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晕奶症

王俊凯没断奶的时候得了晕奶症,喂母乳的话就会吐奶。所以他还在襁褓里的时候,是靠喂奶粉和米汤长大的。

再长大一些,他晕奶的毛病仍没有改善,牛奶只尝了一口就会吐出来,连闻到牛奶的味道也会觉得恶心。十一二岁正是男孩子长身体的时候,多喝点牛奶来补充营养,个子长得快。但是王俊凯对牛奶有生理性的排斥,一口也碰不得,王妈妈为此操碎了心。

王妈妈常常拿王源当做正面教材,来教育王俊凯。王源对牛奶的喜爱几乎到了偏执的地步,无论是上学,训练还是赶通告,书包里总会装上两盒牛奶,饭后来一盒,睡前再来一盒。

因为牛奶喝得多,和王俊凯黑黢黢干巴巴的皮肤不同,王源的脸蛋很白很软,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奶香。说来也奇怪,王俊凯排斥牛奶的味道,却不会因为王源身上浓浓的奶味儿而觉得不适。相反,他觉得这股奶香莫名的好闻。

 

周末公司训练的时候,要做八十个仰卧起坐。王俊凯用膝盖给王源压着脚背,手心附在对方细瘦的小腿上。王源两手背在脑后,抿紧了嘴唇从垫子上坐起来,又仰头直挺挺地倒下,带起一阵空气的浮动。

王俊凯翕动着鼻翼,嗅到一股淡淡飘来的香味,携带着阵阵奶香和洗发水的花香。王俊凯忍不住趁着王源再一次起身时深深吸了一口,满足地阖上眼皮又睁开,回味着周围空气里的好闻味道。

练习到后期,王源起身时已经变得十分吃力,颗颗汗珠顺着额间滑下来,有一滴沿着鼻梁一路流下,淘气地停在了鼻尖。

王俊凯在王源起身时凑近了脑袋,压低了声音轻声鼓励道:“王源儿,就差十个了,加油。”

“嗯。”王源咬着牙挤出一声,汗湿的刘海凝在额头上,露出扭曲蹙紧的眉毛。王源只靠着大腿休息了半秒,又仰面倒下去。

王源鼻尖那滴汗珠随着他的动作被甩开,啪嗒一下滴在王俊凯靠近了的腮边。王俊凯习惯性地抬手揩掉,却将那滴汗蹭到了嘴边。舔唇抿了一口,咸咸的,甜甜的,还有一点若有似无的奶香。

王俊凯握着王源小腿的手指动了动,指尖轻轻按着对方的小腿肚。

王源身上的奶味儿真是既好闻,又好吃啊,他忍不住想到。

 

过了不久,组合外出赶通告,因为临时的安排,他们住进了一间大床房。奔波了一天,两个人都搞得灰头土脸。王源进了房间后便大大咧咧地冲进了浴室洗澡,王俊凯则留在了浴室外面收拾行李。

隔了不到半个小时,王源就披着件浴衣光脚走了出来。他扑腾一下坐到了床上,甩了甩湿哒哒的头发:“去洗吧,水特别热。”

“等我收拾完就去。”王俊凯着手准备着第二天要穿的衣服,余光里扫过王源浴衣下光溜溜的小腿,还有他不安分地晃动着的两只脚丫。

拿好换洗的内衣,王俊凯起身进了还蒸腾着热汽的浴室。刚带上浴室的门,王俊凯就同扑面而来的热浪撞了个满怀。浴室里沐浴露的薄荷味道很清淡,但只走了几步,便有更浓郁的奶香萦绕在鼻端,那是王俊凯觉得熟悉又陌生的属于王源的味道。他阴差阳错地闻到过这种味道,在训练时,在打闹时,这种味道都曾悄无声息地飘进他的鼻子里。

但此时此刻,他才真正切身地体会到这种味道有多好闻,就像在华夫饼上淋了焦糖那样浓郁的甜,又像在酿蜜里加了干花瓣那样沁脾的香。王俊凯张开嘴唇猛吸了一口,想把空气里香甜好闻的奶香悉数吸进自己的鼻腔里。

他洗了十四年来最久的一次澡,被这股浓郁的奶香包围着着洗澡,他连沐浴露都舍不得抹了。等到他慢吞吞地洗漱完毕,换好浴衣准备出去的时候,却有了一瞬间的迟疑。

王源正躺在外面的床上,身上带着他之前不怎么喜欢的奶香。想到晚上要和这小家伙躺在一张床上,伴着这股令他心神不宁的香味入睡,王俊凯说不上自己是期待还是害怕更多。他说不出心尖这份踌躇的感觉是因为什么,但是他狠不下心打开这扇门,哪怕看一眼王源窝在被窝下白嫩的脸蛋也会觉得紧张。

 

做了半晌的思想工作,王俊凯终于扭动门把手,打开了浴室的门。然而浴室外的场景让王俊凯愈发地崩溃了——王源正盘腿坐在床上,专心地喝奶。

他嘴里头含着吸管,撅着嘴巴缩着腮帮子,努力吮吸盒里的牛奶。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电视屏幕,膝盖有规律地晃动,浴衣下白色内裤的一角不时因为他晃腿的动作露出一小截。

王俊凯把浴衣的腰带系得紧了些,尴尬地轻咳一声想引起王源的注意。王源闻声,朝着王俊凯站着的方向望了一眼,注意力又被电视里的内容转移了去。

“你啷个洗得这么慢啊,快一个小时了。”王源用舌头舔了下上唇,反而将唇瓣上沾上了奶渍。

王俊凯对和自己争宠的电视机有些不满,便走近了几步拿过遥控器,关上了电视。

“啧,你干嘛——”王源正看得兴起,不满地瞪了王俊凯一眼。

“明天要录节目,早点睡吧。”

“就差一点儿了。”王源在床上跪直了身子,伸出手作势要抢王俊凯手里的遥控器。

王俊凯灵活地闪身躲过王源的突袭,麻利地跳到床上:“别闹,快睡觉。”

“我说了,就差一点儿就看完了。”王源不依不饶地凑上前,一手拿着牛奶盒,一手伸直了去够被王俊凯举起来的遥控器。

“奶喝完了没?别洒了......”

王俊凯的注意力被王源手里的牛奶带走,一不留神就被小家伙得了逞。王源把身子贴到王俊凯胸前,揽着肩膀抢下了对方手里的遥控器,顺手把已经喝光了的牛奶盒扔到了床头。

王俊凯眼看自己中了计,遥控器也被抢走,胜负心登时被勾了起来。他不甘心地趁着王源脱身前,攥住对方的胳膊,把人直接扑倒在床铺上。一手擒着王源的两只手腕压到头顶,轻松地夺过他手里的遥控器扔到另一边。

“敢耍你哥,嗯?”

王源在王俊凯身下紧张地抬眸回望着,睫毛不安地颤了颤,下巴收起,瞳仁微微上挑。

“不看了不看了,哥你别揍我。”

王俊凯垂首看着王源可怜兮兮求饶的模样,目光顺着他秀气的眉毛,卷翘的睫毛,棕色的眼仁一路滑下,最后停在对方嘴唇边糊着的一圈奶渍上。

“你喝完奶没刷牙吧?”

“没......”

“那赶紧去刷牙,刷完回来睡觉。”

“我洗完澡刷过牙了......”王源小声回道。

“刷过牙还喝牛奶?”

“谁让你进去洗了那么长时间,我太无聊了才喝牛奶解闷儿的......”

王俊凯细细看过王源嘴唇上侧沾了牛奶的汗毛,眯了眯眼睛:“不想刷牙是吧?”

王源点点头,又不适应地扭了扭身子:“好沉啊,你先起来。”

王俊凯原本攥着王源手腕的手移到了对方耳侧撑着,嘴角噙了丝莫名的笑意:“那我帮你弄干净。”

王俊凯边说着边鬼神神差地低头凑上了嘴唇,他闭上眼睛,无视掉王源讶然嗔圆的双眼。舌尖先在对方唇际滚了一圈,把唇瓣上的奶渍舔干净,然后挑衅似的咬了下王源抿紧的下唇。王源吃痛地打算反咬回来,王俊凯一边笑一边趁机缓缓把舌头渡入了对方微张的齿关。王源嘴里果然蔓延着浓郁醇厚的奶香,王俊从湿漉漉的口腔内壁一路舔舐到圆滑的齿关,连齿缝里的牛奶也品了个遍。

王源后知后觉地推了推王俊凯的肩膀,王俊凯未做理会,衔着嘴下柔软的唇瓣,变换着头部的角度,舌苔在口腔里迂回辗转。可口的牛奶香像毒品一样摄取着王俊凯的精力,他不满足地一遍遍采撷品味,直到王源赧红着脸喘不上气时才不舍地移开了嘴唇。

“弄干净了,这下不用刷牙了。”王俊凯桃花眼里涤荡着一圈圈笑盈盈的波澜。

王源又羞又恼地瞅着王俊凯,大口地粗喘着气,嘴边说不出话。

“下次喝完奶还刷不刷牙?”王俊凯伸手点了下王源挺翘圆润的鼻头。

王源连连地点头,提着被子的一角遮住脸上的红晕:“快关灯睡觉,困死了。”

王俊凯一边嗤笑一边关掉了床头的灯,餍足地砸吧了下嘴唇,回味着方才尝到的奶香的臻美。

 

王妈妈近来有个惊人的发现,王俊凯从上次赶完通告回来后,竟然养成了喝牛奶的习惯。家里添置了一箱盒装牛奶,他每天睡前都要按时喝上一盒。

她忍不住趁着儿子喝奶时问道:“你不是从小就晕奶吗,怎么突然喜欢喝牛奶了?”

王俊凯闻言只是淡淡勾起唇角,继而无辜地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

 

王俊凯的晕奶症,大概是王源治好的吧。


评论(34)
热度(2014)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