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夏秋贺】Love wins

-夏秋三周年快乐啊


01  十五岁和十四岁

 

王俊凯十五岁的时候在微博里信誓旦旦地说,二十五岁之前不会谈恋爱。

他食言了,在王源十四岁的生日会上。生日会其实简单又朴素,一个蛋糕,十四根蜡烛,还有一个王俊凯。对,只有一个王俊凯。

录完节目后,王俊凯摸了摸口袋里剩的零花钱,鬼使神差地叫住了正准备撒欢跑回家吃大餐的王源。

“带你去个地方。”王俊凯故作高深的表情,朝一脸困惑表情的王源点了点头。

王源坐在公园的小石凳上,看着面前插着蜡烛拉着五彩奶油花的生日蛋糕,满脸的五味杂陈:“中二病晚期啊你王俊凯,就为了给我买个蛋糕?刚才在录制厅里不是都吃过了吗?”

“吃个屁,”王俊凯不满地撅起嘴,皱起的脸活像一只炸毛的猫,“奶油都被那帮熊孩子拿去瞎涂了。”

“你玩儿得最欢好吗,扣了我满脸的奶油。”王源瞪圆了眼睛,哼哼唧唧地回应着。

“对不起,我不该,”王俊凯煞有其事地点点头,“你生日,你最大。”

“......”王源探头观察了下王俊凯憋屈的表情,轻声问,“怎么了你?没事吧?”

“没......你,不吃吗?”王俊凯朝蛋糕努努嘴,语气不知怎么地有些胆怯。

“吃啊,老王你买的我当然吃。”王源扬起笑脸,冲着王俊凯笑得很甜。

王俊凯有一丝的动容,险些没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多久没听到王源这么喊自己了,听惯了他在各个场合里字正腔圆地喊自己的大名,突然听到他软着嗓子和小时候一样叫自己“老王”,竟有些恍如隔世。

“先吹蜡烛。”王俊凯掏出在蛋糕店里顺便买的打火机,小心地把蜡烛点好。

公园里不时有习习的风吹过,王俊凯把手拢在蜡烛周围护着,嘴边敦促着对面的人:“快吹啊,一会儿风给扑灭就不好了。”

王源听话地鼓起腮帮子,呼地一下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许愿许愿。”王俊凯笑着催他,嘴角脸颊都笑出了猫纹。

王源虽然觉得古怪地很,还是听从了王俊凯的意见,乖乖闭上眼,许了愿。

“好了。”王源睁开眼,肉鼓鼓的脸被渝城十一月份的风吹得发白。

“这下,你的生日就没有缺憾了,有蛋糕,有蜡烛,有心愿,还有——我的礼物。”

“你的礼物?你说手链?”王源抬手打量着手上的手链,是王俊凯一大早塞到自己包里的。

“当然不是,我还有一个礼物要给你——”

王源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在看到王俊凯右手松握着拳,摆出麦克风的造型后,纤长的睫毛在空中滑过两道弧线,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的星子闪了又闪。

“咳咳,王俊凯同学,在王源同学的生日会上献唱一首——《爱的飞行日记》。”

王俊凯有些害羞地敛眉看着桌面蛋糕上的裱花,不敢看对面人的表情。

赤道的边境万里无云天很清

爱你的事情说了千遍有回音

逐渐渺小的风景

景景景景 景色分明

一曲罢,王源静静坐在那端也不开腔。王俊凯默了半晌,终于忍不住似的开口问道:“唱得怎么样?”

“当然好听啊,”王源的嘴唇缓慢展开成上扬的弧度,“怎么突然想起来唱这首歌,蛮冷门的。”

“周董的歌我大部分都跟你唱过了,突然想给你唱首没听过的。”

“好巧,我真的没听过。”王源弯下眉眼。

“因为我选了很久。”

“谢谢。”

王俊凯顿了一下,笑得有些刻意:“我选了那么久,可不是为了听你说谢谢。”

王源嘴唇微张着抬眼看着王俊凯模糊的表情,他似乎明白他在说什么,但又不是很懂,怕是自己想太多。

“你想......听什么?”

“我很喜欢这首歌的歌词,总会颠来倒去地听。”王俊凯答非所问地又哼唱了一遍开头的两句,“所以,如果我把我想的都告诉你——会有回音吗?”

王俊凯斟酌着措辞,问得小心翼翼密不漏风,唯恐听到不想要的答案,自己还能有挽回的余地。可王源几乎是瞬间明白了王俊凯的言外之意,恍然大悟后,不禁理解了王俊凯今天意料之外的紧张无措和莫名其妙的小心慎行。

要面子的王俊凯,摆架子的王俊凯,争强好胜的王俊凯,今天这么低声下气又茫然无措的理由,竟然是这个啊。

王源不禁起了坏心思:“你说说看啊,不然我怎么知道?”

“......我......”王俊凯蠕动着嘴唇。

“你怎么样?”

“我......我觉得我......”王俊凯像是卡壳了一般地说不出话来。

王源看着王俊凯涨红了脸吞吞吐吐的模样,只觉得可爱得紧,到底是不忍心地打断了他:“好啦......我觉得我也喜欢你。”

王俊凯略微讶异地抬起头看着王源堆起的笑靥,反应过来后也蹩脚地笑起来。

“所以我们要不要......在一起?”

王源调皮地眨眨眼:“你说了算,都听你的。”

“你敢吗?”王俊凯问。

“这有什么不敢的?不过问题是,你敢不敢让他们知道。”

十五岁的少年心气,容易莽撞,也容易冲动。喜欢的人笑眼问你,敢吗?王俊凯连扪心自问都来不及,只是下意识地回答:“为什么不敢?”

说完他就拿出了手机:“你等我登上大号,告诉他们。”

“哎——你傻呀王俊凯,让你说你就说,”王源慌忙地按住了王俊凯正在登录微博的手,“你等着你大票的女友粉粉转黑吗?”

“那就转黑呗,我又没求着她们喜欢我。”

“可是组合的路才刚刚开始,我们俩还没考进央音,咱们的服装店和火锅店也都没开呢。”

“王源儿。”王俊凯沉下声喊了他的名字,话出了口,心里像一块积水的海绵一般沉淀了下来,有些安心,又有些心疼。

“所以你什么都不用说,就你和我,我们知道就够了。”

两个人之间是刚刚好的高度差,王俊凯低下头正正好地贴上了王源心形的唇瓣。王源有片刻的怔忪,瞳孔因为惊异而放大,浅棕色的眼珠晃过后,眼皮慢慢地阖上。他伸手拽住了王俊凯毛衣外套的袖子,悄悄回应着他的吻,冬日里的初吻,凉凉的,涩涩的,却很甜。

王俊凯送王源回到家后,在耳朵里塞了耳机,回放着这几天一直听着的歌。周杰伦唱情歌时很容易把听者带入一个奇怪的轮回里,弯弯绕绕地迂回,自我拉扯,到头来模糊地摸索到你要的答案。

拿出手机,登录微博,点进王源的主页,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果然发微博了啊,王俊凯勾起唇,悄悄放大了图片看着王源手腕上松松挂着的手链。

即使不能宣之于口,也要对得起自己满腔的要溢出来的喜欢啊。王俊凯想。

“生日快快快快快乐乐乐乐,重要的话才会有回音。”

按下转发键的时候,王俊凯脸上的笑容有些得意。这是一份所有人都看得到,但只有两个人看得懂的表白。

十五岁的小队长的中二病,大概只有十四岁的小主唱才治得好吧。

 

 

02  十六岁和十五岁

 

2015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宣裁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消息一出,便在全球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遑论是新闻媒体还是网络平台,热搜第一纷纷给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让位。

王源趁着在剧组补妆的空档儿刷着微博,刷出热搜的新闻后,在屏幕上滑动的手指顿时卡在了那里。杏眼眯起来的时候眼尾是微妙下垂的弧度,上唇碾过下唇,唇膏的黏腻感在唇瓣间霎时蔓延开来。

王俊凯的电话是在傍晚打过来的,王源正趴在梳妆镜前面安静地吃盒饭,在看到来电显示后愣了一愣,揩了把嘴角的油就接起了电话。

“小凯?你这两天不是忙着拍杀青戏吗,怎么有空来电话?”

“想你了就给你打电话了。”

王俊凯这段时间情话说得愈发地溜,再肉麻的话经了他的嘴也能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王源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连地清嗓子来舒缓要冲上脸的红。

王俊凯听到电话这边尴尬拘谨的干咳,只觉得好笑,巴不得从电话线那头钻过来好好瞅瞅闹了红脸的王源:“在干嘛呢?”

“吃午饭呢。”

“吃的什么啊?有没有蔬菜?”

“有,”王源瘪了瘪嘴巴,不满地回复道,“饭盒里都是绿油油的菜,连肉沫都没得。”

“别净挑食咯,多吃点蔬菜挺好的,”王俊凯依旧是哧哧地笑,“等我杀青了,就去你们剧组给你带好吃的。”

“你说的,那到时候不准耍赖皮。”

“一言为定。”

王源笑得露出半截兔牙,正打算挂电话却恍然想起了什么,露出的牙齿碰到了下唇,留下一排浅浅的牙印:“你今天看微博热转上那个新闻了吗?”

“新闻?什么新闻?”王俊凯那边是喧嚣的背景音,时不时地传来几声召唤,多半是剧组又在催了。

王源慌忙地止住了话头:“回头再说吧,导演那边是不是催你呢,你赶紧去吧。”

王俊凯先对剧组那边喊了句什么,又对着话筒回复道:“那我先去了,晚上再找你。”

“好......”王源挂上了电话,有些烦躁地挠了挠脑袋。隔着电话线的两个人,在倾诉感情的时候反而变得胆怯。王源也不晓得自己没头没脑地和王俊凯提到那个新闻,是想从他嘴里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浑浑噩噩的一个下午过去,无非是定妆,拍照,试镜......《爵迹》剧组的拍摄才刚刚开始,《长城》那边已经快杀青了。

王源卸掉脸上厚重的妆容,晚饭还没来得及吃,就一脑袋扎进了床上。拿出手机正琢磨着给家里打个电话,却看到屏幕上赫然摆着的三个未接来电,毫不意外地都来自他的小队长。

王源电话刚回拨了两三秒,就被接了起来,那边却静静的,没人作声。王源在床上翻了个身,手肘撑在床铺上,无名的安静也惹得他心燥起来。

“怎么不说话?”

“我刚才刷过微博了。”王俊凯透过电流传过来的低音炮有些沙哑,变过声后的嗓音沉稳了很多,早已没了小时候的狂拽霸道。

王源把下巴正撑在胳膊上趴着,感觉心腔里的那颗明显多跳了一拍:“嗯。”

“我觉得......这是好事,至少说明——同性婚姻是被认可的......”

“可是那是美国啊。”王源小声地补充道。

“中国也会认可的。”

“我们等得到吗?”

王俊凯被王源问住了,是啊,他们等得到吗?从美国夏威夷州首肯同性婚姻问题到今天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已经过了25年。等到中国认可同性恋的时候,他和王源,又在哪里呢?

王俊凯的沉默几乎崩塌了王源心里最后一道防线,他忽然就明白了自己执念着想跟王俊凯要的回答。中国认不认可同性婚姻,在他看来和自己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的,他从始至终在意的,不过是王俊凯的一个肯定。大不了一辈子不结婚,只要两个人在一起。

所以哪怕只是听到一句“可能等不到了,但是那他妈的有什么关系啊”就足够了。

但是王俊凯没有回答他。

王源在双方的静默里匆匆挂断了电话,翻身捂着脸直挺挺地躺着。他也承认自己这样无缘无故地闹脾气太任性,毕竟王俊凯什么都没做错,但是他总觉得喜欢太沉重,而承诺太轻。

王俊凯在《长城》里演了天子,可是王源从没想过要他孤军奋战,最后领自己看他打下的江山。他心心念念的,是和他并肩,同行,风雨同舟。可能是托付了太多喜欢,所以不管他在哪里,都想跟他一起走,所以即使已经捧在了手心里,也害怕失去。

鼻端传来熟悉的青椒味,熏得王源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王俊凯正站在床边,拿着个盒饭,筷子上夹着块青椒伸在自己脸面前。如果不是对方剪短的鬓角还有手腕上新买的手表,王源几乎要以为自己穿越回了去年的广州。

“醒了?”王俊凯一如既往地用低音炮撩他。

“唔......”王源揉了揉鼻子,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我听他们说你没吃晚饭,给你买了好吃的。”王俊凯眼睛朝着床头示意,王源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小茶几上正摆着盒卤肉饭。

“你吃的什么?”王源打量着王俊凯的盒饭。

“你们剧组给你留的盒饭啊,我怕浪费。”

王源谨慎地皱起眉:“你也没吃饭吧,为什么只买了我的?”

“......出来的时候太着急,钱包也没带,兜里就有张一百,打车过来以后只够买一份了。”

王源转着眼珠想了一会,拍拍自己床铺边的位置:“你过来,咱们一起吃吧。”

王俊凯眉眼秒速地舒展开,笑得鼻子不见鼻子眼不见眼,一屁股坐在了王源身边:“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让我当兔子。”

“啰嗦。”王源故作不满地白了他一眼,嘴角却不受控制地扬了起来。

王俊凯将卤肉饭放在两人中间,把方便筷子掰开递到了对方面前。王源接过筷子,下一秒手却被王俊凯反手牵住了,汗津津的手心摩挲过干燥的手背,手指摸索到对方的指缝,两只手严丝合缝地扣紧。

“王源,以后在人多的地方,要记得牵我的手。”

“......小凯?”

“我怕把你弄丢了。”

“好。”

他看到了深陷在他眼瞳里温柔的光,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又叮叮咚咚溢满了笑窝。

他没有问他为什么意气用事地挂了自己的电话,他也没有问他为什么千里迢迢越过半座城来找自己,因为在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了答案。互相陪伴依存了这么久,两个人活得好像双生,早就对彼此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心知肚明。

 

 

03 二十岁和十九岁

 

王俊凯被聒噪的手机铃声吵醒,他开了床头灯,探手摸索到手机,另一只手的手心捂在眼皮上,逐渐适应了霎时铺满屋内的光线。他缓慢地掀开眼皮,用眼角瞥到墙上时钟指向的数字后,眉心揉成了一座小丘。

手机铃声还在不经停地响着,屏幕上显示的是陌生的未知号码,王俊凯犹豫了半秒便接起了电话。

“喂?”

“王俊凯......是我。”

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声音,言语间夹杂了淡淡的疲倦。

“我知道,敢在凌晨两点半打我私人电话的,除了你没别人了。说吧,怎么了?”

“没怎么啊,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

王俊凯听着王源那边含糊不清的吐字,不禁锁着眉问道:“你手机不在身边吗,这电话号是谁的?”

“手机?手机没电了,”耳边传来王源浅浅的一声笑,“借了......嗝......借了同学的电话。”

“你在哪?”

“嗯?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我......我没喝酒啊......”

几乎是一瞬间蔓延进耳道的喧闹声,王俊凯忍不住把听筒从耳边拿开了一些。他对着电话连着“喂”了几声,都没有听到回答。王源应该是把手机从耳边拿开了,话筒对着喧嚷的人群。

隔了不一会儿,手机似乎被递到了别人的手里,有些低沉的男声响起来:“喂,是王俊凯吗?我是谷昊林。”

王俊凯已经蹙紧的眉心又添了道深纹:“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今天是初中同学聚会,王源儿他,被班里几个哥们儿灌得多了点。”

“我之前不是跟你们说过,他不能喝。”王俊凯已经处在蓄势爆发的边缘,语气里愠怒较不耐烦更多,一腔火气寻不得地方发泄。

“兄弟间几年没见面了,多喝几杯不正常吗?”谷昊林回问时的语气里是满满的不理解,从初中开始就搞不懂他们,一个老妈子似的瞻前顾后地管教,一个心甘情愿又心安理得地被管教。

王俊凯默默提了一口气,把差点飙出口的脏话憋了回去,咬紧了牙槽说道:“把你们聚会的地址发给我。”

谷昊林默默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回复了一句“好”便扣下了电话。

王俊凯收到对方发来的地址后,从床上爬起来随便套上了件帽衫,风风火火地出了门。

聚会的地址离他的家不算远,开车走了十多分钟就到了。寻到三楼的包间门口,王俊凯没有犹豫地径直开了门。屋内是典型的二十多岁成年人聚会的氛围,满包间的乌烟瘴气,地面上横放着喝空了的酒瓶子。王俊凯锁着眉绕过地面上的瓶瓶罐罐,很快就找到了缩在沙发角落的王源,他已经脱了鞋,收手收脚地蜷缩着身子。头发被抓得乱蓬蓬的,脸颊和耳根都烧得嫣红,嘴边喃喃地不知在说些什么。

王俊凯心里窝着的火气腾地一下又冒了起来,他坐到对方身边,把瘦巴巴缩着的身子扶正了,竖眉看向还站在一边的谷昊林:“你们灌了他多少?”

谷昊林被王俊凯黑脸的阵仗唬到了,脚跟下意识地向后蹭了半步,说:“最多三瓶,真的,不能更多了。”

王俊凯鼻端冷哼一声,把王源的一只胳膊环过自己的脖子,让对方的重心都靠在自己的胸口:“人我先带走了,至于聚会的费用我回头再给你。”

说罢他就单手搂过王源瘦削的腰肢,垂首凑在他泛红的耳边轻声说:“走吧,跟我回家。”

王源圆溜的眼睛也被酒意燎得通红,他无意识地眨巴着眼睛,嘴里缓缓舒着酒气。醉酒的脑袋瓜也不知是如何消化了王俊凯说的话,只是干涩地吞了口唾沫,点点头:“好。”

王俊凯扶着醉醺醺的人,磕磕绊绊地出了饭店。车就停在正门口,他半拖半拽地把人哄上了车,坐上车后一脚油门就开回了家。王俊凯的家在17楼,下车以后他先搂着王源进了电梯。刚按完电梯按钮,王源发烫的唇瓣就贴上了他裸露在外的发凉的脖颈。

“好舒服。”王源寻觅到了降温的好地方,满足地叹了口气。

“你先——”王俊凯把王源沉沉的脑袋扳到自己的肩膀上,“先老实趴好,回去再收拾你。”

王源不满地掀开眼皮瞪了王俊凯一眼,伸手扒拉开王俊凯帽衫的拉链,没头没脑地拱进了对方胸前。王俊凯的衣服被夜露沾染得凉爽,王源把脑袋拱在对方怀里就像脱了水的鱼被放回了海里,游得欢腾地很。

王俊凯被王源的嘴唇蹭得身下冒火,电梯叮地一声抵达后,他不由分说地拉着人到了家门口。王源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来过王俊凯家了,一来两个人最近都忙着筹备个专,实在腾不出空来温存;二来......王源这段时间又在闹着不知名的别扭,王俊凯低声下气地问过很多次,都没有得到结果。

王源被醉醺醺的酒意染红了脸,难得主动的他,很轻易地挑起了王俊凯。掏出钥匙开门的档口,两个人的唇舌已经不受控地纠缠在一起。打开门后,王俊凯直直地把人推到门上,嘴唇随之覆上。王俊凯身上发凉,唇舌却是火热得要命,他热烈地奉上自己的唇,王源却忽然不领情起来,皱着鼻子推搡王俊凯的脸。

王俊凯身下已经很诚实地起了反应,王源这端却演起了撩完就跑的戏码,耿直如王俊凯自然是不会就这么把人放跑的,他把小家伙扛起来就进了卧室。王源在被扔到床上的瞬间整个人还是蒙的,在看到利落地脱下衣服的王俊凯后才后知后觉起来。他缩起脚丫一骨碌爬进了被窝里,杏子般的眼睛被街灯映衬得发亮,睫毛扇动时带起眼底湿漉漉的一片。

“你刚才撩我的时候,表情可没这么无辜。”王俊凯斜眼扫着眨着眼的王源,勾起嘴角。

“王俊凯。”

王源这一声唤得王俊凯浑身上下一阵酥麻,每一个字都像在舌尖绕过一圈后才轻轻从嘴边吐出来,轻而软,却掷地有声。

这一回王源没有躲闪,他跪着爬到王俊凯胸前,颤巍巍地伸出手,啪地一声解开了他的皮带。王俊凯晃动着瞳仁盯着王源低头时露出的小巧发旋,瘪着嘴激动地直接按住王源的手指,嘴唇发颤地贴上了对方的额头。

他攥住了王源的手腕,按在自己发烫的腿间:“源儿,我难受......帮我好不好。”

王源赧红着脸,艰难地收回手,无声地点头。王俊凯在得到应允后的第一秒就低下头缠住了王源的舌头,小心地把人放倒在床铺上,褪下了彼此间的屏障。窗外已经蒙蒙亮,天边泛着鱼肚白。王俊凯在熹光洒进屋里的那一秒进入,近一个月没做过,突然被进入的时候多少有些不适,王源抓着对方的背纾解着疼痛。眼角熠着的泪光灼了王俊凯垂下的眼眸,他趁着俯身的时候吻去了王源的泪珠儿,哑着嗓子说:“弄疼你了,对不起。”

王源疼得作不出声,只是摇头,闷声了良久才断断续续地回问,声音小到不可思议:“王俊凯......你......爱我吗?”

王俊凯身下的撞击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挺身的速度:“你说呢?”

“那你......那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说?”

王俊凯忽然狠狠地顶了进来,换来身下人一声忍痛的轻呼。两个人之间紧密到没有一丝缝隙,距离也成了负值。他沁着汗的额头贴上了他的脸,一边轻轻嗅着对方身上残余的酒味一边嫌不够贴紧似的又把人把胸前带了带。

“因为我觉得,我和你之间,连一个爱字都显得多余。”

 

 

04 二十四岁和二十三岁

 

王俊凯这段时间听家里人唠叨得最多的,就是催他赶紧找个女朋友。他和表哥熊正超两个人晚饭后一并揽下了洗碗的活,表哥一边拿着往一堆锅碗瓢盆里加洗洁精,一边抬脚蹬了下王俊凯的脚踝:“臭小子,二十四五了也没见你带个女朋友回来看看,白废了一副好皮囊。”

王俊凯拿着洗碗布的手滞在碗沿,下唇慢慢弯成月牙的弧度:“不急,我在微博说过二十五之前不谈恋爱。”

“啧啧,长得好看就不怕找不到对象是吧,一抓一大把女友粉。”

王俊凯好笑地看了眼表哥,安静地低头继续刷碗,似乎没打算继续这个话题。洗过碗,王俊凯陪着家人看电视,节目里的主持人有些聒噪,他掏出手机看到微信列表里置顶的嘟嘴头像,笑意又是不自觉地蔓到眼底。

“干什么呢?”忍不住发了消息过去。

那边很快回复了信息:“在陪我妈看电视剧。”配的是一个爆哭的表情。

王俊凯笑得眉毛也弯起:“好巧,我也是。”

“同病相怜。”依旧是爆哭的表情。

王俊凯犹豫了片刻,慢慢地敲字回复道:“你演唱会的solo选好了吗?”

“上周就选好了,你呢,选的什么?”

“我还没选好,过段时间再说吧。”

那头安静了好一会儿,王俊凯正纳罕着想问他怎么了,屏幕上突然有了来电显示,十四岁的王源娇憨的笑容在屏幕上闪啊闪。王俊凯快步地走进卧室,接起了电话。

“源儿,怎么了?”

“下个月就是演唱会,你怎么还没选好歌?”

“......前段时间忙着排舞,没抽出时间。”

“你趁着看电视的空档儿就能选好歌了。”王源不满地哼了一声,没打算给他面子。

“皇上不急太监急,我学歌也快,你就放心吧。”

“你才太监呢,我不管你了。”王源气得砰一声就挂了电话,徒留王俊凯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勾起一抹无奈的笑。

演唱会定在组合成军十周年的纪念日,千玺提前半个月从北京飞到重庆,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彩排。演唱会的内容里几乎涵盖了组合十年来发行的所有单曲,另外还安排了三个人单独的表演。

公司私下征询过王俊凯的意见,关于solo是想和王源合唱还是两个人分开独唱。王俊凯考虑了很久,选择了独唱。王源在知道这件事后足足闹了很久的别扭,后果是,王俊凯有整整半个月都没有爬上王源的床。

演唱会组织得声势浩大,新粉老粉集结一堂,体育馆里各色斑斓的灯牌晃得人眼前眩晕。王源站在后台看着看台上的人山人海,眼底的星河都被人群中缤纷的灯光悉数点亮。

“小凯,是不是只有开了演唱会,才能这么真切地感知到有这么多人喜欢着自己。”

王俊凯侧首望向站在一边兴奋又激动的人,侧脸在光影里恬静美好,眯起眼的时候看得清他微翘的上唇还有嘴角细细的绒毛,舞台的灯照在他脸上,睫毛投下一小片阴翳。

王源有一张王俊凯看了十年也不曾看腻的脸。王俊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量词来形容这份喜欢,从少年时青涩朦胧又不加掩饰的爱恋,到如今闪光灯下的安全距离和私下里的抵死缠绵。王源前段时间在他枕边笑着调侃,众人面前两个人离得有多远,他们的心贴得就有多近。王俊凯不知怎么就默默记住了这句话。

演唱会的前期顺利得不可思议,半个月的魔鬼训练卓有成效,三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也都体力旺盛,一个多小时的唱唱跳跳坚持下来没费多大的力气。从刚出道时的《爱出发》、《Heart》,唱到了最近王俊凯亲自操刀的几首单曲。

演唱会临近尾声,终于到了最终的个人秀。千玺的舞蹈和王源的钢琴弹唱都在粉丝的意料之中,王俊凯却意外地没有带着吉他上台。

换下了亮眼的舞台装,只穿了简单干净的白衬衫和牛仔裤,左手抄在兜里,右手擎着麦克风。灯光全暗,独他所在的地方打着柔和的白光。

“这首歌,献给每一个你。”

“是你。”他指向舞台的一侧。

“也是你。”他指向了另一侧。

“是你们。”

王俊凯敛着眉低下了头,颌骨的线条凌厉而不带赘余。

“还有你。”他笑着说。

最后一句意味不明的话让台下炸开了锅,场内有人惊呼也有人困惑。

前奏响起的时候,才真正让人跌破了眼镜。演唱会开始前网上有太多的预测,有的人猜王俊凯会唱自己的原创,也有人觉得周杰伦才是不二的选择。估计没有人预料到,他要唱的,是朴树一首很老的歌,《生如夏花》。

王俊凯站在舞台中央,没有动。灵动的乐符回荡在场内,他阖着眼皮轻开了口,细碎的光照洒下来像鎏金的河水在他乳白色的衬衫上流淌。

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

也不知要有多难才能睁开双眼

王俊凯的眼眸慢慢掀开一条缝,又逐渐睁大,神情专注地看着台下。

我从远方赶来

恰巧你们也在

痴迷留恋人间

我为他而狂野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我在这里啊

就在这里啊

惊鸿一般短暂

像夏花一样绚烂

一路春光啊

一路荆棘呀

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

场内的人,遑论是VIP专座的粉丝,还是二楼看台的看客,纷纷放下了手里的相机,也收起了灯牌。大家一致沉默守望着台上安静唱歌的人,镜头转到王俊凯的正脸,背后的大屏幕上看得清他挂在眼角的泪,下一秒就滚落下来,顺着腮边缓缓滑下。

一曲终了,大家都忘记了鼓掌。全场几万人维持着静默,连偶尔一两个人窸窸窣窣的交头接耳也听得清清楚楚。这大概是王俊凯十年来第一次在镜头前落了泪,即使他常常在王源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我之前答应过你们,二十五岁之前不会谈恋爱。对不起,我没有做到。”

“我该早点告诉你们的,这几年来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想把我的爱情跟你们分享,但是我不敢。”

“我会选择在今天,在这个场合,用这种方式公开,是因为我怕以后再没有机会站在这么大的舞台上,来跟全世界坦白。”

王俊凯顿首,忽然又轻轻哼唱起来;“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痴迷留恋人间,我为他而狂野。”

令人惊讶的是,他的音一起,全场的观众竟都跟着他的歌声轻轻附和。

“我知道你就在台下,也知道等会儿下了台你肯定又要生我的气。”

“我只是想跟你说,如果到了三十岁,我们还没等到中国宣布同性婚姻的合法,咱们就移民去国外吧,美国、英国或者别的什么地方,选一个你喜欢的。”

“你可能不在乎一纸婚书,但是我想给你一个承诺。”

“一个十年过去了,我们还有两个十年,三个十年来讲未来要说的话。”

“所以你现在要不要上来,跟我一起。”

台下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人动作。大概过了有一分钟那么久,也一直没有人回应。观众席里开始有了小范围的骚动,许多人都好奇地四处张望。

突然,从后台传来几声“凯源盛世”的口号。是两个女孩子正挥着手副,声嘶力竭地呐喊。很快,更多的人加入了她们,声势越来越响,蓝绿色的灯牌悉数亮了起来,化作了一片汪洋。

王俊凯双手握着话筒,眼角瞥到上台的楼梯口处飘过的白色衣角,嘴边不禁噙了一丝欣然的笑意。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以后在人多的地方,要记得牵我的手,因为......我怕把你弄丢了。”

王俊凯一边说着,一边朝楼梯口伸出了手,小拇指和无名指微微蜷缩着发抖,他也在害怕,怕王源狠不下心陪自己赌一场。

等待的每一秒都像有刀片在心口轻轻地刮,台下应援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就在王俊凯绝望地想收回手的时候,守在台边的人终于冲上了台,用跑的方式,撞进了王俊凯的怀里。

“你傻不傻,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王俊凯愣了半晌,讷讷地伸手回抱住怀里人的腰:“我知道。”

“那你还这么莽撞,你的未来,你的格莱美,都不要了?”

“要啊,为什么不要?”

“你都当着全世界公开了,还指望着什么?”

“我的未来就在我的怀里,至于我的格莱美,”王俊凯的目光轻轻扫过台下每一张挂着泪的脸庞,“他们会给我。”

王俊凯的手顺着王源的肩膀滑下,抓过细瘦的手腕后,手穿过王源张开的指缝,握紧,指腹死死扣着对方的手背。

“记得吗?咱们的90度鞠躬?”王俊凯冲王源调皮地挤了挤眼。

王源回给他浅浅一笑,点头的时候小小的卧蚕和浅浅的笑窝反射的光彩比舞台的灯光特效还要明亮。

 

想牵着你的手和全世界谢幕。舞台耀眼的灯柱下,灯光全暗的世界里,只剩下我和你。

以后路途上的恶龙与玫瑰,暴风与彩虹,都没什么好怕的。

因为Love wins,爱战胜一切。


-fin-


评论(118)
热度(2211)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