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19

校园黄暴小清新


我终于考完试了qwq

太久没更新了做个前情回顾吧:哥哥为了弟弟在酒吧和蒋航齐诚打了一架,当晚齐诚出了意外,蒋航在医院昏迷不醒,哥哥成了嫌疑人,却为了保护弟弟做了假口供。弟弟知情后追去警察局,两人在街上拥抱在一起...


19

 

晚风包裹着凉气,王俊凯抿紧了唇,将手心附在小兔子冻得冰凉的手背上。
他感觉到小兔子脑袋上毛茸茸的头发蹭着自己后脑勺下侧的皮肤,一点点的瘙痒牵起心里的悸动,梦幻得不真实。
    “瞎操心什么呢,”他忍不住柔声道,“不是说傻人有傻福吗,我这么傻,肯定很有福气。”

“就你嘴贫。”王源脸蛋埋着不想抬头,然而隔着帆布包环抱这么大只的王俊凯,怎么看怎么别扭,再加上来来往往行人的侧目,他还是理智地松开了手。

王俊凯回过身,终于看到了小兔子几乎哭红的眼。

“有什么好哭的,嗯?”他两手掐住王源脸蛋上两坨肉,搓搓揉揉了一顿才罢休,“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的,他们还能枪毙了我不成?”

“风凉话说得真溜,”王源脸颊被王俊凯捏着张不开嘴,话也说不利索,“马上要高考了,你三天两头地往警察局跑耽误了多少时间,还影响备考状态。”

王俊凯脸上挤着猫纹哼哼地笑:“教育得是,我今晚挑灯夜战也要把前两天落下的功课补回来。”

“你别给我避重就轻地打马虎眼,”王源皱起弯弯的眉毛,将王俊凯作怪的手从自己脸上扒拉下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王俊凯故作状况外地眨眨眼。

“还不是你脑袋充血,一个人把事情揽了下来,也不想想后果,录假口供是要坐牢的你晓得不?我现在想帮你作证都不行。”

“我才不是脑袋充血......”王俊凯瘪着嘴角轻声反驳道。

“你还深思熟虑过?”王源气得直咬牙,只想钻进王俊凯的脑袋里看看是个什么构造。

我当然深思熟虑过,我设想过后果设想过结局设想过所有的可能性,我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话就在嘴边,王俊凯却是无论如何也不忍开口。

他故作自然地耸肩,揪着王源几缕发梢傻笑:“不说这个了成不?我送你回家吧,这么晚了。”

“今天必须把这事说清楚了我跟你讲。”王源跟王俊凯处久了,差不多摸清了这家伙拐弯抹角地转移话题的路数,所以没有入套。

王俊凯微蹙着眉头,把王源倔倔的模样看在眼里,慢悠悠地别开了目光。

“那你想怎么办?”

“去把事情查清楚。”

“查清楚?咱们两个?”

“不然呢?咱们再拉上刘志宏?”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王俊凯沉了沉脸色,“只是咱们不知道凶手的背景,一旦是黑帮呢?”

“黑帮杀了人,更要偿命,”王源恨恨地咬牙,“总不能因为是黑帮犯的事,你就得替他们顶罪。”

“王源儿,”王俊凯听着小兔子发狠的语气,心动中又忍不住地心疼,“我只是不想把你扯进来,不管是杀人案还是黑帮,我都不想。”

“我知道,”王源微仰起头,不偏不移地望进距离自己很近的那双眼波里,“可是从招惹上你的那天起,我就没办法置身事外了。”

所以根本就没有把我扯进来这一说,因为我从始至终都站在这漩涡中央,跟你一起。

“你——”王俊凯原本怨懑的眼神里透出一点光,他细细咀嚼小兔子刚说的话,心田里是一阵浓郁的回甘。他提了口气,手掌平放在王源的发顶,掌心蹭着发旋周围软软的发丝:“跟我混久了,智商也跟我一个水平了,怎么这么笨啊?”

“笨个屁。”

“啷个不笨了?警察都摸不着头脑的事,咱们就能查清楚了?”

“那你就瞧好了。”王源闷嗤一声,附赠给王俊凯半个白眼。

王俊凯双手虚空接住王源丢来的白眼,表情舒展开,刚想再说点什么,余光瞄到路过的公交车,拽起王源的袖子就跑起来。

“你疯啦?”王源还没反应过来,前几步被王俊凯拖着跑得磕磕绊绊,紧赶了几步才赶上那厮长腿的速度。

“2路啊,刚好到你家楼下。”

“......我怎么不知道?”

“你那点记性,都用来背书了吧。”

“那你呢?”

明知故问,王俊凯走在前面自在地弯起唇角:“我的记性......大概都用来记你们家楼下的公交车号了。”

“我靠王俊凯你懂不懂情调啊,煞风景。”

两个人赶上了公交车,上车前王俊凯让了一步,在王源上车的时候嘀咕了一句:“以前怎么不见你满嘴的小脏话。”

“还不是被你给带坏了。”

王源上了车,刷了学生卡,却突然转身对着刚迈了一阶的王俊凯:“慢着。”

“什么?”王俊凯困惑地抬头,就见王源笑得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你下车。”

“我得送你回去啊,这么晚了。”

“回家念书去,我不缺胳膊不断腿的不用你送。”

“不行。”

“怎么不行?”

“我说你们是上还是不上?”等得不耐烦的司机按了两下车喇叭,“两个大小伙子腻腻歪歪的,又不是小情侣。”

王俊凯刚想反驳司机的话,就被王源推下了车。

“师傅,走吧,他不上了。”

“......”王俊凯瞪大眼睛,看到小兔子靠着窗边坐下比着大拇指给自己加油,直到车渐行到视线之外。

 

王源没有搭着2路回家,而是在下一站停靠的时候就下了车,搭了辆出租到了闹市区的一家会所,他表哥王一“工作”的地方。

王源说让王俊凯瞧好了,才不是嘴上的空话。但凡是重庆道上混的人,都叫得出他表哥王一的名字。

只是这王一在道上名字响当当的,却格外招他小表弟的嫌弃。他活了二十来年,听几千号人喊过“大哥”,却没听王源叫过他一声“哥”。

所以在王一看到王源穿着校服背着书包走近办公室的时候,他差点把手里头那根中华掉到地上。

“源儿?”王一揉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眼花后,把烟在烟灰缸捻灭了,带着王源到皮沙发上坐下。

“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儿?”

王一心里其实很疼他的小表弟,可惜王源打小就是满身的正气,一心觉得混黑道不是什么正当的职业,没正眼瞧过他表哥一眼,今天这遭来找他,也是为了王俊凯。

王源被办公室里的烟味呛得够呛,他轻轻咳了一声,开门见山地问:“我就是来跟你打听下,前几天酒吧街的命案,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酒吧街?出事了吗?”王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回问道,这事他确实不知道,酒吧街这种地方太乱,喝酒闹事出了人命很正常,几十万就搞定了,轮不到他这个头头来管。

“对......死的是我同学。”

“你同学未成年吧,去酒吧街干什么?”王一目光一凛,他混归混,道义还是讲的,未成年的小孩子伤不得。

“现在未成年逛窑子的都有,别说去酒吧了。”

“你们这帮小孩子啊,”王一搓着手换了个姿势对着王源,“那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王源一讲便是半个小时,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敞开了告诉了王一,除了王俊凯的名字。

王一听罢表情微微凝重:“我听了个大概,差不多明白了。酒吧街那块儿是二茬子管的,我今晚就放话下去让他查查。”

“要是查到什么消息,能不能尽快通知我?”

“我会尽快的,不过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二茬子那伙人干的,如果是他们,放心,我肯定不会手软的。”

王源的身子动了动,静默好久终于开了口。

“哥,谢谢你。”

王一讶然地抬起眼,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看着还笔直着背坐在自己身边的小表弟,清秀的脸上依然是淡淡的表情,只是那双杏眼里多了一丝灵动,这是他从未见过的神色。

“你他妈的跟我客气什么,”王一尴尬地掩饰掉方才的欣喜和惊讶,对于一个黑道老大来说这真的太掉价了,他必须反客为主,“不过源儿,有个事儿我也挺好奇的。”

“什么事?”

“就你刚才跟我说的被冤枉的那个孩子,他跟你什么关系?”

“我们的关系就是,没什么关系。”王源嘴唇动了动,不动声色道。

王一摸着下巴笑得几分玩味:“刚才你提到了那么多人,连死者的名字都说了,唯独他,你一直没有说。”

“只是巧合吧,不太熟就没提名字了。”

“不太熟,那你特地跑到我这儿,是为了什么?”

“......”

“源儿,你哥是没念过几年书,但是混社会混了十多年,人情世故也算摸了个通透,别想着唬我,”王一轻轻拍了下王源的肩膀,“他对你来说挺特别的,对不对?”

王源又静了一会儿,慢悠悠道:“我要是不回答你,你还会帮我的忙吗?”

王一瞪大眼睛,旋即笑起来:“答应了我自然会做到,你哥我像出尔反尔的人吗?”

“我喜欢他。”王源忽然接过了话,四个字,温柔而坚定的。

王一狠狠地一愣,他微张着嘴巴顿了良久:“你说那个男孩儿?”

“他过两天就要高考了,我不想他被这件事影响到。我找你帮忙没想着靠血缘关系,咱们的血缘关系早被我消磨光了,所以这回算我欠你个人情。”

“还有就是我妈,”王源眉心渐渐拢起,“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跟她说的,其实你说了也没事,反正她早晚都要知道的,我不可能一直瞒着她。”

 

王一这回是真的说不出话来,不过跟王源喜欢的人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他一直觉得王源是个还没爬出襁褓的奶娃娃,或者说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从小含着金做的银做的汤匙,没接触过社会,更没吃过苦。

可他今天突然发现是自己想错了,王源早就长大了,他知道这个社会的规则,也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可以为了自己的廉耻观昂首挺胸,也可以为了爱情伏低姿态。出柜与不出柜不过是个选择而已,人是自由的,爱也是。


TBC

评论(102)
热度(1523)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