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21

校园黄暴小清新


不知道为啥被吞了qwq 重新发一次


21

 

“王俊凯是吗?”男人先行走近了两步,指尖还擎着香烟,眉宇间透着英气,却并无凌厉的神色。

“是我。”

“我是王源的表哥。”

“......表哥你好。”

王俊凯在原地天人交战了半晌,脑补了一场家庭伦理大剧:王源的表哥在得知两人的恋情后,将王源软禁起来,又亲自找上门来,甩给自己一张支票让他远走高飞,从此二人两地相隔......

事实证明我们的少女攻韩剧真的看多了,王一非但没有给他支票,连钞票都没有给。他大喇喇地用手指头把烟掐灭了,扔在脚边,嘴角浮起友善的微笑。

“源儿让我来接你的,他刚才受了点伤,没法过来了。”

“受伤?他哪儿受伤了?”王俊凯立时竖起了浑身的刺,不管是谁伤到他的小兔子,他都不能忍。

王一显然被这边激烈的反应吓到了,顿了两秒才开口道:“他和我手下过了两招儿,没做准备运动,把脚给崴了。”

“你的手下?”王俊凯锁着眉,并没理解王一的话。

“唔,我管着一伙儿人,靠高利贷赚钱,这下懂了吗?”

话说到这份儿上,王俊凯再听不懂就是傻子了,只是他没想到,像王源这种乖娃娃,一看就是在书香世家里长大的,怎么会有个道儿上混的哥哥?除非......

“你要怎么证明你是王源的表哥?”

王一并没料到王俊凯会问这一出,他微微讶异地挑起眉毛:“我为什么要跟你证明?你不想跟我走就自己回家。”

“......”王俊凯莫名觉得脊背一寒,这似曾相识的霸道语气是怎么回事?

“还有,你看着我的脸,你觉得我不像王源的表哥?”

“......”王俊凯妥协了,男人的语气,男人的表情,男人的眼睛,无一不在阐释着对方和王源的血缘关系。

“他现在在哪儿?”王俊凯有些尴尬地问道。

“在我的会所里休息,刚找了个治跌打损伤的大夫给他看伤。”

“那我们走吧。”王俊凯心里还是微微急躁,虽然王源只是简单的扭伤。然而更让他困惑的是,王源为什么会和自己表哥的手下打起来。

王一带着王俊凯走到一辆保时捷旁边,车边站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看到王一后立刻开了车后门,等到王一和王俊凯两人都坐定了,方才到驾驶座里坐好。

车开出后不久,王一眼角瞄到王俊凯握紧的拳头和别过脑袋望着窗外的倔模样,忍不住笑起来。

“你笑什么?”王俊凯听不出王一的笑声是善意还是讥讽,便望向对方笑意还未褪尽的脸,硬生生地问着。

“我笑你年纪不大,心事却不少。”

“......”这回王俊凯听懂了,他在笑他少不更事。

王一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不过,我想这也是源儿他喜欢你的原因。”

王俊凯愣住,全程捏紧的拳头松了力道,他几近不可置信地看着笑容平静的王一,他没想到王源会和自己的家人坦白,更没想到他的表哥会这么平淡地接受。

“你还年轻,做事难免莽撞。但是你不能把年轻当做资本来挥霍,不是每一回都有人帮你收拾烂摊子的。”

“......你的意思是?”

“你觉得这一个多月里,警察都没有找过你,只是巧合吗?”

王俊凯咬了咬唇,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但是他又不敢说出来。

王一替他把心里的答案讲了出来:“源儿他一个月前来求我帮忙,我才帮你把事情压了下来。你那个同学的事,我还没有查清楚是不是我手下干的,他们都不肯承认,源儿他今天是急眼了才会跟他们打起来。”

后知后觉如王俊凯,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到王源的身边。他想起自己这近一个月的患得患失,他问他要不要结婚,他是那么害怕失去他。原来这些都是他一个人臆想出来的结界,他亲手用茧困住了自己。但是王源又悄悄帮他剪开了身上的束缚。嘴上从不说情话的小兔子,竟已经无声地做了这么多。

王一见着王俊凯忽明忽暗的表情,就知道对方已经听明白了。他手搭上王俊凯的肩膀拍了拍:“就因为你年轻,所以干什么都不晚,该闯还是要去闯,该犯的错还是会犯。但是不管走了多远,都别忘了你是为了谁在闯荡,又是为了谁在犯错。”

王俊凯无言地点点头,看向窗外。傍晚的天际被夕阳染了血色,暖橙色绯红色的光辉交织煞是好看,但这些都抵不上他心里王源万分之一的好看。

 

保时捷抵达会所楼下的时候,夜幕已经彻底拉了下来。王俊凯随在王一身后,登上两层带着雕花扶手的楼梯,于宽敞明亮的走廊上走了不远,就在一扇灰褐色的木门前停了下来。

“他在里面。”王一说完这句,就转了身朝楼下走去,似乎想为他们单独留一些空间。

王俊凯透过木门的猫眼向里张望,他当然什么也看不到,只能隐约窥见屋内透出的橙黄色的灯光,但这也足够温暖了。

他试了试门把锁,门并没有锁,于是他没有犹豫地咔哒一声开了门。

“哥?你把他送回去了吗?”

王源正靠坐在床头柜上,手里捧着本物理书在复习,圆圆的眼镜框架在鼻梁上,在眼窝和鼻骨处留下一道阴影。

“他没送我回去。”王俊凯关上门,嘴角牵起淡淡的笑意,桃花眼里映着床上小小的身影。

王源听到熟稔的声音,上身一僵,木木地将目光移向正站在门口的人。

“我哥带你过来的?”王源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他合起物理书,食指扶了扶下滑的眼镜框。

“脚好点儿了吗?”王俊凯答非所问地说着,开始向床边走来。

王源两手虚抓着被子,呆滞地眨了下眼睛,似乎还未想好作何反应。王俊凯长腿两步就走到了床沿,将书包扔到床头柜上,躬下身掀开被角,看到小兔子的脚踝上正贴着片膏药,手慢慢贴上去,用掌心温柔地包裹。

“我的脚才刚好没多久,你的脚就伤了。”

“肿得不严重,杨医生的药很厉害的,估计明早就能走路了。”

“叫你逞能,会点跆拳道就敢和黑道上的人打啊?”

王源没料到王俊凯会知情,登时紧张地坐直了身子,不料这一动又牵连了还伤着的脚踝,疼得嘴里嘶的一声,又咬牙忍住了。王俊凯赶紧将手贴回去心疼地小心地揉了揉:“又动着脚了是不是,疼吗?”

王源哪还顾得上脚伤啊,只是一个劲儿摇头,掀起眼帘谨慎地打量王俊凯的表情:“我哥他跟你说的?”

“嗯。”

“他还跟你说什么了?”

王俊凯揉着脚踝的动作停住,他坐到床边,端详着王源那双随着自己的动作移动的圆溜溜的眼,自己厚密的眼睫低垂,盎然的笑意随之跃动在眼底。

“他跟我说了好多呢,你想先听哪个?”

“......捡重点说。”

王俊凯边笑着边抬起双手扶住王源的眼镜框,小心地拿下来,一下子就捕捉住了小家伙意欲躲闪的目光,眼神要挟着对方不准拒绝。

“他跟我说,你很喜欢我。”

王源脸上唬得几乎改了样子,嘴边嗫嚅着:“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王俊凯笑得带了点气音,忍不住伸手弹了下王源光溜溜的脑门:“你哥还跟我说啊,你为了我巴巴地跑去和他求情,又为了我和他手下几个混混大打出手。”

“......”

“王源儿啊王源儿,”王俊凯按住王源攥着被沿的双手,包在手心里,探下脑袋用额头抵着对方的,“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这么喜欢我?”

“你甭听我哥胡说,他就是不嫌事儿大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王俊凯顿时吃味儿地板起脸,“你是说你不喜欢我?”

王源心里头连连地喊冤,只怪王俊凯这家伙情商不高,智商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没说不喜欢你。”

“那你还说你哥胡说。”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王源哭笑不得地直叹气,我说的胡说和你说的胡说根本不是一码事。罢了罢了,和王俊凯这种赖皮哪儿有道理可讲的。

“随你怎么想吧。”王源妥协了,饱满的小嘴巴撅了撅,懒得和眼跟前的人一般见识。

王俊凯笑得蔫坏地又凑近那么一点,半个身子都靠在了王源身上:“真的随我怎么想?”

王源警惕地瞪圆了眼睛:“你又想干什么你,我告诉你我哥还没走呢,你别......”

小兔子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脱离了苦行僧生活的老流氓一口叼住了,啃得那叫一个顺溜。王俊凯舌尖灵活地撬动开王源本就没死守着的牙关,滚进天鹅绒一般柔软的口腔里采撷甘甜的味道。舌头扫过齿列,引起小兔子唇瓣隐隐的颤抖。王俊凯便退出舌头,用最轻的力道撕咬着王源丰腴的下唇,指尖揉了揉对方耳垂上的肉,竭尽所能地安抚他的紧张。

“别怕,我就亲一亲,不碰你。”

王源低低地应了一声,双手摸索到王俊凯的衣领处。王俊凯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感觉自己被对方朝胸口的方向用力地一拉。

王俊凯上身明显震了一下,张开嘴努力地汲取了一口空气,托住王源的后脑扣向自己,毫不犹豫地加深着这个吻。

这一回两个人几乎占据着相同的主动权,王俊凯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他时而主导,盘踞在王源的唇齿间攻城略地,时而退守,任由对方的唇舌有力地冲撞自己的口腔。他似乎享受着王源以绝对占有的姿态接吻,又不肯完全失守,势均力敌的两个人很快气喘吁吁。

王俊凯叹着气将脸都憋红的小家伙深深带进怀里,嘴唇贴在对方的眉骨处细细亲吻。

王源不太适应地推开王俊凯的头:“我哥还说什么了?”

王俊凯失笑地揉了揉怀里的那颗小脑袋:“他还说,不管我走得多远,都不能忘记自己该珍惜的人,他让我好好对你。”

王源的脸又红了红:“......你甭听我哥胡说,他就是不嫌事儿大的......”

王俊凯静了静,忽地松开了搂着王源的手,身子向下挪了挪,刚好平视着那对忽闪着的浅棕色的眼睛,又怕对方逃脱似的扣紧了对方的肩膀。

“我以前就是觉得我特喜欢你,我看见你就觉得身上有股劲儿,但是我想不通这劲儿该往哪儿使,今天我终于想通了。”

“你哥他说得对,我就是想对你好,不是一朝一夕的那种好,王源,我知道我现在还不够成熟,说这种话有点早。”

“但是我想告诉你,不管你信不信,我说我想对你好,是一辈子的那种好。”

 

tbc

评论(67)
热度(1418)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