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爱哭鬼

“王源呢?”

“他经常哭——”

主持人话音刚落,王俊凯便再自然不过地接过了话头。感觉他一早就准备好了回答,一个“哭”字的尾音在他唇齿间绕了个百转千回。

王源的表情随即有了微妙的变化,杏仁眼一点点讶异地睁大,睫毛随着睁眼的动作轻轻颤动。他嘴角不经意地牵起,眼角也乖巧地下弯。是吃惊而不嗔怒的表情。

他不动声色地反驳道:“没有,我很坚强的。”是温柔而不责怪的语气。

王俊凯也跟着笑起来,甚至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话题很快被主持人带到了别处。

 

录制结束,王俊凯紧追几步赶上了穿着白衬衫的小兔子,趁人不注意捏了下他圆圆的耳垂,笑得虎牙尖尖:“撒谎鼻子要变长的,知不知道啊你?”

王源被捏了耳垂,鼻尖反而羞得冒红:“我哪儿撒谎了?”

“再狡辩,每周都哭鼻子,还说自己很坚强?”

王俊凯看着王源红红的鼻头,忍不住伸手又要去捏。王源见状灵活地后退一步,避开了对方的突袭。

“我会哭是因为有感而发好不好。”王源梗着脖子,话说得理直气壮。

“哦?”王俊凯迈近一步,“压腿疼得掉眼泪也是有感而发?”

“吃小面辣得掉眼泪也是有感而发?”

“写不完作业急得掉眼泪也是有感而发?”

“还是说——”王俊凯笑得得意,脸越靠越近,下巴上的胡茬儿正蹭到王源的侧脸,“在床上求饶到掉眼泪也是有感而发?”

“王俊凯你——”王源没料到王俊凯会在大庭广众提到这一出,回话时声音拔高了好几个八度,走廊里路过的人都驻足观望过来。

王源面色绯红地推开贴在自己身前的王俊凯,因为害羞又悄悄红了眼角。

“少在人多的时候耍流氓。”他压低声音说完,便跳着脚跑远了。

王俊凯望着小兔子炸毛的背影不禁又弯起唇角:“又哭了,王源儿你个爱哭鬼。”

 

王源在王俊凯出发去北京后暗暗下了决心,再也不能随便哭鼻子了。第二天,公司安排他和千玺两个人去了台湾的海边踏浪。那天下午天朗气清,海面上荡漾着一圈圈碧波。

因为生活在内陆,王源下海的机会屈指可数。他喜欢大海,也喜欢游泳,所以在看到蔚蓝海面的一瞬,他就撒欢似的跑向了海里,迎着海浪,鲤鱼打挺似的扑了进去。

适逢傍晚,海水悄悄地涨潮,海浪一个接着一个地冲向沙滩。王源一门心思放在戏水上,没注意到迎面打来的一个巨浪,整个人直接被海浪打翻,呛了一大口水。

咸腥的海水刺激着他脆弱的感官,一双圆圆的杏眼也被海水洗刷得泛了红,王源一边剧烈地咳嗽一边忍着要溢出眼眶的生理性眼泪。

也不知怎么了,他脑海里循环播放的,就是王俊凯皱起鼻头喊他“爱哭鬼”时宠溺的表情,还有上一次在台湾从充气艇上落水后王俊凯调侃的那一句“王源儿他哭了”。

王源拼命眨着生涩的眼皮,把眼泪憋了回去。看着一边还没玩得尽兴的千玺,牵强地扯扯嘴角说:“我先回岸上了。”

没有了王俊凯陪在自己身边,王源连泪腺都退化了。要是王俊凯在他落水时一把扯住他的手腕把他拽回来,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埋怨他笨,他的眼泪一早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噼噼啪啪地落下来了。

王源是真的不爱掉眼泪了,晚上给几天没见的妈妈打电话时没有哭,第二天吃午饭时误吞了大半口芥末时没有哭,临到机场发现身份证落在了酒店时也没有哭。

任姐姐她表面看着平静,心里却觉得惊讶得不得了。她陪着王源坐上了返回酒店的车,看着对方一脸的镇定,忍不住问道:“源源,你担不担心身份证找不到了?”

王源将脑袋轻轻靠在车后座上,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那你......”任姐姐话说到一半顿住了,该说什么呢,难道她能问王源,为什么觉得担心觉得害怕却不哭鼻子了吗?

当然不能,孩子只是长大了而已啊。她心里默默肯定着自己的想法。

 

王俊凯从北京回来的第二天,就返回了公司参与训练。王源刚绑着沙袋跳完一遍《宠爱》,汗珠大滴大滴地顺着颌骨线滑落,滚进了衣领里。

他靠着墙角坐好,一边轻晃着脚踝放松一边仰头盯着走进排练厅的王俊凯,汗津津的刘海上落下一滴汗,被睫毛接住了,微微地颤悠。

“练了多久了?看你这汗流的。”王俊凯顺手从包里掏出一包纸巾,递到王源面前。

王源乖巧地眯着眼睛,单手接过那包纸巾,答非所问道:“王总,这回进京收购了几家公司啊?”

王俊凯听罢邪魅地挑起了眼尾,靠着王源席地坐下:“不多,就三家。”

“哟,我们王总真棒,穿上西装真帅,真给我们长脸。”王源侧过身子用肩膀撞了下王俊凯,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少给我贫嘴......我这回去北京,赚得虽然不多,给我对象买条浴巾披着的钱还是有的。”王俊凯侧首打量着王源霎时僵住的表情,忍俊不禁地揶揄道。

“就知道你会逮着这事不放,我啷个晓得白衣服那么透啊。”王源不耐烦地用鞋跟敲了敲锃亮的地板,表情有些委屈。

“露了就是露了,少找借口。”

“哦。”王源耷拉着脑袋瓜应了一声。

“我走之前怎么跟你说的,嗯?”

“......不要穿领子大的衣服,不要穿露的衣服......”

“你哪一个做到了?”王俊凯凑近了脑袋追问。

王源仰起脸不满地看着王俊凯,一对秀气的眉毛揉成扭曲的形状:“那你说怎么办吧,事情已经发生了,该拍的也拍了......”

“你还挺有理的啊......”王俊凯本打算认真苛责一番的,但一对上王源乌黑湿漉漉的眉眼和一脸倔强的表情,便狠不下心来多说一句了。

不过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子,还动不动就哭鼻子。王俊凯忍不住趁着其他练习生不注意的时候揽住王源的左肩,凑上去沿着眉骨、鼻梁一路亲下来,最后啄了啄柔软的唇瓣。

“真咸。”王俊凯抬头时又探出舌尖舔过自己的下唇,似乎回味着王源脸上的汗味。

“......别搞突袭好不好......”王源紧张地看了看周围,确认没人注意到这边后,才竖起眉毛瞪着王俊凯。

“不亲你不长记性。”王俊凯说着又低头嘬了下王源羞恼地撅起的嘴唇。

“流氓——小心让他们看到......”王源臊红着脸蛋拍开了王俊凯锢在自己肩膀的手掌。

“还知道脸红,”王俊凯放低了音量却故作恶狠狠的语气,“下回再露这么多,我当着他们的面亲哭你,信不信?”

“不信,我早就不哭了,”王源不乐意地白了王俊凯一眼,抬脚蹬了蹬对方的小腿,“快去绑沙袋,要练舞了。”

 

任姐姐来电话的时候,王源正在睡午觉。周妈妈把酣睡中的儿子叫了起来,眉心微微皱着:“你们经纪人好像有什么急事。”

王源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拿起床头的座机贴在耳边:“喂,任姐?”

“源源,你有看今天的微博吗?”

“今天还没刷......怎么了?”

“唔.....又出了点事,给小凯打了三四个电话都没有打通。而且我一会儿要开会,抽不开身。你方便的话帮我通知他一下,今天下午不用来公司训练了。”

“好,我知道了。”王源原本混浆又迷糊的脑仁像被闪电击了一下,瞬间清醒了。

又出事了?王源拿起手机登陆了微博小号,一刷首页,满屏幕的“TFBOYS上康熙写错字”、“队长曾被评为优秀青年”的字眼。他轻磕着牙关往下翻着,虽说千玺发了澄清的微博,但是昨天满首页的“五四优秀青年”、“学生模范代表王俊凯”早就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路人和黑子盲目的指责。

王源死死握着手机,指关节都用力到发白。昨晚他还截了图发给王俊凯,调侃着说:“哥,你要火了。”

一语成谶,这回是真的“火”起来了。王源急得眼睛发酸,火急火燎地拨了王俊凯的电话,耳边却只是一遍遍地回响着彩铃,到最后终于变成了无休止的忙音。

也顾不上其他的,王源换好了便装,就蹬上鞋出了门。王俊凯的家离他家不算远,步行最多半个小时的距离。为了避嫌,王源很少主动跑去王俊凯的家,两个人间见面多数是在公司里。但是这回不一样,仅仅过了一个晚上,满首页的褒奖和赞美,就化作了满屏幕的嘲讽与调侃。王源知道被人从云端狠狠抛向地面的感觉,所以格外地心疼。

王俊凯说自己受了委屈不愿意找人倾诉,是真的。他很少将心事跟别人分享,即使打碎了牙,也多半和着血吞进了肚子里。听歌,睡觉,打篮球,就是小队长最常用的解压方式了。

顾不得尾随的粉丝,王源径直跑向了王俊凯家所在的楼层。前前后后按了十分钟的门铃,门终于咔哒一声打开了。王俊凯眯着惺忪的睡眼,在看清来人后方才一点点诧异地恢复了清明的神色。

“王源儿?”

王源轻手将王俊凯推到门内,右手掌旋到身后带上了防盗门。看着眯瞪着眼睛一脸懵懂的王俊凯,王源的心像被拧干了的湿毛巾一样疼得瑟瑟发抖,忍不住撇下嘴唇又红了眼角。

“王俊凯,别管那些人说的。”

“......啊?”

“今天那些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很快就会澄清的。”

“......”

“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

“源源?”王俊凯嘴角噙着一如既往熟稔的笑意,眼底虽然有困惑却还是温柔更多。

他抬手将温厚的掌心贴在王源的侧脸,大拇指摩挲着王源浅浅的眼窝。王源这才感觉到自己脸上早已湿乎乎的一片,不知不觉又被泪水糊了满脸。

王俊凯带着鼻音轻轻地宠溺地笑:“你在哭什么啊,我都没听懂你叽叽喳喳说的一大堆。”

“......你没看微博?”

“我昨晚睡得太晚了,刚醒......微博怎么了?”王俊凯正要掏出手机,却被王源眼疾手快地拦了下来。

“没事没事,你别看了。”

“啧,你怎么变得和小马哥一个德行,不让我看我偏要看。”

王俊凯一边说着一边拉着王源到沙发边坐好,拿出手机打开了微博。他细细地一条条翻过,脸上的表情始终没什么波动。

王源仔细端详着王俊凯的侧脸,小心揣测对方的心思,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试探着开了口:“王俊凯?”

“......小凯......你——”

“我......”王俊凯终于翻完首页,他放下手机,轻叹了口气,“我以为多大点事呢。”

“大老远跑来我家,一见到我就开始哭,吓得我一身冷汗,以为幂姐离婚了还是怎么着呢......”

王源听出王俊凯的画外音,嗔目回复道:“杨幂离婚了,你怕什么?”

“怎么不怕?你心眼儿那么小,又要把人家立成假想敌了。”

“......”

王俊凯揉了揉王源的脑袋:“前两天任姐姐跟我说,你在台湾把身份证落在酒店了都没哭,特淡定地跟着她回了酒店去拿,我还想着你真长大不少呢。你看,又哭鼻子了吧?你哥出了事眉毛都没皱一下,你倒是哭得起劲。”

“我还不是心疼你。”王源低声不好意思地回复道,把“心疼”两个字咬得含糊不清,王俊凯却听进了耳朵里。

他哧哧地笑,忽然将手从王源身后环过,脑袋靠上对方的肩膀,尖下巴正好抵在颈窝。

“撒什么娇啊你——”王源哭笑不得地瞥了一眼王俊凯耍赖皮的模样。

“我哪儿是撒娇啊,”王俊凯颔首嗅了嗅王源发丝的味道,“我这是充电,充点源能量来抵制网上的负能量。”

“嗯,哥。”

“嗯?”

“我其实挺坚强的,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哭。”

“我知道啊。”

 

你啊,只有对着我的时候,才会变成爱哭鬼。

评论(53)
热度(1969)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