摇头,十几岁的孩子正值青春期,父母管不住。

王源在经过巷口时,在玉兰树下停了片刻,他微微眯上眼嗅着味道,鼻腔里充盈着淡淡的馨香。等他睁开眼睛,正巧迎上了清晨第一缕慵懒的阳光。

巷口那家卖豆浆油条的似乎换了人,喜欢唤他源仔的那个老奶奶不在了,一个瘦高的男人站在摊位后忙碌着。

王源走近了摊位,目光下意识地瞥过摊主,脸上罩着白色的卫生口罩,脑袋上顶着个黑色鸭舌帽,捂得蛮严实,看不出年龄。但是能在街头摆摊卖早点营生的,总归是比自己大的,不可能是学生。

王源斟酌了片刻,说:“叔叔,来份豆浆油条,打包带走。”

摊主装豆浆的手顿了一顿,抬起头看着王源。王源被迫他对视了半晌,被对方莫名其妙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便将眼睛躲闪开,低下头翻出了钱包,掏出五块钱零钱,说:“钱我放这儿了。”

“等一下,”摊主突然开了口,“油条卖完了,就剩豆浆了,你看成么?”

王源禁不住瞪大了眼睛:“油条卖光了?没有油条还喝啥子豆浆......那我不要了。”

说着,他拿起放在摊位上的钱,准备离开。还没转身,就听摊主接着说道:“你吃早饭没?”

王源有些嫌弃这人的啰嗦,不耐烦地回应着:“当然没吃咯,不然干嘛来买油条啊?”

摊主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你等会儿,我现在给你做。”

“......现在?我都快迟到了。”

“很快,给我五分钟。”

王源看了看腕表,离校车出发还有十多分钟,便答应了,站在摊位边看着摊主动作有些生疏地把油面团抻长,下到了油锅里。王源一边看一边想着,这豆浆摊的生意一直不错,这人无缘无故地揽下自己这桩生意,总不可能是缺五块钱吧。

摊主在炸油条的间隙发现王源沉浸在臆想世界中自我拉扯,禁不住笑出了声。王源看向对方,瞧见他笑得眉开眼笑,一双桃花眼也眯成了两道缝。

这一回连他开口说出的话都带了笑意:“不要胡思乱想,我看你也是学生,上学那么苦,不吃早饭熬不过去,才给你做的。”

“......那真是谢谢您啊。”被发现了小心思,王源觉得不好意思,却不小心忽视了摊主话里的重点。

“不要客气,”摊主打包好了豆浆油条,递给了王源,“记得常来啊。”

王源应了一声,一看腕表,暗叫一声糟糕,便一溜烟儿地跑远了。那摊主手还凭空举着,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家伙钱还没给呢。

王源一路狂奔,总算赶上了校车。等在车上找了位置坐定了,才发现手里还捏着五块钱。他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看来只能明早再去还钱了。又没来由地担心着,那摊主不会当自己吃霸王餐吧。

因为心神不宁,第一节课都听得心不在焉。刚下课,刘志宏就凑了过来,一手搭上王源的肩膀:“大源,我跟你讲,今天下午八中校队来咱们学校打友谊赛,所以今天下午你必须参加,不能给南开丢人啊!”

“八中?他们校队不是还有高中部的?”

“可不是,他们的校队是初高中的学生合并的,实力很强。”

王源一听,不由得有些在意。初一的时候就看过两个学校的友谊赛,当时八中有个初三的前锋攻势很猛,如果校队里有高中部的人,那这人十有八九还在校队里。王源今年升了初三,刚刚加入南开中学的校队,负责打后卫。虽说在刚过去的几场比赛里都防守得不错,可是防守这种对手,心里还是没底。

刘志宏看王源不说话,就在一边恨铁不成钢地数落着,训了半天,王源突然回了一句:“那不妨去会一会高手了,死也要死个明白。”

到了下午,八中校队如约到了南开。王源混在队伍里瞧见一群人走过来,为首的几个人都是人高马大,不过倒是有一个高个子偏瘦,半长的刘海细碎地趴在额头上,遮了一半的眼睛。王源他们倒没怯场,走上前去会了会对手。那瘦高个子在看到王源的时候不漏痕迹地怔了怔,微微勾起唇角,伸出了手:“你好,我是王俊凯。”

王源友好地回以微笑,握住对方的手:“我是王源。”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开场时八中就占了上风,明显地掌握了控球权。王源很快发现,虽然王俊凯很少投篮,更多时候都是把球传给队友扣篮,但是他却是整个校队的核心人物,有人被对手拦住时,都会选择把球传给他。看他的爆发力和持球动作,王源感受到了当年那个前锋的影子。于是,王源选择贴身去防守王俊凯。王俊凯很快意识到王源的意图,几不可闻地笑了一声,在接到球后总能灵活地躲开王源的阻挠,敏捷地投篮或者把球再传给队友。

一场比赛结束,南开落后八中十多分,但是王源输得心服口服,打心眼里地佩服王俊凯的球技。临走前,王俊凯走近了蹲在树下乘凉的王源,递给他一瓶矿泉水:“你打得不错的,初中生达到你这种程度不容易。”

王源仰起头灌下两口水,望着王俊凯,说:“用不着安慰,我和你当年比,还差得很远。”

“当年?”王俊凯露出疑惑的表情,“你看过我打球?”

“两年前,你来过我们南开打友谊赛,对吧?”

王俊凯歪着脑袋回忆了一会,点了点头:“好像有这么回事儿,你当时在场下?”

“是啊,我当时初一,”王源又喝了一口,接着说道,“那时候觉得你特别强,之后的两年就拼命练球,也想打得和你一样好。”

“其实不需要拼命练球,掌握了技巧以后事半功倍。”

王源垂下脑袋,把水瓶搁在地上,喃喃道:“我自然知道,可是哪儿来的技巧哟。”

王俊凯望着王源的发旋,每一根发丝似乎都书写着沮丧,便晾着虎牙笑起来:“那我教你啊。”

“啊?”王源抬起头,一双杏眼因为惊讶而瞪着,整张脸毛绒绒地暴露在日光下。

“愣着干嘛,走啊,练球去。”王俊凯把手里的篮球抛向了空中,又用右手的食指尖稳稳托住了落下的球。

王俊凯背光站在眼前,脸埋没在阴影里,也看不清他是不是在笑。但是王源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一跃而起,从他手里抢过篮球,说:“走起!”

王源睡前把闹钟设定提早了十分钟。第二天一早,闹钟一响,他便起了床。迅速的洗漱完毕后,他就提上书包出了门。王源妈妈在他身后拿着面包目瞪口呆,从没见过自家儿子从一早就不带起床气而且如此麻利地收拾完书包就出门,而且......又没有拿早餐。

王源一路脚步匆匆地赶往了豆浆摊,远远地瞧见了昨天那个瘦高的摊主还站在那里,方才松了口气。他走到摊位前,小心翼翼地拿出准备好的十块钱,放到摊上,说:“昨天走得太急了,忘了给钱,实在不好意思。”

摊主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动手忙活起来:“没事儿,今天还是豆浆油条?”

“当然,这两样儿搭配在一起吃才是完整的,缺了哪个滋味都不对。”

摊主一边炸着油条一边笑:“你倒是很有研究啊。”

王源得意得扬起下巴,嘿嘿一笑:“客气了,专注豆浆油条十五年。”

摊主听着王源得意洋洋的语气,忍不住又抬起头看着他的表情:“看起来你今天心情不错,昨天可不是这幅表情。”

王源是自来熟,心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对啊,叔叔我跟您说,我昨天篮球比赛遇到了自己初一的男神,他打球很牛逼,结果您猜怎么着?”

摊主笑盈盈地看着王源,顺着他问道:“怎么着?”

“他竟然主动教我打球,还夸我球打得好!您这回知道我为啥子高兴了吧?”

“嗯,知道了,”摊主打包好豆浆和油条,一直都眉眼弯弯地看着王源,“喜欢吃就常来。”

“您昨天说过了,不说我也会常来的,叔叔再见。”

王源在校车上拆开了塑料袋,咬了一口油条,又喝了豆浆,香酥又甜腻的口感在嘴里蔓延开。虽然这新摊主做的味道和之前奶奶做的不全相同,但是别有一番感觉。

望着窗外发着呆,王源不由得想起王俊凯许诺他在毕业前会一直陪着他练球,心里感觉有些激动。昨天下午和王俊凯1v1单挑后,王源很快掌握了运球和传球的技巧。王俊凯在打球时很认真,在王源犯了错后也会适当地提醒他,王源有强烈的预感,和男神对垒,自己的球技很快就会突飞猛进。

 

日子行云流水般地过着,王源在这一年里和王俊凯彻底熟络起来。每周末都会约好一起去球场切磋,有时还会跟王俊凯一起去KTV,去游戏厅。

刘志宏经常打趣他说:“王源儿,你和王俊凯怎么还不去结婚,单身狗被你们秀了一脸,明媚的忧伤啊。”

每当这时,王源都会佯怒地瞪着眼睛,用胳膊勾住刘志宏的脖子,说:“你丫又皮痒了是不是?”

王俊凯马上就要进入高三下学期。这天两人打完球,大汗淋漓地席地坐在球场边吃着八喜,王俊凯突然开了口:“王源儿,我以后估计不能陪你一起打球了,高三学习太紧,你......”

王源舀冰淇淋的手一顿,很快就笑着接下去:“没事儿,我理解你啊,高考要紧。”

“嗯......”王俊凯低低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王源自己静静吃了会冰淇淋,有些犹豫地开了口:“小凯,你想考什么大学啊?”

王俊凯那边却是良久的沉默,久到王源以为他已经离开了,他才缓缓开了口:“我也没想好。”

王源听罢,只能失落地回应一声“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到了第二天,王源顶着黑眼圈起了床,在伸手去接妈妈递来的早餐前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妈,我不吃这个了,今早出去吃。”

说完,他就换上鞋直接出了门。这一年里,王源偶尔会去豆浆摊吃早餐,那个摊主一直都在。每次去买豆浆油条,两人都会聊上几句,多半是王源唧唧喳喳地聊着自己的生活,比如学习有多累,比如家长有多唠叨,比如王俊凯。

王源在和摊主聊到王俊凯时,从未提及过真名,也没提过性别。他只说,有一个人,他啊,周末陪我一起玩儿,帮我复习地理,给我抓娃娃......

摊主通常是笑着倾听,从不问,也不点评。但是他听得出来,王源是很喜欢这个人的。这天,摊主见王源来买早餐,照旧是眼角的笑意清浅。王源说了句“豆浆油条,打包”后,就再没吱声。摊主颇为疑惑地看着沉默的王源,问:“你今天怎么不说话?”

“......他要高考了。”

摊主愣了半晌,笑了:“你说那个人啊,你是因为这个不开心的?”

王源没说话,相当于默认了。摊主把油面团抻开,扔到油锅里:“只是要高考,又不是出国,你伤心啥子?”

“可是,他连要考到哪里都不肯同我说,他根本就......根本就不知道......”王源不忍心说下去,站在原地憋红了脸。

“不知道你喜欢他么?”摊主自然地接下去。

王源悄悄红了耳朵:“您看出来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他就看不出来,或者就是装傻,装作看不出。我说到底是没啥子机会的,后天就要放寒假,再开学他就是高三的冲刺阶段,接着他就上大学......”王源想到这儿,不由得有些伤感。

摊主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我觉得,人和人之间看缘分。就像你当初说的,这豆浆和油条,天生就是绝配,和旁的小吃搭在一起口味就不对。譬如你是豆浆,那你和烧饼,和包子搭配在一起,就是将就。”

“您是说......”

“我也不点明了说,其实你心里已经明白了。”

王源说到底是语文年级第一,听完摊主的话心下透亮了许多。他眨了眨晶亮的眼珠,说:“我是懂了,谢谢您。”

王源刚接了袋子转过身,摊主突然又开了腔:“对了......”

王源停了脚步,回头瞧着他。他沉吟了片刻,说:“没啥子,你要自信一点。”

王源的眉眼舒展开,轻轻嗯了一声,说:“我知道,其实我觉得您有些地方和他特别像,有时都会分不清......算咯,您别放心上,我瞎说的。”

那摊主却是一副吃惊的样子:“这么说来,你说的那个人,是个男孩子?”

王源觉得自己登时脸上火烧一般,赶忙掉头离开了。

这个假期,王俊凯没有来找他。王源心想不该打扰王俊凯的复习,也一直没给他打过电话。一直到了开学那天,王源早上又心血来潮,想着去买豆浆油条来做早餐,却在那老巷口只看到之前的老奶奶。

王源走上前,说:“奶奶,之前这里那个叔叔哪里去了?”

“哦,源仔啊,”奶奶见到王源,心下很是欢喜,但又听出些疑惑,“叔叔?你说之前在这儿替我干活的小伙子?”

“小伙子?”王源听罢也有些震惊。

“可不是咯,我去年生了场病,家里不让我来摆摊子了。我想着那么多人都要吃早餐,摊子不能不摆的。就找了隔壁的小伙子帮我看着摊位,那孩子也懂事,一开始说好只帮着我看一个月,后来看我并没痊愈,愣是帮我看了一年咧。”

“他......多大啊?”想着自己叫了对方一年的叔叔,王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跟你一样呢,高中生啊。”王源听完,非常想一头撞死在这豆浆摊上,一了百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高一的下半学期也不算太忙,开学第一天布置的作业也不多。王源出了校门后掏出手机,在看到十多个未接来电时愣住了,来电提醒的名字不是旁人,正是王俊凯。

王源回拨了回去,等待音没响两声,电话却被挂断了。王源正纳闷着,身后响起了虽然阔别良久却依然熟稔的声音:“王源儿。”

他回过头,王俊凯正双手抄兜地站在落日的余晖下,冲着他笑。王源感觉自己大脑当了机,只能眼看着对方一步步靠近。

王俊凯低着头走过来,嘴角一如既往地噙着温柔的笑意,他说:“巷口儿那家摊子的豆浆油条还卖五块钱一份么?”

王源当真是花费了很长很长时间来消化这个现实。王俊凯拉住他的袖子,眼角眉梢都是笑意:“跟我过来。”

王俊凯拉着他到了球场上,坐了下来,又扯了扯王源的裤脚,示意他一起坐着。

王源也盘腿坐下,王俊凯塞了耳机到王源的耳朵里,说:“听过JJ的《豆浆油条》么?”

王源听过的,但是他摇了摇头。王俊凯拿出手机,按了播放键,轻盈的音符盘旋在两人中间。王源听着歌词,两片红晕攀上了脸颊,只能望着夕阳,假装发着呆。

然后他听到王俊凯说:“我想好了,我要考Z大。”

王源几不可闻地回应着:“哦......”

“王源儿......”

“啊?”

王源别过脸,发现身边的人轻悄悄地靠近了一点,一双桃花眼的眼角微微挑着,他说:“你今早有没有吃豆浆油条?“

王源似乎失去了做出任何反应的能力。

王俊凯还是在笑:”我可以尝尝看吗......”

王源闭上眼,感觉嘴唇上是薄如蝉翼的柔软的触感,对方似乎停顿了片刻,探出了舌头描摹着自己的嘴唇,又突然低低地笑出声,露出的虎牙硌得王源轻轻张开了嘴。王俊凯趁机把舌头探进了王源的口腔里,细致又缓慢地扫过他的牙床,上颚,又摩擦着他的舌头。过了良久,王俊凯轻巧地退开一些,鼻尖抵着王源的鼻尖,开了口:“我尝不出来,下次你吃过以后给我尝尝,好不好?”


评论(32)
热度(1021)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