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10-11

校园黄暴小清新


10

 

听完王俊凯的流氓话,王源有连续几秒钟都是懵懵的。因为方才的哭嚷,小兔子鼻管里还有些酸溜溜的,他吸了吸鼻子,抬头用大眼睛瞅着王俊凯,一边瞅一边思忖着王俊凯说的话。

大抵是被王俊凯欺负得脑子也转不过来弯儿了,他呆了好久才意识到王俊凯满嘴的荤话。该死的是小兔子脸皮太薄,明明听了那么多遍还是觉得羞耻,脸蛋几乎红得透出血丝。

“谁稀罕看你的......”王源怕被笑话,嘴上说着不要,甚至佯装嫌弃地撇撇嘴巴。

王俊凯被王源动不动就脸红的小习惯萌得够呛,伸手戳着他的鼻头,尖尖的虎牙露出来:“你不想看,有的是人想看呢,比如三班的张小花,六班的李小雨......”

“那你去给她们看呗,”王源撅起嘴巴,似有些不乐意,憋了一会儿,又低声补了句,“说得好像你对着她们硬得起来一样——”

王俊凯听清了小兔子不满的嘟哝,眼尾抖了抖,大声笑起来,笑够了就一本正经地回答说:“你说得对,我对着那些胸大无脑的女生真的硬不起来.....我只喜欢带把儿的。”

“......”

“屁股再翘一点更好。”王俊凯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地低头扫了眼小兔子的身后,脑袋里回想起十分钟前还在自己眼皮底下那个圆滚滚的小屁股,眼里不禁掠过一抹邪恶的光。

王源下意识地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屁股,后退了两步:“你赶紧走吧,我还要训练。”

“那我走了?”

“走吧。”

王俊凯忽地眯起眼睛,王源不知怎么就从眼神里读出了些不对劲,还没来得及细想,就看王俊凯两手摸到他自己的腰部,将勒在身上的裤腰轻轻往上一提,裤子上的扣子就......崩掉了。

“......”王源心疼地看着弹到地上的扣子,这条裤子是上个月新买的,自己都舍不得穿来着。

“啧,腰围真小,你也太瘦了。”王俊凯语气里没有一丝愧疚的意味,反而不满得理直气壮。

“明明是你太肥......腰粗。”王源没好气地蹲下,把扣子捡起来,放在手心里。

“你说我肥?”王俊凯并不生气,一边朝蹲着的小兔子走过来,一边作势要撩起自己的衣摆,“哥有腹肌的好不?”

王源甫一抬头就看到了王俊凯衣摆下的大片春光,还有......凸起的裤裆。

小兔子连忙低头,却撞到了王俊凯的膝盖,疼得一边哼唧一边捂住脑袋。

“你给我乖乖等在这儿。”王源麻溜儿地站起来,血液倒流着往脸上往脖子上冲,最后脸红脖子粗地跑去更衣室了。王俊凯又一次被晾在原地,嘴角漾起不可明说的微妙弧度。

 

王源又给王俊凯拿了条裤子,一条特别肥特别宽松的运动裤。王俊凯试了试,因为裤腰是松紧带,倒是不会掉,只是这裤子的裤裆大到可怕,也不知小兔子是从哪儿翻出来的,他穿上这裤子以后别说前面不显形,连屁股都看不出来。

“......这也太肥了。”王俊凯嫌弃地看了眼身上的裤子。

“爱穿不穿——”王源叉着腰看王俊凯,似乎对自己挑的裤子很满意,翘着嘴唇眨了眨眼,“你把我裤子穿坏了我还没要你赔呢。”

“扣子给我。”王俊凯臂弯里还搭着王源的裤子,另一手朝着王源伸过来,摊开手心晃了晃。

“干嘛?”

“我帮你缝上。”

小兔子有些诧异地挑眉:“你会缝?”

“不会,不过可以学。”

“切,”王源似乎一早料到了,瘪下嘴角,“不用了,我妈会帮我缝的。”

“我帮你吧。”

“你也太闲了吧?”

“不闲,我高三了,”王俊凯一脸的波澜不惊,说得不能更自然,“我只是想多一个找你的理由。”

小兔子没话了,眼前这个家伙太危险,他胆子那么小,应该赶紧跑路的。但他依然忍不住地扬起脸,对上那双认真的眼睛,还有那一低头的温柔。

“下周高三不是有模拟考吗?”王源只觉得大脑发热发胀,便岔开了话,“还不回去复习?”

“哦。”王俊凯隐约有些失落地顿了下,含糊地应着,慢吞吞地准备离开。

他步子还没迈开,就听小兔子又喊了他一声,“王俊凯”三个字经他的口念出来,念得又慢又轻,却是软绵绵的好听。

“还有事?”王俊凯折身,看向还穿着皱巴巴的道服,赧红着脸踌躇的小家伙。

“扣子给你。”王源拇指和食指间夹着那颗小扣子,犹豫再三还是把它递到了王俊凯眼前。

王俊凯有点怔,直觉性地伸出手,接过扣子,握在手心。

“你——”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王源收回手,攥成拳头放在身侧,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继续说道:“别把扣子弄丢了,缝完记得还我。”

“好......”

王俊凯把扣子在手心里捏了捏,郑重地放进上衣左面的口袋里,和手机放在一起。

小兔子被他被弄乱的头发还没整理,头顶上翘起了两撮,像是冒出了两棵幼嫩的新苗。王俊凯心里头嘭嘭嘭,躁动不安的念头一股脑往上涌,小兔子还乖乖地站在眼前,他忍不住地想抱他、亲他,他从没觉得自己这么想拥有一个人。但他刚伸出手,小兔子的肩膀就受了惊般地缩起来了,所以他什么也不敢做,只是温柔地把对方翘起的头发抚平。

下午的上课铃从校操场边传来,王源先回了神,转身面向镜面,盯着镜子里依旧红着脸的自己:“你还不回去?”

“哦对,我得回去了,”王俊凯拍拍额头,手里拎着王源的裤子,挥了挥手,轻声补充道,“明天见。”

 

王俊凯走出王源所在的那间教室,关上门的时候还有些舍不得。他能模糊地感觉到小兔子温吞的情感变化,虽然还不敢确定,但他已经欢喜得要命了。所以他舍不得关门,他甚至担心一扇门会斩断自己和王源之间刚刚维系起来的还不够坚韧的感情。

王俊凯就这样患得患失地出了教室,出了体育馆,一路神游着回到学校。他在座位上将小兔子的裤子叠好,塞进书包的夹层里。

刘志宏瞧见了,吊儿郎当地走过来,一把将裤子从王俊凯书包里掏出来,展开抖了抖,又摆在腰上比了比:“这谁的裤子?”

王俊凯眸里划过一抹厉光,死死盯着裤脚差点拖到地面的裤子,语气很凶:“你给我放回去。”

“又犯什么毛病啊你?”刘志宏被王俊凯这猛然一吓弄得一激灵,瞪圆了眼睛,手里拿着那条裤子又打量了两眼,“这裤子尺码那么小,不会是王源的吧?”

王俊凯一双桃花眼里寒光凛凛地持续闪动:“我让你放回去。”

“好好好,我给您叠好了放回去。”刘志宏了解王俊凯的性子,脾气是冲了点,哥们儿义气还是讲的,不可能跟自己动真格的,所以他也不气,倒真的好脾气地把裤子认真地叠好,塞回书包里。

“你怎么弄到手的,不会是偷的吧?”刘志宏想通了裤子的主人是谁,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滚——”王俊凯丝毫不客气地赏对方一记暴栗,“你爸爸我像那种人吗?”

刘志宏打量过王俊凯佯怒着却盖不住奕奕神采的眼眸,心里透亮了几分:“啧,怎么着,这是定情信物?”

“......你恶不恶心,什么年代了,还定情信物?”王俊凯没好气地回道,薄唇的唇角牵了牵。

“可以啊王俊凯,小兔子把到手了?”

王俊凯手里的笔杆转了转,没应对方的问题,眼珠子一转却想到了别的事,便侧过头看着巴巴守着自己的刘志宏:“哎,问你个事。”

“你还没回答我……”

“你先告诉我,”王俊凯打断他,“跆拳道锦标赛什么时候开始?”

“啊——你要去看?”刘志宏微微吃了一惊。

“嗯。”

“应该是下周三......不过咱们不是有模拟考吗,你估计去不成吧。”

“在哪里比赛,市体育场吗?”王俊凯似乎没听到刘志宏的后半句话。

“你打算把模拟考翘了,就为了去看他比赛?”

“废话那么多——”王俊凯不满地皱起眉,“你不说我就去问别人。”

“你疯了吧王俊凯,市一模只有这一次......”

“王源他代表学校参赛也只有这一次。”

刘志宏细看王俊凯的表情,平时那张写满不屑的脸此刻却是郑重又认真的,没有半点玩笑的意味。他张了张嘴,本想再劝几句,话到了嘴边还是作罢。两个人认识这么多年,他心里知道眼前这头驴倔得可以,打定了主意后一百头牛也拉不动。

“你没救了。”他忿忿地撇下一句,从王俊凯身边走开。

王俊凯在从体育馆回来的路上就想好了,他要去现场为王源加油,看小兔子穿上整洁熨帖的白色道服,在台上英姿飒爽地横踢、侧踢、旋风踢。

王源其实和他在想象中的小白兔子一点儿也不一样,学习好,爱好篮球,又擅长跆拳道,胳膊小腿上都有点小肌肉。王俊凯总以为自己喜欢的是瘦巴巴的小兔子,但他发现阳光朝气的小兔子也同样的讨人喜欢,或者说,更让他心动。王源有很多面,可爱的,害羞的,嗔怒的,阳光的,每一面都不一样,但每一面都蛊惑着、吸引着他不停地靠近。所以不管是翘课还是翘考,他都不在意。

虽然距离比赛还有整整一周,他已经抑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期待着看到小兔子一改平时可爱的模样,在台上自信实战的姿态了。

 

 

11

 

王俊凯回家后,翻出来家里的针线,开始练习缝扣子。不得不说,他在手工活方面确实没什么天赋,坐在卧室的书桌前,对着台灯的光线,笨手笨脚地忙活了一个晚上,手指头都被针头扎肿了,也没把扣子缝牢,最后扣子就松松地吊在裤腰上。

王俊凯懊恼地挠了挠后脑勺,想到自己白天和王源信誓旦旦许诺的模样,突然觉得这扣子缝得着实拿不出手,但他也不好意思去麻烦母亲大人,王妈妈还以为自己在卧室里潜心复习来着。

第二天,王俊凯带着半成品上了学,也不敢去找小兔子,如此惴惴不安了一天。本想回家后继续钻研缝纫技巧,却在放学的时候遇到了等在教室门口的王源。

小兔子下课后就跑到了高三所在的楼层,拎着一个黑色的手提袋子,校服袖子挽到手肘下面一点,露出小半截细瘦的前臂。他看到熙熙攘攘走出教室的高三学长学姐,似乎有点手足无措。有人认出了王源,便不嫌事大地冲着还在教室里磨蹭的王俊凯喊了一声:“俊凯,你家王源在门口等你呢。”

“你他妈的骗谁呢。”王俊凯没信,在教室里嚷嚷一句。

“没骗你,不然我下周模拟考挂三科,”那人一听,扬着眉毛不服气地回了一句,“你再不出来我把人带走了啊——”

谁会在备考期拿自己的考试成绩开玩笑呢,王俊凯听罢便火急火燎从教室里蹬蹬蹬跑出来,在看到倚在门口的小兔子时,感觉自己呼吸都要停窒了。

“王源儿。”王俊凯在门口滞了步子,喊他。

路过的同班同学多半是友好地扫两人一眼,便识趣地走开了。王源抿着唇,拎着硕大的手提包走近一点。

“你有时间吗?”小兔子似乎鼓了点勇气,眼睛却稍有些躲闪。

“有啊,我当然——嗯,有时间。”

“那就好,找你有点事。”

“你是来找我拿裤子吗?我还没缝好......明天吧,明天给你。”

王源眨眨眼,露出一个清甜的微笑:“我知道你还没缝好。”

“啊?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手,”小兔子像被水汽浸润过的黑瞳瞅着他被扎肿的手指头,“都肿成这样了。”

王源说话的声音很甜,柔软的眼神很甜,嘴角的笑容也很甜。甜丝丝的王源此刻就好好地站在王俊凯面前,不偏不移地填补了他一整天的不安和空荡。

王俊凯觉得自己心跳得有点快,像是四五年级的小男生碰到暗恋的班花那样,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要不是小兔子还在眼前呆着,他差点就捧着少女心在地上打滚了。

“你找我,不是因为裤子?”

“不是。”小兔子弯着嘴角,依然在笑。

“那你是......”

“跟我去一趟体育馆吧,就耽误你半个小时时间。”王源先迈开了一步,回过头,示意着王俊凯跟上来。

“好。”王俊凯内心被熏得暖烘烘的,他忍不住在小兔子身后露出一个痴笑,别说半个小时,他宁可小兔子耽误他一整晚。

王俊凯在路上接过王源手里有些沉的手提包,忍不住问:“你这拿的什么啊?”

“到了就知道了。”王源调皮一笑,卖了个小关子。王俊凯不得不承认,他很吃小兔子这一套,顽皮搞怪的天性终于在他面前自然地流露出来,之前刻意的收敛和抗拒不复存在。

两个人又到了体育馆的训练室,王源让王俊凯在屋外等他,自己拎着手提包匆匆进了更衣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洗干净了的崭新道服。乳白色的上衣挺括地勾勒出少年纤细的腰身和不算宽厚的肩膀,小兔子光着脚丫,露出光洁白皙的脚趾,亭亭地站在更衣室门口。

“你把灯打开。”王源轻声道。

王俊凯已经看痴了,他无意识地听从着王源的指挥,走到训练室门口打开了灯,白炽灯光霎时铺满了屋子。

王源从黑色手提包里拿出几块特制的木板,塞到王俊凯手里:“把木板举起来。”

王俊凯将一摞木板放在脚边,拿起其中一块举在胸口的位置:“这样?”

“再高一点儿。”王源尖尖的下巴傲气地向上扬了扬。

“那这样呢?”王俊凯又把木板举到自己脖颈的位置,问。

小兔子侧着脑袋,用目光比量了一下,露出亮晶晶的小白牙狡黠一笑:“差不多。”

他右脚后退一步,活动了下脚腕和肩膀,继续说:“两手拿稳了,木板离下巴远一点。”

“嗯。”

“拿好了吗?”

“好了。”

王俊凯猜到了王源的打算,便静静定睛看着活动关节的小兔子,手指握紧了手中的木板。然后他就看到小兔子动用丹田,声音清亮地呵了一声,接着迈开步子轻巧地跑了两步,腾空,在空中变换了小腿的角度,绷紧脚背。只听啪嗒清脆的一声,手里的木板已经变成了两半,小兔子轻盈地落地,两撮碎发的发梢在空中飘起又落回原处。

王源甩了甩弄乱的刘海,展颜笑了笑,道服的领口敞开一些,他手捏着领子轻轻扇了扇,露出一半的锁骨线条清晰柔和。

“继续,这回拿两块木板。”

王俊凯点头,拿起两块木板叠在一起,放在身前。王源一如之前,敏捷灵活地踢断了他手里的木板。王俊凯盯着王源鼻尖一滴晶莹的汗移不开眼。

“接着是实战,”王源摸了摸鼻子,把那滴汗珠揩掉,朝王俊凯挑衅地一招手,“要来过两招吗?”

“......好。”

王俊凯把校服脱下来,里面只着了件黑色的贴身短袖,露出精壮的腰身。王源脸悄悄红了一红,很快恢复了如常的神色。

“拳要五指扣紧,最后接触目标旋转发力。”王源轻声提点,见王俊凯愣愣地听着没动作,便拉过王俊凯的前臂,与自己的手臂交叠。他尝试着带着对方的手比划,推掌,力量向前延伸,动作由慢到快,王俊凯跟着节奏又重复一遍。

“对,就是这样,你学的很快。”王源浅笑着夸奖,他站在王俊凯身后,因为对方的手臂比自己的长,他攀着有些吃力。

王俊凯能感觉到王源胸口抵着自己脊背的微妙触感,浅浅的沐浴露的香味飘过来,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他反手抚上小兔子柔嫩的手背,揩了把油水。

王源臊红着脸颊摆开手:“专心点。”

“好。”王俊凯嘴角压不住地翘起来,两边的虎牙都冒出了头。

王源无视掉王俊凯流氓兮兮的一声应,左腿绕过王俊凯的脚掌,交叠的手臂猛地一拉。王俊凯确实没反应过来,上身径直朝前倒去。

王源的膝盖瞅准时机顶住王俊凯的腿部,狠狠一绊。接着王源灵动地掉过身子,脚掌压在被按在地上的王俊凯的胸口。

“说了要专心。”认真起来的王源丝毫没有平时小心翼翼的模样,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葡萄一样圆润的眼睛在王俊凯脸上方亮晶晶地闪着。王俊凯仰着头看,当真是入了迷,压根儿忘了自己被小兔子两下收拾得躺在地上了。

王源迅速地收回脚,朝王俊凯伸出手。王俊凯顿了下,回握住,被对方轻巧地一把拽起来。

“你练了多久?”王俊凯干声咳了下,问道。

“唔——七岁开始学的,快九年了。”

“怪不得,我比你高比你壮,但是对垒起来毫无招架之力。”

“跆拳道不靠蛮力的。”王源皱着鼻子羞赧地笑着,又恢复了可爱呆萌的兔子样。

王俊凯被笑容蛊惑,不禁伸手在王源头上轻柔地呼噜一把。

“别闹——”王源跳着脚躲开王俊凯作乱的手掌,似乎憋了点笑意,旋即压下嘴角,“对了......”

“唔......怎么?”

“我刚才跟你演示的都是上场比赛的标准动作,你......也算是看过我比赛时的样子了。”

王俊凯眉心一蹙:“你想说什么?”

王源暗暗嘘一口气,依旧敛着笑意,语气认真:“下周专心准备模拟考吧,不要想着翘考来看我比赛了。”

“你今天带我来这儿,就是为了说服我这个?”

小兔子为难地低下头:“对,昨天放学刘志宏来找过我,我回家后想了很久怎么劝你安心考试,想来想去只有这一个办法......”

“可是我想去看。”王俊凯在这件事上莫名地顽固。

“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备考,这种比赛我每年都会参加,你可以......唔,明年再来看。”

王俊凯自然不想错过看王源比赛的机会,他从来都是下了决心后八台卡车也拉不回来的人,但是他眼睁睁看着王源温顺谨慎地望着自己的姿态,心防瞬间塌了,软成水汪汪的一滩。

“你干吗那么在意我的考试?”王俊凯不要脸皮地明知故问,“很关心我?”

王源短促地啊了一声,下意识地揉鼻子,一脸的心虚。王俊凯瞅着小兔子被自己问得发怔的呆样,心里痒痒的,忍了又忍,没忍住,右手食指挑起对方瘦削的下巴,凑上前吻了下去,微凉的四片唇瓣相触便分开。

小兔子轻轻抿了下嘴,唇角微翘,没有推拒,也未迎合,模样有几分天真又有几分魅惑。王俊凯看在眼里,心如鼓擂,真的是越陷越深。

他桃花眼低低垂下,盯着王源饱满又柔软的下唇,忍着再亲芳泽的冲动:“王源儿,看着我。”

王源抬起头,脸庞在灯光下映出了月牙白,颧骨以下似乎擦上两抹腮红,一副面犯桃花的怜人样子。王俊凯凑近一分,想再度吻上,却又刹住车。

他是真的在迟疑,再往前一步,他怕自己逼王源逼得太紧,可后退一步,他又万分的舍不得。王俊凯从来都对偶像剧里的欲说还休嗤之以鼻,可落到自己身上,他才发现所有的那些情不自禁都是情非得已。

他慢慢移开抵在小兔子下巴上的指尖,低叹道:“我现在这样,算是什么?”

王源在王俊凯失落的话音中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困惑表情,似乎品味着他话里的意思,旋即弯起嘴角,笑得俏皮:“算是我的人啊。”

小兔子终于卸下防备,走完两人之间最后那一小步,贴上王俊凯尚有些颤抖的嘴唇。王俊凯上躯一震,很快回了神,手掌拢住王源的后颈,通身像过电一般的又麻又痒。由嘴唇间升腾起的温热蔓延至全身,本能驱使着他将湿滑的舌尖探进小兔子清甜的嘴巴里,轻柔地扫荡口腔内侧的肌肤。王源攀着王俊凯倾低的脖子,不敢回应,只是承受着攻势逐渐生猛的吻,舌苔纠缠。

直到两人都累得没了接吻的力气,却仍唇贴着唇不肯分开。小兔子心脏砰砰跳着随时要逃离胸腔,犹疑了片刻,他手心抚上对方的肩窝,想要推开死死将自己扣在胸前的王俊凯。

王俊凯鼻子里不满地哼了一声,继续含着王源软软的下唇吸吮,在他嘴边呢喃着吐纳:“不准走,我都是你的人了,你得负责。”

王源气得又想踢人,奈何被对方牢牢地圈在怀里,动也动弹不得。所以说,不要试着跟流氓讲道理,流氓得寸进尺的无赖技能从来都是满级。

 

TBC

最近真的太忙叻,舞台剧彩排到凌晨,下周还要交一篇五页的论文...

这是我拼命挤时间屯的更新,心疼自己...QAQ

评论(106)
热度(2305)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