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02-03

校园黄暴小清新   

王俊凯十六岁生日快乐~


02

 

围观人群里的声潮一波接一波地袭来,王源终于抓住了一丝清明的意识。他拍了拍自己发木的脸颊,感觉到脸上一层厚重的燥热。可怕的是心脏也跟着跳乱了节奏,嘭嘭地在胸腔里肆意冲撞泵动。

王俊凯还站在篮筐下别有深意地微笑,眼尾骄傲地扬起。王源深吸了口气,暗暗叮嘱自己不能中计。于是他调皮地歪着头,回给对方一个笑容,在王俊凯那一瞬的怔忪里连跑带跳地旋身上前,掌风击在篮球上,把球拍到一侧,被候在一边的队友接住。

“张哲。”他嗓音清亮地喊着对方的名字,手冲着本队的篮筐那边挥了挥,示意对方跑到那边。他轻快地跟上去,在篮下接住张哲传来的球,脚底像安了弹簧一般地跃起,三步上篮得分。

场下毫无意外地再次响起欢呼声。王源一手叉着腰转过身,得意地扬起小巧的下巴,冲着那头的王俊凯比了个中指。

王俊凯眼底似乎有波澜漾过,脸上却没有一丝恼怒的神色。他慢慢地笑开,两手鼓着掌踱步走近。

“厉害厉害。”王俊凯语气认真地恭维道。

王源面对着高出自己近十厘米的人,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背,面上依旧是不畏缩的表情:“所以,是我们赢?”

“对,你们赢,篮球场也归你们。”

“就这么认输?他们才赢了两个球。”站在一旁的另一个高三生有些不服气,语气不耐地问出声。

“赢一个球也是赢,愿赌服输,我们也是讲道理的。”

王源被王俊凯坦诚的目光唬到,差点儿以为刚才发生的那些让自己羞愤的骚扰都是他的错觉,不过对方在下一秒就打破了他的设想。

王俊凯错身从王源身边走过,微微弓下身子,鼻腔里涌进的是少年独有的清新的汗味。王俊凯翕动着鼻翼吸了两口,嘴边吐出的气息悉数喷在王源运动后烧红的耳廓边。

“小心点,下一次可没这么简单。”

低音喑哑地在耳边响起,却像是平地上的一声雷。王源瞳孔地震般地猛晃,手心跟着攥紧了,脸上努力维持着从容的表情,险些破功。

 

王俊凯所说的下一次并没有隔很久,就发生在第二天上午的大课间。

高一和高三两个年级之间的交集屈指可数,除了课外活动外,就只有全校的大课间,三个年级集合在操场上做广播体操。S中和其他中学不同的是,除了第三套中学生广播体操外,还有一套集体舞,每个班的男生列和女生列手牵着手跳交谊舞。

集体舞刚安排下来的时候,全校的学生哀鸿遍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之间连眼神接触都困难,更何况牵着手跳舞。好在舞蹈里没有过分羞耻的动作,舞伴又是固定的,跳的次数多了,大家渐渐变得习惯起来。

王俊凯打定了主意,趁着大课间排队的时候,猫着身子从操场那头一溜烟儿跑到了操场这头,找到了王源班级所在的队伍。

王源的个头在班里只算得上中等,王俊凯站在女生列的队尾,仗着身高优势,在男生列里一路看过来,最后定格在倒数第五排的学生头上,圆润的招风耳很吸人眼球。

王俊凯的眼珠似乎被吸在那只半藏在厚厚头发下的招风耳上,移也移不开。他弯了弯桃花眼,趁着做广播体操时一点一点地朝前挪动着,每经过一个女生就勾着唇角,小声说一句借过。

班上的女生多半是认识王俊凯的,一方面是因为他是高三那群叛逆生里的头头,打架逃课的惯犯,事迹在全校都出名,另一方面就是他面容姣好,剑眉星目,一双桃花眼打一开学就吸引了一帮女孩子的注意。

这会儿见到王俊凯本人,女生们都是低低惊呼一声,顺从地向后退一步让出自己的位置,再踮着脚尖偷偷打量对方的背影。

王俊凯终于站到了王源的右后方,看着小兔子一蹦一跳有板有眼地做体操的模样,忍不住笑得眉眼俱弯。

王源全身心投入地做着跳跃运动,并没有发觉到身后传来的逼人目光。王俊凯看着王源同手同脚的动作,终于端不住地噗嗤笑出了声,捂着肚子直不起身子。

“王源儿,你顺拐了。”他善意地提醒道。

王源做操的动作顿了顿,懵懵地转过头,在看到王俊凯笑脸的那一瞬讶然地瞪大了眼睛:“你怎么在这儿?”

“我不能在这儿吗?”王俊凯淡定地耸耸肩膀,对着同样回头看过来的女生露出微笑,“可以跟你换个位置吗?”

女生先是受宠若惊地眨了眨眼,又捣蒜一般地点头,让出了位置。王源像看惊悚片一般地盯着王俊凯的侧影移到自己正右方,嘴唇动了动似乎想问点什么,到底没有宣之于口。

集体舞的前奏响起来,男生列和女生列依次地面对面站好。王源蔫头耷脑地向右转过身子,一双杏眼嗔怒地睨着王俊凯所在的方向。晨风拂过一缕,掀开了王俊凯额前薄薄的刘海,他展颜笑得眼睛发亮,手心向着王源摊开,静默地等着被牵住。

王源轻哼一声,气得别过脸,并没有牵手的打算。王俊凯主动地迈前一步,把王源攥成拳头的左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王源臭着脸正打算甩开,王俊凯及时地低下头,鼻尖迎着王源蹙起的眉头:“老师在后面看着呢,你不跳吗?”

淡色的瞳孔动了动,王源咬牙忍住了甩开王俊凯手的冲动。王俊凯噙了抹了然地笑容,捏着王源的手腕转过一圈,看着对方塌下来的嘴角反而笑得愈发开心。

“你……”

“王俊凯。”王俊凯带着王源又反向转了一圈。

“……我知道你名字。”

王俊凯嘴边传出隐约的笑声:“打听过了?”

王源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需要打听吗?”

“唔……”王俊凯煞有其事地点点头,“也是。”

两个人是面对面牵着手的姿势,接下来应该是王源举起舞伴的一只手,让舞伴原地转三圈。王源自我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问:“所以你到底是想……”

话说了一半就没有后文了,王俊凯不按常理出牌地直接把人拖到怀里,两人的前胸轻轻贴着,王源能感受到王俊凯胸口有节奏的心跳,还有突然涌进鼻腔的少年气息,不是女孩子的香水味,而是杂糅着洗发水和汗水的味道。王源的心跳也逐渐加快,特别是王俊凯故技重演地将嘴唇凑近他耳边的时候:“想……泡你。”

话音落地,王源整个身子都僵住了,他慢慢地抬起头,看到王俊凯下巴上冒出的稀稀落落的青茬儿。

王俊凯明晰地感受到怀里小兔子僵硬的身子,手掌正环着他的腰,手心摩挲过脊背的时候摸到对方腰际凸出的脊梁骨,真的是只特别瘦的兔子。

王源被摸得上身一个激灵,推搡着王俊凯退后了半步,双方余出的空隙终于给了他喘气的机会。

“你他妈有病?”

他深深渡入一口空气,脸蛋蹭上两抹酡红,努力摆出气势汹汹的模样来。王俊凯几乎是一眼识穿了他的心虚,虎牙亮出来,手搁在王源软软的发顶上旁若无人地靠近。

“我是有病,我不喜欢女孩子。”

他又迈进一步,把小兔子的惊慌失措悉数纳入眼底:“不过我知道,你也不喜欢。”

体育老师的口哨声响起来,各个班级都在抓紧集合。王源从懵懵的状态里抽出一丝清明,他飞快地眨着湿漉漉的眼睛,看向王俊凯的目光先是困惑,又逐渐变得讶异,最后甚至带着些愠怒。

“滚。”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说完就转身径直地走向自己班的队伍。

王俊凯抄兜留在原地,看着王源炸毛暴走的蠢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可爱到即使对方身后突然冒出一个毛茸茸的兔尾巴,他也丝毫不会感到奇怪。 

 

 

03

 

王源是正八经儿地躲起王俊凯来,哪怕在走廊上几十米开外的地方远远瞄到对方的身影,也会一溜烟儿地找个地方猫起来,不管是教室还是卫生间,只要好藏身他就不挑剔。

在走廊上闲逛时,刘志宏多半跟在王俊凯身边。他瞅见王源躲瘟神一般的咋咋呼呼地模样,忍不住勾着王俊凯的肩膀揶揄道:“说吧,你都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把人家吓成这样?”

王俊凯倚着墙轻笑:“他那不是被吓的。”

“那是怎么回事?”

桃花眼睨了眼刘志宏困惑的表情,王俊凯呵呵一声:“你猜。”

刘志宏感觉自己闷声被喂了口屎,皱着脸抗议:“我靠王俊凯你不要太无聊吧?”

“啧。”王俊凯懒得搭理这边疯狂叫嚣的人,眸光紧紧黏在高一三班教室门口探出的那颗小脑袋上,左侧鬓角的碎发调皮地翘着,鼻梁到唇峰的弧度精致得很,嘴唇薄而翘,皮肤好像又白了点,莹莹的泛着光。

刘志宏努力扳回王俊凯的注意力,揪着他校服的领子:“别看了,再看也看不出朵花儿来。你守在这儿有什么用?说好的三天啊,现在就剩一天了,你连兔子毛都没摸到吧?”

王俊凯不耐烦地把刘志宏的爪子从自己衣服上扯开,“皇上不急太监急,你少多管闲事。”

“行,我不掺和,”太监刘志宏悠哉悠哉地叹了口气,“我等着看好戏啊王俊凯,到时候脸不要太肿。”

王俊凯根本听不进刘志宏叽叽歪歪的絮叨,身心都在那教室门口,目光炯炯地监视着小兔子的行动。

王源似乎没有发现躲在不远处狩猎的他,小心翼翼地从教室里走出来,朝着班主任办公室的方向走。王源是副班长,多半是去取作业的。

计上心头,王俊凯伸出软软的舌尖舔了舔虎牙,抿着下唇笑得邪魅:“我说过我有把握。”

王俊凯把食指竖在嘴边,示意着刘志宏噤声,自己轻手轻脚地跟了上去。

王源走路的姿势也很俏皮,脚下踩着双藏蓝色的匡威,一只脚抬起,另一只脚的鞋跟在地面踏出咔嗒一声,整个人随着脚底踏向地面的动作跃动半个身位,是活脱脱的兔子跳。

王俊凯心道这王源绝对是兔子精化成了人形,不然怎么可能言行举止间都是小兔子的模样。

王源倒真是神经大条得厉害,被王俊凯暗搓搓地跟了一路也没发现,就这么一路小跑小跳地进了办公室,等到出来的时候果然抱着一大摞作业本。

王俊凯等在门口,看到王源捧着作业本艰难行进的模样,适时地喊住他。

王源回过头,看清来人,不禁皱起秀气的眉毛:“又干嘛?”

王俊凯甩甩刘海,向着王源摊开手:“看着挺沉的,需要帮忙吗?”

“不用,”王源没好气地回道,“我拿得动。”

王俊凯看到王源几欲离开的动作,语气异常平静:“喂,你很怕我?”

“怕个球?你以为你谁?”

王俊凯近来把有关王源的事摸得门儿清,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王源从小到大都是典型的五好学生,尊敬师长爱护同学,性格温顺又谦和,初中三年统共说出口的脏字不超过十个。

这样温驯听话的小兔子,在自己面前又是比中指又是骂脏话的原因是什么呢,还能是什么呢?

想通了这些,王俊凯嘴角的笑意又深了些。他一点儿也不在意被王源骂,反而有点乐在其中的感觉。

“那你为什么躲着我?”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躲你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你眼花了吧?”王源言语微微生硬,面庞上的表情也有点僵。

“我视力5.0……”

王源顿了两秒,眉毛竖起嗔目瞪着王俊凯笑盈盈的脸,果断地转身准备走人。

王俊凯上前一步,准确地擒住王源的手腕,声音沉稳肯定:“你喜欢我,对不对?”

王源刚稳住的身形猛地一晃,他回首压低音量,带着丝羞恼:“你——”

“对不对?”王俊凯执着地问着。

“我不喜欢。”王源咬着牙恨恨回复道。

“不可能。”王俊凯依然没有松手,手掌慢慢往下蹭着,直到两人的手心交握。

王源撅起嘴巴,唇缘是淡淡的粉色,他忽闪着双眼瞥向地面,声音倏地变软了些:“我说了,我不喜欢。”

软糯的薄荷音钻进耳朵里,王俊凯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但是王源红着的耳朵根又在提醒着他,小兔子是真的在害羞。

收起锋芒的王源连兔子毛都软乎乎的,脑袋上似乎有两只耳朵垂下来,王俊凯看得眼睛有些发直。接着他几乎在一秒内笑开了,从眼窝里折射出的笑意,像涟漪一般在脸上一圈圈舒展开,化作腮边浅浅的猫纹。

王俊凯现在的心里头似乎捧着一汪清澈甘甜的泉水,泉水里泡着只白白净净的害羞的兔子。他似乎打定了什么主意,伸手拽起王源的校服袖子,倒没用上多大力气,把对方拽到走廊不远处老师们看不到的死角里。

手指已经不由自主地摸上王源的耳后,轻轻抚弄。王源在他的动作下忍不住地战栗,肩膀发着抖。王俊凯一手安抚性地按着他的肩膀,高大的身形挡过走廊窗口爬进来的日光,将小兔子整只笼罩在阴影里。

王源紧张到眼睫毛颤动个不停,后背不断朝着墙边靠着,直到退无可退。王俊凯考虑到小兔子的情绪,没有粗鲁强迫的打算,只是凑到草莓果冻似的两片唇瓣边浅尝辄止地舔了一下。

然后他看到王源阖起的两只眼睛和昆虫翅膀一般颤悠悠的浓黑睫毛。他一边笑一边郑重地重新低下头,两排牙齿咬住王源饱满柔软的嘴唇,又湿又热的舌头一溜儿滚进对方松开的齿关,带着少年的热情和激烈,卷住小兔子意欲退缩的小舌头,在口腔里扫荡了个彻底。

王源没有接吻的经验,指尖发抖地攀着王俊凯结实的胸口,嘴里不时发出唔唔的声响。眼睛半睁着,瞄到王俊凯放大的脸庞,赶紧慌不择路地闭上眼睛,羞得从额头到脚趾的皮肤都火辣辣地发烧,酸痒酥软一股脑儿地从身体里冒了出来。

王俊凯敏锐地感觉到王源因为腿软而不住下滑的身子,空余的一只手及时抚上他的后背,把瘦削的身子压向自己,接吻的程度却在加深,他舔舐着王源形状圆润的牙齿,又将上下两片唇瓣轮番地含在嘴里力道不轻地吸吮。

直到王源鼻管里不断发出嗡嗡的嘤咛声,王俊凯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命都被吻去半条的小兔子。两个人脸还贴得很近,他两手捧着下巴尖尖的巴掌脸,用鼻梁亲昵地在对方小巧的鼻头上蹭了蹭,眼底浓稠的笑意化也化不开。 

“你看,你明明喜欢。” 


TBC

评论(150)
热度(2888)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