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守株待兔 #01

校园黄暴小清新


01

王俊凯跟刘志宏打赌,三天之内一定追到王源,他有这个自信。

 

两个人的初遇发生在一个有些尴尬的地点,学校二楼最拐角的男厕所,高三生们聚堆抽烟、打飞机的地方。

开学第二天,王俊凯被几个哥们儿拉到厕所里学抽烟。烟嘴儿叼进嘴里,小心地用打火机上的浅蓝色火苗点燃了香烟,还没来得及吸上一口,就被莽莽撞撞闯进来的王源给打断了。

高一生的新校服在一堆灰呛呛的旧校服里格外扎眼,厕所里的人目光齐刷刷地移向了王源身上。乌黑发亮的学生头,滴溜溜躲闪着的杏仁眼,还有紧张到冒汗的鼻尖。不知是谁带头吹了声口哨,剩下的人都跟着意味不明地笑起来。

最靠外的黄毛男生手里夹着根烟,吊儿郎当地走近几步,对着王源通红的耳垂吐了个烟圈。

“小朋友,知道这是哪儿吗?”

王源眼底局促的神色一晃而过,摇了摇头,浅褐色的眼珠儿在厕所里生涩地绕了一圈,最后定格在靠在窗边那人的身上,身形高挑颀长,手侧插在兜里,一看就知道是高年级的学长。但是他留着黑色的学生头,嘴里衔着烟的动作也不那么熟练。

他和这里的其他人不一样,王源的直觉告诉自己。

王俊凯的眸子从始至终也没离开过王源的脸,发觉到对方投向自己的颇有些求助的眼神后,他不着痕迹地浅勾起嘴角。随手把烟扔到垃圾桶里,他扬起下巴看着那黄毛,暗哑地开口道:“二东,你裤子拉链开了。”

黄毛哑然地张了张嘴,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裆,啐了一口。他掉身把拉链拉好,又瞥了眼畏缩着肩膀的王源,骂骂咧咧地走远了。

上课铃响了起来,聚在周围的几个人觉得没趣,便都作鸟兽散了。王俊凯面色依然没什么波动,只是微微歪过脑袋,继续盯着王源看,狭长的眼睛眯着闪过点精光:“还站在这儿干嘛?”

王源本就大的眼睛又瞪圆了一小圈,脚后跟向后磨蹭两步:“你是……问我?”

“不然呢?”王俊凯单薄的唇瓣终于咧开一点,右边有一颗小虎牙晾着。

“那我……回去上课了。”王源似乎被王俊凯恍然露出的笑容吓到,一手揪了下裤缝,慌慌张张地转了身。

刚走了两步,又倏地停下来,回头说了声“谢谢”,声音轻到王俊凯险些没听清。

“啊……”王俊凯也愣了愣,摆摆手说,“不客气。”

王源没再吱声,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慌乱地跑掉了。王俊凯垂下卷长的睫毛,盖住了眸光。

“小兔子。”他难得地软下嗓子,念出声。

并没有什么一见钟情的狗血桥段,王俊凯转过头就忘记了小兔子的存在,依然是个我行我素的顽劣高三生,该翘课翘课,该打闹打闹,只是学抽烟的计划被无限期地搁置下来。

第二次碰到王源,是在篮球场上。王俊凯刚打完一场,白色毛巾挂在脖子上,仰头往嘴里灌着冰镇的农夫山泉。淌下来的汗水半盖住眼睫,他转首就瞧见食指尖顶着个篮球打转的少年,宽大篮球衫里穿着件修身的白色短袖,纤瘦的小腿上没什么肌肉,脚下蹬着双红黑色的篮球鞋。

是那只小兔子,王俊凯顿住脚步,凝视着对方在阳光下反光的白色皮肤,以及被日头烤得泛红的招风耳。喉咙莫名有些干燥,王俊凯拿起水瓶又灌进一口矿泉水。

刘志宏刚用袖子把脸上的汗揩干净,瞅见王俊凯难得一见的出神模样,便好奇地顺着对方的目光瞧了瞧。在看到场上猴子一样嬉闹的俊俏少年时,忍不住笑得眯起眼睛。

“王源。”他一手勾上王俊凯的肩膀,朗声念出名字。

“谁?”王俊凯困惑地瞟他一眼。

“就那小孩儿啊,叫王源。”刘志宏一脸得意地朝着少年所在的方向努努嘴巴。

“告诉我干什么?”

“你接着装,”刘志宏搂着王俊凯的脖颈使坏地往下按,“丫眼睛都快在人身上盯出个洞了。”

王俊凯哪里是受人牵制的主儿,三两下摆脱了刘志宏的钳制,反手绞过对方的手肘。

“哎疼疼疼,你撒手。”

“你还敢不敢瞎说了?!”王俊凯被戳了软肋,力道和语气都有些发狠。

“我瞎说什么了,”刘志宏也犟起来,死撑着不服软,“我跟你说王俊凯,别怪我没提醒你,那小孩儿桌肚都快被小姑娘的情书塞爆了,等人家找了女朋友,你半口也尝不着。”

“啧……”王俊凯松开手,“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

“他不可能找女朋友。”

刘志宏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以为全学校男生都跟你一样直不起来啊。”

“别人直不直我不知道,反正他不直。”

“你凭什么……”

“就凭他喜欢我。”

“我x王俊凯你哪儿来的自信?!”

王俊凯眼睛又移向篮球场,正看到王源把汗津津的刘海捋到头顶,露出饱满的额头和好看的眉毛。

“给我三天时间,妥妥儿拿下那只小兔子。”

王俊凯摸清了王源的日常作息,定时定点地守在对方常去的地方,带着股势在必得的架势。他给自己的霸道攻略起了个雅称,叫“守株待兔”。在王俊凯眼里,追王源无非像在路边用网兜一只迷路的兔子一样简单。

攻略的第一站就是篮球场,王源每天课间操都会和同班的男生去打篮球。

王俊凯确实得意得早了些,倒不是说追王源有多难,而是他根本没什么可趁之机。等到高三生上课间操时,篮球场早被一大群女生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了,绕是王俊凯将将一米八的身高,站在人群外望眼欲穿,也只能看到王源头顶翘起的一撮头毛而已。

既然是霸道攻略,自然没有这么轻易认栽的道理。王俊凯拉上几个关系好的朋友,从人群中粗鲁地跻身而过,咋咋呼呼地嚷着要抢场。高一的嫩苗子不敢和高三的老油条硬着来,虽然心说着这帮人的蛮不讲理,却都不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场上打球的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终于有声音响了起来,清清亮亮得像流水一样好听。王俊凯眼角瞄着正在走近的身影,心里倏地开了朵花,小兔子上钩了。

“这个篮球场是三个年级公用的,既然我们先占了,你们就没有来抢的道理吧。”

“王源。”站在另一边的黑瘦男生试图拉住一脸正气地冲王俊凯他们走过来的少年,却被对方一把甩开了。

王俊凯讶然地扬扬眉梢,正身迎着王源的方向,看着他的脸,连鼻翼上沁出的细汗都在泛着光。眼前的倔强少年和几天前在厕所里受惊的小兔子判若两人,对着高出自己半个头的高三生完全没有畏缩的姿态,迎着不时刮过的午风,目光坦荡。

“那咱们就用公平点的方法。”王俊凯眼底闪了闪,微颔着首,对上王源圆圆亮亮的双眼。

“什么方法?”

“比一场,”王俊凯从王源手上接过篮球,拍到地面又弹起,轻松地接住,“谁赢了谁留下。”

王源顿了片刻,唇瓣忽地漾开,眼角也弯下来,没什么犹豫地回复道:“好啊。”

一场对战就这么草率定了下来,围观的女生看着两个打头阵的俊俏少年,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由高二生开球,比赛很快开始了。王俊凯仗着个子高,率先抢到了球,左手一个假动作骗过了右边防守的人,迅速地转身带球跑起来。王源很快缠了上去,虽然身材瘦小,但是动作熟练又灵活,一个人也能绊住王俊凯的行动。

周围渐渐围上了两三个高一生,王俊凯孤军奋战,想要突围还是困难,周围一时没有接应的人,只好冒险投篮。篮球朝着篮筐飞去,沿着筐虚晃了半圈还是没进,径直落向地面。

王源眼疾手快地闪身抢到了球,眨眼间已经带球跑到了自己的篮下。高三防守的队员甚至没反应过来,就眼巴巴看着王源轻盈一跃,稳准狠地扣篮得分了。

周围霎时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呐喊,震得王俊凯微微耳鸣。他终于想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女生围观了,八成是来看王源打球的。不过,这小兔子的篮球确实打得不错,个头不算高,技术却比自己好上那么一点点。

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认不认就另说了,王俊凯做不到跟一只小兔子服输。这么想着,他一边的嘴角噙了点坏笑,凑上前去,舒展开双臂拦在王源身边。

打了半节课的球,王源身上的白衣服已经湿透了贴在身上,勾勒出上臂小巧结实的肌肉纹路,双手抱着篮球移动时,发梢的几滴汗正甩在王俊凯裸露在外的小臂上。

王俊凯干脆眯起眼定睛看着轻喘的王源,表面上做着防护,掌心对着王源胸前的篮球,手指凑前一点,有意无意地蹭过对方的胸口。

王源似有察觉地瞥了眼王俊凯的手,上身后倾了几寸,捧着篮球的手没松。

王俊凯下唇抿起一点,一边吁气一边念出王源的名字,吐出的两个字绕过舌尖,很是清晰。

“怎……”

王源刚说了一个字,整个人就卡壳在那里,动也不动,怀里的篮球空落落地掉到地上,被王俊凯轻巧地接起来,干净利落地带走,跳起,灌篮。

场下又是一阵惊呼,还有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王源的耳朵却像安了隔音器一般地隔绝了周围人群的喧嚷,感官里只感受得到自己的名字在王俊凯唇齿间迂回的低哑声音,以及右胸口那一点被手指揉捏过后的酸痒和钝痛。燥热的绯红后知后觉地爬到脸上,眼睛四下瞄着,正巧瞅见王俊凯投完篮远远望向自己时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TBC

校园黄暴小清新,顾名思义,就是披着小清新外衣的 r15

好久没写黄暴的我已经激动到手抖...

评论(131)
热度(3803)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