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06-07

校园黄暴小清新


06

 

王俊凯在卫生间里呆了二十多分钟,望着镜子里烧红的侧脸和额头上密布的一层细汗,扯着嘴角沾着凉水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然后闭上了眼睛,一手扶着冰凉的水池边,一手解开裤子上的纽扣,将炙热的一团从内裤里拿出来。脑海里回放着刚才王源咬着嘴唇时羞涩的表情和泛红的眼皮,一边倒吸着凉气一边释放了出来。

“王源儿。”王俊凯叹着气轻轻喊出小兔子的名字,脸上又密密麻麻地蒙上了新汗。

他吃力地将内裤和裤子一并粗鲁地套上,靠着墙面舒缓着呼吸。等到他终于恢复了正常状态,拖着有些疲乏的步子走出卫生间时,却发现包间里已经变得空空如也了。小兔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跑掉的,盖在他身上的毯子被拨到了地上,书包和校服也都被带走了,只有沙发的角落里孤零零地躺着王俊凯的黑色帆布包。

早该想到的吧,王俊凯咬紧了后牙槽,眉头跟着揉作一团,眼角掠过一点失落。小兔子明明都乖乖跑到自己嘴边等着被叼走了,自己只要再多一点耐心,哪怕就几天的光景,就能吃到嘴里了。他只是一下子没忍住,就把对方吓跑了。

说不后悔是假的,王俊凯刚解决完个人问题,身子也虚,头更是疼得厉害,实在没力气追出去了。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撑着身子攥着手心,有种一切归零,从头再来的预感。

 

王源第二天没来上课,这件事王俊凯还是从刘志宏嘴里听说的。因为心里觉得既内疚又尴尬,王俊凯本打算认真地躲起来,等到小兔子消气了不计较了,他再去郑重地道个歉。

没想到王源直接把课翘掉了,就算再生气再想不开,也不应该逃课吧......还是说生病了没法来学校?王俊凯不禁有些着急,一下课就赶到了高一三班的教室门口,逮住一个准备去卫生间的女生,急急地问道:“王源他今天为什么没来上课?”

女生突然被一股蛮力抓住了胳膊,吓得肩膀一抖,等到定睛看清来人后,眼神不禁变得些微尴尬起来:“好像......好像是生病请假了吧?”

“什么病,严重吗?”王俊凯似乎没有松手的打算,握着对方手肘的掌心又紧了些。

“我不知道,老师没说,”女生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眉头蹙着,表情古怪,目光垂向王俊凯还抓着自己的手,“还有事吗?”

王俊凯犹疑了下,松开了手:“没事了,谢谢。”

他正打算去找班主任问问情况,那女生干巴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王俊凯,我觉得王源他是喜欢女生的。”

王俊凯闻声回过头,仔细看了看那个女孩子,刚才他太着急了也没有细看,是个长相清秀的姑娘,一双丹凤眼很秀气,此刻眼睛里似乎有些难过。

“你怎么知道?”王俊凯脸上没什么表情,眸光闪了闪,声音平淡地问着。

“......我就是知道,”女生表情明显地暗了暗,因为个头娇小,此刻完全是仰着脸看向王俊凯的,“所以你别再缠着他了。”

“既然你那么笃定他喜欢女生,为什么怕我缠着他?我是个男的,他肯定不会喜欢我啊。”

“你......”

王俊凯勾勾嘴角,看着女生脸上愈发暗下来的表情:“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跟他喜不喜欢我没有关系。就算他不喜欢我,我也想对他好,因为我喜欢。”

说完,他就转身走掉了,不是朝着教室的方向,而是老师的办公室。刚才和那个女生交谈时,有几个好事的同学围观。不过王俊凯才不在意呢,他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喜欢王源。

高一的班主任果然都正呆在办公室里批改试卷,王俊凯手指轻轻磕了磕门板,小心推开了门。

因为有过几面之缘,王俊凯一眼就认出了王源的班主任,盘着头发戴着眼镜的中年女性。听到敲门声,她正好奇地抬头看过来,注意到王俊凯投向自己的目光,不禁讶然地扬扬眉梢。

“老师好。”王俊凯走到班主任面前,微微欠着身子问好。

“找我有事?”

“我是......嗯,高三的王俊凯。”

“我知道你,在学校里名气不小哩。”老师笑容友好,似乎没把王俊凯当做差生看待。

“我是想问问您,王源今天是因为生病所以没来上学吗?”

“他啊,”老师将手里的笔搁下,看着王俊凯笑了笑,“他是请了病假,不过是亲自来学校请的假,看起来没什么大事儿。”

“他没事儿您还准假?”王俊凯听得云里雾里,忍不住问道。

“他是副班长啊,成绩好,平时也很乖,请假肯定是有急事吧。”

王俊凯搔了搔后脑勺,发现自己不但理解不了王源的脑回路,也搞不清王源班主任脑子里的弯弯绕绕。不过他懒得想那么多了,王源他没事就好。

 

捱了一下午捱到放学,王俊凯收拾好书包出了校门,朝着王源家走去。王源的家他是认得的,因为他已经无数次在暗地里尾随着小兔子放学回家了。

王源的家离学校不算远,步行二十分钟的距离。王俊凯方向感很好,又特意记了沿路经过的路名,所以兜兜转转了一圈就找到了王源家楼下,干干净净的小居民楼,周围栽着一排排绿油油高大的梧桐树。王源家住在三楼的A户,卧室窗口正对着一棵大梧桐。

王俊凯在楼下抬起头,朝着那窗口望去。时间接近傍晚,屋子里已经点起了灯,幽幽的昏黄色的光正从窗口洒出来,不知道小兔子躲在家里干什么呢。

王俊凯自己都没发现,他一边想着小兔子,莫名的浅淡笑意就浮现在脸上了。他把原本任性地甩在背后的那根书包带背到身上,整理了下校服领子,透过居民楼下发廊的玻璃门看着自己的身影。在确认自己看起来像个乖学生后,他动作自然地理了理额前偏长的刘海,抬腿朝楼道里迈去。

楼道不宽,却很干净。王俊凯一步迈两阶地上了三楼,看着A户的红色实木门,暗自提了口气,就抬手敲门了。

门叩了两下,里面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然后门就开了。开门的是一个烫了波浪卷发,看起来四十岁不到的中年女人,应该是王源的妈妈。她看到来人,目光在王俊凯的校服上绕了两圈,微微笑着眯起眼:“是源源的同学吧?”

王俊凯愣了片刻,回着得体的微笑,点点头:“是的,阿姨好,我叫王俊凯,是王源的学长。”

“原来是源源的学长啊,”王妈妈脸上温柔的笑容又深了几分,身子让开一步,“快进来,快进来。”

王俊凯微微哈着腰进了门,换上了王妈妈递过来的棉质拖鞋。

“妈妈,是谁啊?”王源懒懒的自在的声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

“赶紧出来,是你同学。”王妈妈身上还围着围裙,应该正在准备晚饭。

“我同学?”王源的声音着实染了丝疑惑,卧室里响起哒哒哒的脚步声,接着门从里面打开了。王俊凯的书包还没放下,刚换好拖鞋站在门口,笑盈盈地盯着还穿着浅绿色格子睡衣,睡得头发蓬乱的小兔子。

王源着实没想到来人会是王俊凯,明明还没睡醒耷拉着眼皮,登时吓得眼睛锃亮地睁着,小嘴巴张啊张的,手指头哆哆嗦嗦地指着王俊凯,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你......”小兔子脸蛋上蹭蹭地升温,受了惊吓,气儿差点没喘匀。

王俊凯也不应声,笑意颇浓地将王源无措的样子纳入眼底。

“你来我家干吗?”王源终于整理好思绪,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还能干吗,”这回应声的却是王妈妈,“听说你生病了来看望你呗。”

王源急得眼睛发红,手指头还指着王俊凯:“不是的,妈你听我说,这个人......”

“什么这个人那个人,你怎么上了高中反而不讲礼貌了,以前多乖一孩子。”

王妈妈似乎对王源的表现很不满意,语气里揉了些埋怨,旋即冲着王俊凯抱歉地笑了笑:“别理他,刚睡醒,脾气不好。”

“没事儿的阿姨,我都习惯了,”王俊凯嘴角漾起一股自以为羞赧的微笑,“王源他还好吗,病得重不重?”

“他一点事没有的,就是熬了几个晚上看书,身子撑不住了,请个假补补觉。”

“才高一就这么努力啊,王源儿?”王俊凯好笑地冲着王源挤挤眼睛,不意外地收获了对方抛过来的一记白眼。

“源源,带同学进屋里坐坐啊,”王妈妈笑笑地看着还皱着脸的小兔子,“妈妈先去把饭做好。”

“嗯。”王源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又白了王俊凯一眼。

“那个,同学,要不要留下来吃个晚饭?”王妈妈是个好客的性格,看到乖学生样的王俊凯自然主动邀着对方留下来。

“妈妈,他——”

王源话刚说出口,就被王俊凯半路截了下来:“那就麻烦您添双筷子给我吧,谢谢阿姨。”

“好好好。”王妈妈笑眯眯地连声应着,直接转身进厨房了。

王源脸一秒内冷了下来,吊着眼珠瞥着王俊凯,问:“说吧,你心里打的什么小九九?”

“能有什么小九九,当然是担心你来看看你啊。”

“装什么蒜,”王源气哼哼地撅起小嘴巴,“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儿的?”

“你带我去卧室里坐坐我就告诉你。”

“......”王源是真想把王俊凯的脸皮扯下来,看看有多厚了。

“还是你想在就这儿和我聊一聊,昨天的事?”王俊凯意有所指地扫了眼还在厨房里忙碌的王妈妈。

“你敢在这儿说。”王源拧起眉毛,气鼓鼓地瞪眼。

“怎么不敢?”王俊凯坏笑着摊摊双手,“不准备带我回房间吗?我背着包站在这儿好累。”

王源彻底拿无赖的王俊凯没办法了,黑着脸转身带路,领着身后人高马大的一只回了自己的“闺房”里。哪儿知道刚进屋,王俊凯就把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07

 

王源一听到关门声,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昨天的一幕幕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又回放了一边,脸烧得比熟透的番茄还要红。

他咋咋呼呼地转身对着王俊凯,攥紧了拳头朝着对方胸口就打过来:“你又关门干嘛?”

王俊凯没打算回答王源的问题,只是一手擒住王源挥过来的手腕:“为什么撒谎逃课?”

“你管我?”王源用力往外扯着手腕,急得有些跳脚,另一只手也向着王俊凯挥过来。

王俊凯两只手轻松制住了炸毛叫嚣的兔子,原本凌厉的眉眼此刻温顺地垂着,怕他害怕,语气特意放柔下来:“你昨天不是刚批评我翘课吗,怎么自己也翘了?”

“......你松手。”王源知道自己挣不脱,便咬着牙轻轻抗议。

“你是为了躲着我吗?”王俊凯松了点力道,手上的劲儿刚刚好控制着王源不能落跑,也不会把对方的手腕捏疼。

王源面色僵了片刻,嘴角挂上刻意的哂笑:“想得美呵,我还不至于因为你逃课吧。”

“不是因为我?”王俊凯睫毛动了动,瞅着小兔子僵硬的笑容,拽着手腕把人拉近一点。

“不是。”王源梗着脖颈,目光所及处正是王俊凯滚动的喉结。

“那是因为什么?你明明没生病。”

“你管那么宽做什么,我单纯不想上课不行吗?”

“你又撒谎,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是不是因为我?”王俊凯鼻子里哼哼笑出一声,弓着背,弯着后脖子,将脸凑得离王源的鼻尖只有几厘米。

王源犟着抿了下唇,带动得唇肉颤了几下:“我说过了,不——”

王俊凯趁着王源说完前迅速地又凑近几厘米,叼着小兔子的唇肉轻轻咬了一口,两个人紧张的鼻息缠绕在一起。

“你再说一遍,不是因为我?”

大敌当前,小兔子识相地不吱声了,脑袋畏畏缩缩地想朝后退,却被王俊凯一把拢住了后脑勺。

王俊凯目光罩着王源躲闪的眼睛,小声地叹了口气:“不准躲我。”

“也不准怕我。”

“更不准说不喜欢我。”

王源傻傻的忘了回话,手腕已经被王俊凯松开了,反而没有了推拒对方的力气。王俊凯本就没有用强的打算,他收回审视着王源面庞的眼神,目光在他卧室里兜了一圈。

小兔子比他想象中要现充得多,屋子里除了篮球,还摆着一副羽毛球拍,一副乒乓球拍,甚至挂着件跆拳道服。

“你学跆拳道?”王俊凯盯着道服下意识地问出声。

“......嗯?”王源还没从王俊凯之前的话里缓过神来,根本没听清他刚才的话。

“我刚才问,你学跆拳道吗?”王俊凯瞄了王源一眼,目光又移向墙上挂着的道服。

“哦,”王源晃了晃神,没再同对方顶嘴,只是语气里听不出情绪,“学过点皮毛而已。”

王俊凯其实暗吁了口气,幸好只学了皮毛,如果王源是黑带,哪儿还有他欺负他的份儿,一早儿被小兔子撂倒在地上了吧。

卧室里的色调很暖,墙面涂成了奶黄色,窗帘是蓝绿色杂间的简单碎花,吊灯,挂钟,都是最普通的款式,床单也是蓝白色的格子图案。王源的卧室和他本人一样干净简单,王俊凯眯了眯眼睛,他实在是挑不出一丁点对小兔子的不喜欢。

王源站在几步远的地方,轻声打断了王俊凯的思绪:“王俊凯。”

王俊凯听得小兔子喊着自己名字时有些甜的声音,转头看着他透红的脸。

王源似乎是努力鼓起一点勇气,犹疑了半晌开口道:“其实昨天......”

“对不起,”王俊凯低低地应了句,“我不该不经你同意就那样对你。”

“根本不是我同不同意的问题,咱们那样......本来就是不对的。”

王俊凯仔细看着王源隐忍的表情,听着王源用力的语气,问他:“为什么不对?”

“......因为男的不能喜欢男的,不然就是同性恋了。”

王俊凯心里一直知道小兔子惴惴不安的是什么,他听完他的回答没有过分的惊讶,反而异常平静地说:“你觉得你不能喜欢我?”

王源生硬地点了点头。

“那你想喜欢我吗?”

王源张着嘴巴抬了头,他发现自己并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理智告诉他应该摇头,但是他忘了,只是迟钝地伫立原地,然后在王俊凯微妙的目光里悄悄加速着心跳。

敲门声在这时响起来,王妈妈为他解了围。

“饭菜都盛好了,你们快出来吧。”

王源松了口气,连忙结结巴巴地应着:“嗯......就来了。”

接着他尴尬地瞄了王俊凯几眼,低声说:“去吃饭吧。”

“那走吧。”王俊凯语气谈不上失落,他勾着唇看着小兔子挽起睡衣袖子,急匆匆跑到洗手间洗手的单薄身影。追到王源远比想象中困难,突破小兔子的心理防线就是眼下最大的难关了。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

 

桌上摆着三菜一汤,因为王爸爸在外地出差,三个人四道菜,王妈妈明显是临时添菜了。王妈妈将刚洗好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热情地招呼着王俊凯到餐桌边坐好,为他盛了满满一碗鱼头豆腐汤。

“俊凯,我这样叫你可以吧?”王妈妈看着端正坐在桌边乖乖模样的王俊凯,欢喜得都有些合不拢嘴巴。

“可以,阿姨怎样顺口就怎么叫吧。”王俊凯微牵起嘴角。

王源坐在一旁观察着王俊凯堆在脸上一本正经的表情和难得严肃的语气,忍不住嗤笑一声。王妈妈腾空瞪了儿子一眼,又夹了块鸡翅到王俊凯碗里。

“你多吃点啊,不要客气。”

“谢谢阿姨。”小恶霸王俊凯大概把这辈子的礼貌礼节都用在今天了。

一顿饭吃下来,王俊凯脊背挺得笔直,累得腰酸背痛。天色晚了,王妈妈使唤着王源下楼送学长到公交站。

王源委屈得小嘴撅得高高的:“妈,你儿子带着病呢,下楼着凉了怎么办?”

“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就是想偷懒了才请的假,下个楼正好放放风,”王妈妈推了王源一把到家门外,又看着王俊凯,“俊凯,天晚了,到家了给源源发个短信。”

“......我还不知道王源的手机号。”王俊凯垂着眉梢瘪下嘴角。

“源源,把手机号告诉俊凯,等他到家了好报个平安。”

王源瞪圆眼睛巴巴看着王妈妈表示抗议,直接被王妈妈无视掉了。瞅着王妈妈宠王俊凯这架势,让她把自己儿子卖了也不是没可能吧。

王俊凯拿出手机,心满意足地记下了王源的手机号,跟着气鼓鼓的小兔子下了楼。王源脚下还穿着拖鞋,露出光洁的小脚趾,脚下生风地蹭蹭下楼,王俊凯紧追了几步跟上对方。

“你送我到楼下就好,公交站我认识。”

“得了,让我妈妈知道了又要训我。”王源冷哼一声。

“我又不会跟你妈妈打小报告,”王俊凯悄悄牵住王源睡衣袖的一头,“你穿得太少了,晚上外面寒气重。”

“假惺惺的,你要是真关心我,刚才怎么不帮我说话?”

“因为我想跟你单独待一会儿,只好把你骗下楼了。”王俊凯一板一眼地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不要脸。”楼道里的感应灯突然灭了,王源在暗处闹了个红脸蛋,心里头思忖着王俊凯有没有发现。

王俊凯一对弯月牙似的桃花眼在漆黑的空间里也亮晶晶的,他呲出银白的小虎牙,想再凑到小兔子唇瓣上讨一个香吻,却被对方灵巧地躲开了。

“你以后别来我家了。”

王俊凯表情顿了顿,改用了开玩笑的语气:“为什么?吃醋你妈妈喜欢我?”

王源忽然跺了跺脚,感应灯又亮起来,王俊凯低头,看到小兔子正绷着脸皱着眉的严肃表情。

“你明明听懂了,”王源低声说着,“你刚才不是说不用送了吗,那我回去了。”

接着小兔子就转身了,脚步声又沉又急,似乎没打算等王俊凯的回答。王俊凯一直目送着浅绿色的睡衣从楼梯转角处消失掉,眼底深色的瞳仁晃了晃。

 

第二天中午,王俊凯没去食堂排队打排骨汤,也没去高一三班找王源,而是坐在教室里安心地打魂斗罗。刘志宏撒丫子跑到教室的时候。王俊凯刚把机器里小人的血槽干光。

“王俊凯,你看到一楼的公示栏了吗?”

“什么玩意?”王俊凯对着小人又补了几脚,不耐烦地说着,头都懒得抬。

“一楼的获奖公示栏啊,”刘志宏使劲儿拍了下王俊凯的肩膀,“原来你家王源那么厉害,真人不露相的。”

“他获什么奖了,数学竞赛?物理竞赛?”

“呸——王源他学习好谁不知道啊,”刘志宏瘪瘪嘴,“是市级跆拳道比赛。”

“跆拳道?”王俊凯猛地抬起了头。

“对啊,啧,你那什么表情,”刘志宏朝着教室外努努嘴,“不信自己下楼去看。”

王俊凯真的蹭一下就站起来了,三步并两步地朝着教室外冲了出去,呼呼地下了楼,在一楼的公示栏前急停住了步子。公示栏上正贴着张金光闪闪的奖状,“重庆市青少年跆拳道锦标赛冠军”几个烫金的大字印在奖状中央,获奖者一栏端端正正地写着王源的名字。

王俊凯揉揉眼睛,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他的小兔子,瘦巴巴的任他欺负的小兔子,怎么可能是跆拳道比赛的冠军呢。


TBC

短暂的小清新,马上要黄暴回来叻hhh

评论(180)
热度(2611)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