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22-23

校园黄暴小清新


22

 

王俊凯在感情上总是一根筋,他喜欢一个人,就竭尽所能地去呵护他,去关心他,殊不知爱情本应是一种对等的关系,只有单方面的付出,再怎么苦心经营也难逃不欢而散的结局。幸好,他并不是在演独角戏,舞台另一边的王源是如此及时地救了场。

这个夏天,王俊凯收到了C大的录取通知单,也重新拾回了他险些错失掉的爱情。

酒吧街的案子还没有结案,王一派手下去查了半个月,依旧摸不清头绪。二茬子那伙人打死也不承认是自己人动的手,王一自然拿他们没办法。警方那边找不到证据,王俊凯仍旧摆脱不掉伤害齐诚和蒋航的嫌疑。

王俊凯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孩子托给外婆带着,外婆又好打麻将,每天回家的时间比王俊凯还要晚,最近发生的这些事家里自然是没人知道的。

家人不为他着急,自然有人为他着急。王源期末考完了,三天两头地往他表哥那儿跑,这案子一直悬而未决,小兔子脸上愣是冒了两颗红通通的痘痘。

王俊凯倒是没怎么上心,悠闲自在的不得了,这几日来总拿小兔子脸上的痘痘打趣。

“王俊凯,你就算不着急,至少摆出副着急的样子吧?”王源刚从王一那儿回来,半毛钱的可靠消息也没捞到,心里头沮丧得很,回头看到王俊凯正坐在冰淇淋店里叼着个勺子打手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要是摆出着急的样子就能找到线索的话,我早就摆了,”王俊凯听到小兔子气冲冲的声音,关掉了手游,“想吃什么,香草还是草莓?”

王源瞄了对面那人一眼,别过脸认真地看街景。

“真不吃?吃点儿冰淇淋去火,你看你脸上那两颗痘......”

“还不是因为你?”王源绷不住了,嗔圆了杏眼瞪王俊凯,瞳孔里快要喷出火来。

“都怪我都怪我,你冒痘痘就是因为缺那啥了,我这就帮你消痘。”

“......什么乱七八糟的。”

王俊凯一脸促狭地笑,蹭到王源身边坐着,凑到对方耳边说了句什么,小兔子脸颊倏地犯了桃花,竖着眉梢将人推开:“我告诉你王俊凯,这案子没着落前,你休想。”

“这事跟案子有啥关系啊?”王俊凯别提多委屈了,整张脸皱巴巴地看着小兔子,“咱俩都考完试多久了......”

“你犯罪嫌疑还没摆脱呢,就满肚子的花花肠子。”王源脆生生地切了一声,屁股挪了挪,离老流氓又远了一些。

王俊凯闷声坐了片刻,猛地站起身子,准备往店外走。

“搞什么,你冰淇淋还没吃完呢。”王源心疼几十块钱一小碗的冰淇淋,冲着王俊凯的背影嚷。

“我去找线索,破案。”

“那也先回来把东西吃完吧,不差这半个小时。”

“怎么不差,再等一分钟也不行。”

王源嘴巴还没合拢,目送着王俊凯火急火燎地出了店门,这一回连着急的样子也不用摆了,这家伙是真着急。

 

王源到底是不放心,王俊凯前脚出了店门,他后脚就追了上去,两人一行去了酒吧街。王一说过,这片儿都归二茬子管,要找线索,总要先找到管事的头头。

王源来找过人,轻车熟路地带着王俊凯找到了一群小混混扎堆的地方,一眼就看了在人群里闷头抽烟的二茬子。二茬子是个留着寸头的高个子,大夏天就着了件背心,一身的腱子肉,肩膀上雕了条青龙。

王俊凯冷眼扫过这乌烟瘴气里一个个扮相怪异的人,以及人群中央拽得二五八万的二茬子,硬拽着王源把对方掩到自己身后。

王源忍不住嗤笑,手摸到王俊凯的后腰上使劲儿一掐,嘴巴凑到耳侧小声地说:“得,等会儿不定谁护着谁呢。”

“你懂什么,”王俊凯压低声音和小兔子咬耳朵,“他们都知道你能打,我现在护着你不就显得我比你还厉害了,看他们还敢上来动手。”

王源猫在王俊凯宽厚的身形后啧啧两声:“他们都是打起来不要命的主儿,和咱们不一样。”

“我他妈打起来也不要命了。”王俊凯梗着脖子呛声道,一想到王源的脚伤就是因为眼前这伙人,他心里的火气就往天灵盖上蹭蹭地冒。

“你要是敢不要命,咱们现在就打道回府。”王源见识过王俊凯和人打架的模样,也是怕了他那股冲劲儿了。

“放心,我那是不要他们的命,自己的命还是要珍惜的。”

“......”

 

“哥,有人来了。”

二茬子手边有人看到了他们,便通报了一声。身高快一米九的寸头男人站直了身子,手里夹着烟饶有趣味地打量着还站在门口处的王俊凯。

“小朋友,打哪儿来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王俊凯暗暗捏紧了拳头:“从哪里来不重要,我就是来找你的。”

“找我?”二茬子朗声一笑,仰头的时候凸出的喉结滚了一滚,“你他妈知道老子是谁,想来就来了?”

“二哥。”王源忽地冒了声,他捏了捏王俊凯的手心,从王俊凯身后显出了身形。

“......源儿。”

二茬子猛地一愣,他当真想不到大哥的小表弟会单枪匹马地找来,毕竟没了大哥的庇荫,这帮兄弟对他可是真下得去手的。

“二哥,这就是王俊凯。”

“王,俊,凯,”二茬子低声重复了一遍名字,勾着唇笑了笑,“那个倒霉蛋儿?”

王俊凯听完眼底便气得发红,拳头捏得咯吱一响就要冲上去。

“小凯,别。”王源及时抓住了王俊凯意欲摆脱开自己的手,对付这伙人,绝不能靠蛮力。

王俊凯心里明白王源的意思,他展开手掌回握住对方的手心,两人的手心都冒了汗,黏黏腻腻地贴在一起。

王源并肩站在王俊凯身侧,下巴努力地扬起,眼神里透出一丝倔强的光亮,他说话时声音微微地发抖,可语气中没有犹豫。

“二哥,我今天只带着王俊凯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我不想靠着我哥的关系,所以你今天不用顾忌我的身份,只把我当做一个普通学生就好。”

“好,那你说吧,你想知道什么。”二茬子并不是什么善茬儿,他跟着王一混了几年,名义上喊着王一大哥,背地里早想过翻脸另开门户了,毕竟跟着他的小弟也有不少。今天就算他动了王源,大不了甩手不跟着王一干了,东山再起就好。

王源定了定神,缓缓道:“我想问在场的每一个人,酒吧街案发的那天晚上,在哪里,在干什么。”

二茬子眼珠动了动,大笑起来:“源儿,你是想挨个儿问吗,我们这儿可是有一百多号人呢。”

“对,挨个儿地问。”

“成啊,三鬼,你先说。”

一个留了白毛儿的小瘦子眼珠子一转,哆嗦着说道:“我在蓝光二楼喝酒呢。”

“八弟,你呢?”

“我?我拉肚子了......”

哄笑声四起,二茬子也跟着放肆地大笑了几声。

王源表情淡淡的,看着三鬼和八弟:“你们有不在场证明吗?”

“我......”那八弟瘪了瘪嘴,“我拉屎要怎么证明?”

“行了,不用问了,”二茬子笑意敛起,面容上忽明忽暗地应道,“我明儿白儿地告诉你们吧,人确实是我们动的,但是事是他们挑的,至于这个罪......我们是不会认的。”

王俊凯感觉到手心里王源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立刻竭力地将它握紧,不刻意地晃了两下,示意对方安心。

“认不认罪,是你们的选择,我们无权干涉,我们只想要一个答案,既然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王俊凯正想拉着王源离开,就听二茬子冷冷地呵了一声。

“慢着,你们两个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我这儿是窑子吗?”

“那你想怎么样?”王俊凯眉眼藏在细碎的刘海之后,沉声应道。

“我既然好心地回答了你们的问题,你们就把嘴巴给我管好了,我管你们两个录没录音录没录像,都他妈给我收拾利索了,不然两条狗命一条就留不住,晓得没?”

王俊凯噤了声,呼吸声渐渐沉重,王源听在耳里,恨得咬紧了牙关:“二哥,你们......”

“好,只要我们出了这个门,就会当做没来过这里,不会多一句嘴。”

王源转过头,惊异于王俊凯过分沉静地服了软:“王俊凯你他妈脑子被驴踢了?”

王俊凯同样气得脸色发青,却只是用力地攥着王源的手,压着嗓子挤出几个字:“你别说话。”

二茬子讥讽的语气再度响起:“小子,记住你说的话。”

王俊凯生硬地牵起一边的嘴角,桃花眼半藏于发丝间瞧不见丁点儿的神色,但是那嘴角的笑意却与高中生王俊凯的截然不同。

“你也记住我说的话,人在做,天在看。”

他牵着王源向外走去,汗湿的手心交叠,坚定的脚步重合。

没有人跟上来,这就是道儿的规矩,说到做到,放了他们两人出来,自然不会使什么阴招儿。

“王俊凯,你真是不该冲动的时候像头驴,该冲动的时候反而怂成个乌龟,”王源清秀的脸蛋都给气拧巴了,“二哥他就是唬咱们呢,不可能真动手。”

“你敢保证他不动手?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跟我说,里面那伙人,打起来都是不要命的。”

“......我等他那句话等了一个月,你就不能再撑一会儿。”

“我不能拿你的命去赌。”王俊凯长臂一捞,揽住小兔子的肩膀。

王源白他一眼,皱起鼻子:“清白不要了?”

“要得。”

“怎么要?你才刚答应二哥不多嘴的。”

“咱们曲线救国,”王俊凯笑眯着眼睛凑近,在小兔子鼓起的脸蛋上吧唧一口,“去医院,刘志宏刚来的消息,蒋航醒了。”

 

 

 

23

 

病房门口已经聚了几个人,有护士也有穿着警服的警察。王俊凯觉出王源有点紧张,便将交握着的手松开,抽离前捏了捏对方的指尖。

“我们老班估计在里面,你别进去了。”

“不行,”王源摇头,“我得跟你进去,蒋航他和你有过节,我在的话能帮你说句话。”

“没事儿,”王俊凯笑着挤挤眼,“在外边等我。”

说完他就彻底松开了王源的手,门口守着的警察认识王俊凯,点过头便放他进去了。

班主任果然在病房里,床边站着蒋航的母亲,还有之前审问过王俊凯的警察之一。王俊凯直觉病房里的气氛有些紧张,班主任在听到门响后望过来,蹙了蹙眉。

“你先出去。”她低声说。

王俊凯心里头挺无措的,既然要支他出去那就说明情况不妙了,但他不能表现出来,尤其在蒋航面前:“蒋航醒了吗?”

“你他妈眼瞎吗看不出来我坐这儿呢?”

“蒋航你好好说话。”蒋航的妈妈眼睛红红的,一边心疼一边斥责了儿子一声。

王俊凯把快要溢出胸口的火气强行压了下去,盯着额头上还贴着纱布却拽得跟个大爷似的蒋航,勾勾唇角:“阿姨您别管他,他骂够了就消停了,蒋航你接着说。”

“......我cao,我cao你ma......”蒋航眉骨上还带着结痂的伤口,眼睛气得通红,“王俊凯你装什么高尚,也对,你他妈朋友也没死对象也没跑,你心情当然好了......”

“你能不能冷静点,现在是跟我呛的时候吗?”

“我他妈不跟你呛我跟谁呛啊你说,要不是因为你齐诚他能出事吗我就cao了——”

“蒋航,”一直安静的班主任颤着嗓子打断他,“你再给我张嘴闭嘴地喷脏话试试看,我教了你三年你就学会了这些吗?”

“......我靠。”蒋航抽出身后的枕头扔在地上,老班是他在学校里唯一服气的人,他打人他翘课他欺负新生,老班每一次都把他收拾得服服帖帖,却没真罚过他一次,他也从没顶过嘴。

班主任五十多了,气得也有些站不稳,她手扶着病床的围栏,指关节捏得发白了,目光深深地看着病榻上的她的学生:“你现在当着你妈妈的面,当着我的面,你说,动你们的是不是王俊凯?”

蒋航鼻子喘着粗气,不答话,场面瞬间降到了冰点。

“你回答我。”

蒋航低下了头:“我说了我没看清。”

“你是摸着你的良心在说话吗?”班主任脸色都白了,她真的没想到,一手教出的孩子会变成这样。

“老师,您先出去吧,还有阿姨,你们都先出去吧,留我和张叔叔在这儿就行。放心,我肯定不乱来。”

姓张的警察点点头,示意老师和家长放心:“你们先出去吧,我看着俊凯呢。”

蒋航的妈妈心疼孩子,说也不是骂也不是,虽然舍不得,到底是搀着老班先出去了。

王俊凯听到门阖上的声音,凉凉的目光罩着蒋航:“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会到那巷子里去?”

蒋航冷笑着扫了王俊凯一眼:“你别他妈装得跟个没事人似的,这么急着撇清关系。”

“我从没想着撇清关系,”王俊凯也笑了笑,“你刚才说你没看清,不就是想把我彻底拉下水吗?”

“现在老班走了我们就敞开了讲吧,咱先不管我看没看清,就算我看清了,就算那天动手的人不是你,你要怎么证明人不是你找的,嗯?”

“你说得对,我没法证明。但是有一件事你要搞清楚,你可以不配合调查你可以选择什么都不说,那样我就永远扣着嫌疑人的帽子,但是我不可能坐牢,因为你没有证据证明人是我杀的。齐诚他已经不在了,你现在不为了他两肋插刀你算个jb哥们儿?换句话说,就算人是我杀的,你也要找到证据才能把我送进去吃牢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娘们儿唧唧地装傻比。”

王俊凯长吁一口气,他也没想到自己能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还差点儿把自己也绕进去了。只是他刚才看到蒋航那副怂样就气不打一处来,明明是病鸡一个,骂脏话倒是骂得一句比一句顺溜,简直是只窝里横的怂包。

蒋航垂着脑袋沉默了,他抖了抖肩膀,似乎是笑了一下:“你跟这儿扯个屁淡呢,说的比唱的好听。”

这回王俊凯听出来了,他没白扯淡,蒋航是听进去了,不然绝对骂的比现在难听。他眉头终于舒展开,回了句:“其实我唱的比说的好听。”

“......扯淡。”

警察在一边也听乐了,他咳了一声,盯着蒋航:“怎么样小伙儿,愿意说了?”

蒋航瞥了王俊凯一眼,依旧是没好气的:“你滚我就说。”

“我cao你还挺牛逼,”王俊凯一肚子的火化作了脑袋上冒着的烟,气极了反而笑起来,“行,我这就马不停蹄地滚了。”

终于松了口气,王俊凯推开病房的门,看到老班和蒋航的妈妈迎上来:“俊凯,他怎么说的?”

“蒋航他愿意配合了,正和张叔叔说呢,咱就在外面等着吧。”

“他肯说实话了?”班主任还有些不放心,“不是敷衍你吧?”

“不能,您放心。”

王俊凯一边说着,眼光已经在走廊里飘了,这一飘不要紧,他发现小兔子没影了,心下不由一紧。他们才刚从二茬子那儿回来,一路都被那帮混蛋跟踪也不是不可能。他慌慌张张地拿出手机,拨了电话,又是无人接听。

王俊凯登时急了一脑门的汗,他只好去找之前等在病房外的老班:“老师,您刚才出来的时候,看没看到有个男生在门口等着,比我矮一点儿,穿着白色短袖的?”

老班想了下:“是不是齐刘海?”

王俊凯鸡啄米一样地点着头:“对对。”

“我出来的时候是有那么个孩子在门口呢,挺着急的样子,是你朋友?”

“......对,”王俊凯急得舔了舔嘴唇,“您看到他去哪儿了?”

“我就看他在走廊里溜达了一会儿,也没注意去哪儿了,你找不到人了?”

“没事,我去找找吧,他要是回来了您一定给我打个电话。”王俊凯也怕老班担心,尽量平静地回应着,心里头已经燃起了熊熊的火,他只能祈祷着王源是去了趟卫生间。

他提步朝这层的卫生间跑去,边跑边拨着王源的电话,持久的等待音听得王俊凯心烦意乱。上一次这么着急地拨小兔子的电话,就是他被蒋航带走的那回。王俊凯承认自己此刻怕极了,他不能忍受王源出一丁点儿的意外,所以他必须立刻找到人。

卫生间里有两个病号在放水,王俊凯懒得管他们,一进去就扯开嗓子“王源儿”,“王源儿”地喊小兔子的名字,小小的空间里回荡着他急得发哑的声音。那两人被吓得差点尿不出来,面面相觑地提上裤子出去了。

王俊凯不信邪,踢开一个个隔间的门,都是空空如也。

他连膝盖都有些发抖了,心里头不知道把天皇老子骂了多少遍,天皇老子当然懒得理他。班主任没有回电话给他,说明小兔子并没有回去。

他心里的火越烧越旺,闷头先跑出了卫生间,在走廊里漫无目的地像没头苍蝇一样地乱找一通,就差挨个病房里冲进去找人了。他拿出手机,想到了一个人,王一。

上一次见面,王一留了电话给他,说有事随时可以找他。如果不是走投无路,王俊凯大概是不会去求他的,王一说过的话他都历历在目,他想要用稚嫩的肩膀扛下一切证明给王一看,但他此刻才发现他连最基本的守护都做不到。倘若王源是被二茬子那帮人掳走了,他王俊凯只身一人能保他平安吗?

人都在逆流而上时变得成熟,他有年轻的自尊,也有顽固的坚持,但是那些和王源比起来,都很不值一提。

他拨通了王一的电话。

王一很快接起了电话:“喂,俊凯?”

“哥。”他开口时才发现声音已经沙哑得快要说不下去。

“你声音是怎么了?”

“王源儿他不见了,我找不到他。”

“......”

“今天我和王源去找你手下那伙人了,是我太莽撞,惹了他们。我担心他是被他们弄走了,哥我求你......我求你别让他们伤了他,我去找他们,他们随便拿我怎么着都行,就是别伤了王源,我真的......”

“源儿他就在我旁边,”王一静静地听王俊凯那么骄傲一个人几乎带着哭腔地说了这么多,方才轻声打断了,“我来医院了,就在三楼休息室。”

王俊凯原本死寂的桃花眼里霎时亮起一丝光:“哥,王源他在你那儿?”

“嗯,我听张局跟我说蒋航那混球醒了就想过来瞅一眼,结果一来就看到这小子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儿站在走廊里,我就把他拎到休息室里了,他估计几天没睡好了,我给他喂了半片安眠药。”

“我去找你。”

“成,我在三楼等你。”

王俊凯一步迈两阶地下了楼,看到王一正带着顶宽檐帽站在休息室门口等着他,看到他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

“王俊凯,你倒给我解释解释,刚才你一大老爷们儿娘们唧唧地哭个什么劲儿。”

王俊凯本来喜上眉梢地跑过来,闻言脸愣是红了红。

“靠,哥可你别跟王源提刚才这茬儿。”

“我不提,不过你得回答我个问题。”

“......什么?”

“你刚说你惹了二茬子他们,是怎么回事儿?”


TBC

表哥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怕你们看了上火,屯了两章一起发,这破事终于要翻篇儿了!可以期待下未来的曙光了!

离完结还有几章呢,还有一个大事没说,不过不会虐了

评论(122)
热度(1352)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