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你听得到 15

听觉障碍者凯x医院实习生源

上一章戳我


15 我觉得你蛮不讲理的模样更可爱

 

窗外的日头把屋内照得暖洋洋的,一束阳光正打在王源趴着酣睡时撅起的屁股上。光照在他的睫毛上打了几个滚儿,惹得他睡梦中微微颤动了几下睫毛。

施施然地睁开眼,王源在晃眼的日光下适应了半晌才能勉强辨认出周围的环境。硕大的蓝格子床铺,深褐色的实木床头柜,还有干净得反光的落地窗。眼前的景象莫名地有些熟悉,却一下子说不出是哪里。当他的目光扫到窗户前站着的穿着工字背心的挺括背影后,方才雷击般地清醒了过来。

原来这里是王俊凯的卧室,只是自己怎么会呆在这里?宿醉后脑仁疼得厉害,王源扶着脑门坐直了身子,摸了摸自己鸡窝似的头发,沮丧得很,只想遁地消失掉,免得对方看到自己的狼狈相。

王俊凯正站在床边不知发着什么呆,全然不知身后的人已经清醒了,而且在大脑里进行着天人交战。王俊凯鼻尖那点被日头打亮的光点让王源看得发了呆,嘴唇以上那点汗毛被光染成了暖黄色,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随着颔首的姿势收敛了惯往的凌厉。肩胛骨后裸露的肌肉纹理也好看得要命,身材真好,王源默默吞了口口水,感叹自己这回弯得有些彻底。

窗前的人有感应似的回过头的时候,王源正在抬手胡乱地理顺着自己的鸡窝头。背光里的笑窝仍然是盛着糖水一样的甜,王俊凯迈开长腿走近他:“别理头发了,你昨晚不知比现在狼狈多少。”

“我昨晚......是不是很失态?”

“你不记得了?”王俊凯扬了扬眉毛,神色考究地注意着王源的表情。

王源在他毛骨悚然的审视目光里连汗毛也竖了起来,不自然地抿了抿唇:“记不太清,隐约记得是你带我回来的......”

“再就......没了?”

“没了,”王源表情无辜地摇了摇头,“昨晚发生什么了?”

“......”王俊凯瞳仁盯紧了王源的脸没作什么表情,静了片刻突然开口道,“昨晚你朋友喝酒闹事,把店给砸了,你跟我借了两万块赔给了店家,你朋友现在都在局子里,你因为没闹事他们就先放了你,我就把你带回来了。”

王源露出一副活见鬼的表情,转念想了半天才磕磕巴巴地说:“真......的假的,他们现在在警察局?”

王俊凯刚才绷紧的表情放松下来,神态说不清是释然还是失望更多:“你是真的不记得了啊......”

“我闲得啊我唬你这个,所以他们真的进局子了?咱们要去保他们出来吗?”

“你不应该先考虑下怎么还我钱吗?”

“......”王源耷拉着眉眼,吭哧了半晌回复说,“你也知道我手头没多少钱,我......你给我点时间......”

“王源儿,你是不是傻?”

“你说我?”王源抬首,迷糊地眨眨眼。

“先不说别的,如果真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会束手站在一边等着你跟我借钱吗?我在你眼里这么自私?”

“......不是,你的意思是?”

“我骗你的,刘志宏刚才还打电话给我问你酒有没有醒。”

王源恍然后有些无语地看着王俊凯,言语有些愠怒:“王俊凯,这种事好拿来开玩笑嘛?”

“我随口胡扯的玩笑,哪儿知道你就信了?”

王源差点把心里想的话脱口而出,无论是之前的虾仁馄饨,还是这回的醉酒闹事,自己会白痴一般相信的理由似乎只有一个——因为是王俊凯说的,所以自己无条件地相信。

王俊凯看王源不吭声,心里的火气腾腾地冒起来,昨晚小嘴吧唧吧唧地说得信誓旦旦,一早上醒过来倒是忘得一干二净。

“你口口声声说我长得又帅,又有才,性格也好,到头来却相信我是个自私又不讲义气的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刚才是......”王源焦急解释的言语猛地顿住,回味了下王俊凯刚才的话,不禁惊讶地睁圆了双眼,“你刚才说......我口口声声说了什么?”

“你没听清?要我重复一遍?”

王源捂住自己的嘴,尴尬地清着喉咙,可怕的酒精,果然人喝醉了会变得口无遮拦:“那我还说什么了?”

“自己想。”王俊凯故作淡漠的模样耸了耸肩,掉身出了屋子。王源被晾在床上,羞得从天灵盖红到了脚后跟,这么恬不知耻地夸奖王俊凯,他肯定觉得自己是个变态吧?

因为不晓得自己失态得有多彻底,王源觉得自己回忆起当晚的事之前都没勇气面对王俊凯了。所以他趁着对方发现前,光着脚丫溜到门口,提上鞋后灰溜溜地离开了王俊凯的家。

接下来的几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特别是听到沈然告诉自己那天晚上是王俊凯背着自己离开的时候,王源更是羞耻得要命。喝酒断片儿这种事实在可怕,喝得醉醺醺的面对着喜欢的人,王源连自己脑子一冲把王俊凯就地正法这种事都设想过了。

失联的这几天,王俊凯那头一直没有消息。王源忍受着几个室友的连环拷问,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刘志宏看着王源一被盘问就泛红的脸,忍不住打趣道:“别藏着掖着了,说吧,你们发展到几垒了?”

“......半垒也没有,你们总打听些无谓的事情无不无聊啊?”王源也被惹得恼了,气哼哼地出了寝室,手机却叮地一声响了起来。

看着短信来信人,王源不禁暗自吁了一口气,一周以来的第一条消息。

“有空吗?Karry生了,四只小猫崽儿,想来看看吗?就在上回来的宠物医院。”

王源看着王俊凯一如既往的熟稔语气,不禁失笑。一周之前自己任性的不告而别,他只字未提,反而带着自家的小母猫出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总能用再自然不过的方法把那些不愉快翻篇。

王源简单地回复了一个“好”,便轻快地下了寝室楼,来到了自行车棚,骑上车朝着宠物医院出发。因为离得不远,王源骑了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王俊凯似乎一早等在了医院的门口,带着顶鸭舌帽,刘海被别在了帽子里,露出光溜溜圆润的额头。王俊凯的额头很鼓很翘,王源以前听他妈妈说过,长这种额头的人多半很聪明,看来说得有些道理。

王俊凯看到风风火火停了车的王源,皱着鼻子笑了起来。王源锁好了车就小跑着靠近他,骑车走了一段路的他累得轻喘,鼻尖眼眶都窝着汗珠,鬓角的头发被风撩拨地呆呆地立着。

王俊凯看在眼里,动作随意地伸手把王源两撮翘起的头发别到了耳后。王源眼珠瞟着王俊凯颔首的脸,不自在地后退了半步。鼻端的柠檬气息淡了一些,王俊凯好像换了新的洗衣液。

“小猫呢?”

“还在产房里,Karry是早产,四个小崽子虚弱得很,等着喂奶呢。”

“我能进去看看吗?”王源脸上呈现出期待的表情。

“现在还进不去,它们要呆在无菌室里,你可以站在产房外面看它们。”

“这样啊。”

王源霎时颓丧下来的语气和沮丧地垂下的眉毛似乎戳中了王俊凯的笑点,他晾着晶亮的虎牙揉过王源的脑袋:“别难过,等我和刘凝商量下,送你一只小猫崽。”

“刘凝是谁啊?”

“就——Karry它妈妈,我那个美国朋友,我已经联系过她了,她让我照顾好Karry,小猫就交给我处理了。”

王源别过眼轻轻“哦”了一声,尽量掩饰着自己心里翻滚的酸涩情绪:“Karry怎么样,有没有醒?”

“还没,因为难产,所以打的麻醉剂有点多,睡得正香呢。”

“带我去看看小猫吧?”王源努力摆出笑脸,怕自己又不小心走漏了心声。

“好,跟我来。”

王俊凯带着王源到了产房,四只毛茸茸的小猫崽正挤在一个猫窝里睡得正香。王源看着有一只小奶猫正张嘴打着哈欠,尾巴轻轻地颤动,心里被萌开了花,暂时忘记了刚才打翻的醋坛子,趴在产房的窗口咯咯地笑,呼出的气在玻璃上开出一朵朵白色的窗花。

王俊凯抱着手肘站在一边,眼睛不闪躲地看着王源笑开的模样,也被感染了情绪,弯起嘴角。

“我想要那只。”王源指着最靠边的黑白花纹的猫崽,眼睛发亮地看向王俊凯。

“好,到时把这只送给你。”

王源兴奋得脸上的笑肌也鼓了起来,眼神晃动着也不知打着什么主意,只是一个劲儿冲王俊凯讨好地笑。

王俊凯把他讨巧的表情收在眼底,问:“怎么,还想要一只?”

王源讶异地微张开嘴巴:“王先生,你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

“从生理学角度看,我并不是。”

“你确定要跟一个医学生讨论生理学?”王源骄傲地扬了扬下巴。

“不敢不敢。”

“所以能不能再给我一只,两只小猫好作伴嘛。”

王源鼓起腮帮子向王俊凯恳求,杏眼圆而亮,唇红齿白的模样乖巧得紧。

“四只都给你也可以,只要你养得活。”

“这么大方?怎么我要啥你都给啊?”

“你既然喜欢就都给你,这有什么问题?”

王源被王俊凯理所当然的语气唬到了,支吾着红了脸:“你还没问人家姑娘愿不愿意都给我呢……”

“你很在意她?”

“当然没有,”王源撇下嘴角辩解,“不管怎么说也是她的猫,总……总要问一下。”

“你怎么变得这么小心翼翼,那天晚上你可不是这样的。”

王源随着王俊凯调笑的语气怔住,表情瞬间僵在了脸上:“我……”

“我觉得你蛮不讲理的模样更可爱。”王俊凯的脸靠得愈发得紧,柠檬的味道也越来越浓。

王源趁他凑得更近之前慌不择路地闭上了眼,嗅觉也变得灵敏起来。周身笼罩着的王俊凯的气息让王源浑身的毛孔都不受控制地扩张,眼前晃过模糊的景象,有昏黄的光线里距离自己只有分毫的深邃的桃花眼,还有对方眼底化不开的自己的身影。

王源脸色的绯红又深了些,兀自睁开眼,清亮又羞涩地看向王俊凯,在对方更近一步前主动凑上了自己的唇瓣。


最近在很努力地写715贺文......已经写了1w+还没收住笔......

所以答应你们的日更没做到qwq

再有几章就完结啦 ww


评论(100)
热度(799)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