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你听得到 16~18【完结】

听觉障碍者凯x医院实习生源

上一章戳我


16  从第一次见你就觉得特别喜欢

 

两个人唇瓣相贴的那一秒,王源的脑袋里霎时炸开了大片大片的烟花。他对醉酒后王俊凯借来表白的那个吻只有零零碎碎的印象,比如对方唇舌间滚烫的温度还有接吻间隙时的呢喃细语。

因为那个吻接得糊里糊涂,王源便选择性失忆地把它藏在了大脑皮层下某个不显眼的位置,只趁着深夜做梦的时候拣出来回味一下。可眼前的这个吻是他主动在先,想避也避不了,只能厚着脸皮硬撑起场面,故作老练地探出舌尖扫过王俊凯尚且干燥的唇际,刚舔了一下脸就烧得不行。

王俊凯在王源反客为主的时候有片刻的怔忪,旋即把笑意揉进了眼里。桃花眼低垂着看着微踮着脚尖凑上来的小家伙,睫毛扇动了空气里的微小尘埃。似乎等着看对方的笑话,王俊凯很长时间也没有动作,直勾勾地任由四片唇瓣尴尬生硬地贴着。

王源伸出舌头的时候,王俊凯嘴角的笑意又深了些,甚至配合着微微张开嘴。王源生涩地顿在那里,眼珠骨碌碌地转了两下后干脆直接阖上了眼睛,眼皮上带起皱着的纹路。

王俊凯憋着笑单手挽住了王源脖颈的后部,用嘴唇嘬住对方软糯的舌尖,拽着舌头一口吞进了嘴巴。王源闷闷地唔了一声,手臂下意识地攀上了王俊凯的肩膀。两个人舌尖试探性地接触,王俊凯缠着王源的舌头占据了相对的攻势,力道却放得轻柔。

吻持续的时间有些长,整个过程里王俊凯都轻揽着王源的腰肢,绵里藏针地吸吮着对方口腔里软糯的舌头和唇肉。王源被吻得脱力,到最后干脆伏在王俊凯的身上,深深浅浅地呼吸。直到走廊那头响起了渐近的脚步声,王俊凯才在王源的推搡下后知后觉地松开了桎梏着怀里人的双手。

护士经过时,怪异地打量了下面色潮红的两个人,推着小药车又走远了。王源竖眉看向依旧坏笑着的王俊凯,用手肘捅了下对方:“这是医院,你亲起来怎么还没完了?”

“是谁主动的啊,现在倒是反咬一口,属狗的啊?”

“你才属狗,你全家都属狗。”王源不客气地送给王俊凯一个白眼。

“不好意思,我属兔子。”王俊凯眯着眼凑近了笑,被近在咫尺的味道包围,王源的脸不禁又红了起来。

“起开点儿,热死咯——”王源脚背往外侧挪了一些,后背贴着墙面向另一边蹭。

王俊凯眼疾手快地拦住王源的上半身,颔首压低了声音轻轻问道:“王源儿,喜欢我吗?”

王源讶异地微张着嘴巴,脸颊上红润的程度在加深,他深吸了一口气后拧着眉毛回答道:“喜欢个毛线,不不不喜欢......”

“那你刚才还亲我......”王俊凯故作委屈地耷拉下眉眼。

“我那是大脑一冲动,一糊涂,就亲上去了。”

“你是打算装蒜到底了?”王俊凯抬手轻轻捏了下王源的鼻子,轻轻哼了一声,“之前说的那些话都不作数了?”

“我说什么了?”

“说你喜欢我。”

“......怎么可能,你肯定是听错了。”王源耳朵尖冒着嫩红色,抿紧了嘴唇躲闪开王俊凯的目光。

王俊凯哪儿肯放过这小家伙,用手心箍住他的下巴,勒令他看着自己的眼睛。桃花眼微睨着看到王源浮在脸上的红霞,不禁揶揄地勾起了唇角。

“当真记不住了?你那晚在床上可是什么都跟我说了,说你喜欢了我很久,说......”

“打住打住,你说什么呢,在床上?”

“对啊。”

“你瞎说什么,咱们根本就没那啥好吗!我当时醉得人事不省,直接昏过去了......”

王俊凯脸上浮起了然的笑意,他瞳仁盯紧了王源:“你看,你是记得那晚的事的,少唬我。”

“......”王源语塞地呆站在墙边,抓心挠肝地想给自己找个借口,却发现无从找起,只能默然地那么站着,傻傻地望着王俊凯。

王俊凯上唇扬起微妙的弧度,眯着桃花眼继续说:“所以你那天晚上喝醉后说的话,是真心的吗?”

他开口的底气没那么足,像是怕被否定似的缩了缩肩膀,王源都看在眼里。他打一开始就是在害羞,不敢那么坦诚地承认自己的喜欢。

之前醉酒的表白都是在大脑一片混沌的时候,借了酒意壮了胆。这会儿对着王俊凯认真的脸,他憋了半晌也憋不出一句喜欢。

但是看着王俊凯小心翼翼的表情,他到底是不忍心,只能艰难地点点头,脸上挂着的酡红似乎下一秒就能变成葡萄酒滴下来。

王俊凯自然是欣喜,探身上前,唇瓣刚好印在王源的额头。

“我也喜欢你啊,不对——我是特别喜欢你,从第一次见你就觉得特别喜欢。”

王源的脸正对着王俊凯说话时轻轻滚动的喉结,此时此刻的王俊凯看不到他说的话。

“我也是啊,”王源弯起嘴角流露浅浅的笑意,“特别特别喜欢你。”

即使知道王俊凯听不见他说的话,王源还是弯着唇小声地倾诉,脸上带着害羞。

“跟我在一起好不好?”王俊凯把王源的身子用双手环着,紧搂在怀里。

王源被这么紧地抱着,也不知是被王俊凯的告白还是两人相拥时的用力触动,他有一瞬的哽咽。舔了下干涩的上唇,轻轻地说了一声:“好。”

良久没有回应,王源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说的话身前的人压根没有听到。于是他在王俊凯怀里点着头,怕他感应不到似的,又抬脸正对着王俊凯垂下的目光,重新使劲儿地点了点头。

“傻不傻啊你。”王俊凯笑着低头用自己的额头抵着王源的额头,轻轻地蹭了蹭,像亲昵地对待一只小奶猫。

“就因为傻才稀罕你,”王源哧哧地笑出声,“你说要把小猫都送给我,说话可要算数啊。”

“我有说过?”

“再说你没说过?”王源抬手捏住王俊凯的耳朵,作势要拧下来。

王俊凯吓得登时举起双手投降,一脸求饶的表情:“我说过,行了吧。”

“记得就好。”王源施施然松开手,朝着王俊凯挑衅地挤挤眼睛。

“那我今晚,就给刘凝打个长途电话,问问她能不能把刚生下来的小猫送人,顺便跟她聊一聊最近过得怎么样......”

“为什么要今晚打?”王源警觉地盯着王俊凯,不满地撅起嘴。

“她在美国,我晚上给她打电话的话,她那边正好是白天。”

“唔......”王源勉强接受了王俊凯的这个解释,转着眼珠思量了一会又补充道,“还有,你不该跟她说是把小猫送人。”

“那说什么,”王俊凯挑起嘴角不怀好意地笑,“送给鬼吗?”

“啧,王俊凯,你有没有眼力价儿?当然要告诉她是送给我。”

“我告诉她把小猫送给王源,她也不见得认识你啊......”王俊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嘴角憋着的笑意都快要绷不住了。

“......”王源嗔目盯了王俊凯一会儿,干脆掉了身子准备走人了。

王俊凯方才放声笑起来,拉过王源的手拽回自己面前:“我错咯,你听我反省啊。我应该说,我要把小猫送给我男朋友,对不对?”

王源垂下眉眼,还有一点害羞,软下声音道:“不要说男朋友,你就说......”

“说送给我对象,好不好?”

“咳——”王源尴尬地咳了一声,眼睛转到别处假装打量着走廊里别处的风景。

“那我当你默认了,等人家同意了我就给你发个消息。”

“好。”

 

哪知道之后的几天,王俊凯却像凭空消失一般地失联了,王源窝在寝室里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有接通。之前的几次小打小闹,王俊凯多半会主动联系他。两个人才刚刚确定了关系,王俊凯却没了消息,王源说自己不在意,那肯定是假的。

是想反悔了,还是出了什么事?王源连白天上班的时候也会心神不宁。等到了王俊凯要复诊的日子,他甚至马虎地记错了病人的药剂。幸亏当班的张大夫检查了一下,不然就真的酿成了大错。

中午的时候,张大夫叫了王源到诊室里,倒也没摆出冷脸,只是问:“小王,最近有心事还是怎么了,上班时也容易走神儿。”

“没什么事,这几天没睡好,白天就犯困了,对不起啊张大夫,今天那事都怪我。”

“别纠结这种事,已经发生了,也解决了,再计较就显得小气。”张大夫善意地笑了笑,又说,“话说回来,你负责的那个王先生今天该复诊了,却没见到人,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王源听到张大夫提起了王俊凯,那份绕在心尖儿的失落感又蔓延开来:“我最近和他也没什么联系......”

张大夫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也是,毕竟那么年轻查出这种病,接受不了很正常,该给他一段时间冷静冷静。”

“他查出了什么病?”王源抓住了张大夫话里的重点。

“他没跟你说啊?”张大夫犹豫了一会,还是告知道,“是耳癌,鳞状细胞肿瘤,还好发现得不算晚,没到末期。”

张大夫之后絮叨的病情王源没听进去多少,只一个“癌”字就足够让他呆坐在位置上回不过神来。这段时间的失联,一定是因为诊断的结果。

王源心里咯噔一下,不禁后怕起来。他站起来,朝着张大夫不好意思地欠了欠身:“张大夫,我突然想起来......学校里还有急事,麻烦您帮我请个事假,我——我先走了。”

王源回身跑出了诊室,一边跑一边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扔在了走廊边。他脚底生风似的越跑越快,脑海里不断回放的,只有王俊凯眯着桃花眼逗他开心时的笑靥。


17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王源顶着大太阳跑到了王俊凯家楼下,仰头看着别墅二层的玻璃窗上反射出的清亮的日光。来不及喘口气,他便按下了门口的门铃。王俊凯的手机上有门铃的震动提醒,只要他手机在他手边,就会知道有人来访了。

然而王源在门外站了足足十分钟,期间按下门铃无数次,门都没有任何打开的迹象。是不在家吗?王源在门口蹲了下来,像流浪狗一般巴巴地等着王俊凯回家。

从两三点钟赶到王俊凯家,到最后日头将落,草坪上铺满了落日的余晖。王源讷讷地起了身,苦涩地扯了扯嘴角。王俊凯他啊,说不定就在家里呢,透着猫眼看着可怜兮兮蹲在门口的自己,却不肯开门。

王源忽然就觉得失望,不管有什么难关,两个人都可以牵着手一起熬过去。两个人的携手并肩,总好过一个人的孤军奋战。说到底王俊凯还是不肯对着自己露出软弱的那一面,他太要强,也不肯示弱,明明心里觉得无助觉得脆弱,也不肯跟他多说一句。

这么想着,王源慢慢离着王俊凯的家走远了,脚步却没有向着小区门口,而是不自觉地朝着昔日两个人一起洒过汗的篮球场走去。

还没走到球场,就听到了球击打在地面和篮板上的清脆声响。王源一瞬间燃起了希冀,迈开步子走向球场,果然在篮筐下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王俊凯看起来比一周前又瘦了些,穿着宽松的篮球服,轻盈地持着球,三步上篮。只听“哐当”一声,球稳稳地从篮筐里落了下来。

也不知道他在球场上这么默默地呆了多久,白色的篮球服已经完全汗湿,汗珠顺着贴合在脸颊和额头的发尖不经停地滑落,脖颈上也淌着一溜溜的汗。但他还在机械地投篮,捡球,再投篮。王源看在眼里,眼眶不知不觉地湿润。

他一步步走到王俊凯面前,在他准备下一个投篮时一把拍掉了他手里的篮球,一脸严肃的正色。

“打够了吗?”

王俊凯怔愣地顿住,手还擎在半空里,他睫毛上沾着的一滴汗正巧滴落,滑进了嘴里,咸咸的。

“王源儿。”他说。

“我问你——打没打够,打够了跟我回家。”王源十分钟前还窝着的一肚子气在看到王俊凯麻木机械地打球时泄了个干净,只剩下了心疼。

“我......”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就这么委屈地低着头,无故地语塞。王源憋住要溢出眼眶的泪,努力弯起嘴角:“走吧。”

他伸手握住了王俊凯湿漉漉的掌心,他的手上粘着泥和汗,王源一点儿也不觉得嫌弃,只是把那只手在手心握紧,朝着自己拽了拽。

王俊凯眼仁里的光彩闪了闪,反手重新牵起王源的手:“嗯,走吧。”

两个大男生,不再顾及着小区里路人的眼光,这么明目张胆地手牵着手,走在回家的路上。王源忽然就发现一下午苦等着的委屈有多么不值一提,能这么牵着心上人的手,迎着夕阳的洗礼,是再幸福不过的事。

回了家,王源主动请缨,要给王俊凯做一顿晚饭。王俊凯虽说不放心,但眼看着小家伙欢欣鼓舞的模样,也不忍心拆他的台,便笑着应下来。

Karry还在医院里没有回家,家里冷冷清清的,王源一边洗着西红柿一边忍不住想着王俊凯是怎么熬过之前这段孤单又绝望的日子。因为在寝室里有练过几手,王源刀工和厨艺都还过得去,炒个简单的西红柿鸡蛋和莴笋炒肉都还算得心应手。

端着两道色香俱全的菜上桌时,王俊凯眼里流露的惊讶让王源沾沾自喜起来。只可惜,这菜的颜色和卖相还过得去,味道却是差强人意。王源加调料的时候,手一抖,盐加多了。

王俊凯夹起一筷子鸡蛋,刚放进嘴里,就皱起了眉头。但是对上王源期待的眼神,他还是勾起唇笑着咽了下去。

“好吃吗?”王源眉眼弯弯地看着王俊凯。

“还行,”王俊凯回了微笑,“你尝尝。”

王源点点头,也夹起一筷子鸡蛋,没怎么多想地一口塞进嘴里,登时齁得整张脸皱在一起,二话没说地连着鸡蛋米饭一起吐了出来。

“怎么这么咸——”王源不耐地蹙起眉心。

“盐加多了吧,我觉得......还好。”

“你刚才怎么不说,别吃了,我去给倒了。”王源眼里流露出一丝歉意,端起盘子就要去厨房。

“别啊,”王俊凯伸手拉住了王源,硬是把人扯回了座位上,“是有点咸,但是能吃啊,而且下饭,咱们别浪费了。”

“......但是这也太咸了......”

“你做的,就好吃。”王俊凯笑着又吃下一口鸡蛋,顺便舀了一大勺米饭吞进嘴里。

王源看着埋头吃饭的王俊凯,不禁感慨自己上辈子是积了多少福分才换来这辈子遇到这么好的人。他也静静地拿起筷子,吃一口鸡蛋,再低头扒拉着碗里的米饭。这么安静地相对着吃饭,倒真像是一家人过日子呢,王源心里偷偷地笑起来。

吃完饭,王俊凯不肯让王源洗碗,王源也倔,硬是跟着他进了厨房。两个人在水池前站着,把碗筷堆在池子里,挤上洗洁精,拿着洗碗布轻轻地洗。

水池里冒出一层乳白色的泡沫,王源把手伸在那层泡沫下擦着碗沿,却忽然被王俊凯在水里捉住了手。两只手在滑腻的泡沫下交叠,指缝交叉在一起。

“要是以后能一直这样,一起吃饭一起洗碗,就好了。”

“想得美,以后要是我做饭,肯定是你自己洗碗。”王源扬起眉梢得意地笑起来。

“......好啊。”王俊凯顿了片刻,也温柔地笑着。

王源知道王俊凯在想什么,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他只想告诉他,自己愿意一直陪着他,不管以后的路有多远,多难。

之后就是良久的缄默,两个人不作声地把池子里的碗筷都洗干净,收拾进了橱柜。

王源擦干手,走到客厅里,看到了先一步出了厨房的王俊凯。他吃饭前换上了柔软的白色针织衫,布料熨帖地贴在他精壮的肩膀和脊背上,整个人背光站在残阳的光影里,像是下一秒就要消失掉。王源突然觉得害怕得要命,王俊凯就像是他掉下悬崖前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带着求生意识紧紧攥着,不想放手。如果他不在了,不对,王源根本就不敢有这种设想,丝毫也不敢。

如果他不在了,自己下一秒就会掉进万丈深渊吧。这么想着,王源走近了几步,从背后环住王俊凯的腰身,不敢用力,只是轻轻地搂着。

王俊凯将手心附在了王源交叠在他腹部的手背上,来来回回不厌烦地摩挲,他似乎在笑,言语轻柔得像在心头跳着舞:“这几天没联系你,是不是害怕了。”

王源把脸贴在王俊凯的后背,终于忍不住眼底那汪泪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顺着圆滚滚的脸蛋滑了下来。

“我都怕死了。”明知他听不到,王源还是一板一眼地回答着,两个人像在不同的时空里演着同一出话剧。

“对不起......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对不起。”

“没关系。”

“我这几天回想了很多事,想起第一次见面你捡了我的钱包,想起那天晚上我送你回了学校,想起你第一次来我家......”

“真巧啊,我也在想呢。”

“其实最近......最近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我本来不想跟你说的,甚至想过把你赶走......但是我今天在球场上看到你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有多舍不得赶你走......”

“王俊凯......”

“你站在我面前对着我笑的时候,你让我跟你回家的时候,我就想着,让我自私一回吧,我说什么也不要赶你走。”

“王俊凯。”

王源松开了王俊凯的腰,旋身站到了他的正面,来不及揩掉脸上的眼泪,就仰起头一眼撞进对方俯首看过来的深邃的眼眸。

“跟我回医院吧,咱们配合治疗,该吃药吃药,该手术手术。”

“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18  结局

 

王俊凯的脑袋是微垂的角度,眼帘下滑过几道潋滟的眼波。他抬起手,手心轻轻拢上王源巴掌大的侧脸,指腹在颌骨处细腻的皮肤上抚摸滑过。

“什么时候知道的?”他哑声问。

“今天中午......张大夫告诉我的。”王源开口时又是哽咽,认识王俊凯以后他当真变得脆弱得多,但凡是跟王俊凯有一点点干系的事,也能触及他不安的神经。

“所以才丢下工作跑过来了?我就说,你今天下午不是值班的吗......”

“你不跟我说,还指望着别人不告诉我吗——”王源的鼻音愈发浓重,几日来堆积的委屈险些决堤,但是他知道不能,王俊凯此刻的心境只会比他脆弱。

“我是怕你着急,打算都准备好了再跟你说。”王俊凯的手还捧着王源的脸,眼底揉着的笑意浓得化不开。

“准备什么?你要是有准备今天干嘛不去复诊?”

王俊凯脸上的表情有一瞬的僵硬,他似乎斟酌了下措辞,才缓缓开口道:“我打算明天再去的......我怕遇到你......”

“我有那么可怕吗?”王源摆出佯怒的鬼脸,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怪兽。

王俊凯盯着王源丑兮兮的鬼脸,不禁失笑出声:“怎么没有......”

王源炸起的毛逐渐乖顺下来,表情也变得认真:“就算我很可怕,也别躲开我好不好,因为我也想保护你。”

像你保护我一样保护你。

王俊凯眼神也变得水一样的温柔:“好,我不会躲开。”

“走吧,收拾下东西,我们去医院。”

 

王源带着王俊凯把洗漱用具和换洗的内衣收拾在一个包里,主动要求开车,载着王俊凯到了医院。张大夫简单询问了下他的近况,就在病历上写下了对应的药剂和疗法。

住院手续很快就安排下来,王源陪着王俊凯到了病房,是干净整洁的单人间,王源便跟护士要了一张陪护的折叠床。王俊凯看在眼里,笑得眼睛也弯起:“你这是打算跟我睡一间屋子了?”

“不然呢,晚上吊水,吃药什么的,我不得陪着?”

“黑灯瞎火的,孤男寡男的,你不怕不安全?”

“你是病人,难道不该怕我趁人之危吗?”王源得意地哼哼两声,转身去给王俊凯烧开水了。

张大夫有单独和王源聊过王俊凯的病情,这鳞状细胞肿瘤可大可小,目前来看这肿瘤算不上良性,但因为是早期,还是有治愈的机会。

耳癌的治愈率很低,王源一直都知道,一般情况下治愈率只有百分之二,但是他愿意陪王俊凯试一试。

王源端着烧好的热水走到床边,递到王俊凯的手里,接着顺势在床边坐下了。

“我们......接受手术吧,趁着癌细胞扩散之前?”

“手术失败的话,会是什么结果......”王俊凯思忖了片刻,轻轻回问道。

“......”王源不禁默然,这让他如何开口。

王俊凯扯扯嘴角,兀自说了下去:“如果没成功,听力就永远没有恢复的机会了,对不对?”

“小凯,我们从好的角度想......”

“可是治愈率只有百分之二。”王俊凯慢慢打断他。

原来他都知道,王源无助地看着王俊凯脸上淡然的表情,是啊,他知道自己得了癌症,肯定一早就查过了。

“别摆出这副生无可恋地表情,”王俊凯忍不住掐了掐王源的脸颊,“我同意接受手术了。”

“......”王源有一秒的不可置信,紧接着便欣喜地睁圆了双眼,“真的?”

“真的,耳朵聋了,总比死了好。”

“我......我马上去找张大夫,签手术同意书。”

“王源儿,你等一下,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真的聋了......”

“那我也要你。”王源站在床边,迎着窗帘缝隙里洒进的光展颜笑起来,浅浅的笑窝里盛着甜丝丝的蜜。

 

手术通知当天晚上就传了下来,定在第二天的下午。王源拿着手术通知书,握紧了王俊凯的手:“就算只有百分之零点几的希望,我们也别放弃,更何况有百分之二那么多。”

“你已经絮絮叨叨一个下午了,好啰嗦。”王俊凯刚吃完晚饭,伸手伸脚地躺在床上,脸上表情有些慵懒。

“哦,那我去睡了。”王源作势要起身走向陪护床。

王俊凯眼疾手快地拉住了王源要甩开的手:“别走,一起睡好不好。”

“......你还真想着趁人之危啊。”

“没有,我很害怕在医院一个人呆着,我妈还在的时候就会在医院陪我躺着......”

“阿姨......去世了?”

“她......在我高中的时候发生的意外。”

“我在你家阁楼里看到过阿姨的照片,她和你很像。”

“是,我打一出生就被人说和她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肯定是亲生的。”王俊凯轻轻地笑。

“阿姨看起来,特别温柔啊。”

“对......可惜我对她的声音根本没有印象,从我记事以来,我就听不到了。”

王源听着王俊凯用平淡的语气把这些过往娓娓道来,心底反而一阵酸涩。他不知道说什么,便脱了运动鞋爬到床上,钻进王俊凯躺着的被窝里,埋着脸环住他的肩膀。

王俊凯忍不住噗嗤地笑起来:“这么主动?”

“你少来。”王源感觉又有燥热一点点爬上脸颊,眼尾都羞得透红。

“给亲吗?”

“......”

“给抱吗?”

“......”

“给不给啊,你倒是吱一声。”

“给给给。”王源红着脸又红着眼,羞涩地边笑边凑近身子抱住王俊凯的腰身,抬脸在他泛白的嘴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赶紧睡吧,明天要手术,咱们得养精蓄锐。”

王源抬手熄灭了床头的灯,阖上眼皮前看到王俊凯笑得呲出一口白牙。他笑着喷气凑近,在王源耳边耳语:“给......吗?”

“滚——”

当然什么也没发生,两个人一夜安眠到了天亮。

 

第二天的手术是按时进行,王源陪在王俊凯身边直走到手术室的门口,想说的话攒了一晚上堆在嘴边,却不知从何说起。

所以他只是捏着王俊凯汗湿的手心,浅浅地,讨巧地跟他笑。王俊凯说过,他这样笑起来最好看。

“别紧张,我在外面等你。”

王俊凯眼里柔光随着眨眼的动作溢了出来,他点头,给王源,也给自己打着气。王源松开了握着的王俊凯的手,目送他进了手术室。

手术的时间有些长,王源在等候室里坐立不安了三个多小时。手术结束,闪烁不停的“手术中”的指示灯终于熄灭。王俊凯被推了出来,打了麻药,在安静地酣睡。主刀的大夫揩了一把脸颊上淌下的汗,说:“手术还算顺利,至于结果怎么样,要看病人醒过来以后的状况。”

“谢谢医生。”王源陪同着王俊凯回了病房,看着他恬静的睡颜,忍不住伸手轻轻摩挲过他冒了胡茬的下巴,还有他浓密乌黑的睫毛。

麻药的药效不会超过五个小时,王源趁着王俊凯还陷在梦乡的时候回了家,帮他带上了几套换洗衣服。等到他在医院门口胡乱填饱肚子,再赶回病房的时候,被正从病房里走出来的护士拦住。

“刚做完检查,病人已经醒了。”

王源微张着嘴巴,怔在房间门口,心腔里的那一颗不受控制地猛烈跳动起来。他打开门,轻手轻脚地踱进病房。王俊凯正背朝着门口,估计正在看着窗外的风景。

王源舍不得开口唤他,便伫立在门口看着他的背影,良久良久,久到他腿也站得麻木,他才慢慢张开嘴喊他。

“王俊凯。”

那背影静静的没有动作。

“王。俊。凯。”

“小凯。”

王俊凯始终静默地躺在那里,如不知道有来人一般。

“你个傻子,是睡着了吗?”王源觉得自己眼泪都要流下来,他一步步慢慢走近床边,手指蹭过对方的耳垂,脖颈,又用手腕轻轻环住他的肩。

“没关系啊,我说过的,不管什么样的结果,咱们都一起承担,好不好?”

王俊凯的脑袋动了动,脸依旧迎着窗外的阳光,侧脸被夕阳打成暖橙色。

“王源儿,你记得吗,我第一次见你,就是你给我捡了钱包的那一天。”

“那天太阳很足,把人烤得很不舒服,但是你忽然冒出来的时候,就像是在我身边喷了薄荷味的空气清洗剂。”

“我当时看着你的脸,突然就特别想听到你的声音,我觉得......你说话肯定很好听,像薄荷一样,又清又亮。”

“认识你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在好奇你的声音,是甜的,是咸的,还是酸的。”

“所以......我每天都在懊恼,都在埋怨自己的耳朵。”

“你知道吗,我设想过很多很多种你的声音。”

王俊凯慢慢转过脸,那双一如既往的醉人的桃花眼,温柔地用目光笼罩住站在床边的王源。

“可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的声音比我设想过的所有声音——都要好听。”


-end-


终于完结了,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喜欢,也对自己的拖延症和懒癌感到抱歉。你们的每一条评论我都有认真地看,也会认真地回复。第一次写连载,肯定有很多不足,也不时有bug,真心感恩大家的理解与包容。

《你听得到》虽然结束了,但凯源没有。只要我还爱,就会一直写下去。也希望你们都别走丢了,一起爱下去吧。


评论(169)
热度(1666)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