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04-05

校园黄暴小清新


04

 

王源已经被王俊凯亲懵了,咬着被嘬得冒了水光的嘴唇,眼睛湿湿的只想哭。王俊凯偏了头打量着王源红红的兔子眼和泛潮的眼睫毛,眼底又柔和了几分。

他舍不得逼着小兔子就范,但是和刘志宏打的赌还摆在那儿,他一边心疼一边着急,这么进退两难的境况对他来说还是头一遭。

气氛变得愈发微妙,王源脸上已经烫得不行,忍不住偏过头躲着王俊凯的嘴唇,王俊凯便追着王源的鼻子,凑得很近,但又不急着下口,只是无言地盯着他看,目光从眉头落到嘴唇,又重新找到王源躲闪的眼睛。

“回答我。”王俊凯受了蛊惑般地又低头嘬了下王源的眼睛。

王源低下头,不说话。

“你是没想通,还是不想说?”

王源僵硬着身子,呼吸像是哽住了一般。他慢慢地提气,慢慢地摇头:“不喜欢。”

“......”王俊凯的目光变得深邃,他鼻端发出一声绵长的嘘声,一手握住王源的后脖颈,把他的脸向上抬起来对着自己,嘴巴随时要贴上来。

王源嘴唇已经被吻得发肿了,他蹙着眉毛阖上了眼睛,手上身上一点动作也没有,一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模样,闭着眼睛可怜兮兮。

可王俊凯并没有亲上来,他忽然卸了力,挪到了安全距离外。王源从桎梏里解脱出来,浑身酸软地靠着墙壁,抬起杏眼小心瞄了下沉着脸的王俊凯。

“我等着你亲口承认。”

王俊凯声音沉到了地底下,浑身散发着股让人摸不透的偏执气息。王源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好不容易从对方的怀抱里解放出来,他捡起掉了一地的作业本,踉踉跄跄地就跑远了。

 

王源表面上死鸭子嘴硬的要命,心里头其实又惊又怕的,和虎口边的小动物一般颤颤巍巍。王俊凯知道,倘若他用强的,王源根本犟不过他,一早儿丢盔卸甲地认输了,他和刘志宏打的赌也就赢了。

但是到了这个档口,王俊凯却不再把那个赌注当作玩笑看待,他想要王源亲口承认是喜欢自己的,他想要真正意义上地得到小兔子的心。他十二分地肯定王源对自己的感觉,却没有考虑过自己心里平白无故的占有欲从何而来。这种占有欲他从未体会过,不禁觉得新鲜又好奇,得到王源的心愿也变得愈发强烈。

王俊凯认栽了,三天的时间足够他拿下任何一个他不在意的人,但是他征服不了这只被他不经意间摆在心上的小兔子。真是只磨人的兔子啊,王俊凯不满地在心里抱怨着,嘴角却不受控制地弯了起来。

刘志宏自然将这件事当做笑话挂在了嘴边。

“我说什么来着,王俊凯啊王俊凯,你就是太看得起自己。”

王俊凯坐在位子上翻着海贼王的漫画,还不忘掀起眼皮白了对方一眼。

“我就跟你说王源他是直的你还不信,吃闷头亏了吧?”

刘志宏满脸满嘴的幸灾乐祸,王俊凯对着他脑门儿狠狠一推。

“过过嘴瘾行了啊,别蹬鼻子上脸的。”

“得,还不服气,”刘志宏一脸揶揄,努努嘴巴,“你不会还没死心呢吧?”

“昂。”王俊凯将手里的漫画书翻过一页。

“不能吧?王俊凯这不像你风格啊......”

“你管那么多,事儿妈?”王俊凯合上漫画书,翘着二郎腿把书塞回了桌肚里。

“我x我x我x......”刘志宏连骂了三声,拍了拍王俊凯的桌子,“你认真了?”

王俊凯脸上忽明忽暗了一阵,猛地站起身,冷着脸面不改色地看着刘志宏,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跟谁认真过?”

说完手一撂就出了教室,留下刘志宏一个人,满脸震惊地站在那儿。

“我x我x我x......”刘志宏又连骂了三声,压低声音喃喃道,“我做梦呢吧,这他妈是动真格儿的了?”

 

事实上王俊凯心里特别的不服气,他从小到大都处在众星捧月的环境里,小学四年级就收到过同班女生的告白,初中三年高中两年里追求者更是一抓一大把,其中也不乏长得精致好看的男孩子。但他从没对谁上过心,交往过的人一只手也数得过来。

王源是头一个和他相克的,不但躲他躲得远远的,还在他靠近时像刺猬一样竖起全身的刺儿,王俊凯别提多委屈了。委屈归委屈,他还是控制不住地去拿捏王源对自己的感觉。躲得越远,他越想把小兔子逮回身边;刺儿竖得越多越锋利,他越想把小兔子搂进怀里亲亲红眼睛。

王俊凯改用了“怀柔政策”,不敢再硬着来。王源喜欢打篮球,他就拦着高二高三人高马大的男生们占场地,把篮球场的使用权全权交给小兔子。王源喜欢喝排骨汤,他就趁着午休前十分钟溜出教室,排半个小时的队打好热气腾腾的一碗给对方端过去。王源去老师办公室搬作业本,他鞍前马后地帮着拿了。王源和隔壁二班的白毛起了冲突,他硬是带着一群高三生把高一的小不点欺负得没声儿。

这样总归能打动小兔子了吧,王俊凯想。事实证明,王俊凯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尽管王俊凯费劲了心思地讨好,架子也放下了,老脸也搁下了,全学校都知道他在追王源了,小兔子依旧咬着牙不肯说喜欢,一口一个谢谢学长,把人推得远远的。

王源说谢谢的时候脸蛋红红,嘴唇红红,看得王俊凯心里痒得要命,可就是看得见却摸不着,也亲不着。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王俊凯终于承认自己先陷进去了,而且一点儿也不想走出来。他喜欢王源,特别喜欢,从第一眼见到他就喜欢上了。

 

王俊凯被自己的少女心吓坏了,这种纠结的小心思真的太不适合他了,他明明是个行动派。行动派王俊凯追起人来当然不能含糊,他在想通的第二天就翘了晚课在校门口等着王源放学了。

王俊凯单肩背着书包,倚在校门口的梧桐树下,紧张得心里的小兔子都要蹦出来了。之前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虚张声势,现在认真起来反而变得惴惴不安。他有点害怕王源的不理不睬。

高一生是第一波出来的,乌泱泱一群毛头小子和带着蝴蝶结的小姑娘,王俊凯仗着个子高,又踮着脚,把走出来的人都收在眼底。然后他就看到了人群里的王源,穿着干净的校服,书包乖乖地用双肩背好,一边走一边和朋友聊着天,一双杏眼晶晶发亮,红色的嘴唇翘着,特别的可爱。

王俊凯站在马路对面,颀长地立在那里,眼睛躲在偏长得刘海下面贪婪地看着走近的猎物。王源没有嗅到危险的气息,毫无警觉地靠近,走在他旁边的男生先看到了王俊凯,拍拍王源的肩膀,小心朝着王俊凯的方向指了指。王源顺着对方的手看过来,笑容尴尬地停在了脸上,仰脸和他对视了两秒就别开眼睛。王俊凯什么都没干呢,小兔子的脸就红了。

王俊凯心里乐得不行,努力控制着面部表情,头偏过一点儿直勾勾地盯着陪在王源身边的两个男生。那两个高一的愣头青被盯得发毛,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识相地一起走开了。

王源手足无措地站着,眼珠干巴巴地瞅着校门口的邮箱半晌,也不敢看王俊凯一眼。王俊凯舔舔嘴唇,勾着唇喊他:“王源儿。”

声音又沉又沙,苏得王源肩膀颤了一下,他红着脸和王俊凯大眼瞪小眼,小小声地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儿,高三不是上晚课吗?”

“我翘了。”王俊凯耸耸肩膀。

“你又翘课?”王源眉心拧巴拧巴又揉成了一团,“不学习了?”

“泡你要紧。”王俊凯不要脸不要皮地嘿嘿一笑。

王源睁圆了眼睛地瞪他:“你想不想好了,不知道哪个重要吗?”

“你这是在关心我?不嫌我烦了?”王俊凯敞亮地眯着眼睛笑,像个讨糖的孩子。

王源懒得理他,转身朝着公交站走去。王俊凯眼巴巴地在校门口等了快半个小时,哪儿能这么快放小兔子走,于是紧追了几步赶上王源的步伐。

“又想丢下我一个人,你就仗着我喜欢你不生你气吧。”

“......”王源脸上淡淡的粉色还没褪干净,就又沾了一层绯红,“你能不能收敛点?”

“我不懂收敛,不然你教教我,怎么收敛地表达喜欢?”

王源翻着白眼瞥着王俊凯,又羞又气地哼了一声,别过脸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今早给你的八喜看到了吗?我放在你书桌上了。”

“......”

“好吃吗?我怕草莓味的太甜,特意给你买的抹茶。”

“没吃,我给扔了。”

“又想骗我,我中午去你们班教室,在门口垃圾箱里看到包装了,不是吃干净了吗?”

王源顿住步子,有些讶异地看着王俊凯的眼睛:“你看垃圾箱干吗?”

“我就想确认下你吃没吃,放心,我就看了一眼,没翻......”虽然想翻来着,王俊凯默默在心里补充道。

“你——”王源微张着嘴巴,兔牙把柔软的下唇瓣磕得发白,“真是病得不轻。”

“我是病了啊,肿瘤,晚期呢。”王俊凯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王源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什么?”

“在这儿,”王俊凯牵起王源的手,放在自己左胸的位置,“我心里长了个肿瘤,医生说是新型的,还没起名字呢,”

“......”王源微微觉得不妙。

王俊凯躬下身子,轻言轻语地说:“只有你治得好它,不如就用你的名字给它命名吧。”

王源被王俊凯的疯话说蒙了,脸上耳朵上脖颈上火辣辣地烧起来,手被王俊凯攥着,压根儿忘了抽回来,任由王俊凯拉着朝着公交站边的桌游室去了。

 

 

05

 

桌游室里有好多独立的包间,王俊凯从兜里掏出张崭新的一百块拍在前台的桌子上,湿湿的手心里握着王源的,一拉一扯间就带着人进了拐角的包间里。

包间的窗口很小,光线偏暗,飘着淡淡的烟味儿。王源捂着鼻子不适地皱着眉毛,杏眼滴溜溜地转着在包间里打量了一圈,面色困惑地望着王俊凯。

王俊凯知道王源在看他在等他解释,他偏不。他慢悠悠地转身把包间的门锁上,慢悠悠地把书包放在包间的沙发上。门上了锁以后,王源不祥的预感愈发浓烈起来,他两手攥紧了书包带,咬着嘴唇看着包间里摆着的麻将桌,还有一张简易的床铺。

“锁门干吗?”王源怯怯地问出声。

“怕有人进来啊。”

“......有......有人进来不行吗?”

王俊凯嘴角带着古怪的笑意:“会打扰你帮我治病。”

“......”王源已经不敢问了,王俊凯虽然没明说,但他隐约觉察出对方的意思了,心也跟着没有章法地狂跳起来。

王俊凯迈近一步,拉着王源肩膀上的书包带,一点点从胳膊上扯下来,将帆布书包也一把扔到了沙发上。

“我病得这么严重,你肯定不忍心吧,”王俊凯压着嗓子在王源烧红的耳廓边吐纳,“帮我治病好不好?”

“我——”王源是真的紧张到声音发抖,才吐出一个字就颤着声说不下去了。

“同意了是不是?”王俊凯伸手捧住了王源的脸,拇指沿着腮边一路摩挲到嘴唇上的唇珠,指腹在唇珠上来来回回地揉。

王源当然是想反抗的,他手心已经贴上了王俊凯的锁骨,想着把人往外推。但是王俊凯一早料到了,他的手劲儿不小,手掌死死捏着王源的手肘,强制着小兔子使不上力气。

他低下头稳住狠地吸住王源红润的嘴唇,有节奏地用唇瓣吮着,用两排牙齿咬着,感觉到王源炸毛地用手指头掐着他腰上的肉了,他才慢慢退开一些。

王源湿漉漉的眼睛又要冒红,咬着银牙急得直哼哼:“我没同意呢。”

“那你刚才不说,”王俊凯提胯一顶,又硬又热的一个就顶到了小兔子的腿根上,“晚了点儿。”

“你......你要干嘛啊。”王源被王俊凯闹得又羞又怕,哭音断断续续地响起来。

“等你治病。”王俊凯凑过来在王源嫩滑的脸蛋上舔了一口。

“你快起来,起来......”王源感觉到腿根上尺寸还在变大的烫人的东西,干脆死死地闭上眼睛,哪知道身体上感官反而变得愈发敏锐了,他明显地感觉到对方呼吸擦过自己耳根皮肤时微微瘙痒的感觉,

“我不想......”

“可是我想,怎么办呢,王源儿?”王俊凯这时又不知满足地伸出又湿又烫的舌头舔咬着他的耳垂和耳蜗,他后背上霎时冒起了一连串的鸡皮疙瘩,手上更是酸软得没了力气。

“我难受得要命,快帮帮我。”王俊凯继续哑着声音诱惑他。

王源皱着眉心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连嘴唇都是瑟瑟发抖的。王俊凯是想忍着的,但是王源这样招人疼的样子反倒激起了他某些蠢蠢欲动的想法。

他行动快于思考地一口含住王源还没咬紧的嘴唇,含住了就舍不得松口了,王源的唇瓣真的是又香又甜的,就像快要融化的奶糖。王俊凯舌头顶着王源的牙齿想往里送,但是王源哪里肯呢,一边摇头闪躲一边死死咬紧了牙关。小兔子死命推拒的模样彻底激起了王俊凯,他手指大力地捏着王源的下巴,指尖施力地往下拽。王源吃了痛也没松口,眼看着眼泪就要流下来了。

王俊凯怕王源哭,便悄悄卸了力,不再捏他的下巴,而是用手心托着小小的巴掌脸,软声呢喃着哄他。

“别哭,我不欺负你了。”

王源呜咽着抽了一下,因为王俊凯的嘴唇还贴着他的,便松动了齿关,想让他退开。哪儿知道嘴刚张开一条缝,王俊凯滚烫的舌头就钻了进来,卷住小兔子滑滑的舌头,用力地往自己嘴里拽着,一吸一嘬,像小婴儿吸吮母乳一样的不知餍足。

王源软软的舌苔被嘬得火辣辣地疼,眼角窝着的一滴泪啪的一声就落了下来。手上真的是半点力气也没有了,脑袋被王俊凯的蛮力顶着,身子一个劲儿得向后倒,他只顾得上攀着对方的衣服领子,才能撑着不倒下去。


 ❤ 


低头看着王源闭着眼悄悄流眼泪的模样,王俊凯心里头酸溜溜的难受,小兔子什么都还没准备好呢,他就猴急地把人家欺负哭了。王源好不容易对他敞开的心扉估计又要关上了,王俊凯一边自责一边用手指帮浑身酥软的小兔子做了简单的清理。

王俊凯自己也硬得难受,已经忍了半天了。怕王源光着身子着凉,他先帮着对方把内裤穿好,又用厚厚的毯子把人裹好,方才像螃蟹一样,叉着腿一头扎进卫生间里。


TBC

评论(136)
热度(2324)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