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20

校园黄暴小清新


20

 

高三最紧张的冲刺阶段正式开始,王俊凯对着桌子上摞起的天利三十八套和往届的高考题愁眉苦脸。他把用过的草稿纸捏成半个拳头大的纸团,坐在倒数第二排往教室讲台边的垃圾桶里扔,十个能中两个,剩下八个就随性地躺在地上,等着值日生来收拾。

卫生委员黄珊珊正好经过,被王俊凯的纸团砸了个正着,她看着垃圾桶周围一大堆草稿纸,气得眉毛都拧在一起。

“王俊凯,你给我过来把这儿收拾干净——”

黄珊珊透过八百度酒瓶底一样的眼镜片,看到王俊凯慢悠悠地站起来,手抄在兜里朝自己走过来,目光落在脚尖,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垂下来的刘海刚好遮住鼻尖,喉结一滚,一大股的荷尔蒙冲着她气势汹汹地袭来。

我们的年度优干三好学生黄珊珊,脸红了。

“你......”

王俊凯从她身侧走过,连衣角都没有擦着。他弯下腰把纸团一个个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里,直起身来,站在黄珊珊身后问:“这样行吗?”

没有温度的四个字,黄珊珊脸上的热度终于冷却下来:“......行了,你下次不要这样乱扔垃圾,值日生收拾起来很麻烦的。”

“抱歉,”王俊凯不好意思地搔搔颈后,“最近心情不太好,不会有下次的。”

“你怎么了?是因为考试压力太大吗?”黄珊珊不由自主地问道。

“没......是我自己的原因。”

王俊凯并没打算多说,他甚至都记不得黄珊珊的全名,只知道她是班里的卫生委员。

“唔,这样啊。”

王俊凯皱眉,还是不要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其他人的好。于是他努力地扯出一丝笑:“就剩一个月了,考试加油。”

黄珊珊并不大的眼睛在镜片后睁圆了几分,八成真心地漾起一个微笑:“谢谢,你也是。”

王俊凯点过头,继续抄着兜朝教室外面走去,想透透气。

 

有多久没见过王源了,王俊凯扳着指头算了算,自从上次在公交站被对方推下车后,他只见过他一次。第二天早上上学,前脚刚迈进校门,后脚就被小家伙从侧面偷袭,狠狠的一个熊抱,像是蓄谋已久一般。

“干嘛呢你,搞偷袭啊?”王俊凯被王源搂着,也不顾周围人的眼光,低头用鼻尖亲昵地蹭蹭对面的脸蛋。

王源眨眨眼睛,嘴巴嘟起一点儿,小小的不满意就在脸上漫开了:“我这是惊喜好吗?”

“没有无缘无故的惊喜,说吧,有什么事儿?”王俊凯太了解小兔子了,这么主动地投怀送抱,肯定是有求于自己了。

“你咋这么聪明呢,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

“给你十秒钟时间陈述哈,过十秒我就走人。”

“好好好,我说,”王源乖乖地松开王俊凯,“高考前这一个月咱们尽量少见面吧,你也好安心复习。”

王俊凯欣然的表情还僵在脸上,嘴角垮下一点:“咱们两个见面并不会耽误我的复习。”

“那是你主观的感觉,你想啊,如果你中午不跟我一起吃饭,午休的效率就可以充分利用起来背书了。”

“王源儿——”王俊凯锁着眉心,脸皱成了苦瓜脸,他还是不能接受王源的提议。

他话说了一半,就见小兔子拽住他的领子,用力地将他拉下一点,凑近他的耳边:“王俊凯,你答应我,在C大等我。”

王俊凯瞳仁一颤,侧过脑袋想看王源的表情,却被对方按住。

“答应我。”王源揪着衣领的力气又大了些,王俊凯甚至觉得脖子被勒得有些紧了。

“好。”

王源似乎松了口气,倏地卸掉了攥着王俊凯衣领的力气。他三步两步地退远了,朝王俊凯挥了挥手:“快回教室吧,要早自习了。”

王俊凯维持着半弓的身子,眼窝里忍不住地泛潮。C大,对王俊凯来说,是一座可望也可即的学府,虽然他吊儿郎当地混了两年,但是他脑子够聪明,只要给他块跳板,他就有机会摸到C大的校门。但是对王源来说,P大才是更好的选择,去C大无疑是浪费了高一一年的努力。

王俊凯之前悄悄试探过那么多次的问题,王源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清晰而直白地给了他答案,他会留在重庆,和他在一起。

从心动,到心疼,到心悸。王俊凯舍不得他的小兔子,但是他不能把他绑在身边,他值得更好的学府,更好的生活。但这都是后话了,王俊凯攥紧了拳头,又松开,现在就算让他扒一层皮,他也要跨进C大的门槛,陪着王源在重庆度过接下来两年的高中时光。

爱情真是种怪事,它既可以让人开始患得患失,也可以让人变得更勇敢。

 

接下来整整一个月,王俊凯都没有收到过警察局的通知。蒋航的病情稳定下来,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只是依然昏迷着。

王俊凯渐渐想通了一些事,关于生活也关于死亡,他一直为齐诚的意外感到难过,甚至一度陷进自责的陷阱里抽不开身。然而对方已经离开了,他唯一能做的只有查明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还齐诚一个公道。只是随着高考逼近,他不得不将注意力集中在学习上,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潜心的备考。

和王源偶尔在走廊里打过几次照面,小家伙总是花样百出地卖萌摆鬼脸,把王俊凯气得牙痒痒的只想把对方拽进怀里朝着小嘴巴狠狠地啃一顿。他早都想好了,等到他考完试,第一件事就是找到王源,大张旗鼓地亲他,在有很多人的地方,管他妈的道德绑架,管他妈的校规校纪,早恋又不违法。

高考如期而至,王俊凯在考前的那个晚上和王源打了通不算长的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地责令对方两天后来考场门口迎接自己,最好穿得好看点儿。

“我下周就要期末考试了,你怎么那么好意思耽误我时间?”王源嘴边佯装着不满,软塌塌的声音透过电话线传过来听得王俊凯心头痒痒的。

王俊凯兀自强调着自己的歪理:“高考就是个盛大的仪式,它代表着什么,它代表着少年时代的终结,我后天就要成为一个准大学生了,这么大的事,我没让你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地迎接我就不错了好吗?”

王源噗嗤一下笑出声,这家伙绝对是学语文学魔障了:“你以为你要结婚啊,还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

那边却忽然静了下来,滋啦滋啦一阵电流声,王俊凯低低的声线再度响起:“我们可以吗?”

“什么可不可以?”王源隐约听懂了,又不太确定,只能干巴巴地再问一遍。

“可以结婚吗?”

“......”

“源源?”王俊凯没有听到回答,心里像安了颗定时炸弹,十秒的倒计时,从十开始倒数,每数一个字背后就要冒一层虚汗。

静默,静默。

就在王俊凯忍不住想要挂电话的时候,终于听到了对面浅浅的低笑。

“王俊凯,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

“不过我觉得,也不是不可以,”他接着说道,“如果你愿意等到我满22。”

王俊凯不自觉地用两手攥紧了手机,眼底冒出一闪而过的光亮。他小心翼翼地求证:“你再说一次,好不好?”

听筒里呼吸声都变得敏感起来,一秒钟的停顿,清脆的音色还是抵达了耳边:“我说,好,我愿意。”

听到回答的王俊凯反而不知所措起来,他蹭地从书桌边坐起来,膝盖撞到了桌角,咣当一声响。

王源闻声不禁觉得好笑:“喂,你怎么回事啊?”

“没事,什么事也没有,我那个......得睡觉了,明早六点就要起。”

“嗯,晚安。”

“晚安。”

“王俊凯......”

“嗯?”王俊凯又把听筒放回耳边。

“明天考试尽力就好,你要相信你自己。”

“唔,我会的。”

“那我挂了啊,你赶紧睡觉。”

“好。”

王俊凯听着耳边切换的忙音,胸腔里有小簇的浪花翻涌着,撞击着心口,又慢慢恢复了平静。会睡个安稳觉吧,他想。

 

为期两天的考试里,王俊凯的精力竟比冲刺复习时还要充沛几分,不会因为紧张而失眠,相反,这两天早晨都差点睡过了头。

考完最后一场英语,他连迈出的步子都有些虚浮又不真实,高中生活就这么结束了,连带着他桀骜不羁的青葱岁月。

只感叹了片刻,虚浮的脚步又渐渐沉稳起来,王俊凯手里还捏着准考证,步伐越来越用力,脚跟敲击着地面,几乎带起了一阵风。

韶光还眷顾着他呢,他还有王源。想到小兔子正翘首在人群里等着他,王俊凯雀跃到连眉梢都微微发抖。他会一眼在人群中锁定到王源的身影,得意又嚣张地走过去,一把将人捞进怀里,然后......

然后王俊凯站在考场门口,任由路人在他身旁擦身而过。他目光在人群中绕了两周,连王源的衣角都没有瞄到。他执着地仔细地寻找着,看到的都是陌生的脸庞,挂着相似的如释重负的喜悦。

他却笑不出来,小兔子说好了要等他的,人哪儿去了?正困顿着,他依稀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虽然考场周围人声鼎沸,他还是确认有一个略显成熟的沙哑嗓音在喊他。

他别过头,努力辨认着声源的方向。然后他看到一个在夏天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剃着干净的寸头,叼着根烟在点火,摆出老练的架势,其实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

王俊凯不敢确定是不是那男人,只好驻足在原地等着。那人把烟点着了,吐了个烟圈儿,冲着王俊凯眯眼笑了下。

王俊凯在那一秒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因为那男人微笑时的眼睛和王源一模一样。


TBC


评论(92)
热度(1353)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