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眷恋

 -今天twinklewang开车了吗?

-开了。

-啥车?

-......一辆小三轮。

 

出差半个多月,结果回程飞机刚一落地就接到公司的电话,说是合同出了点问题,要回公司开个紧急会议,估计又要折腾到半夜十一二点。王俊凯挂断秘书的电话,心里头忍不住飙了句国骂。

今早去机场的路上他还往家里打了个电话。王源估计刚起床没多久,因为有看到来电显示,小朋友接通电话后连招呼都没打,先打了个呵欠,接着就鼻音哝哝地喊了句“哥”,久违的小奶音扑面而来,听得王俊凯心痒痒的。

“还没出门呢?”王俊凯捧着手机贴近耳朵,听到王源在那边轻轻擤了擤鼻子,不禁蹙眉,“怎么感冒了?”

“没有,重庆这两天变天,就有点着凉了,不碍事......”王源把手机开了免提,转身开了衣柜开始找衣服,拎出一件白色的毛衣出来,一边换衣服一边问,“你今天回来啊?”

“嗯,中午就到重庆了。”

“真好,”王源听罢眯着眼睛笑起来,声音雀跃道,“晚上我们吃水煮鱼吧。”

王俊凯在电话那头一顿,旋即闷闷地笑了,压下声线道:“你不怕明天上火啊,还是吃点儿清淡的吧。”

“上什么火啊?现在这天又不干燥......”王源压根儿毫无意识,低头开始解睡衣的扣子,刚解了两颗才琢磨出不对,瞬间红了脸,冲电话那头抗议道,“王俊凯你又想什么呢?!”

“你都知道了还问我,还是想听我亲口跟你说?”王俊凯微窄着眼廓,耳尖地听到那边传来的细微的衣物摩擦的声音,一双桃眸不由得一下子深邃到了底,哑声问着,“宝宝,你干吗呢?”

“我没干吗......”王源气得呼哧呼哧,把扣子麻溜解开了往床头一扔,撅起嘴,正根据衣领上的标签找着毛衣的正反面。

王俊凯一边听着话筒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微微勾了唇角,问:“你是不是脱衣服呢?”

王源终于分清了衣服的正反,听着王俊凯那边坏心眼儿的调戏,一边光着上半身冷得哆哆嗦嗦一边对着话筒怒斥道:“我没有,我在收拾东西!”

“哦——你没脱衣服就好,”王俊凯眸色乌湛着,漫不经意地笑着提议道,“我有点想你了,咱们视频好不好?”

“......”

“宝宝?”

王源恼得连穿衣服的动作也变得笨手笨脚,半晌才把脑袋从毛衣领里伸出来,接着把手机拿到嘴边,咬牙切齿地吼道:“我要迟到了王俊凯。”

晨光绵绵地透进车窗,落在王俊凯脸上。他微微将眼眯着,透过两道光隙似乎看到了小朋友顶着一头乱糟糟的乌发又羞又气脸蛋红红的模样,心里明白这玩笑要适度了,才放软了声音道:“好了不闹你了,快去上班吧。晚上下了班早点儿回来,我在家等你。”

“切。”到底还是气哼哼挂断了电话。

 

说实在的,对王俊凯来说,出差十天半个月真的算家常便饭。真的忙起来,和小男朋友几十天见不到面,两人全靠在床上视频加右手解决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王源在这些事上向来不主动,似乎从未将此视为必需品。用他本人的话说,认识王俊凯之前,都不知道两个男人之间还能做床上运动。他以前觉得自己爱上了男人,就意味着自己一辈子也没有x生活了......


链接one

 

从明亮的大学课堂,到拥挤的格子间,从懵懂的情事未谙,到脸红的食髓知味,都是他拉紧了王源的手一路走过,陪着小朋友由青涩的花骨朵儿,一点点变成了大人,懂得了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

最让王俊凯心动的是,今年已经是两人在一起的第七年,可别说七年之痒了,王源到现在在床上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表现出羞赧的娇憨态,脸蛋常常红得像是一撞就会破的薄皮柿子,那颧骨上泛起的一层覆一层的红晕,都挤得出水。

七年的时间,从同学到同居,他们已经习惯了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旁若无人地牵手,甚至接吻,更加适应了在温馨的卧室里分享彼此隐秘的欢乐,姿势都不知道解锁了多少套......可是王源他,还是会脸红。

别说在浴室,在门关,甚至落地窗前了,即使只是在软塌上关了灯拿被子盖住了所有光线,他的小朋友还是会怯场。最让王俊凯觉得好玩儿的就是,王源每一回都是,一面羞脸粉生红,一面用手臂圈紧了他的后背,瞪大了眼睛装淡定。

王俊凯一开始还怀疑小朋友是在欲拒还迎,时间久了才知道他是真羞,既喜欢又羞,不是不喜欢和爱人zuo爱,而是怕王俊凯笑话他脸红。

两个人已经老鼻子老脸了,但每回zuo爱都是像第一次,又要搓又要哄的。王俊凯真是爱死了王源这样。

唯一要命的是,每回出差回来,分开了十多天,王俊凯都憋得好辛苦。他作为一个刚满二十八岁x功能正常又洁身自好的青壮年,回到家看到白白软软的恋人真是恨不得立刻压到床上拆吃入腹。可王源却从没有那方面的意识,也很少主动。通常的情况是,王俊凯火烧眉毛地去洗完战斗澡出来,小家伙已经把两个人的枕头都抱在怀里,钻进被窝里睡着了......

 

今天倒好,别说勾引小白兔了,连家都回不成。

王俊凯脸色阴沉地到了公司,先将出了问题的合同过目一遍,再向下属简单布置好工作,总算得了半个小时空闲吃个晚饭。

晚上的临时会议估计要持续四五个小时,王俊凯看了看时间,想到快要下班的小朋友,说好了一起吃水煮鱼,看来又要放人鸽子了。

也顾不上吃饭,他先拨了小朋友的电话,等待音只响过一声便被接起来,对方声音里就要溢出的期待让王俊凯心疼愧疚得不行。

“哥,你到家了没?我已经上地铁了,再过半小时就到站,你到地铁口接我吧。”

“那个,宝宝,我......”王俊凯突然就语塞了。

“嗯?”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还未察觉出王俊凯的欲言又止,只是静静等着他把话说完。

咬了咬牙,还是狠下心说了实情:“今天公司有点事儿,我晚上得留在这边,不能陪你吃饭了。你去吃点好吃的吧,别跑太远......”

那边似乎愣了须臾,才问:“你不是才出差回来吗,怎么又要加班?”

“是因为合同出了问题,全员都要加班。”

“那你几点回来啊?”声音还是轻快的,情绪却明显低下去了。

“估计要半夜了,你别等我了早点睡吧。我要是回去太晚了就睡客厅,尽量不吵醒你。”

“......没事儿你进屋睡吧,你知道我睡觉死。”

“行。你去吃点好的,别不舍得钱,回头我给你报销。”

“我知道。”

“那我挂了?”

“嗯......晚上开车注意安全。”

“别担心。”

“那挂了吧。”

“宝宝......”

“啊?”

“我都想死你了。”

“......酸死你得了。”

王俊凯听到小朋友虽然嫌弃但总算不低沉的语气,一颗心才踏实下来。

 

毫无意外,整个团队加班加点,会议进行到十一点半才算结束。

王俊凯开车回家的时候在想,明天该带王源去吃点什么补偿一下。

到了家门口,王俊凯还扫了眼手机,十二点了,没有未接来电,小家伙估计是睡了。

结果开了门,才发现客厅的灯还亮着。屋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一股暖烘烘的热流扑面而来,王俊凯赶紧把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

才刚入冬不久,室外温度即使到了晚上也不会低于十度。按照王源那把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性格,怎么也不该开空调啊。

王俊凯纳罕着,脱了大衣挂在衣架上,单穿着一件衬衫朝卧室走去。

门扉半掩,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正趴在床上睡得迷糊糊的小朋友。也没盖被子,穿着件不知从哪里扒拉出来的领口很低的灰色背心,嘴巴微张着,一滴亮晶晶的口水正要耷拉到枕头上。因为睡姿太不安分,背心的一边已经滑到了肩膀以下,露出了一段藕节似的白白嫩嫩的肩头,那么勾人却不自知,毫无防备地睡着。

火几乎噌地一下朝身下蹿去。王俊凯把袖子撸起来,衬衫领口也挣开了一颗,还是觉得燥热难耐。

房间里的温度开得太高了。

先去把空调的温度调低,再从柜子里翻出条空调被给王源盖上,总算是解了点儿火。

王俊凯扶了扶额,怎么也想不通王源大冬天的把空调调到二十五度穿着件背心在家里睡觉是什么心理。他现在唯一安慰的是,王源只有在他面前才会毫不保留地袒露出柔软的肚皮。这撩人的小模样,他可得藏好了,不能被第二个人看了去。

浴室的热水器还没关,王源知道他风尘仆仆到了家不洗澡肯定睡不着,从来都给他留着热水。王俊凯用手搓了搓脸,关了热水器,脱了衣服冲了个凉水澡,才算彻底把火揠灭了。

草草把身子擦干了,王俊凯裹着件浴衣出了浴室,他想起来刚才离开得匆忙,床头灯忘了关,不知道王源有没有醒。

一出去,我的乖乖,小家伙果然醒了,坐起来背靠着床头,正发着呆,听到浴室的门声才抬头望过来,黑白分明的眼瞳望着他,干净无害得让他想犯罪。

最关键的是,这背心到底是什么时候买的?!领口开得比胸还低,小朋友这么垮着肩膀坐着......能露的,都露了。

此刻又无辜地眨了眨蘸了水似的眼眸,嘴边晕出一丝很淡的笑意。王俊凯的心尖儿一颤,那白皙的脸颊上血色红润,乌湛的眼珠灵动,唇角牵起了一点弧度。笑得也太甜了。

他瞄了眼墙上的挂钟,想起小家伙明天还要上班。

王源的工作是唱片公司的编辑,每天朝八晚五地上班,到了月底更是忙得飞起。所以王俊凯一直寻思着挖墙脚把王源挖到自己手下工作,这样就能随心所欲放假了不是。

想归想,他一向尊重王源自己的职业规划,喜欢音乐就去做,唱片公司生意不景气,还有自己养着他。

顾忌到小朋友明早七点多就要爬起来,他实在不忍心折腾了。于是别过视线,尽量忽略掉床上那活色生香的场景,勒紧了浴衣的腰带,打算先把灯关了。

结果他每迈一步,王源的眼珠就动一下,视线牢牢跟着他,直到他走到了床头灯边,手放到了开关上,目光也没移开。

王俊凯手摸着开关还没按下去,牙槽磨了又磨,才偏过头朝小朋友的方向望过去。

“怎么了,一直盯着我?”

王源湿漉漉的眼珠漆墨似的,死死盯着王俊凯,几乎要把他看穿了,却一句话也没有。

王俊凯眉尖略略蹙着,心里头飘过点不安,便低声唤他:“宝宝?”

王源嘴角压下去一些,不满地瞪大眼睛:“我说你,王俊凯......”

王俊凯正身对着他,神色也严肃起来:“你说。”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王俊凯:“......???”

再倒过来问一遍:“你不要我了是不是?”

王源说得委屈,坐直了,身子前倾着,刚刚被王俊凯拉上去的背心又瞬间肩头滑下去。

王俊凯站在床边,把小白兔看光了,喉咙干得冒火。小白兔还红着眼睛,问他是不是不要自己了。

王俊凯心道,妈的。

他眸光暗淡下去,像两汪深不见底的黑色湖泊,走近了一步,半哈着腰一路望进了王源湿润的眼底,喑哑着嗓子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气势一下子压下来,王源吓得把身子缩回去,垂眸躲开了他逼仄的目光:“因为你跟原来不一样了。”

“那你回答我,”王俊凯伸出手,燥热的手心托着王源的下巴,不让他躲避自己的眼睛,“我原来是怎么样,现在又是怎么样。”

“......你原来,”王源憋屈地抿着嘴,“你原来出差回来不是这样的。是不是跟我睡了七年嫌我烦了,找借口加班都不愿意回家。”

王俊凯彻底气笑了,拎小鸡一样把小朋友拎到了床中央放好,两手撑在对方耳边,眯着眼廓,眸底聚起了两道精光,嗓音粗粝道:“我原来是这样?”


链接two


他将脸靠近了王源,鼻尖靠着鼻尖,感受彼此还未平复的夹着情潮的喘息。

“还觉得我变了吗?”他嗓音还黯哑着,却有点霸道,又有点固执地问着。

王源海波一样泛蓝的杏眸凝着光望住他,摇了摇头,又点点头。

王俊凯眉头瞬间拧成一座山:“哪儿变了,你说。”

王源抿着唇,唇角却有笑意层层叠叠地晕出。他有些虚弱的声音响起:“变得......更好了。”

王俊凯憋了笑,佯怒着掐了他软软的脸颊:“啧,那你倒是跟我解释解释,那件背心是怎么回事,哪儿捡的?”

王源眨了眨眼,有些惊讶地道:“你没认出来?那是你的啊,夏天才穿过。”

“......”王俊凯说不出话儿了。他就说怎么觉得这么眼熟呢。

都怪王源。明明在自己身上那么朴素的一件背心,怎么到了这人身上就变得这么勾人了?害得他都认不出。

“大冬天的,穿这个干什么?”王俊凯想不通。

王源不太好意思地别过脸:“......为了勾引你。”

......W,T,F?

王俊凯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他的小男朋友。

王源便垂着眼睑慢吞吞地解释道:你今天不是给我电话说要加班不回来了......我心情不太好,给我姐打了个电话,跟她说了咱俩的事。她就说啊,因为咱们俩在一起已经七年了,估计是碰到了七年之痒。她就建议我......建议我增加点情趣,还给我发了几个链接。我,看了下,实在是不好意思那么穿。想来想去,还是找了你的背心,穿得暴露点儿......来......”

王源简直是番茄精,说了两句,就像是喝多了,脸蛋醉上了两抹红云。

王俊凯几乎要把人捧在心尖儿护着了,侧身啄他的嘴,吻得黏腻缠绵:“来勾引我?”

那张嘴迟疑了两秒,也回应起他的吻。

王俊凯便又掀了被子,把两人都盖得严严实实,怕被别人瞧见了似的。

所以哪儿来的七年之痒?王俊凯他压根儿不需要小朋友穿上自己的背心……哪怕是小朋友的一句话,一个吻,甚至一个回应,都能让他瞬间缴械投降。

出差真的很累啊,浑身的骨头都不像是自己的了。可是此时此刻,他却觉得无比满足。这种躺在软乎乎的床上,搂着小爱人的感觉像什么呢?

 

就像是,倦鸟归巢。

他眷恋这滋味简直眷恋得不行。

 


-谁说我只会写虐的,这篇还挺甜的不是?

评论(248)
热度(4323)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