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泥足深陷 07-09

*久等了,更三章,分量很足


07

 

由漫无边际的黑,到斑斑驳驳的白。王源微睁开眼睛,上下两排细密的睫毛还交错在一起遮挡着视线。他动了动僵住的手腕,有点麻,有点疼,于是他努力地收起下巴朝身侧瞄了眼,才看到了手背上扎着的针头。

昏倒前的记忆尚未清晰,他只记得自己拍完戏之后脑袋便昏昏沉沉的没有精神,王俊凯来扶他,他给推开了,之后......之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天花板很白,盖在身上的被子很白,空气中有淡淡的消毒水味,再加上手背上正在输液的针头,王源模糊地意识到自己正在医院。房间里有规律的敲键盘声,他歪着脖子朝声源处看,心脏迟钝地加速着跳动,他当然清楚自己在期待些什么,可是沙发上坐着的披着棕色长发的女人却打断了他的念想。

“Lisa......”王源嗓音干涩地唤道。

对方很快抬起头来,眼中带着几分惊喜和殷切,嘴角稍稍扬起,说道:“我的小祖宗,你总算睡够了?”

“我睡了多久?”

Lisa低眸算了算:“四十三个小时,我算的还是你住进医院之后的时间。”

“......这么久?”王源眯瞪的眼珠终于清醒了些,“剧组那边怎么说的?”

“先把有你戏份的部分延后了,导演特意叮嘱过,等你彻底痊愈了再回组,”Lisa眯着丹凤眼揶揄道,“你倒是会挑地方,当着王总的面就晕过去了。你是没看到他当时那个脸色,把整个剧组的人都吓得够呛,导演敢不准你的假吗?”

王源听完耳朵渐渐红了,心虚地揉了下鼻头,半晌憋出一句:“他说什么了吗?”

“谁?”

“......王总。”

Lisa一脸了然地笑道:“什么也没说,直接公主抱着你就回房间了,所有人都被晾在原地大眼瞪小眼呢。”

“......”好吧,这回直接从耳朵根烧到了下巴尖,红得彻彻底底。

Lisa把王源红了脸的模样看在眼里,一边好笑一边安慰道:“放心,他只是抱了你一次,旁人只看得出你们关系好,看不出别的。”

王源还是觉得不好意思,想也知道当时的场面有多精彩,从不露面的大Boss突然出现在了片场,还公主抱着男主角回了房间......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爱害羞?”Lisa无语地挑着眉梢,“去年那个网剧的试镜,一天亲了六七个姑娘脸都没红一下。”

“作为一个经纪人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王源终于沉了沉脸色,半开玩笑道,“小心我开了你。”

“啧啧啧,就你这要红不红的样儿,开了我还有谁肯当你的经纪人?”

王源被Lisa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输人不输阵,他在王俊凯面前忍辱负重就算了,现在连经纪人都开始欺负自己了,这还了得?于是他酝酿着措辞要把主动权赢回来,思绪集中到连脚步声和门把手响动的声音都没听清。

他终于组织好语言,眼睛微微瞪圆了,冲着面前噙笑的Lisa道:“我要红不红怎么了,你也不看看我现在抱着多粗的大腿,多少人排着队当我的经纪人呢。”

似乎没料到一向正儿八经的王源会说出这样的话,Lisa噗地一声笑了出来,肩膀一抖一抖的,笑眯眯的眼角瞄了下半敞着的门还有门口伫着的那人,视线又飘回到病床上满脸理直气壮的病号身上。

“你说得对,我哪舍得走,你抱着那么粗的大腿,我巴结你还来不及呢。”

说完就站起身,面朝着门口微笑道:“王总,他才刚醒不久,我还没来得及通知您。”

熟悉又低沉的男声响起,声线平平稳稳的倒听不出情绪:“没事。”

王源嘴边还挂着几秒前获胜一般的得意洋洋的笑容,笑意却早已僵住,眼珠直勾勾地盯着幸灾乐祸的Lisa,一双杏眼里写满了“你坑我”。

Lisa却只是冲他眨了眨眼睛,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等下还要去趟公司。”

“辛苦了。”幽幽的男声再度响起,王源听得脊背上汗毛都快要竖起来。

“哪有王总辛苦,”Lisa面朝着王俊凯,一字一句却像是说给病床上的人听一般,“白天晚上都在病房里照顾着,赶不及回公司就在医院走廊里开视频会议。今天的会开完了吧,王总?”

“嗯,”那人轻轻应道,“例行会议而已。”

再轻描淡写不过,王源却听得心一颤,鼻子都有点酸了。

似乎是怕打扰到他们的二人世界,Lisa收拾好东西就匆匆告别离开了。王源从头至尾都牢牢盯着床对面的那张粉刷得死白的墙,眼睛动也敢不动一下。

接着脚步声稳稳地靠近了床边,那人轻轻咳了一下,王源稍抬起眼皮,只偷瞄了一眼就躲开,继续煞有其事地研究对面的墙。

这一瞄不要紧,王源发现王俊凯身上还穿着之前探班时穿的那套polo衫和休闲裤。看来他真的一直在病房里守着自己,甚至不曾回过家换一件衣服。

明知道不应该,可他还是一头栽进了那汪自己臆想的温柔湖泊里,心里头涩涩的甜,却不敢多问一句,就怕打破了湖泊的平静,连那一丁点温柔也会消失。

床铺边缘下陷了一角,是王俊凯坐了下来。他坐着的角度刚好可以将王源的整张脸望进眼里,不会错失分毫的神色变化。

他冷峻地蹙起眉头:“我腿很粗?”

王源赧然,扫了眼王俊凯的腿,贴身的布料下是修长的轮廓,摇头道:“不粗。”

对方继续蹙眉:“哦,那你抱的是谁的大腿?”

“......你的。”

意味深长的语气:“所以你还是觉得我腿粗。”

王源急得想揪头发,既然怎么说都不对,那还是不要开口得好。

“好了好了,不闹你了,”王俊凯看着王源懊恼的脸色,一边忍俊不禁一边放柔声音道,“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没有,已经好多了。”王源摇头,缩在被窝里的脚趾跟着蜷起来。这么被王俊凯望着守着关心着,他哪里会不舒服,他只怕自己太舒服了。

王俊凯眼角弯了弯:“你两天没吃东西了,要不要我帮你把粥热一下?”

王源这才发现床头柜上摆着的瓷碗,碗里盛着大半碗鱼片粥,一丝热气也没有,估计是放了太久早就凉透了。

他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想点头,又舍不得王俊凯走,便摇了摇头:“我不饿,刚醒,没胃口。”

“那就等你有胃口了再说。”

两个人静对而坐,时近日暮,王俊凯半张脸朝着自己,半张脸朝着窗,有点点的余晖在他的脸颊上跳跃,柔化了原本锋利的棱角。气氛未免有些太好了,王源心一下下地跳,没有扎针的左手有些紧张地被自己攥紧了,握成拳头。

“你这几天,都在医院?”

“嗯,”对方不急不缓地回道,“公司里没什么急事。”

王源斟酌了下,还是问道:“我妈妈她......”

“没告诉阿姨,怕她担心。你就是有点低血糖,有我看着你就够了。”

“谢谢......”王源不禁松了口气,这点小病小灾完全不必兴师动众到家里,他最怕家人担心。

王俊凯深深看了他一眼,似乎要把他的心思看穿一般,低低笑道:“我还以为你又要跟我道歉。”

王源这才恍然想起晕倒前王俊凯愠怒的质问,问他为什么总在道歉。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对着王俊凯总会特别的小心翼翼,不管自己要做什么都怕犯错,不管自己做了什么都觉得犯了错。爱得太小心,连自己都嫌弃自己,难怪王俊凯会生气。

于是他笑了一下,侧脸被阳光轻镀,笑容像是要化开的晨露:“我以后,绝对,不跟你道歉了。”

王俊凯听罢故作严肃地挑起眉:“这话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你要反悔吗?”王源瞪大眼睛问他。

“不,”王俊凯笑着摇头,“倒是我怕你反悔。”

“我又不亏,有什么好反悔。”

就像被一团又暖又热的东西堵在了胸口,有点气闷,又觉得心安。王源对着王俊凯毫无保留地露出笑脸,笑得特别好看。他的病还没全好,脸颊透着苍白,唇色也是苍白,不似平时那般殷殷的红。

王俊凯看着他,喉结轻轻滚了滚,手指碰了下那两弯轻盈扇动的睫毛,凑近了,不带任何情欲地贴上他的唇,一下下轻轻地啄吻,细密又温柔。

王源整颗心被撩起了一般,眼尾悄悄地泛红。缠绵了片刻,他感觉到一片湿热柔软的东西贴着他的唇瓣,蓄势着等待深入。他吓了一跳,咬着牙关闷闷道:“我没刷牙......”

王俊凯似乎笑了笑,没再深入,只温柔小心地缠着他的唇。

王源的脸赧红着,抬起下巴想用颤抖的嘴唇回应。才刚鼓起勇气,肚子却不争气地响了一声。

王俊凯顿了顿,呼吸间气音里都带了笑。他温存了须臾便退开,嘴角翘起愉悦的弧度:“刚才谁说不饿的?坐在这儿等着,我去把粥热了。”

王源微阖的眼睛睁了睁,只来得及看到一个宽厚的背影。

 

 

出院那天,王俊凯刚好去了澳门出差。剧组带着女主去外地取景,王源平白多了三天的假期,倒也乐得清闲。

王源妈妈把桐花小区的房子收拾得窗明几净,他插进钥匙打开门后,险些认不出这是自己住了一年多的家了。

到家的第一件事,从冰箱里拿酸奶水果,第二件事,洗脸敷面膜,第三件事,开电脑刷新番。太久没放假,他都快忘了怎么享受生活了。一口气刷了五集的动漫,他才想起正事来,Lisa今早来过电话,提醒他查邮箱,发了剧本的修订版。

他咬着吸管登陆了hotmail,四封未读邮件。两封是广告,一封是昨天副导传来的邮件,应该是修订过的剧本了,还有一封沉底的,接收日期是三天前,发件人不在他的通讯录里,地址是一串英文名字,Charlie Chen。

不是垃圾邮件,王源好奇地点进去,发现连邮件内容都是空白,附件是个压缩包。

他点击了下载,解压,打开文件夹,文件夹里都是照片,不多,就三张。

第一张是在公司的偏门口,他在车里和王俊凯接吻。第二张是在片场,王俊凯抱着他的背影。第三张是在医院,两个人在病床上拥吻。

不知道是凑巧还是蓄意,这三张照片里都只有王源本人的正脸,而关于王俊凯的,不是背影就是模糊的侧影。

王源扶着鼠标的手指在发抖,他把光标移到红色的关闭按钮上,两次三番地想要按下去却都使不上力气。最后直接抡起鼠标砸向了电脑屏幕,砰的一声,液晶的显示屏上出现了几道裂痕,可屏幕并没有黑下去,那几道裂痕就留在照片中自己的脸上,透着莹莹的蓝光,显得那样滑稽,又那样难堪。

王源难过地闭了闭眼睛,他想起来了,Charlie这个名字,是陈东当练习生时用的艺名。

 

 

08

 

从澳门风尘仆仆地回到家,王俊凯就接到了王源打来的电话。

“到家了?”不知道是不是信号不好的原因,电话里王源的声音时断时续,有些失真。

“刚进门,”王俊凯揉了揉额角,把行李箱靠着玄关放好,换上拖鞋,“你呢,在剧组?”

“没......今天休息,”那边顿了顿,似乎漫不经心地提议道,“我去找你,好不好?”

王俊凯动了动酸痛的肩膀,刚坐完七八个小时的飞机实在有些抗不住,可转念想到两个人已经有一周没有见面了,便笑着应道:“好,我就在滨江花园。”

那边低声道:“等我。”

在外奔波太久,绵绵的困倦席卷了王俊凯的精神。他太累了,甚至没有听出王源声线上微微的颤抖。

靠着沙发刚打了二十分钟的盹,门铃声就忽然响起。王俊凯揉着惺忪的眼皮起身开门,看到了站在门外急急喘气的王源,额头上停着细细的汗,脸颊上是不自然的绯红。他穿着件肥大的卫衣外套,也许不是衣服大,王俊凯轻轻地蹙眉,袖子是刚刚好的长度,腰围和胸围却明显肥了一圈。他才离开了几天,怎么就瘦了这么多。

“急什么,”王俊凯把他拉进门,“出了这么多汗。”

王源抬起袖口胡乱揩了把额头上的汗,那上面柔软的绒毛被汗水浸得湿漉漉地伏低了腰,侧脸被阳光照得透明,墨黑的瞳孔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想你了,就跑过来了。”

大抵是从未从王源口中听到过这样柔软熨帖的情话,王俊凯怔愣住,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静了半晌,他朝前迈了一步,掌心托住王源的下颌,拇指蹭了蹭对方的腮边和脸颊,手下动作无意识的温柔。王源沉默地望着他,一言不发的,眼睛却似乎在说话。

王俊凯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头,王源的表情,语气,甚至动作,都让他觉得不对。可非要说哪里不对,他又说不出。

“你......”


上车请抓好扶手


王俊凯怕他摔倒,扶住他的胳膊,沉着声喊他的名字:“王源儿?”

王源坚持道:“我可以自己洗。”

王源的胳膊很细,王俊凯一只手就握得过来。他捏着对方的胳膊的手稍稍用了点力气,乌湛的瞳仁墨一般深深望着他,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王源慢慢地摇了摇头:“没有。”

他在撒谎。王俊凯心思沉了沉,定定望牢了面前的人:“是陈东吗?”

“......这和你无关。”王源脸上的潮红还未褪,神色却渐渐平静得没了波澜。

王俊凯诧异了一秒,旋即声音冰凉地反问道:“和我无关?”

卧室里的气氛瞬间降到前所未有的冰点,将王源从头冷到了脚。他红眼看着两人之间被自己亲手撕裂的血淋淋的伤口,神智却异常清醒。

他特别慢特别坚决地抬起眼睛,就好像沉默的黑白电影,放到某一帧时突然卡住。王俊凯看着那定格画面里王源湿润的眼睛,其中纷杂的情愫他快要数不清。

“我前几天在剧组里学了个新词,‘分手炮’,感觉挺适合我们的......”王源对着他轻轻笑了下,语气那么轻松,“今天就当是最后一次了吧,我们之间。”

王俊凯沉默地望着他,双眸清冷地泛起空茫。良久,才生硬开口道:“你给我一个理由。”

王源几乎说不出话来,难过的情绪就镶嵌在眉角上。把爱说成不爱,这恐怕是世界上最令人伤心的事。

“遇到你之前,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像今天这样,把生活跟另一个人分享......我以为自己会安心地演一辈子的戏......”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耽误了你的事业?”

王源腮边的肌肉动了下,没有否认。

王俊凯目光霎时变得沉郁阴冷,声音也是一反往常的冷漠:“如果我不同意呢?”

“我从来没跟你要过什么,惟独这一次,我保证是最后一次,求你......”王源舌尖顿了顿,这样虚伪的恶劣他快要装不下去,却还是继续说道,“同意分手。”

王俊凯一错不错地看着周身微微发抖的王源,眼里是和冬夜一样森冷的光,他似乎从不确信逐渐变得肯定了,自言自语般地低声道:“你是认真的。”

王源几乎立刻怯懦地避开了王俊凯的眼睛,这样脆弱受伤的语气他根本承受不住,只讷讷道:“对不起。”

对面那人便露出苦涩的笑:“我果然还是不该相信你,你记不记得你在医院里答应过我什么?你跟我说,你再也不会跟我道歉......”

就好像把深埋进血肉里的伤心用刀挖出来,王源狠狠地攥着手心,牙也快被自己咬碎。他简直想要立刻扑到王俊凯的怀里,把这些话都用细密缠绵的吻堵住,可是他不能。

王俊凯又望了他一眼,声音里再也没有了既往的温柔:“好,我答应你,分手吧。”

“你现在去洗个澡,把衣服穿好,然后就走吧......对了,把钥匙留下。”

王源点点头,忍住眼窝里就要溢出的酸楚,抓起地上的衣服朝浴室跑去,仓皇间摸到了裤兜里烫手的钥匙。他还记得王俊凯把这串钥匙交到自己手里时微微笑着的表情,还有他们说过的话。

他问他:“存到什么时候?”

他回答:“存到你想还给我的时候。”

 

 

根本就不想还,一辈子都不想还......可是对不起。

 

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道歉。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因为爱上你。

 

 

09

 

是顾思义先来找的王源,在华东娱乐的B版头条爆出他和王俊凯的那三张照片后。

因为王源是童星出道,虽然不够红,也算是小有名气。照片一出,便引起了场轩然大波,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明星的被出柜。照片上没有王俊凯的侧脸,群众纷纷猜测起与王源恩爱对象的身份。猜同门师兄弟者有之,猜青梅竹马者有之,猜明星金主者也有之。当然也有眼尖的网友,认出王俊凯的卡宴GTS,评论道,哎这不是那个王CEO的灰色保时捷吗,市价五百多万呢。

说归说,因为照片上车牌号打了码,没人敢肯定那人就是王俊凯。毕竟王总这么年轻有为的高富帅,俗称行走的荷尔蒙,可以将整个亚洲市场上的小明星招之即来呼之即去。王源虽然长得好看,却瘦得干巴巴的,而且只是个过气的二流小明星。他包养他,图什么呢?

 

 

王源正被Lisa恨铁不成钢地指着脑门训话时,顾思义敲响了休息室的门。因为绯闻的关系,剧组的拍摄也被叫停了。王源看着推门进来的小师弟,略略不好意思地点了下头:“思义,真抱歉,因为我的事连累到你们了。”

“没有的事,”顾思义连忙摆手,犹豫了半晌又试探问道,“不过......照片上那人是王总吧?”

王源神色倏地僵住,蹙眉看着顾思义,没有回答。

顾思义感觉到王源的不信任,坦白道:“其实上次王总来探师兄的班,我就看出你们不对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被爆出来。我来找师兄,绝不是想套师兄的话,只是觉得自己可以帮得上忙。”

王源和Lisa都瞪大了眼睛,异口同声道:“你要怎么帮?”

顾思义解释道:“我们的电影还在宣传期,需要曝光度。现在娱乐圈的花边新闻太多,男女主角的炒作早就见怪不怪了,你们觉得,比男女主角绯闻更吸引人眼球的,是什么呢?”

Lisa听罢眼睛亮了一下:“当然是同性演员间的绯闻。”

顾思义意味深长地点头:“而且是男一号和男二号的绯闻。”

Lisa明显一副被说动的神色,王源却沉着脸色,说:“这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可是思义,你的演艺生涯才刚刚开始,这种负面新闻会将你的形象大打折扣。”

顾思义笑着摇了摇头:“我不在乎。”

王源诧异地扬起细长的眉:“为什么?”

顾思义深深地望着他,嘴角泛着不明晰的笑意:“师兄,你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

王源听罢便睁大了眼睛,脸色微微的窘迫。其实他多少感受得到顾思义的殷勤,却没想到对方可以为自己做到这一步。

他不禁有些语无伦次:“思义......我其实......”

“我知道,师兄你喜欢王总。”

几次三番震惊的叠加,王源只能微张着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顾思义眼里也是浅淡的笑意,丝毫没有嫉妒地说道:“我知道师兄和陈东之间的交易。那天陈东给你打电话时,恰好被我听到了。他拿有王总正脸的照片要挟你,让你和王总分手......我也是那天才明白你对王总的感情,你宁可自己一个人被曝光,也不想对方受到伤害......这不是爱还能是什么?”

心事被人窥探了个彻底,王源不由得尴尬地红了脸,艰涩着问道:“既然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帮我?”

“正是因为我知道了,才决心要帮你,”顾思义年轻的目光里透着坚决,“我不忍心你一个人受委屈。不过师兄放心,我既然知道你的心意了,就不会趁人之危。”

 

 

陈东被雪藏,是王源意料之中的事。他太了解王俊凯,这个人平日里最不屑也最反感的,就是背地里使阴招的家伙。陈东他何尝不明白,只不过他就是那种吃不得亏的性格,宁可扯得鱼死网破,也不愿意忍气吞声。

关于王源和顾思义公开的发布会,也在筹备之中。王源考虑到顾思义的星路,犹豫了再三。奈何顾思义本人十分地坚持,再加上剧组拍摄的工期已经不能再拖,王源的脸皮薄,不好意思再耽误剧组的进度,便答应了召开发布会。

发布会的规模不大,只请了几家比较有名的线上传媒。前期的宣传也很简单,没有明说绯闻对象的身份,仅仅在邀请的邮件中附上了几张模糊的照片,都是王源和顾思义不久前摆拍的。

召开发布会的当天,王源依然觉得担心,反复和Lisa确认了发布会的流程,怕有什么纰漏。

Lisa忙着张罗现场的布置,随口安慰道:“你就放一百个心,昨天晚上我还把发言稿和所有照片都确认了一遍,不可能出错的。”

报告厅里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人,大都扛着长枪短炮,另有几个穿着职业装架着眼镜的女人正在整理录音设备,一看就知道是专业的摄像和记者。王源站在台下微微紧张地观望着,手心上覆了层黏黏的汗。

顾思义西装革履地站在他身旁,看到他六神无主的模样,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师兄,没什么好紧张的,等到了台上照着稿子念就好了。”

像王源这种身经百战的老油条,到头来竟被没上过沙场的愣头青教育,任谁看都会觉得不可思议。王源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顾思义喊王他一声“师兄”,他又实在端不起师兄的架子。

他看着报告厅里乌泱熙攘的记者们,竟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但他不能这么不负责任,今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为他而来。有的是因为好奇,有的是因为担忧,还与很多人是为了保护他。

他只能强压住心底的焦虑,微微蹙眉道:“思义你不知道,我有的时候......预感特别准,就好比收到陈东邮件的那天,我一整个上午都觉得心慌。可是现在我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不安,总觉得有事要发生。”

顾思义认真地听他说完,问:“师兄你是担心陈东来砸场吗?”

“我不知道。”王源摇了摇头。

“别想些有的没的,”顾思义安抚道,“今天现场的安检特别严,就算陈东进来了,他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

正说着,场内的灯光已经大亮。顾思义朝王源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先于自己上台。王源深深纳入一口气,清秀的脸庞上已经恢复了自信从容的神态,朝台上走去。

记者们都围拢了聚在场周,闪光灯不断闪烁,王源不易察觉地拧了下眉,余光里看到顾思义已经站到他的身旁。

台下的记者在看清顾思义的脸后瞬间炸成一片,纷纷高举着话筒递到二人面前。

——“顾思义为什么会出席发布会,之前照片里的另一个主人公是他吗?”

“听说你们最近有一部电影合作,是在拍摄的过程中日久生情吗?还是为了电影的宣传造势?”

“所以今天发布会的目的,是为了公开恋情,还是澄清绯闻?”

虽然早已料到记者们尖锐的提问,王源原本噙笑的嘴角还是渐渐僵住,他攥着汗湿的手心打着腹稿,缓缓开口道:“今天开这场发布会,既是为了澄清,也是为了公开。澄清的是之前网上的种种猜想,有网友认为照片里的另一个人是包养我的老板,今天我就想向大家证明,那个人并不是我的什么老板,而是我同门的师弟,顾思义......我和他,我们两个......”

王源苦涩地抿了下唇,尽量自然地放平声线:“确实在一起了。”

台下一片哗然,王源目光定格在话筒上跃动的一小个光点,微低着头,赘余的几缕发丝将他光影模糊的侧脸切分成几格。时间似乎滞在了那一刻,全场的记者都面面相觑。

良久良久,才有一个女记者打破沉默:“为什么选择公开?”

王源对着话筒淡淡一笑:“既然都被拍到了,矢口否认是不是不太好?”

“你们有照片之类的证明吗?”又有人困惑道,“毕竟你们在接拍这部电影之前一直不熟,如今仅靠口头上几句话,很难让人信服。”

王源很快点头道:“没问题,我们自有准备。”

为了应对媒体们可能提出的各式问题,他们在副导的帮助下,提前三天在不同的地方拍了十余张合照,不算亲密,但两个人是专业演员,摆拍的时候不论是眼神中还是姿态上都极似恋人。

身后的荧幕逐渐亮起,王源不自然地别过眼睛,他并不想再重温一遍和顾思义拍照时的场景。

可第一张照片放出后,人群中却响起了困惑的窃窃私语,顾思义的身形亦是明显一震。王源迟疑着抬起眼,接着整个人就愣怔在原地,许久,才颤巍巍地眨了下眼睛。

难怪众人唏嘘,荧幕上并不是王源和顾思义的合照,整张照片里只有单单薄薄的一只人影,那就是王源自己。别人可能认不出,但是王源记得这照片里的风景。两年前电影在旧金山杀青,他没有随着大队伍回国,而是只身前往赌城,在拉斯维加斯大道上和自由女神合影,又被贝拉吉奥酒店门前的巨型喷泉淋得全身湿透。照片里的王源正望着费蒙街上的霓虹发着呆,斑驳的光影只照亮了他面孔的一半,另一半都隐在了黑暗里,看起来有些落寞,又有些孤单。

幻灯片设置的是自动播放,第一张照片停格了几秒后,就滑到了第二张、第三张......全都是王源的单人照片,有的是下班后站在马路边一边等车一边踢垃圾桶的清瘦侧影,有的是在片场拍打戏时吊着威亚的灵动姿态,还有的是在机场等待安检时回头与母亲告别的不舍表情。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响,顾思义甚至焦急地拽了下他的手肘来提醒他喊停。他却只是不动声色地望着屏幕,眼前的这一幕幕一处处,他一直以为只有自己经历过,未成想,还有另一个人陪他一起见证。

眼底由一片白茫茫的空寂,到依稀点缀着孱弱星光。王源抬起手捂住嘴巴,似乎已经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可他不敢宣之于口。

当最后一张照片出现在荧幕上时,所有小心翼翼的猜测都得到了印证。是在滨江花园的那套公寓,他和王俊凯第一夜之后的那个清晨。他五点多便醒来,趁着朝露未干,跑到厨房里准备做一顿早餐。冰箱里的东西不多,只有一盒牛奶还有两个鸡蛋。他突发奇想着摊了个奶香鸡蛋,被晚起的王俊凯嘲笑了好久。照片里的他正背对着镜头认真地翻蛋饼,淡淡的烟气从锅里冒出来,绕过头顶,罩过周身,缥缥缈缈的,如一场大梦,他希望自己永远都不会醒。

王源将目光投向了乌压压的人群,所有人的眼里都还透着不解。他来不及管这些,目光在一张张陌生的面庞上逡巡而过,只为找到那张他曾用眼睛描摹过无数次的脸。他有直觉,那个人,他一定在这里。

王源动了动酸涩的眼皮,五脏六腑都像被水浸着,泡涨成了一团,就堵在心口,冲撞着狭小的胸腔。

眼睛缠着人群,看了一遍又一遍,却都不是他。就在王源打算放弃的时候,整个报告厅的最后忽然站起来一个人。场下的灯光全暗,那人穿着黑色的外套,整个人都堙没在无边的黑暗里,唯独一双眼睛亮着。

那双眼睛他太熟悉,熟悉到几乎刻进了灵魂里。

二零一四年,美国,洛杉矶......

数不清的回忆碎片在脑海里重播回放,有夜夜笙歌的西区酒吧,也有觥筹交错的杯光酒影。有纸醉金迷,也有爱欲缠绵。

他想起自己喝下的三杯龙舌兰,也想起那只拦着他拿起第四杯酒的手。还有酒店房间里,凌乱床铺间,那双明明清醒着,却蘸着绵绵醉意的桃花眼。

 

是王俊凯。

他终于从回忆中清醒。


 -tbc

下次更新就是完结了~

评论(158)
热度(2433)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