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泥足深陷 01-02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01


part 1 戳我

王源凝神望着酒店的落地窗外,太阳啄破了云层,探出羞赧的半张脸,为黛青色的天畔染上一抹粉红。

天亮了,阳光透过玻璃,照亮了昏黑的卧室,也照亮了凌乱不堪的床铺。白色的床单上遗留着大摊小摊的狼狈痕迹,仔细地闻一闻,还能嗅得到空气中淡淡的膻味。王源回想起一整夜的欢爱缠绵,从脸颊到脚趾上的肌肤都红透了。

王俊凯正在隔壁的客厅里打电话,沉稳的低音不时从半阖的门扉处传来,听不真切。王源身子正蜷在被褥里,探手摸到床头的内裤,默默地穿好。

鞋是他昨晚自己蹬掉的,就甩在了客厅的入口。他不敢光着身子溜到王俊凯的眼皮底下拿鞋,于是打着赤脚去了卫生间。淋浴室的正对面便是一面全身镜,王源被冻得微微哆嗦地站在镜前,看着镜子里白净俊秀的男孩子。巴掌脸,杏仁眼,身形纤韧而不失美感,腰腹上裹着薄薄一层肌肉,腿部的曲线挺拔又干练,是标准的模特身材。

因为是童星出身,王源在大部分观众的认知里仍脱不开孩子气。明明已经二十开外的年纪,演的却都是青春偶像剧,不是撩妹技能max的校草,就是出手阔绰的富二代。他也想演大片,像詹姆斯邦德那样爬到舒格洛夫山电缆车的顶部,俯瞰山海交接的美景。但是他的运气却不太好,接到寥寥几部好片子,却都过不了审,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代表作。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王俊凯却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也许那不该叫橄榄枝,而应该叫金枝,叫银枝,王源攀上了这枝头,就该变成金凤凰了。

刚过而立的王俊凯,算得上娱乐圈里的传奇人物。毫不夸张地说,大陆电影市场的三分之一,都被王俊凯收归麾下。他不是富二代,父母亲都是最质朴的工薪阶层,月收入不过五千。可是他白手起家,从一家娱乐公司的小助理,到如今亚洲电影业的领头巨鳄,这样的蜕变,只花了不过短短十年。

这样优秀的一个人,却向自己发出了邀请。王源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怎样的机缘巧合下遇到了王俊凯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是那样的不起眼,演的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从经纪人Lisa手里拿到王俊凯手机号的那一刻,他一边觉得害怕,一边又觉得受宠若惊。斟酌再三,他还是没有拨通那个号码,而是存进了通讯录里,小心地署名为“王老板”。

王俊凯却在两天后的深夜打来了电话。凌晨两点半,王源睡得正熟,被铃声吵醒了,朦朦胧胧地接起电话。

“喂,你好。”他睡眼惺忪着,甚至没有看清来电显示上的那三个字。

“喂。”

温柔的男低音响起,王源清醒了些,转过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不由得蹙起了眉。

“请问你......”

男人从容地打断了他,兀自问道:“王源是吗?”

“......我是。”

“你家在桐花小区五号楼二单元?”

王源隐隐诧异,却还是答道:“对。”

“你现在穿好衣服下楼,我就在你家楼下。”

王源怔住,光脚跑到窗前,一眼就看到了靠在黑黢黢的街道边打着双闪的越野,是一辆深灰色的卡宴。

他讷讷地咂舌道:“你是谁?”

那边却静了下来,咔哒一声,是打火机的声音,对方似乎点了一根烟,慢吞吞道:“你没有记我的手机号,我前天明明让Lisa给你了。”

王源的杏目一寸寸地睁大,他把手机从耳侧拿开,确认了下来电显示,乌瞳瞬间被楼下的车灯点亮了,又随着车灯的熄灭暗淡下去。他嘴巴动了动,却发不出声音,只听到话筒那端又传来了让他的汗毛也跟着颤栗的低音炮。

“你在听我说话吗?”

“我......我在......”

“你能下来吗,现在?”

似乎是怕自己语气太生硬了,对方又低声补充道:“我有点累了。”

“好,”王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总之是行动先于思考地回答道,“我马上下去,你等一下,我......穿个外套。”

他甚至忘了把睡衣睡裤换下来,只是在外面披了一件牛仔的夹克,蹬上一双轻便的运动鞋,就开了门朝楼下跑去,手机、钱包和钥匙,统统没拿。

然而这些都没什么好遗憾的,最让王源遗憾的是,他和王俊凯的第一次,竟然是穿着那套又丑又旧的格纹睡衣,而里面,只套了一条洗得掉色了的超人内裤。

 


02

 

王源敲响卡宴的车窗时,王俊凯手里那根大卫杜夫只抽了不到三分之一。他按下车窗,鼻腔里吐出小缕的烟雾:“上来吧,门没锁。”

夜色已深,王源扶着车门的手顿了顿,还是拉下门把手,打开了门。

虽然开了窗,车内依旧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不算呛人。王源在副驾驶上坐稳了,关上门,眼睫垂得低低的。

王俊凯扶着方向盘,微偏过头,借着月亮打量他的侧脸,问:“你知道我是谁吧?”

王源耳尖不自觉地冒红,下巴沉了沉,声音也随着动作低下去:“王总。”

“我是说我的名字。”

“......王俊凯。”

王俊凯满意地点点头,嘴角泛起一个温温的笑:“知道就好。”

王源嘴唇抿着,嗫嚅了片刻,小心问道:“我们是去哪儿?”

王俊凯挑起一边的眉峰,眼窝深深的,眸光被巧妙地掩藏在夜色的阴影里。他嘴角的笑意未淡,故作深沉地拧着眉心,反问道:“你觉得呢?”

王源愣了愣,淡粉的唇瓣渐渐氤出红晕,试探着开了口:“去......宾馆?”

王俊凯噗地一声笑出来,嘴角扬得更高了,却摇了摇头:“太晚了。”

王源脸上霎时红得厉害,像是被人抹了腮红一般,他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了,门牙咬了咬下唇,怔忪着不知怎么答话。

王俊凯似乎一早料到了他的反应,一边笑一边补充道:“这么晚宾馆肯定没房间了,去我家吧。”

月影浮动在车窗前,伴着若有似无的男士香水味,狭窄的车厢里缭绕起浅淡的暧昧。王源羞涩得眼睫打颤,睫毛在下眼睑上扑扑地打着。他低着头,用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好。”

那是王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那样近距离地观察到王俊凯的私人空间。他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一幢别墅,或者一座独门独院的小楼。没想到王俊凯只是把他带到了一个不算知名的高档小区,绿化条件很好,单行道边种了两排高大的梧桐。

B区C栋,王源默念着记下来地址,跟着王俊凯走出车库,经过门关,上了电梯。电梯直达了顶层,和他预想中一样,每一层都只有一家住户。

王俊凯掏出钥匙开了门,侧过身,等着王源先进了玄关。王源在鞋架边停住,看着一尘不染的木质地板,有些下不去脚。王俊凯在他身后顿了顿,说:“光脚进去吧,地上有地热,我在家里都不穿鞋。”

王源点点头,脱下鞋穿着袜子踩上了光洁的地板,地热温度意外的舒服,暖烘烘地烤着脚底。他不敢东张西望,只用眼角瞄过客厅的地毯、茶几和沙发,看起来都像是全新的,一定是雇了保姆专门打扫。王俊凯果然是有洁癖的,王源偷偷地记下了。

“喝点什么?”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人开了口。

“我不渴。”王源咽了口口水,嗓子眼竟干涩得发紧。他环顾四周,瞥到墙上的时钟,时针已经指向了4。

王俊凯低低地唔了一声,绕到王源身前不远的位置,熟练地解下领带,又解开了领口的第一粒扣子,目光晦暗不明地扫过他,问道:“那......去卧室?”

“......”王源的心一跳,怔怔地瞪大眼睛看着王俊凯。

对方只是慢条斯理地一笑,慢慢向他靠近,蜻蜓点水地在他鬓角摸了一把。

“卧室就在你身后。”

热度从鬓角蔓延到耳廓,王源避开王俊凯的手心,吞吞吐吐着说:“我先去洗澡。”

王俊凯拎了拎唇角,把人半捞在怀里,摸了下对方肚脐上睡衣的纽扣:“不用了,你在家洗过了吧......我去洗就好。”

王源闹了个大红脸,被王俊凯轻拽着手肘带到了卧室。他刚坐在床沿,浴室里就响起了哗哗的水声,水汽从地面向空中扩散,漫出半敞的浴室的玻璃门,氤氲在与卧室的交界处。

王源直直地盯着那雾蒙蒙的一片愣神,指节蜷缩在手心里还是忍不住发抖,他真的既紧张又害怕。

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紧接着是布料擦过皮肤的声音,寂静中格外的磨人。王源咬了咬牙,站起身推开了浴室的门。王俊凯的浴衣还没有穿好,领口大敞着,胸前的肌肉微微起伏,水珠顺着肌理淌下来,洇湿了浴衣的边角。

王源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顺着领口向深处滑去,清晰的腹肌轮廓便映在眼底,他几乎听到了自己喉咙吞咽的声音。

“怎么了?”王俊凯的发梢还湿漉漉地滴着水,便拽了块干毛巾随意地擦了擦,水珠甩到王源的腮边,凉凉的。

王源压着心跳吁出一口气,扬起下巴看着高出自己五六公分的男人,问:“为什么选我?”

王俊凯擦着头发的手停住,像盯着老鼠的花猫一般,缠住了王源的视线:“我选你,你不开心吗?”

王源蹙着眉,原本鼓起的勇气消散了大半,平稳的语调也有了变化:“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是我?”

王俊凯从上到下将王源细细地看了一遍,注意到他紧握着的颤抖的拳头,低叹着气:“没有为什么,我喜欢谁,我想选谁,这不需要理由。”

他顿了顿,用拇指抚着王源的下巴,在唇窝轻轻一点,温下声来:“相比起来,更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

王源的身子紧绷着,精力都集中在王俊凯的指腹贴着自己肌肤的那一点热度。他在王俊凯丝丝缕缕的视线里眨了眨眼睛,心里慢慢地涌起一股热潮,无关电影也无关前途,只和眼前的这个人有关。可是他紧张得张不开嘴,只能用动作来回应对方。

他拽着王俊凯没有穿好的浴袍,把肩膀上的布料都拽了下来,露出了大片小麦色的肌肤。他只用了很小的力气,拉着面前的人靠近自己,红着脸低下头,探出湿润的舌尖,舔在王俊凯的胸口,微乎其微的那么一下,就慌忙地抬起头。

只是微乎其微的那么一下,王俊凯的身子霎时僵住。他两手捧住王源的脸颊,胁迫着看进对方的眼睛。那一对杏眼湿漉漉的,映着羞怯的光。王源别开眼睛,王俊凯就执着地掰着他的下巴再扳回来,直到把眼睛都看酸了,才去够王源的手腕。

他抓紧了对方的手腕,半牵半拽地带到了床边,呼吸微微急促:“看来我没理解错。”

part 2 戳我

他俯首帖耳地靠近,问:“怎么了?”

“......我......”王源的嗓音已经喑哑难堪得不成样子,脑子也放了空,怔愣地把王俊凯望着。

王俊凯指腹在王源的身上来回摸索,试探着问道:“没经验?不会是第一次吧?”

王源的心跳加速,不知怎么又红了脸。他勉强地清了清喉咙,摇着头道:“怎么可能......我都二十六了。”

王俊凯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和前女友?”

他简单调查过,王源现在是单身。

王源微微难堪地垂下眼睛:“我......没谈过恋爱,我不喜欢女生,没法和她们......”

王俊凯低下头,温热的唇瓣贴上对方跳动的太阳穴:“那你的第一次是和谁?”

“就......”王源羞涩地不敢看他,“之前在美国拍电影的时候,去过酒吧。那里的人都比较开放,你懂的,for one night......”

王俊凯理解地点着头,又问:“那次之后呢?”

似乎有些刨根问底了,王源不耐地抿了抿唇,依然坦言道:“再就没有过了,所以我现在会这么......”

他压抑地一顿,接着说道:“会这么不适应,因为太久没有过了。”

王俊凯从后面揽住他的腰,温柔地将他压在床上:“以后不会了。”

王源兀自地睁大眼睛,似有不解。

王俊凯又低头吻上他,舌头软软糯糯地伸进他的嘴里,手指轻柔地摸着他的腮边,他的颧骨,他的额头,细致又缠绵,似乎要把彼此的耐性都消磨光才肯罢休。

他稍稍退开,把王源情动的模样细细地看在眼里,嘴唇距离嘴唇只有一根指头那么近,呼吸都喷上了对方的脸。

“你很快就会适应了,跟我一起。”

他一边笑,一边娴熟地剥掉了王源的睡裤。在看到那条褪色的超人内裤后,好笑地弯下眼角。王源难堪地夹着腿,王俊凯却把他拨了个转,从身后紧紧地拥住,滚烫的触感贴了上来。

他的手臂绕过王源的腰际,揉捏上腿间的柔软,呢喃道:“舒服吗?小超人。”

王源哪里受得住这些,瞬间便落入了对方的手中。


-tbc


评论(261)
热度(3096)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