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08

校园黄暴小清新


08

 

目光在奖状的金字上来回描摹过几圈,王俊凯径直地转身朝二楼的高一三班走去,走着走着步伐就在加快,改成了小跑,等他来到三班教室的门口时,已经微有些气喘了。

不像之前几次在教室门口徘徊,这一回王俊凯直接推开了教室门,在全班诧异的眼光里扫视一圈,却没发现小兔子的身影。

教室后排几个不嫌事儿大的男生揶揄地吹起口哨,更有人叽叽喳喳地说着小话,嬉笑起来。

“王源他不在。”一个瘦高个子的男生在座位上翘着二郎腿,朝着王俊凯嚷了一句,周围的嬉笑声瞬间更浓了。

王源他到底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环境里,女生的爱慕,男生的讥讽,还有......自己的霸道。王俊凯蹙紧了眉峰,怪不得小兔子总是对自己退避三舍的。

“他去哪儿了?”王俊凯就近找到第一排的人,低声问道。

“王源他下周要代表学校参加跆拳道比赛了,估计在训练吧。”

“训练?在哪里?”

估计是王俊凯阴沉沉的气场太逼人,那被询问的眼镜男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应该在体育馆吧......”

王俊凯沉着嗓子说了句谢谢,就匆匆出了教室。刚才教室里不怀好意调笑的几个男生他都记住了,回头要好好教育一番。

体育馆就在学校不远处,王俊凯唬过了看门大爷后,就急匆匆地找到了体育馆,赶向小兔子训练的教室。

 

正值午休,偌大的教室里空空荡荡的,只有王源一个人站在镜子前,有板有眼地压腿。王俊凯甫一按下门把手,王源应声回了头,看到来人后原本舒展开的眉心揉了揉。

“怎么找来这儿了?”王源没有因为来访者而打断压腿的练习,腿还支在栏杆上,脸伏上膝盖,深深地弓下腰,像一只欲飞的海燕,姿态优美好看。

王俊凯不作声,轻手带上教室门,脱下鞋和袜子,也赤脚走上了训练场。王源应该训练有一会儿了,身上穿着的道服背后都汗湿了,勾勒出瘦削凸出的蝴蝶骨。王俊凯走近了,手心抚上对方的脊背,沿着骨骼纹路一路滑下来。

原本潜心训练的小兔子被摸得体躯抖了抖,起身把脚从栏杆上撤下来,轻盈地后跃一步躲开。

“你他妈又想干嘛啊?”兔子急了是真会咬人的,比如现在的王源,脸上密密麻麻的汗还没消,酡红却上了脸,嗔目瞪眼的模样确实有些同王俊凯剑拔弩张的架势。

“为什么骗我说只学过皮毛,你明明是黑带。”王俊凯眸光扫过王源腰间松松垮垮系着的黑色腰带,自言自语般地说着。

王源脸上有些难堪:“那又怎么样——”

“来,把我放倒。”王俊凯上前一步,手搭上王源的左胳膊,眼睛盯着对方轻轻晃悠的眼珠。

“......你无不无聊。”王源甩开王俊凯的手,错身打算让开,哪儿知道又被对方一把拽住。

“我说了,把我放倒。”王俊凯不依不饶地死攥着小兔子的手,纤细的手腕能够一把握住。

小兔子秀气的眉毛皱着,腮边的汗还在往下巴淌,和王俊凯两个人僵持着不动,大眼瞪着小眼。王俊凯眼光像笔刷般从王源脸上细细描过,右边的嘴角勾了勾,另一只空余的手就贼溜溜地窜上王源腰间,一下子把腰带上的活结解开了,宽松的道服直接大敞开,露出里面贴身的背心。白色的背心被汗水浸湿成透明的,露出肉色的皮肤和胸前浅粉色的两点,王俊凯眸色一暗,手就要伸上去。

“......”王源溜圆的杏眼一鼓,错身,右脚轻盈向着王俊凯的手腕一甩,将将踢中,力道不大,但足以把对方作怪的手踢开。

王俊凯嘴角古怪的笑意反而加深,被踢开的手又缠上去要搂小兔子的腰,急眼的小兔子终于管不上那么多,虽说被王俊凯抓着一只手,却借了巧力把对方攥着自己的那手反绞到身后,很轻松就把人绊倒在不算硬的垫子上。

流氓又要起身捣乱,王源干脆也一骨碌躺倒地上,手把王俊凯两只手巧劲儿擒拿到头顶,两脚勒住对方的脖颈,小腿压制住肩膀,整个人呈八字形把王俊凯的上半身都控制住了。

“啧,不还是把我放倒了?”王俊凯脑袋被人压着也不生气,朗声笑起来。

“神经病。”王源不适地动了动,明明是常用的擒拿姿势,但是感觉到王俊凯毛茸茸的脑袋搁在自己腿间,却是意外的不自在。

神经病乖乖地被制服,躺在王源精瘦的两腿间还有些享受,他手指头戳戳王源的腿肚子:“你这么厉害,我亲你的时候怎么不把我放倒?”

王源小腿收紧了夹在王俊凯耳边:“闭嘴。”

“我问你呢——”王俊凯扬着下巴,眼珠都能瞟到王源散开的道服。

“......你他妈被放倒了也不老实?”小兔子又是忍不住地爆粗口,声音都气得发颤。“你不回答我,我就不老实。”

王源擒着王俊凯手腕的两只手开始往外掰:“我看你怎么不老实?”

王俊凯哎呦哎呦地喊疼,王源直觉地卸了点力道,装疼那人的手指头趁虚而入,对着小兔子裆下正中央戳了下,似乎是戳中了那一团,软软的。

“......”王源下身被调戏,身子筛子一般的抖了抖,正欲将混蛋的手死死按住,混蛋却嘿嘿一笑,手腕一扭在王源的腿根一掐,王源登时啊的一声,松开压着他肩膀的两脚,膝盖蜷缩起来,护着裆部。

王俊凯上次就知道了,腿根是王源的敏感带,细皮嫩肉的,一掐一个准。既然决心耍无赖了,当然要无赖到底,王源的脚一撤开,王俊凯就迅速地翻了个身,匍匐着拎住小兔子的脚踝,把蜷起来的两腿放平在地面,整个人压上去。

王源虽说跆拳道练到黑带,有治人的本事,但是细胳膊细腿,力气抵不上王俊凯的一半。这下被对方压着,扑腾的手也被扣着,确实没有反抗的余地了,除非王俊凯把身子从他身上撤下来,但是王俊凯哪里肯呢。

一肚子坏水的王俊凯舔了舔嘴唇,脸对着小兔子气鼓鼓的脸蛋:“说吧。”

小兔子狐疑地瞪眼,不吱声。

王俊凯知道他没听懂,又跟了句:“那天为什么没把我放倒?”

“......”

“是因为舍不得我怕我疼,还是——”王俊凯贼兮兮的桃花眼一转,又凑近点,“因为不想反抗啊?”

王源脸早就红了,牙关咬了又咬,气得鼻子快冒烟了:“你快起来。”

“口是心非,你知道你现在脸上写着什么吗?”

“你起不起来?”

“你脸上写着,快亲我。”

“......”

王俊凯也不客气,闷头就吻下去,把王源的呜咽吞进嘴里,舌头伸进去霸道地胡搅蛮缠,吻得很黏。小兔子舌头并不配合,东躲西藏地想匿起来,奈何王俊凯越吻越深,几乎吸着他的舌根,把小兔子软糖一样的舌尖含在唇瓣间,细细碾磨。

“唔......”王源细软地呢喃一声,手捶着身上那人的肩膀。

王俊凯嘴巴也不退开,眼珠子睨着王源红通通的眼皮,一边吸咬着嘴边软软的舌头,一边囫囵说着:“你的眼睛又告诉我,快摸我。”

王源闻言,眼眸惊讶地瞋大,还来不及反抗,那人作怪的手就一路摸索上来,撩起背心,掐着小兔子屁股的肉,掐着小兔子腰上的肉,掐着小兔子胸前的肉。

左边那点一被揉捻,王源的身子立刻抖颤了一下,软下来了。王俊凯感觉到反抗的力道变小,便低头吮住王源墨扇一般垂下来的睫毛,手下依旧对着那点在揉,拇指和食指夹着那朵粉色小花,也不使劲儿,就是用指尖摩挲,力道刚好。

王源嘴巴得了空,软软地低吟,不忘带着哭音骂王俊凯混蛋。王俊凯亲他眼皮,亲他脸颊,一边浅笑一边更卖力地揉捻。小兔子脸胀红着,眼角挤出眼泪,却不自觉地挺身迎着王俊凯作乱的手指。胸口的热辣也刺激了下半身,腰肢不住地打颤。

敏感如王俊凯怎么可能感应不到小兔子身体的变化,手心碰了下要王源下身要抬头的小家伙,将裤头剥下来一点,坏心眼地又掐住对方腿根的细肉揉呀揉,湿热的舌头舔着王源背心上面露出来的锁骨,满足地舔舔啃啃。小兔子这回彻底有反应了,顶起来的东西戳到王俊凯的腰腹。

王俊凯哧哧笑着,松开舔他锁骨的唇齿,笑眯眯着桃花眼,握住王源的小小兔:“它比你的嘴巴诚实得多。”

王源早成了一滩水,哼哼两声表示抗议,再没别的声响了。

王俊凯重新甜甜地吮住王源的嘴唇,左右开弓地一手继续在他胸口作祟,一手剥下对方的裤子,找到小小兔轻柔地捏了捏。尔后抬起头,张开小兔子的两条腿,跻身跪在他腿间。

眼睛直勾勾盯着胀得厉害的小东西,又直勾勾盯着王源被亲得肿起的唇瓣还有因为呼吸缺氧而透红的脸皮,笑得又坏又贼。

“难受吗?”他嗓子发哑,也隐约起了反应。

王源细细喘息,眼尾泛红,点点头。

“自己会弄吗?”王俊凯松松握住翘起的小小兔。

意料之中,为难地摇头。这年头,十几岁的男孩子,谁没打过手枪呢。但王俊凯看得出来,小兔子在自du方面的经验确实乏善可陈。

“说喜欢我,就让你不难受。”王俊凯声音还在发沉。

“......”王源难堪地咬着嘴唇,似乎不乐意,但是没经验的他确实难受得厉害。

“你只要说一句,我就帮你。”王俊凯蛊惑性地说着,手指在小小兔上套弄几下,又停住,看到小兔子笨拙地抖了抖身子。

王源脸色估计不能用嫣红来形容,因为已经羞得透着淡淡紫红色。他翕动着微肿的唇瓣,细若蚊蝇地说:“喜欢......”

“喜欢谁?”王俊凯盯紧他。

“......你......”

“我是谁?”不餍足地再度问着。

小兔子因为憋得厉害,抽气的速率变快,只能羞愤地闭眼,不想承认,不想念他的名字。

但是——

“王俊凯。”他说。


tbc

正主那么喧嚣...所以我垃圾点 没关系吧 没关系吧??

下一章会有链接 但不是r18...兔兔还没成年内

评论(84)
热度(1983)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