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12-13

校园黄暴小清新


12

 

如果王源早一点知道找了男朋友会有那么多“麻烦”,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主动去吻王俊凯的。找了男朋友,就意味着你同时免费获得了一个饭友,一个球友,一个课友,外加......一个人形腿部挂件。

没错,一个人形腿部挂件。王源对于王俊凯这个课余时间一直如影随形的腿部挂件简直不胜其烦,恨不得抡起小腿,一个回旋踢干净利落地踹开。

“你就不能安安分分地坐在教室里看书吗?”王源坐在操场边的双杠上,一边舔冰淇淋一边白了眼在旁边做引体向上的王俊凯。

“我今天都背了两个小时单词了,再学习脑子要生锈了——”王俊凯两臂牢牢挂在双杠上,咬着牙又完成一个引体向上,“多少个了?你不会没在数吧......”

“27个,”王源又舔了口冰淇淋,“再做三个就算你通过。”

“1——”

“2——”

王俊凯脸上有密密麻麻的汗珠在往下淌,脸憋得通红,牙关咬得死死的,几乎要虚脱了,却使不出力气做完最后一个。

“还差一个咯。”

王源从双杠上猴子一般灵活地跃下,站在王俊凯面前,眯着晶晶亮的杏眼舔冰淇淋,粉嫩的舌尖在乳白色的冰淇淋球上舔过,看得王俊凯手心发抖,下身发烫,一个重心不稳就从双杠上掉了下来。

“好可惜,”小兔子笑着撅起嘴巴,右手食指和拇指的指腹相对,留住米粒大小的缝隙,“就差这——么一点点。”

王俊凯站在双杠下懊恼地抓着头发,气得鼻子都要朝天了:“还不是你想的损招,亲个嘴儿都要过关斩将的,不做完引体向上还不给亲。”

“啧,你要是知道节制,我至于出这种损招吗?”王源不甘心地舔舔红肿的下唇,“嘴唇都给你咬破了。”

王俊凯目光像是被钉在王源探出嘴巴的小舌头上一般,挪也挪不开,他吞了口口水,刚成型的喉结滚了一滚:“要不,你再想个损招出来,我过关了就给亲,好不好?”

“......”王源没打算理他,拍拍屁股上的灰就掉头准备回教室了。

王俊凯哪里肯让到嘴边的小兔子飞走了,便急吼吼地拉住对方:“我我我背单词,你来考我,怎么样?”

小兔子一双大眼睛眨了眨,思考了下可行性,噙着笑回了身:“当真?”

“当真!”

“那好,我随机挑五个单词,都答出来就给你亲,要是有一个答不出来——”王源扬着弯弯的眉毛笑得有点坏。

“随你处置。”王俊凯的宗旨很简单,小兔子给亲就行,哪还管得了其他的。

王源笑吟吟地伸手摊在王俊凯面前:“英语书。”

“喏,给你。”王俊凯捡起扔在草坪边的英语书,这英语书原本是拿来跟班主任当幌子的,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场。

“你练到哪儿了?”

“前三个单元都背完了。”

王源翻开单词表通览一遍,大致选好几个看着不好背的,先考了四个,竟然都没难倒王俊凯。

“看不出来,背得还挺熟练。”王源颇为诧异地扫了眼得意洋洋的王俊凯,低头继续谨慎地选词。

王俊凯脸上笑出一道道虎纹,开玩笑,他怎么可能打无准备之仗。昨天英语老师刚抽查了单词拼写,他因为不及格,把这三个单元的单词抄了十五遍呢。占小兔子便宜这种事,必须十拿九稳,不能有半点差池,王俊凯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

王源咬着手指头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又臭又长又生僻的,点名要考这个单词。王俊凯心里暗笑一声,就知道你要考这个,他皱起眉头,故作焦急思索的模样,实际上已经把那个单词在心里头默背三四遍了。

小兔子看到王俊凯焦头烂额的样子,啧啧两声,笑眯眯地呲出小兔牙:“想不起来了吧?”

“唔......你等我再想想,我上午真背过了。”

“别挣扎了,”王源一脸心痛地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其实眼睛里笑盈盈的眼波一闪一闪的,“等我想想怎么罚你。”

“罚我亲你怎么样?”王俊凯狭长的眸子阴险地眯起,走近一步将放松警惕的小兔子一把捞进怀里。

“喂喂——”王源惊慌失措地挣扎两下,却被王俊凯轻松钳制住了胳膊。

王俊凯的脸凑近,再凑近,凌乱的鼻息都喷在王源蒙着绯红的小脸蛋上,两颗虎牙亮出来,似乎随时要咬上小兔子的嘴唇。

“王俊凯你不讲理!”小兔子满脸羞愤地瞪着距离自己只有分寸的俊脸,垂死挣扎道,“咱们说好的,你背不出来算我罚你。”

不讲理的王俊凯黑瞳里亮着光,嘴巴靠在王源柔软的唇边,声音酥软地逐个字母念道:“p—r—e—s—c—r—i—p—t—i—o—n— m—e—d—i—c—i—n—e—”

他每念一个字母,唇翼都会擦过小兔子紧张翕动的上唇,沿着唇珠厮磨几下。

“处方药,”王俊凯捏了捏王源已经红透了的耳垂,“你啊,就是最强效的处方药,包治百病。”

他一边说一边毫不犹豫地啃了下去,热烈地碾压住王源温热粉嫩的唇瓣,沉迷其中地吸咬舔吮个不停。王源被王俊凯汹汹袭来的攻势吓到,上身不禁僵住。他吸吸鼻子,鼻端嗅到王俊凯汗水的阳光味道,整个身子也被他特有的猛烈的气息包围着,脑壳不住地往后仰去。

王俊凯一手扶住小兔子后倾的脑袋,一手掐住小兔子的下巴,作乱的舌尖长驱直入,卷住又软又嫩的兔舌往自己的嘴里吞。王源禁不住疼地吚吚呜呜地向后缩着舌头,他昨晚放学才被王俊凯亲得嘴唇也肿舌头也肿,这会儿脆弱的舌苔又被眼前这家伙不加节制地用力舔舐吞咽,明早起床估计话都要说不出来了。

小兔子被亲得有些微炸毛,再加上眼角瞄到有三两个人影正朝着这边靠近,便抬起发软的手掌绕到王俊凯身后,有气无力地拍打几下对方结实的后背。王俊凯顿了顿,停下肆虐的唇舌,退开一分,留出小兔子张嘴说话的空隙。

王源终于得了空,像脱水的小金鱼一般大口呼吸汲取着氧气,等到缓过气能开口了,便酡红着脸望着王俊凯征询的表情:“那边有人过来,别亲了——”

“嗯......”王俊凯将扳在小兔子下巴上的手拿下来,搂住小兔子一把也握得过来的细腰,“那我们换个地方。”

“......”

王源的身子软乎乎地化成一汪春水,根本没力气同王俊凯争个一二三,便任由王俊凯拉着绕到篮球场后面的隔道里了。方到隐蔽处,王俊凯就将人一拉二拽地弄到自己身边。

王源眨着迷糊的眼睛刚踉跄了一步,嘴巴就被堵住,对方的舌头像条灵动滑溜的小蛇,在他唇齿间翻来搅去。吻接着接着就变了味道,小兔子眼睛湿漉漉地吞食着王俊凯的舌头,腰身被王俊凯的手搂抱着,大腿被王俊凯的腿夹着,后背抵在冰凉的石墙上。

王俊凯渐渐情动,忍不住用下面轻轻磨蹭着王源的大腿,感受到王俊凯火辣的要硬起来的物事,王源终于反应回来,鼻子里哼哼两声,尽全力推了对方肩膀两下,无果。王俊凯此刻着实有些魔障,呼吸声粗粝地响在王源耳边,嘴唇由小兔子的唇际滑到腮边耳后,甚至转战到了颈窝处舔舐。

王源急得跳脚,眼看着又要被流氓欺负,又气又悔地想一脚踢中王俊凯的要害,让他不举好了。这么想着,他却不忍心,实际情况也不允许他动脚。王俊凯这无赖似乎一早料到他会动脚反抗,两条腿死死夹着他的腿,任他怎么扭腰动屁股也摆脱不开,反而愈发迎合地朝向正在自己嘴上身上肆虐的流氓了。

“不要......”王源在接吻的间隙吐出两字,像是受伤的小动物羸弱的呼唤,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忍不住疼惜。

“怎么——不要吗?”王俊凯唇舌还在小兔子腮边的嫩肉上流连,鼻尖顶着对方软软肉肉的脸颊,低声问。

“我......肚子疼。”王源紧紧抿着嘴唇,闷了半晌还是撒了谎。他在害怕,在桌游房、在训练室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他闭上眼睛就能回想起王俊凯动情失控的样子。

他承认自己喜欢看到王俊凯为了自己沉醉的模样,也喜欢同王俊凯接吻,但是他不傻,他知道情侣间的亲昵远不止于亲吻,还有更深入的方式。只是他还没准备好,一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王俊凯用那种亲密的方式交合,他就忍不住紧张、脸红。

王俊凯退开唇,额头小心抵着小兔子的脑袋,望进小兔子圆圆的杏眼里,然后他就看到了对方闪烁的目光和颤抖的睫毛。

慢慢吁出一口气,王俊凯将脸偎进王源的颈窝里,鼻端狠狠地吸入两口对方甜甜的味道,舒缓着蓬勃上涌的情潮。

前两次好像把小兔子吓坏了呢,王俊凯忍不住偷偷地苦笑,罢了罢了,既然小兔子没准备好,他就慢慢等吧,他可不想逼着对方做不想做的事。反正人都是他的了,吃到嘴里不过是早晚的事。

 

 

13

 

周三是重庆各高中市一模的日子,也是王源参加跆拳道比赛的日子。王俊凯一大早起床就开始心神不宁了,一方面是担心自己考砸了惹了母亲大人生气,更多的却是在想——小兔子昨晚睡好没有,小兔子早餐吃饱没有,小兔子去比赛的路上堵车没有,小兔子小兔子小兔子......

王俊凯想自己一定是中了毒,不然怎么会睁眼闭眼,开口闭口都是小兔子。但他不得不承认,这种心甘情愿被一个人操控着身心的感觉......真的不能更美好了。

班主任正站在讲台上讲解着模拟考的注意事项,目光在教室里一扫,瞅见王俊凯捧着脸痴笑的傻样,忍不住一个粉笔头扔过去。

粉笔头正中王俊凯的脑门,他吃痛哎呦叫了一声,攒着眉头捂着额头,看向一脸不耐的班主任。

“王俊凯,你把我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

“......”王俊凯骨碌碌转着眼睛,拿笔盖捅了下同桌的手肘,示意对方救急。

王俊凯的同桌算得上他半个哥们儿,平时常一起打球一起看片,关系不错。只不过几分钟前,他刚因为笑话王源长得像小姑娘被王俊凯狠削了一顿,此刻正记着仇呢。

他嗤笑一声,玩味地瞥了眼王俊凯求助眼神,一副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告诉你的损样子。王俊凯哪儿受得了这种气,除了王源他还没跟谁低过头呢,哦对了还有他的母亲大人。

“你给我站起来。”班主任明显在压抑着火气,阴沉着脸色望着还坐在位子上,没事人一样的王俊凯。

王俊凯干咳了一声,慢吞吞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瞄了眼班主任,垂下眼帘继续认真地研究笔袋上的路飞。

“再过半个小时就要上考场了,看你这悠哉悠哉的样子,还挺有信心的是吧?”

“没啥信心。”王俊凯仰起脸正视着班主任,实话实说。

“没信心,没信心你还走神?你刚才在那儿想什么呢,笑得那么开心,说出来跟大家分享分享。”

“......”王俊凯瘪了瘪嘴角,没吱声。马上要考试了,顶嘴不仅会惹得老师不开心,还会影响自己的考试情绪。

“不好意思说吗?”

班主任话音刚落,教室里就响起几声嗤笑,坐在后排的和王俊凯最合不来的蒋航边笑边嚷了声:“老师,人家想自己小对象呢,当然不好意思咯。”

“小对象?”班主任蹙眉看着王俊凯,“马上高考了你又给我整早恋?”

王俊凯攥紧了拳头,回过头恨恨瞪了眼蒋航,正打算一拳头闷过去,摆在桌面上的爱疯却震了两下,他下意识地低头看,肖想了一早上的人的短信正好好地躺在手机里。

“我马上要上场啦,今天状态很好,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对了,你考试加油哦,不要紧张,我会偷偷给你打气的!”

王俊凯透过屏幕都能感受到小兔子眉眼弯弯的甜丝丝的笑脸,还有撒娇卖萌打卷儿的语气,自己憋了一肚子的火瞬间被灭得干干净净。他松开攥着的拳头,坦然地望向正一脸质问的班主任,淡淡地勾起嘴角。

“老师,我会好好考试的。”

班主任明显被王俊凯驴唇不对马嘴的回应吓到了,但更多的,是对这个向来跟自己反着来的熊孩子诚恳的态度感到吃惊。

“算了,你坐吧,”班主任叹了口气,摆摆手示意王俊凯坐下,“先说考试,你的事咱们私下聊。”

王俊凯绷紧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一分,在座位上坐好,眼睛盯着手机屏幕良久,心里大概有百句千句的话想亲手打下来告诉小兔子,可是这百句千句的话似乎也比不上一个肯定的微笑、一个结实的拥抱来的安心。

“知道了,你也是:)”

王俊凯简单地回复、发送,然后将手机关了机,认真地投入到老师的考前讲解中去了。

 

事实上,在王源每天的唠叨和“变相惩罚”下,王俊凯的学习态度还是端正了不少的,上课开小差的频率降低了,每天布置下来的卷子和练习册也会认真做,虽然多半会参考答案,谁让他高一高二放荡不羁了两年。

两个人虽然在一起了,私下里手机、微信交流的机会却很少,一是王俊凯的妈妈会盯着王俊凯玩手机的时间,二是临近期中考试,两个人的学习都很忙。所以王俊凯一想到自己手机收件箱里躺着的那条短信,就觉得珍惜又宝贝,心里头干劲儿又足了些。

上午考的是语文,王俊凯最头疼的科目,他看着卷子上晦涩的文言文和篇幅又臭又长的人物传记就会产生抵触情绪。但他转念想到了王源,小家伙总是佯装着大人样叮嘱自己好好学习,便拼命赶走脑袋里的瞌睡虫,攥紧了手里的笔杆,默读着咿咿呀呀的古文古诗,努力理解着古人诡异的逻辑。

考试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收卷铃响起来,王俊凯的作文还差个结尾没有写完,最后一排的同学已经站起来开始收卷了。人在紧张时大脑往往会变得一片空白,他握着笔的手指都在发抖,提着笔尖顿了又顿,牙关咬了又咬,最后灵机一动地写道:“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光芒,是绿洲,是梦想,是希望——是你。”

收卷的同学已经走到王俊凯身边,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写完最后一句的,把卷子递给对方的时候思维还不连贯。正午十二点的阳光透过窗棂,打在试卷上已经晕染开的墨水字迹上。王俊凯目光又在最后那句话上浅浅扫过,想了想,忽地扬起了嘴角,豁然开朗。

下午的考试依然顺利,数学本就是王俊凯相对擅长的科目。两个小时的考试里,他心态异常的沉稳,除了最后一道大题还没来得及看,其余题目都是正常发挥。交完卷的一瞬间,他眼角眉梢都不自禁地扬起,整个人飘飘然地似乎要飞起来。

他不敢自诩为乖学生,考试和作业从来都是草草应付。从刘志宏嘴里听说王源是三好学生的时候,他甚至偷偷在心里对小兔子乖宝宝的身份嗤之以鼻。但人们都说,喜欢上一个优秀的人,便会忍不住地向着他的方向靠近,就像向日葵迫切地渴望着阳光。王源对他来说,大概就像光一样,温暖、温顺又温柔。和他在一起的每一秒,都像在拥抱着阳光。

不久前,王俊凯对王源的感知还停留在模糊的阶段,喜欢他,渴望他,舍不得他,离不开他。随着高考的临近,这份模糊的感知反而变得具体起来,他不想和他分开,所以他想去王源理想的大学,即使去不到同一所大学,他也想和他呆在一所城市。

王源想留在重庆自然好,自己不必在小兔子念高中的这两年里两地奔波。但按照小兔子的成绩,渝城是拴不住他的,多半会去北京,或者上海。那也没关系,大不了趁着周末和假期搭一趟飞机赶回来相会。至于平时,为了不耽误小兔子的高考,自己只能在异乡睹物思人了。

王俊凯从没替自己设想过什么未来,他一直是个安于现状的人。可现在,他不自觉地就把那个人放进了自己的人生规划里,每一步要怎么抬脚,落在哪里,他都想好了。他想要同那个人在一起,每分每秒都在一起,希望对方也是。

 

考完数学,高三就集体放学了。王俊凯从储物柜里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大玩具熊,一手抱着熊,一手拎着王源爱吃的布丁和曲奇,在校门口打了辆车前往市体育中心。

比赛是下午两点开始的,这个时间小兔子应该已经比赛完了在换衣服呢。王俊凯因为带着大型毛绒玩具,被拦在了体育中心门外。他只好给小兔子发去一条微信,告诉他自己正在门口等他。

时近傍晚,奔波了一天的太阳接近地平线,灰白色的天幕披上了一层浅绯色的晚霞。王俊凯穿着校服长身倚在门口,抱着玩具熊,提着点心,过往的女孩子都免不了看上两眼,再嘀嘀咕咕地细语一番。

王俊凯没太注意,也没那个美国时间去关心她们,已经等了十多分钟了,小兔子既没回消息,也没回电话,会不会是比赛成绩不理想,正躲在试衣间里哭鼻子呢。想到这儿,王俊凯不禁有些着急,他把熊和点心搁在一边,直接一通电话打了过去。

听了十几秒的等待音,王源终于接起了电话,薄荷音清亮清亮地从听筒那边传过来,王俊凯心放下一点,幸好没有哭鼻子。

“王俊凯?”王源那边似有些人声熙攘,王俊凯把听筒又往耳廓贴了贴。

“没看到我微信吗?”

“啊——”王源傻乎乎地应了一声,王俊凯几乎瞬间就能联想到对方慢半拍的样子,“我刚才在和队友收拾东西,没看手机呢......你在哪儿?”

“我在体育馆门口。”

“哦......哎?!你到了?”

“嗯。”

“你......你站在那儿先别动,我马上出来——”

王俊凯听到劈里啪啦一通乱响,接着就是呼哧呼哧的呼吸声还有嘭嘭的脚步声,小兔子正在赶过来,似乎还挺着急,王俊凯情不自禁地牵起嘴角。

没过多久,体育中心的玻璃门一下子被推开,还穿着一件单薄道服的小兔子站在门口,风吹着立起的呆毛,胸前挂着的金色奖牌倒挺显眼。

王源呆呆地扶着门,运动鞋的鞋跟还没提上,露出雪白小巧的脚后跟,手里依旧擎着手机,对着话筒说:“你到多久了?”

“没多久,”王俊凯回望着呆掉的小兔子,声音柔柔的,“咱先把电话挂了呗。”

“啊......”小兔子尴尬地缩了缩脖子,撅起嘴巴嘟哝,“我给忘了。”

他先挂了电话,几步靠近王俊凯:“你不是刚考完试,怎么过来了?”

“来祝贺你得了金牌啊,”王俊凯先把校服外套脱下来给王源披上,笑眼瞄了下对方脖子上挂着的金闪闪的奖牌,转身把玩具熊和点心拿出来,“礼物我都准备好了。”

王源披着外套,不好意思地皱皱鼻子:“幸亏我得了金牌,要是我连奖牌都没得上,你准备的这些不都白费了?”

“怎么会白费,我不过是想找个借口送你礼物,”王俊凯把玩具熊塞到王源怀里,看着小兔子抱着快跟自己一般高的大熊,咧开了嘴,“我准备了两套说辞,你要是没得奖,我就用这些礼物安慰你呗......”

“......随你怎么说咯,反正我说不过你,”小兔子撇撇嘴,“对了,你那个......模拟考怎么样?”

“唔......就还凑合吧。”

“态度端正点儿——”王源忍不住竖起眉毛。

“好好好,”王俊凯听罢站直了身子,像模像样地摆了个军礼,“报告长官,考试正常发挥,成绩应该不错。”

王源嫌弃地白了王俊凯一眼:“装模作样。”

“你嫌我态度不端正,我端正起来了,你又埋怨我装样子。”王俊凯耷拉下眉眼,语气像是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媳妇儿。

王源看着王俊凯这架势,噗嗤一声笑出来:“演差不多行了,见好就收啊。”

“喳——”

王俊凯将小兔子捞进怀里,笑得贱兮兮的。王源对王俊凯彻底服气了,懒得跟他一般见识。

“今天是一模,你们二模结束就要报志愿了吧?”

“对啊,就下个月吧。”

“你......打算去哪儿?”

王俊凯扬扬眉梢,小兔子竟和自己想到一块儿了。

他看着王源脸上细微滑过的紧张表情,心里像被蜂蜜浇灌了一般的甜。

“去你想去的地方。”

“......什么?”小兔子眼睛使劲眨了眨,表情有些不可置信。

王俊凯淡淡笑着,生怕小兔子不安一般,又将对方往自己怀里揉了揉。

“我打算去你想去的城市。要是考不进你想去的大学,我就报个别的一本。要是考不进一本,我大不了报个二本。要是连二本都考不上......”王俊凯将脸凑得离小兔子不能更近,“我就到你们大学食堂做打饭大叔,每天给你打饭,到时候可不准嫌弃我。”


TBC

额你哥在我眼里就是情话技能满级的吧

最近真的忙忙忙 下次见到我应该是源哥生贺啦 等我努力地撸一篇源凯厚

评论(79)
热度(1877)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