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15

校园黄暴小清新

希望两个宝贝的伤快快好起来,麻麻呼呼就不疼了TT


15

 

“能给我个解释吗?”

王源向前走了一步,左脚脚跟将包间的门砰的一声踹上,走廊里的光线一下子被门截断,屋内徒留下阴沉灰暗的光影。

蒋航似乎吓得吞了口口水,灰头土脸地朝他哥们儿身后躲了躲。

“王源你听我说,其实......”

“其实你就是想拿我当诱饵,把王俊凯引过来是吗?”

小兔子溢光的杏眼埋没在阴影里,乌青的脸色比包间里灰黑色的布景还要沉一些。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要追你是认真的,谁知道王俊凯来了电话要找你,我就顺便......找了他。”

王源嘴角泛起一丝怜悯的笑意,脚步径直地就朝那躲在兄弟身后的缩头乌龟去了,殊不知却被还躺在地上的王俊凯一把拉住了脚踝。

“王源儿,别——”

王俊凯动胳膊的时候才发现肩膀也撞伤了,这一动牵扯着肩膀上的肌肉隐隐作痛。他咬咬牙,手心缠住王源的脚腕不肯放手,打架斗殴这种事交给他来做就好,他的小兔子不可以。

王源垂首,在暗处神色莫辨地盯了王俊凯良久,脸部绷紧的神经也松弛了些。他握紧的拳头撤了力道,眼刀随着抬头的动作甩过去,阴冷地盯着畏缩着肩膀的蒋航和他前面同样呆滞的男生。

“滚出去,在我反悔之前。”

蒋航和他的哥们儿自然知道王源的身手,闻言登时一起捣蒜般地点头,两个人灰溜溜地从包间里跑了出去。

包间的门再度关上,王俊凯长舒了一口气。刚才王源脸色发青地要冲上去时,他竟比挨揍前还要害怕。

王源蹲下来,视线牢牢地锁定着王俊凯因为疼痛而泛白的脸,不禁心疼地咬紧了下唇。王俊凯哧哧地一笑,无力地抬起手,手指尖摸着王源紧咬着的嘴唇,指甲抵住王源的小兔牙往上使劲儿,不准小兔子再咬自己的唇瓣。

小兔子圆圆的双眼里水波一闪,一滴水珠连带着羞恼滚出来,啪嗒一下落在王俊凯的手指上。不知是心疼还是生气,他两排牙齿一开一合,不轻不重地咬在王俊凯的手指上。

“嘶——”

王俊凯吃了痛,也没撤回手,反而乐在其中地拿被咬住的指尖去蹭王源滑溜溜的小舌头。王源脸蛋沾了点红,先松口放开王俊凯的手指头。

“给你妈妈打电话了吗?”

小兔子窝着泪点点头:“打了,我刚才就是去给手机充电了。开机以后先给她打了电话,跟她说我在学校自习......等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是无人接通。”

“嗯,因为我忙着打架呢,”王俊凯一笑,“地上好硬,你扶着我去沙发上坐着好不好?”

王俊凯委屈可怜的语气正中了王源的软肋,他点点头,先扶着王俊凯坐直身子,又把脑袋伸到王俊凯的臂弯里,用肩膀撑着对方吃力地一点点站起来。

王俊凯这边受了伤还不忘揩点油水,整个人揽着小兔子的肩膀,单脚蹦着往前走,胸前往对方的身上蹭,手指又不安分地摸着小兔子的耳垂和耳后的嫩肉。

王源知道被吃豆腐了,羞恼地红着脸蹬了下王俊凯抬起来的那只伤脚,把对方踹得呲牙咧嘴地喊疼。其实王源也没使劲儿,王俊凯不过是人帅多作怪而已,为了惹王源心疼。

王源那么单纯当然就信了王俊凯,连忙扶着人到沙发上坐好,小心把对方的鞋子脱掉,抬起那只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哎哎哎,”王俊凯也是难得的害羞了,“我脚在球鞋里捂了一天了,有味儿。”

“没事儿,”王源麻利地把王俊凯的袜子脱掉,扳着脚丫左看右看,手指又在肿得像馒头一样的脚踝处轻轻按按揉揉,终于缓了口气,“还好没伤到骨头,就是抻到筋了,过两天应该能消肿的。”

“唔唔......”王俊凯连连应着,尴尬地想收回脚,却被王源按住,顺便得了对方一个白眼。

“怎么跟小姑娘似的,摸摸你脚就害羞成这样?”王源解气地嗤笑一声。

“我没害羞,就是痒......”

“再说了,”王源不怀好意地盯着王俊凯,“我身上哪儿你没摸过,给我摸摸你脚还不行了?”

“......”得,王俊凯这下没话了。小兔子跟他混久了,这无耻的招数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王俊凯暗暗笑起来,摸吧摸吧,随便摸,想摸别的地方他也不在意......

王源表情正经起来,手法熟练地按捏着王俊凯脚踝上那个大馒头,一边按一边说:“我小时候练跆拳道的时候常受伤,扭狠了的话肿得比你这个严重得多,所以我就学了不少消肿的办法,你这种轻度扭伤,处理得当的话两三天就能活蹦乱跳了。”

王俊凯细细看着王源认真帮他按摩的模样,乖巧好看得要命,他是真的在小兔子的泥沼中越陷越深了。

“今天为什么先走了?”王俊凯语气温柔,一点儿也没有质问的意思,他相信小兔子,会问出口单纯是因为好奇。

王源给他按摩的动作微微一顿,眼尾扫过王俊凯的脸,目光继续垂在他的脚踝上,慢慢回应道:“看到一张照片。”

“照片?什么照片?”王俊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小兔子这忽然转凉的语气是又生气了?

“在我手机里。”王源拿出兜里的手机,递到王俊凯面前。

王俊凯接过手机,先小心地打量一眼小兔子面无表情的脸,才将手机解锁,解锁后的界面里就是一张照片,发件人正是蒋航。照片里王俊凯正搂着一个女孩的肩膀,虎牙尖尖地露出来,笑得开心。而那女孩则是害羞地低着脑袋,一副不敢和王俊凯对视的可人模样。

王俊凯看着照片,一边在心里将蒋航骂了一万遍,一边却不自觉地牵起了唇角,愉悦的心情自然地流露出来。

“你还笑?”王源不满地蹙起眉心,瞪着王俊凯微笑的脸。

“这是我一年前的照片,这姑娘......其实他不是个姑娘。”

“不是姑娘?”

“你仔细看啊,这是刘志宏,他耳朵上这个耳钉你不眼熟吗,今天还戴着呢。”

王源偏过脑袋一看,还真是......这“姑娘”是比王俊凯矮半个头没错,但是肩膀很宽,照片的角度看过去,鼻梁也很挺。最重要的是,这“姑娘”耳朵上戴着的耳钉和刘志宏耳朵上的一模一样。

小兔子脸上一热,这事闹的,原来是自己没头没脑,听了蒋航那孙子的谗言,错怪了王俊凯。

“可是刘志宏他为什么要戴假发?”

“打赌输了呗,”王俊凯心里乐得不行,胳膊揽过王源毛茸茸的脑袋,手心穿过对方柔软的发丝揉了又揉,“你吃醋了是不是?以为我瞒着你去找别的女孩了?”

“没有,我知道这是以前的照片,”王源被王俊凯大力呼噜着脑袋,埋着头声音也是呜呜的,“我就是......就是觉得......”

王俊凯笑意又深了几分:“觉得什么?”

“......觉得不开心。”

“不开心?为什么不开心?”

“没有为什么。”

王源脸埋在王俊凯胸口,自以为粉得透红的脸蛋也没被发现,殊不知烧得通红的耳朵尖早就出卖了他。王俊凯低头去叼王源烧红的耳垂,舌苔在滑滑的皮肤上轻柔地舔。

“王源儿,你怎么就这么招人喜欢。”

“别闹!”王源被王俊凯舔得发痒,咯咯笑起来。

王俊凯把脚从对方腿上收回来,侧过身子,搂着小兔子的脑袋,又将下巴抵在那毛茸茸圆滚滚的脑袋上。

“你今天跟着蒋航过来,也是因为这事?”

“嗯,”王源低低应着,“他说那女孩缠着你不放,要带我去见见她。”

“这么不放心我?”

“才没有——”

小家伙又在口是心非,王俊凯心里暗暗地叹气。

“我以前是有过几个女朋友,可是我连她们的手都没碰过,更别提抱她们了,”王俊凯下巴在王源的脑袋瓜上轻轻地蹭着,就像撒娇,“牵手,拥抱,接吻,还有......那个,你都是第一次。”

王源声音闷闷地从下面传过来,薄荷音里既有点抱怨又有点害羞:“口说无凭,我看你样样都挺熟练的。”

王俊凯闻到空气里浓浓的醋味,朗声笑起来,一对儿虎牙藏也藏不住:“那都是我自学的,认识你以后,我在网上查了不少知识呢,片子也看了不少。”

“......”

王俊凯将嘴唇凑到王源耳边,又小声补了句:“我前两天刚学了新玩法,要不要试试?”

小兔子红着脸一把推开王俊凯,杏眼水灵地瞪他一眼:“少耍流氓,先把脚伤养好吧。”

王俊凯看着羞得要钻到地底下的小兔子,乐得合不拢嘴巴,忍不住继续逗弄他:“我这脚伤不碍事,乖,过来。”

他说着就要扑上去,王源赶紧跳起来躲到一边,嗔目道:“不碍事是吧,那我就给你掰折了,看看还碍不碍事?”

“你舍得吗?”王俊凯依旧晾着虎牙嬉皮笑脸,真是怎么逗王源都逗不够,“你刚才看到我躺在地上不是都急哭了?”

王源觉得老脸都丢到太平洋了,气不过地转身朝包间外走:“我说不过你,我走还不行吗?”

王俊凯眼看着小兔子就要走出去,也急了,忘了脚伤,一边喊着“等一会”一边站起来,结果一个没站稳又摔坐在地上。

王源听得后面哐当一声,回头一看,那尊佛又坐到地上,呲牙咧嘴嚷得像模像样。有了前车之鉴,小兔子这回学精了,嫌弃地撇撇嘴。

“您老继续,我先回家吃饭了,我妈还等着我呢。”

王俊凯呲着一口白牙直抽抽,也没做声。他是真的疼,刚才这猛地一摔,本就肿了的脚踝似乎又反着劲儿扭了一下,伤上加伤。

王源刚走两步,没听见王俊凯的呼唤,方才觉得不对劲了。他将信将疑地回身,走近对方一点,直到看到王俊凯疼得额头冒汗的样子,才知道这人是真摔了。他一边好笑一边心疼地扶着王俊凯回到沙发上。

“让你别闹别闹,这下吃苦头了吧?”王源蹲在王俊凯腿边,撩起他的校服裤腿查看伤势,手心贴着比两个馒头还大的包,不敢使劲,只能用最轻的力道揉,一边揉一边问,“疼不疼?”

“疼。”

王俊凯看着王源,乌黑的头发,雪白的发旋,还有那双小心翼翼贴在自己脚踝的手,明明疼得手指都陷进了沙发里,嘴角却高高扬起,腮帮上露出两个浅浅的笑窝。

“不过很值得。”


TBC

评论(72)
热度(1760)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