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泥足深陷 03-04

01-02


03

 

王源凝视着镜中的自己,颈项,肩膀,还有胸口,都错落着淡红色的吻痕。这是他和王俊凯的第三次,他竟已经深陷其中了。

镜中的青年好看地笑了笑,勾起的嘴角有些牵强。他按下开关,热水猛地从花洒里喷出来,淋在他光裸的皮肤上,也为镜面盖上了一层薄薄的水珠,镜中的人影渐渐模糊。

腿间还残留着荒唐的情欲,王源用手指擦过,却有些舍不得洗掉。花洒的水还在不住地往下淌着,王源抬起头,把额前零落的湿发拢到了头顶,任水花扑在面颊上纷飞散开。

卧室里响起了脚步声,王俊凯已经打完电话回来了。今天是周四,两个人都应该去公司的。王源草草地冲洗完毕,用浴巾裹紧了身子,去拿落在客厅里的衣服和鞋。王俊凯正在系领带,灰色底,带着藏蓝色的暗纹,打扮得十分禁欲。

事实上,和王俊凯在一起之前,王源一直以为对方是性冷淡,因为这个人不管走在哪里都是一副不冷不淡的模样,不爱说话,也不爱笑。

可王源最近才发现,王俊凯是常笑的,而且再好看不过了。那两片淡得几乎没有颜色的唇瓣一弯,桃花眼里的笑意浮浮沉沉,温润的琥珀色像一汪湖水,眼看着就要将人溺毙。王源这么想着,脸又要红了,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子。

王俊凯目光一路都随着他,看他裹着浴巾从自己面前走过,走到客厅,从沙发上拿起衬衫和裤子,那些都是他昨晚亲手帮他脱掉的。

王源拎着衣服正要回卫生间,王俊凯却喊住了他。

“为什么要去卫生间,就在这儿换吧。”

王源尴尬地擎着衣服,嘴唇嗫嚅了半晌,只觉得脸上燥热。

王俊凯自然知道他在窘迫什么,眼里含笑,抬起手把领带紧了紧,特意做给他看:“放心,我八点要去开会,没空折腾你。”

“再说,”他目光若有似无地扫过王源袒露的双腿,“折腾了一晚,你不累,我也累了。”

王源这回直接从脸颊烧到了耳根,破罐子破摔地把浴巾扯开扔到了地毯上,内裤已经穿好了,他就直接套裤子。

王俊凯的眼神丝毫不避讳地盯着他换衣服,看他穿裤子时大腿和小腿贴在一起,小腿上鼓起了肌肉,大腿上勒起了青筋,瘦削的膝盖骨凸起。

王源有些羞恼,耳朵尖隐隐约约的泛红,说:“你别看。”

王俊凯听话地别过脸,肩膀有些抖,竟是在笑。王源皱着眉头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瞪了他一眼,问道:“有什么好笑的?”

王俊凯眼睛慢慢向他这边斜着,看他穿好了,才正过身来:“不知道你在臊什么,你身上哪儿我没看过,嗯?”

“那不都是晚上吗?现在是白天......”王源不自然地咽了下口水。

“那我们下次试试白天做?”王俊凯扬起眉,道貌岸然地说着下流话。

“......”

别和流氓讲道理,王源腹诽道,他一定是瞎了眼才会觉得王俊凯性冷淡。

“换好了?”王俊凯踱着步靠近,伸出手摸了下王源的颈后,指腹摩挲着颈侧和喉结上颜色变深的吻痕,说,“今天不去公司了吧,在家休息。”

王源不自在地动了动眼睛:“我这两天得住公司宿舍,我妈说要来帮我收拾家。”

“我知道阿姨要来,你前天就跟我说过了,”王俊凯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一串银闪闪的钥匙,递到王源眼前晃了晃,“我说的是滨江花园那套房子,你这几天住那儿吧。”

“你让我住你家?”王源讶异地瞪大了双眼。

“只是一套公寓罢了,平时都空着,不要有压力。”王俊凯眼角温润地盯着他,手指揉了揉他柔软的耳珠。

王源是有些无措的,和王俊凯在一起的这半个多月,除了住的两次宾馆,吃的几顿晚饭,他没从对方那里拿到多余一分的好处,他甚至已经有了在谈恋爱的错觉。

可是眼下王俊凯再自然不过地邀请自己去家里住,他才真真切切地意识到,王俊凯会带给他很多他不曾奢望过的机遇,而他的职责只是做好一个床伴,在对方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对方不需要的时候擦干净屁股走人。

他们之间,就是再简单不过的陪睡......啊不,包养关系。

王源觉得难过,事实上那天他穿着睡衣睡裤奔赴王俊凯时,压根儿就没想清楚自己是在做什么。王俊凯于他,是了不起的资本家,是年轻有为的上司,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而他自己只算得上一个二线明星,接一些从没听说过的牌子的广告,演一些播放量不过万的小成本网络剧。别说当床伴了,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到王俊凯这样的高层。

可王俊凯先来找他了,在他丝毫没有准备的时候。王俊凯就是他平凡无奇的生活里突然出现的巨大惊喜,而他得到这份惊喜竟没有费半分力气。所以他不知不觉地,就飘飘然了,就不知足了,就自作多情了,然后.....就动心了。

王源好像哑了一般,痴痴地盯着王俊凯,半晌也想不好要怎么回答他。

王俊凯仔细端详着王源木讷的表情,弯了弯唇角:“吓傻了你?”

王源这才回过点神来,张着嘴巴轻轻啊了一声,解释道:“没有,我就是......太高兴了,因为你让我去你家。”

王俊凯眉目微微地动了动,似有忖度地扫了王源一眼,说:“那房子本来就是为了你买的,你没发现家具都是新的吗?”

王源瞳仁晃了晃,还没来得及惊讶,一颗心就猛地坠了下去:“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那双清透的杏眼里平平静静,却有冰凉的哀伤凝结在睫毛上。王源提了口气,问道:“为什么要给我买房子?”

“你在别扭什么,”王俊凯蹙着眉,“我只是让你去住两天,又没说要把房子过户给你。”

“有什么区别?你买了个房子却一直空着。除非我搬进去,不然根本就没人住。”

王俊凯似乎也呆了片刻,很快压低了声音安抚道:“你去看过的,那房子不算贵,我只是想找个相对私人的空间......”

王源垂下眼打断他:“那房子对你来说的确不算什么。可是对我来说,接十个通告都不一定赚得回来。你不能因为我肯陪你睡觉,就买这么贵重的东西.....这让我很为难。”

“那你想要什么?”王俊凯眸色沉沉地盯着面前的青年。

王源慢半拍地抬起头,对上了王俊凯直白而探究的视线。答案似乎就在嘴边,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不然连床伴的身份也会失去。

他鼻翼边的肌肉瑟缩了下,连呼吸都觉得疼了。

“我不知道。”他一边摇着头,一边向后退着,小腿被床沿绊到,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王俊凯伸手想要扶他,却被他惊慌地躲开了。

“......别闹脾气。”王俊凯语气平淡,根本听不出是喜是怒。

王源忽然发现自己竟没有半点被包养的自觉性,对着王俊凯闹脾气,耍性子,甚至大呼小叫。他是这样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摆在了爱侣的位置上。

像被人当头泼了一桶冷水,他一下子清醒过来,脸上吃力地挂起笑容。

“对不起,是我任性了,”他朝王俊凯伸出手,“钥匙给我吧,我今晚就住进去。”

王俊凯嘴唇动了动,把钥匙圈在手心里,微低着下颌,黑眸里倒映着一个模糊的小小的王源。

“道歉就行了?”他问。

“......那你说怎么办。”王源紧张地眨着眼睛等着王俊凯的下文,手心里快要渗出汗来。

王俊凯若无其事地勾起嘴角,说道:“能让我开心的话,我就把钥匙给你。”

王源愣了半晌,才明白过来,王俊凯这是在跟他玩情趣呢。八成是日常的工作太无聊乏味,想找点乐子了。于是他认真思考着该如何讨王俊凯欢心,床上肯定是不行了,就他那乏善可陈的床技,根本不是王俊凯的对手。

那桌上呢?王源思忖着,虽说他厨艺不精,应付一顿晚饭还是可以的。

于是他眼睛亮亮地抬起头:“我给你做饭,行不行?”

“做,饭?”王俊凯一字一顿地诧异着问道,尾音稍稍扬起,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王源的心跳得快了些,表面上竭力从容地说道:“我在家经常给我妈打下手,厨艺还......勉强过得去。”

“本来想带你出去吃的,”王俊凯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不过,在家吃应该也不错。”

王源看着王俊凯脸上古怪的笑,忽然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像王俊凯这种只在五星级酒店吃饭的人,别说是他做的黑暗料理了,就连一般的家常菜也吃不惯吧。他瘪了瘪嘴,想给自己留条后路:“要不然今天还是出去吃吧,我下次再......”

那边却一本正经地打断了他:“你不是答应了要讨我开心吗?就做顿晚餐吧。”

“......”王源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可怜兮兮地撇下眉眼。

王俊凯把钥匙塞到了王源的手心:“这个先借你一天,还是要看你晚上的表现。我要是觉得开心了,就把钥匙在你这儿寄存着。”

王源轻轻挑了下眉,寄存?也就是说,是要还的。

他下意识地问道:“存多久?”

王俊凯若有所思地蹙了下眉,沉默了,定定地看着王源。王源这才发现,自己似乎第二次逾矩了,在同一个早上。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怎么能问出这样敏感的问题。

他傻傻地蜷着手心,上一层汗还没消,新一层汗就覆上来了。真的是作大死啊,王源不由得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下,连问问题都不过脑子的。

房间里静悄悄的,王源一双乌黑的眼眸直愣愣地朝王俊凯望着,整颗心都提了起来。王俊凯也牢牢地盯着他,似乎在斟酌着什么,眉头一直皱着。慢慢的,紧蹙的眉心放松了,眉梢也舒展开。他伸出手,反握住王源冒了汗的手心,温温柔柔地笑了一下,那笑容几乎晃到了王源的眼睛。

“存到你想还给我的时候。”他回答道。

王源动了动酸涩的眼珠,说不出话来。王俊凯说的并不是让他难过的答案,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却像被什么东西刺到了一般,疼得尖锐......又清晰。

 

 

04

 

 “你是成心想热死我吧,现在外面有十二度。”

王源站在酒店一楼免税店的镜子前,盯着自己脖子上绕着的爱马仕围巾。

王俊凯就站在王源斜后方,目光落在镜子里颀长的身影上,说:“就这条吧,藏蓝色衬得你白。”

“太热了,”王源苦着脸道,“其实我把衬衫领子竖起来的话......露不出来的。”

他一边说一边脸红,余光里感觉到两个柜员落在自己身上的暧昧眼光。

王俊凯低头看了眼腕表,挑眉催促道:“别磨蹭了,结完账我先送你回家。”

“没事,你直接去公司吧,我自己走。”

王俊凯盯住他:“不是正好顺路吗?”

王源的眸子晃过一瞬的局促,不安道:“我先不回去。”

“那你要去哪儿?”

“公司。后天有个试镜,我下午要去试演。”

“那正好,我开车......”

王源抢在对方话说完之前,仓促打断:“我自己可以去。”

王俊凯怔了一瞬,眉心又蹙起来,乌湛湛的瞳仁沉沉望着面前的人。

王源心一颤,他分明看到对方眸中的温度冷了下去,于是他努力地组织着措辞来补救:“我是怕耽误你工作......因为我还准备回家换件高领的衣服,戴着围巾去公司不太好。”

王俊凯一时没有出声,将王源小心翼翼的模样收进眼里,顿了顿,才道:“那好。”

王源抬起头来,略带期待地看着王俊凯。

他声音低沉,依然不动声色地说:“你先回家换衣服吧,我就直接去公司了。”

“嗯,你开车小心。”王源忙笑着点头。

王俊凯转过身,走了两步又停住,回头朝着视线还停在自己身上的王源:“最好让Lisa来接你,不要打车。”

“知道了,你快走吧。”

王源眼看着王俊凯走进旋转门,反光的玻璃模糊了对方宽厚的肩膀,王源的心也随之沉了下去。连和对方并肩走进公司的勇气都没有的爱情,就像被浸在冰冷刺骨的海水里,浮浮沉沉地靠不了岸。

 

保姆车就停在楼下,王源拧着眉对站在身旁的Lisa说:“你那辆小尼桑呢?”

Lisa挑了下眉,嘴巴朝那辆黑亮气派的保姆车努了努:“是王总派的车。”

王源诧异地张了张嘴:“他派的?”

对方细长的眼睑弯着露出点笑意,揶揄着扫了他一眼:“小样儿,表现不错,王总看起来蛮中意你的。”

一句“表现不错”太意味深长,王源红着耳根上了车,坐在第二排的座位上。

因为不是高峰期,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公司,下午的试演还没开始。王源站在卫生间的镜前,理了理高领T恤的领子,盖住喉结上最后一抹红痕。

“哟,干什么呢这是?”

王源透过镜子,看在站在身后的人,偏长的褐色卷发,面容精致,淡红色的唇边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是陈东,和自己一起试镜的新人。

“你看不到吗?”王源对着镜子冷着脸,他和陈东的关系不太好,毕竟是竞争对手的关系。

“知道你长得好看,也不用这么一直照吧?”陈东噙着笑,目光有意无意地飘过王源遮得严严实实的衣领。

王源面色不虞地洗过手,看着还挡在门口的陈东,沉声道:“借过。”

“抱歉,挡到你路了。”对方下颌微敛着,侧过了身。

王源连看他一眼也不屑地,走出了卫生间。

试演就在同层的排练厅,王源前脚刚站稳,陈东后脚就跟了进来。负责试演的两个老师已经在厅里坐好了,看到人员到齐,便拍了下手,道:“行了,我们就提前五分钟开始吧,也好早点结束。”

今天试演的部分是整个剧本里的一场重头戏,男一号和男二号的针锋相对。王源演男一,陈东演男二,虽然只是试演,排练厅里依然安了双机位,对着两个演员。

陈东很快入戏,眼角渐渐冒红,对着静立着的王源,大声道:“顾天齐,你有种!”

王源眼波清淡地看着歇斯底里的陈东,唇瓣轻启:“是,我有种。”

“我总算明白什么叫笑里藏刀了,”陈东哂笑,“嘴上说得倒是好听,什么为了兄弟为了情义,都他妈是放屁——”

王源闭了闭眼睛,眉目间自然而然地流露出酸楚:“当初你跟我说要追宁怡,其实我已经喜欢她三年了。只不过那时她对你有好感,我自然心甘情愿地退出。可是她手术的时候,她住院的时候,你又在哪儿?”

他的话里有不甘,有恼怒,有埋怨,字字句句鲜活得就像在生活中真实发生。

陈东目呲欲裂地看着他,嘴唇颤抖。王源却异常冷静,他慢慢睁开眼:“我从没想过和你抢她,是你一次又一次,亲手把她推到了我面前。”

老师中比较年轻的卢家家忍不住鼓了下掌,低声对一旁的方知说:“王源他演得真好。”

方知微微点了下头,眼眸中露出欣赏。陈东攥了下手心,他的戏份还没结束,这场口角冲突里,男二号是明显占下风的,但他却忽然抬起眼睛,古怪地望了王源一眼。

王源还没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疾步凑到他面前。

“我不甘心——”

言罢,陈东狠狠地扯住了王源的衣领,力气大到将他整个人拽得一个踉跄。王源的心一凉,脖颈已经彻底袒露在镜头下。

“Cut,Cut!”

方知扬声喊到,摄像机闪烁的红灯才渐渐暗了下去。王源后知后觉地抬起手去理领子,却听到方知气急败坏道:“不要理了,镜头拉的是近景,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王源垂首站在原处,抿了抿唇:“抱歉。”

“我是没有资格干涉你的私生活,但是试镜迫在眉睫,管理好自己的形象是一个演员最基本的素养,”方知语气严厉,“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

字字诛心,王源连说话都没了底气,只感觉羞臊不堪,整个胸膛都在发热,热得心脏也钝痛。

方知却没有停下的打算,又将怒气转向了陈东:“还有你,这场戏里明明没有肢体冲突,你没和任何人商量过,却擅自加戏,这是大忌。”

陈东嗫嚅着低着头:“这事都怪我,我刚才太入戏了,觉得王天的情绪表达还不够到位,就......王源,对不起,我不知道你......”

王源抬起头对上陈东的眼睛,分明在里面看到了些许戏谑的笑意。

方知叹了口气:“罢了,这种事情下不为例。”

他目光扫过二人,斟酌了须臾又开口道:“王源,你现在的状态不能参加试镜,男一号就......陈东先顶上吧。至于男二号,家家,你下午去新人里筛选一下,明早告诉我。”

王源咬着牙关,心像被一只冰凉的手攥住了,既冷又疼。

但他却没听到卢家家的回应,排练厅里一片寂静。紧接着,是方知略微惊讶的声音响起:“王总?”

嗒的一声,像被按下了什么开关,整个空间都静止了。王源几乎是下意识地朝门口望去,越过被定格的陈东和摄像师,看到了手还扶在门把手上的王俊凯,眉头紧促地聚拢在一起,乌瞳像湖水一样,深深地望着自己,他几乎要跌进那桃花湖里去。

他回过神,其实那一怔也只有须臾而已,王俊凯已经朝他们走来,皮鞋轻轻地磕在木质的地板上。所有人都噤了声,唯独方知还维持着比较从容的姿态,问道:“王总,您有什么事?”

王俊凯目光掠过王源煞白的脸,未作多余的停留,淡淡道:“只是路过,听说你们在试演,就进来看一眼。”

方知似乎惊讶于王俊凯的到来,毕竟对方很少干涉公司里艺人的相关事宜。他咂舌了片刻,方道:“只是个小成本电影的试镜,没什么紧要的,就不劳王总烦心了。”

“是吗?”王俊凯扯动嘴角,似是冷笑,“可我刚才明明听到你们在吵什么。”

他没有温度的目光扫过陈东,扫过卢家家,最后定在王源交叠着颤抖的手指和咬白的嘴唇上。

他望牢了他,低声问:“你来说,我看你都快哭了,是怎么回事?”

王源心脏砰砰地跳着,根本不敢看王俊凯的眼睛,只说:“......没什么事。”

“真的没事?”王俊凯声音没有起伏地确认道,但王源听得出他的隐忍。

这绝不是应该麻烦王俊凯的事,王源心里清楚。于是他硬着头皮掀起了眼皮,与王俊凯乌黑的眼眸撞了个正着。

“真的没事,”他的心脏一阵抽痛,嘴上却又补充道,“谢谢王总关心。”

“那好,没事就行,”王俊凯似乎轻轻叹了口气,朝方知点点头,“你们继续吧。”

众人目睹着王俊凯走出排练厅,卢家家才讷讷开口道:“王总不是从不管咱们的事吗,方老师?”

方知轻咳了一声,目光扫过王源,尴尬道:“大概是转性了吧。”

 

 

砂锅里的鱼汤还在咕嘟着,王源夹了块平底锅里的牛肉尝了尝,不由得苦下脸,这也太咸了,明明只加了小半勺盐啊。

他瞄了眼墙上的挂钟,再过不到二十分钟王俊凯就回来了,重做肯定来不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于是他用接了半碗的水,一股脑儿地加进了锅里。

王俊凯习惯性地用钥匙打开了门,迎接他的却是暖黄色的灯光,还有厨房里飘出的油烟气。他冰冻的眉角渐渐解冻,刚换上拖鞋,就看到王源系着围裙顶着黑乎乎的鼻子从厨房里跑出来,手上淅淅沥沥地滴着水。

“怎么不按门铃,我在家呢。”他几乎是讨好着说道,今天下午他肯定把王俊凯惹恼了,对付炸毛的老虎,他只能顺着毛来。

王俊凯不动声色地把办公包交到他手里,问:“饭做好了?”

“马上,就差个收尾了,你先去餐桌等着,我现在去把菜端上来。”

王俊凯看着王源撩起的袖口下纤细的胳膊,唇际微动,舒展开一个笑。

桌上摆满了四个菜,一个清炖鲫鱼,一个红烧牛肉,一个蒜薹炒肉,一个番茄炒蛋,家常得不能再家常。

王俊凯被桌上满目的红红绿绿弄花了眼,眼睛微微亮了一下:“都是你做的?”

“不然呢?”王源骄傲地抬起下巴。

王俊凯好笑地瞥了他一眼,拿起筷子夹了块牛肉放进嘴里,嚼了两口。

“......”

“怎么样?”王源紧张地问道。

王俊凯盯着他,拿起一张餐巾纸,毫不客气地吐掉了。

“......”王源哭丧着脸,“这么难吃吗?”

“嚼不动,而且咸得要死,”他摇摇头,“你讨我开心失败了。”

“那......”王源抿着嘴巴小声道,“钥匙要还你吗?”

王俊凯却不答他,又夹了口鸡蛋:“这鸡蛋味道还可以。”

“你倒是给个准话。”王源干脆竖起眉毛瞅着他。

王俊凯也直勾勾地盯着他,目光都不动半分,答非所问道:“我刚才和方老师说过了,男一号的名额不换,还是你。”

“......那男二号呢?”

王俊凯夹了块鱼肉放到王源碗里:“就按照他之前说的,从新人里面选一个。”

“可陈东怎么办?”王源瞪圆了眼睛。

“随他怎么办。”

王源登时明白过来,王俊凯肯定是把下午的事情查清楚了,看不惯陈东那小人得志的模样,替自己出了口气,可是......

“可是你这样帮我出头,方老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王俊凯咀嚼的动作顿了顿,一双眼睛幽深幽深,像是染了酒色一样,沉静地看着王源。王源在他这样的逼视下,立刻屏住了呼吸,半分也不敢动。

“先把桌子收了吧。”王俊凯说。

王源战战兢兢地收拾起碗筷,盘子里的菜几乎还没动过。等到他把最后一盘菜也端进了厨房,却看到王俊凯还站在桌边,一只手轻轻扶在桌边,目光锁定着自己。

“过来。”

王源下意识地听从了王俊凯的话,抬起脚朝桌边走去。距离不到三步的时候,王俊凯突然伸出了手,拽住王源的手腕,一拉一推,王源的腿就靠上了桌沿,站在王俊凯的双臂和桌子围成的圈里。

两个人靠得极近,王源连惊呼一声都不敢,只怕自己开了口,咚咚的心跳声就从会从嘴里冒出来将他出卖。

王俊凯低下眼细细地看他,用极轻极轻的声音道:“你知不知道,你真的特别的......不知趣。”

王源放在桌边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大脑一片空白,满心满眼都是王俊凯又黑又长的睫毛,还有他湿漉漉的像是浸过雨水的眼。

“你没经验,我不怪你,”王俊凯低哑地慢悠悠道,“现在我就教你,教你怎么知趣。”

他低下头,舌尖舔在王源裹着热度的脸颊,炽热而柔软的触感刺激得王源面部的肌肉不住地颤栗。

“要不要学?”王俊凯下颚抵在王源的颈窝,胡茬磨着他的皮肤,在耳廓边低问着。

王源心神已经崩乱了一般,只能怔怔地答道:“要......”

王俊凯低低地笑了笑,反复亲吻着王源的颈边,却不再用力,似乎怕再留下痕迹。

他好整以暇地将王源箍在了胸口,温声道:“学会了,我就把钥匙交给你。”

王源的喉咙既干又紧,方才王俊凯舔过的地方津液渐渐风干,凉凉的。可是身子冷了,心却热了,他不由自主地朝对方靠去。王俊凯便提着他的腰将他抱到桌子上,滚烫的身子贴上来,啄他的唇,只碰到了一点点,却像点燃了干柴一般,骤然燃烧,火星迸溅。

王源睁大了眼睛,眼前蒙起一层薄薄的雾气。他从没想过两个人可以靠得这么近,比之前更亲密地结合时还要近,近到好像再没有什么可以将他们彼此分开。

大概是错觉吧,他来不及管这是不是错觉。他只是迷糊地发现,原来他在桌上,也是可以讨王俊凯开心的。


 -tbc

评论(137)
热度(2785)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