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17-18

校园黄暴小清新


17

 

鉴于王俊凯高三备考生的身份,也考虑到他父母的角度,警察没有将人带回警察局,而是选择在一间学校的空教室里录口供。

班主任被拦在教室门外,两个不苟言笑的警察坐在自己面前,一个拿着录音笔,一个持着钢笔在记录。还没成年的王俊凯并未见识过这种场面,即使心里没鬼,依然紧张地冒了虚汗。

“昨晚九点半的时候,你在哪里?”

“在蓝光酒吧,K03包厢。”

拿着录音笔的中年警察讳莫如深地盯了王俊凯片刻:“你一个未成年人,大晚上去酒吧干什么?”

王俊凯咬咬下唇:“是蒋航约我在那里见面。”

“蒋航,就是现在还在医院里的那个孩子?”

“......对。”

“你昨晚和蒋航、齐诚两个人见过面吗?”

“见过......”

“蒋航为什么会约你见面?”

“因为......一些私人原因。”

“什么私人原因?”警察的语气并不善,步步紧逼地问着。

王俊凯似有些难以启齿地磨磨牙:“......感情问题。”

其中一个警察不屑地勾勾嘴角:“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还感情问题。”

王俊凯心口一缩,瞥了眼刚才说话的那人,没作声。另一人则是干咳一声,提醒着刚才那人偏题了。

那人也觉出了不妥,顿了顿,继续问道:“所以你和蒋航之间是有矛盾的?”

“是。”

“那你和齐诚呢?”

“我和他不熟,只知道他是蒋航的朋友。”

“昨晚你们三个发生过争执,对吗?”

“对,”王俊凯缓缓嘘一口气,他刚才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措辞,“我和蒋航两个人先动手的,打到一半,齐诚才赶过来帮蒋航,把我推到了地上,我的脚就是那时伤到的。”

记录的那个警察匆匆把王俊凯所说的简要记下,笔尖抵着纸面,慢慢抬头:“所以从头到尾,在场的只有你们三个人?”

“是,他们把我推倒以后,就离开了。”

“他们离开的时候,大约是什么时间?”

“九点十分吧。”

“那九点半的时候,有人跟你在一起吗?”

“没有。”

警察蹙眉:“你一个人在包间里?”

“我的脚受伤了,疼得都动不了。我就一直在包间里坐着,等到勉强能行动的时候才离开。”

“几点钟到的家?”

“十点一刻。”

录音笔滴地一响,记录的警察也将钢笔的笔盖盖上,两个人对视着点点头。

“今天先问到这里,之后有问题我们会直接联系你的,你们老师已经把你的手机号给过我们了。”

两个警察起身,王俊凯也跟着站了起来,随着两人到了教室门口。其中一人忽然停下了脚步,半侧过脑袋,轻声道:“你还小,很多法律知识还不清楚。我们得提醒你一下,即使是未成年人,录假口供也是需要负责任的。”

王俊凯暗暗握紧了拳头,心里头也说不上什么滋味,只能干巴巴地开口应道:“谢谢,我知道的。”

那人点点头:“那就好,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好......叔叔再见。”

王俊凯目送着两个警察离开,直到两人的背影从视野里消失,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脚软到站不稳了。他扶着最后一排的椅子坐下,趴在桌上,脑袋伏进臂弯里久久没有抬头。

 

第二天,一切如常。

王源课间操时就来找王俊凯了。他知道王俊凯有脚伤不能下楼做操,今天又正好轮到自己值日擦黑板,便趁着值周老师不注意,跑到了王俊凯的教室。

很巧的,王俊凯也在擦黑板,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拿着黑板擦。

王源看着对方背对着的高瘦身影,敲了敲门,学着值周老师的声音压扁了嗓子:“同学,检查卫生。”

王俊凯没听出来是小兔子在作怪,猛地转头过来:“老师——”

原本正经的表情被饱满的惊喜取代,一个“好”字卡在嘴边又被他吞了回去。

王俊凯冲着躲在门口的小兔子招招手:“过来。”

小兔子嬉笑着摆了个鬼脸,使劲儿摇摇头:“我不要。”

“我不动你,我保证。”

“说话算话?”王源吃一堑长一智,他可不想再上王俊凯的当了。

“俊凯一言,驷马难追。”

王源轻轻“切”了一声,小步迈进了教室,在离王俊凯还有四五步远的地方停下,想再确认一遍。

“你......啊王俊凯你个混蛋——”

王俊凯拿起黑板擦,板擦朝着小兔子的方向,他用另一只手在上面狠狠一拍,粉笔灰像下雪一样簌簌地落下,小兔子想躲也躲不及,吃了一鼻子一嘴的粉笔灰。

王俊凯朗声大笑起来,无辜地指着黑板擦:“我只说过我不动你,没说过它不动你啊。”

小兔子脸上沾着白花花的粉笔灰,表情一动就有白粉唰唰地往下落,看起来就像是糊满了糖霜的小糖人,王俊凯都忍不住想舔一舔了。

“你简直烦死了,”王源努力地朝着王俊凯翻白眼,“快给我纸巾!”

“我凭什么给你,明明是你先耍我的。”王俊凯一本正经地耍无赖。

“那能一样吗?我就是逗逗你,你整了我满脸的粉笔灰。”王源急得跳脚,手背胡乱在脸上抹,一道灰一道白的,把脸蛋弄得像只小花猫。

王俊凯喜欢得紧,又不忍心让小兔子着急,便掏出裤兜里的餐巾纸。

“好好好,我给你擦。”

“我自己会擦!”

看着王俊凯脸上揶揄的笑,小兔子脸蛋蹭地一下变红,他一把夺过纸巾,在脸上一个劲儿地擦啊擦,生怕擦不干净。

王俊凯全程都无声笑着看小家伙擦脸。脸蛋脏得像小花猫不说,擦脸的小模样也和小猫用爪子洗脸一般,可爱得要命。

等到擦得差不多了,王源才将餐巾纸揉成一个球,拧巴着脸蛋看着王俊凯。

“擦干净没有?”

“我看看......”

王俊凯猫腰凑近点,狭长的桃花眼悠闲地一眨,眸光在王源脸上缜密地扫过。

王源当真被盯得好不自在,推推王俊凯的肩膀:“算了,我擦那么久肯定擦干净了。”

“别动。”王俊凯眯眯眼睛,手掌压住王源的肩窝,两个人原本脸对着脸,他却慢慢地将唇瓣上移,直到嘴唇对准了小兔子紧张扑闪的眼睛。

王源慌乱地不敢看王俊凯的脸,一边咬着下唇一边局促地抠指头。王俊凯暗搓搓地牵着嘴角:“闭上眼。”

“你要干嘛?”

“啧,我让你闭眼。”

王源依言慢吞吞地阖上眼皮,睫毛一劲儿颤悠悠地晃,预感着王俊凯下一秒要亲上他的眼睛。王俊凯仔细地观察着小兔子紧张又害羞的模样,虎牙明目张胆地露了出来。

他微撅起嘴唇,口腔里酝酿出一小口气,对着小兔子卷翘的睫毛轻缓地一吹,将上面沾着的粉笔灰一下子吹掉了。

“OK,睁眼吧。”

“......”

王源尴尬地掀开眼皮,直愣愣地和王俊凯大眼瞪小眼地对视着。王俊凯眼波里闪过一圈笑意:“你脸红什么?”

“屁,我哪儿脸红了。”小兔子皱着眉佯怒,眼睛里却沾了点温柔和犹豫不决。

王俊凯直起身子,拿着黑板擦打算继续擦黑板。王源忽然一跳,将黑板擦抢到了自己手里。

“还闹?”王俊凯别过脑袋看着得意洋洋的小兔子,拧起眉毛,“不收拾你就不老实是不是?”

“我帮你擦,你个瘸子别摔着了。”

“你说谁是瘸子?嗯?王源儿你再说一遍?”

王俊凯探手去夺黑板擦,因为脚伤的原因,腿是不能动的,只能动胳膊。王源灵活地一躲,银铃一样咯咯地笑着。

王俊凯也笑,长手一把拽过王源藏在身后的手,却不急着把黑板擦抢回来,而是握着王源的手,手心盖着手背,心里像有一股股的浪花儿扑过来,又像有几条小鱼在欢腾地摇动着尾巴。

小兔子脸通红,不知道是因为着急还是有点儿害羞。他低头带笑,怕王俊凯倾着上半身会摔倒还向前凑了些,眼皮一张一合,下巴微翘,美得像一株植物。

王俊凯正打算揽过腰吻下去,走廊尽头却响起了脚步声。

煞风景,王俊凯心里头埋怨着正在靠近的值周老师,松开了手。两个人互相静看了一秒,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等到值周老师到教室门口时,王俊凯已经蹦回了座位上装模作样地看书,王源则正踮着脚尖努力地擦黑板。

“你在教室里做什么?”老师目光扫过大爷一样坐在座位上的王俊凯,问道。

“老师,我脚伤到了,不能参加课间操啊。”

王俊凯指了指座位边摆着的拐杖。

老师理解地点点头,眼睛又在教室里环视一周,安静地瞥过王源又移开,没发现什么猫腻,便离开了。

“奇怪......”王俊凯坐在座位上咂嘴巴。

“奇怪什么?”王源一边擦黑板一边头也不回地问。

“奇怪你竟然过关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一看就不是高三的啊,老师竟然没看出来。”

王源乖乖地走进圈套,顺着王俊凯的话问下去:“那我看起来像多大?高一?初中?总不会是小学吧?”

王俊凯回想了下王源刚才小猫洗脸一样的动作,认真地回道:“像幼儿园大班。”

小兔子眼珠一圆,把黑板擦一把扔回讲台上:“行,你自己擦吧。”

“别别别,王源。”

王源抬起腿开始往门口走。

“王源儿?”

又走了两步。

“源源,我都回来坐好了,你知道我再折腾回去有多费事吗?”

又走了三步。

“哥——”王俊凯破罐子破摔地捂住脸,委屈地求饶道,“你帮我擦完吧,我求求你了。”

王源满意地停住脚步:“再叫一声。”

“......哥......”

“乖。”王源回过身,展颜明媚地笑了起来。

 

课间操的结束铃响了起来,再过十分钟就要上课了。王源帮王俊凯擦完了黑板,搓了搓沾满粉笔灰的手心:“那我先回去了,中午来找你吧。”

“我中午有事儿,你自己吃吧。”

“你有什么事?脚都伤成这样了......”

“不是快二模了吗,我们老班要找我谈谈。”

“那......要不我打好饭给你送过来?”

“不用,我让刘志宏帮我打了。”

小兔子忍不住皱眉:“你宁可麻烦别人,也不愿意麻烦我。”

王俊凯嘻嘻一笑,手肘撑在桌子上看着小兔子:“你就好好享受这两天清闲日子吧,等我脚好了看我不烦死你。”

王源撇着嘴巴,咋呼着冷笑一声,脚步声踩得蹬蹬地走掉了。

王俊凯等到小兔子的衣角从教室门口消失了,笑意才慢慢褪下来。

蒋航还处在昏迷状态,他昨晚已经联系过班主任和警方,申请去医院探望了。他不知道蒋航和齐诚两人遭遇了什么,他只知道,如果杀人犯捉不到,蒋航也醒不过来的话,他就很难摆脱嫌疑。


18

 

王俊凯透过ICU病房门口的小窗子望进去,蒋航正躺在病床上,戴着呼吸面罩,心电图上的电波波形还算稳定。班主任就站在他的右手边,力道极轻地搭上他的肩膀。

“医生说他的情况蛮乐观的,虽然还处在无意识的状态,但是求生意识比较强,所以有很大的希望醒过来。”

王俊凯偏过身子正对着老师,眉梢温顺地垂下一点。他比班主任要高上大半个头,此刻虽然是颔首的姿势,呈现的却都是学生面对老师时的恭敬的态度。

“谢谢老师。”

“谢我?有什么可谢我的?”班主任些许的吃惊,近来的王俊凯和之前那个叛逆顽劣的小家伙几乎判若两人。

“谢谢您相信我。”

“我有说过相信你?”班主任好笑地拿右手掌心拍了下王俊凯的脑门,“你小子现在可是犯罪嫌疑人哩。”

王俊凯浅浅地一笑:“可您刚才跟我说了蒋航的情况,您觉得我是希望他醒过来的吧?”

他的语气笃定,班主任在他诚恳的态度里终于放下了开玩笑的心思,承认地点头:“我带了你们两年多,知道你们这群狼崽的性子。特别是你——”

班主任语气一顿,半是无奈半是调侃地接着说道:“你虽然脾气大,爱冲动,又不听话,但是肯定干不出这种事的。退一万步讲,即使你失手干了,也不可能矢口否认,这一点我还是有发言权的。”

“所以我说谢谢您。”王俊凯执着地又重复了一遍。

“行了行了,你小子把我鸡皮疙瘩都吓出来了,”班主任好笑地摇头,“话说回来,你和蒋航关系那么差,就不怕他倒打一耙,一口咬定是你伤了他和齐诚?”

王俊凯眼神定定地望向病房里,看着还卧在床上昏迷的人,不易察觉地勾起嘴角。

“就像您刚才说的,蒋航虽然总和我合不来,但他干不出这种事的。”

班主任一叹,不知该无奈还是该庆幸:“你们这群混小子。”

“老师,既然进不了病房,我们就回去吧。”

“好,等蒋航病情稳定下来,转到普通病房以后我们再来吧。”

王俊凯目光淡淡地又扫过病房里的光景,方才随着班主任转了身。

 

怕影响到王俊凯的备考,班主任将事情压了下来,班里自然没有任何人知情。刘志宏一心以为王俊凯被老师拉去唠“家常”了,看到刚从医院回来的王俊凯,还巴巴地跑上来嘘寒问暖了一番。

“没事儿吧你,老班又跟你说啥了?”

“没说什么,”王俊凯瞥一眼刘志宏八卦的脸,面不改色道,“老生常谈呗。”

“老班最近怎么总找你,一模成绩不是还没出呢吗?你又惹事了?”

“昂,惹事了。”

“惹什么事了?”

“......”

王俊凯本就静不下心来,这会儿更是被刘志宏闹得不行,一个爆栗预备揍上去,刘志宏一看不妙,一个闪身躲开了。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非要当小人是不是?”

“你管我?”王俊凯语气凉飕飕的准备赶人,“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别搁这儿碍眼。”

“你以为我想守着你这张臭脸啊,还不是有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

刘志宏表情有几分纠结地凑近道:“你今天是不是跟王源说让我去食堂帮你打饭了?”

王俊凯望了眼刘志宏的脸色,暗觉得不妙,慢吞吞地点了点头。

“你傻啊?”刘志宏恨铁不成钢地推了王俊凯肩膀一把,“撒谎之前不知道跟哥们儿通个气儿啊?”

“到底怎么回事?”王俊凯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我中午去食堂,正好碰到他和同学一起排队,随口就问他怎么没和你在一起呢。”

“......然后?”

“然后我就看发现他表情不对了,追着问了好几遍才告诉我,你跟他说让我给你打饭来着。”

事情本就焦头烂额了,没想到又闹出这一出,王俊凯急得直挠头。

“你说你没事多什么嘴?”

“喂,怪我咯?”刘志宏满脸憋屈地抗议道,“还不是你先跟他撒谎的?”

“你......算了......”

王俊凯越想越坐不住,火急火燎地起了身,往小兔子的教室赶去。王俊凯脚还没好利索,支着拐杖走得很慢,等到接近高一教室的时候,上课铃已经响过了。

高一正在上自习,教室前面坐着值班的老师,学生们安安静静地写作业。王俊凯趴在教室窗口往里看,他记得王源就坐在靠窗第四排的位置。

一,二,三,四。

王俊凯扶着拐杖的臂弯紧了紧,王源又不在教室里。小家伙总是这样,他越着急,就越跟他对着来,这会儿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八成是在跟他赌气呢。

要怎么解释呢,王俊凯倚着墙腹诽,实话实说肯定不行,还没到跟他坦白的时候。可是不说实话,就代表着又要撒一个谎。一个谎接着一个谎,网越织越大,总会有漏网之鱼的。等到露馅的那天,想要洗白自己都困难了。

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分别冷静一下,等到事情过去了再慢慢解释。王俊凯心里空落落地想着,重新支起拐杖准备离开。

裤兜里的手机震了一阵,王俊凯拿出来一看,是警察的短信,让他放学后去警察局录二次口供。他默默把手机放回兜里,二模考试迫在眉睫,周围的同学都在抓紧复习着,可他根本安不下心来读书。只怕这闹剧一天不结束,他就没有一天的安宁。

 

录二次口供时,警察依然没有为难他,只是简单过问了这几天的情况,以及周围同学对蒋航齐诚二人消失的反应。

“有没有觉得哪些人反应异常的?比如坐立不安啊,经常朝这两个人的座位张望之类的行为。”

王俊凯摇摇头:“没有。”

“你再仔细回想下?”

“不用回想的,我们班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和他合不来。”

“你这小子,非要把犯罪嫌疑人的帽子往自己头上扣是不是?”警察不满地拿笔盖敲敲桌子。

“我只是实话实说,总不能让我诬陷其他人吧?”

“你——”

警察干脆把钢笔扔在桌角,记录本一合。

“王同学,我告诉你,这个案子非同小可,是杀人逃逸,即使是未成年犯罪也要上法庭的。如果不是考虑到你高三考生的身份,我们完全有理由把你拘留察看。”

王俊凯目光定在桌角的钢笔上,干涩的唇瓣弯了弯:“我知道的。”

“我看你这吊儿郎当的态度,还以为你不知道呢。”警察不耐地扫他一眼,没忍心再训下去。

“不然呢,我该跪在警察局门口,一边哭一边喊冤吗?”王俊凯慢慢抬头,眼底一片澄澈,“清者自清,而且我相信国家的法律。”

警察被王俊凯堵到语塞,看着他干干净净的眸光,觉得这孩子太年轻,却又被这炽热的少年心气感动了一把。

“今天就到这里,你先回家吧。”警察轻咳一声掩饰尴尬,将摔在桌子上的钢笔收好。

“我可以问一下你们的调查情况吗?”

“调查情况?”

“就......比如案发现场的搜查,目击证人的征询......这些我方便问吗?”

“唔......可以回答你,”警察点点头,“现场的打斗痕迹很明显,但是没有指纹,地上的血迹也都来自蒋航和齐诚。”

“也就是说,案情的调查情况一筹莫展。”王俊凯冷静地接应道。

“客观来说,是这样的。”

警察看着王俊凯,少年安静地坐在那里,眉心蹙紧了,一双眼睛里却聚着闪闪的光亮。

“害怕吗?”他问。

“当然怕。”王俊凯牵起一点笑意,像滑过面庞的涟漪。他将手缩紧校服袖口里,悄悄地握紧了拳头。

“如果一切如你所说,你是无辜的,那就不要怕,”警察微微一笑,“我们要相信国家的法律。”

他从警快要二十年,见过形形色色的嫌疑人,年过古稀的有,乳臭未干的也有,却是第一次许下这样的承诺。误判的先例,他见过太多。他遵守了近五十年的法律,却从未相信过它。但从今天开始,他大概要重新审视这个他研究了半辈子的东西了。

 

王俊凯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积了灰。他将肩膀上的书包带提了提,埋着头支着拐杖一步一步地走。

身后响起急急的脚步声,王俊凯纳闷着正要回头,却被一股蛮力揪住了校服领子。他直觉性地按住那只手,却在摸到对方手腕上凸起的骨头时愣了一愣,原本打算回头的动作也随之顿住。

“王源儿?”

身后安静得能听到隐隐的风声,那只手从他的领子上滑了下来。

“是你吗?”王俊凯有些不敢回头,街道边几盏路灯依次亮了起来,他目光垂在地面,看到了熟悉的影子,背着大书包的,瘦瘦小小的影子。

那身影动了动,就站在距离他一臂不到的地方。

 

“王俊凯......”

“你......是真他妈的有能耐啊。”

“打架,翘课,早恋,这些还不够吗?非要来警察局溜达一圈你才满足?”

“要不是我今天跟踪了你一下午,我肯定是最后一个知情的吧?”

“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等到你被关起来再说吗?”

王俊凯在小兔子连环炮一样的逼问里插不上话,他生生地咬住牙,拳心死死攥着。

“王源儿你听我说......”

“你闭嘴。”

平日里甜甜的薄荷音此刻却像灌了铅一般的又沉又哑,隐约的哭腔被对方吞了回去,王俊凯闭上眼就能想到王源仰着脸把眼泪憋回去的模样。

 

王源手心贴着王俊凯的后背,隐隐地用力似乎要把他狠狠推出去,下一秒却是攥着衣襟将那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人扯回了胸前。两个人隔着一只书包抱在一起,王源的手臂迟疑地环住王俊凯的腰际,一点点的收紧,侧脸枕着对方宽厚的后颈。

 

“我一定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才会在这辈子走了狗屎运,被你这种傻子喜欢。”


TBC

评论(102)
热度(1670)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