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抢被子

其实在看到酒店房间里的大床上孤零零地躺着的一床被子时,王俊凯是拒绝的。他不是第一次和王源盖一床被子,毕竟现在大多数的酒店标间里都只有一床被子。但是这回的双人被真的……太窄了。

王源在人前挺能逞强的,其实私底下就是个没安全感的毛头小子,睡觉的时候一定要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才能安心地睡着,这点尿性王俊凯一早摸得清清楚楚。所以王俊凯在看到大床上那条窄溜溜的单薄的被子时,已经预料到今晚睡觉时惨烈的战况了。

王源洗完澡穿着小裤衩小背心,溜光水滑地一骨碌爬上了床,盘着腿倚在床头看小说。王俊凯拿着换洗衣服进浴室前,又回头巴巴地望了眼床头的小家伙,像只刚出锅的小汤圆,湿漉漉地冒着热气。王俊凯叹了口气,这厮明明只比自己小一岁,脑袋却一直没开光,周末训练的时候就把他在学校收到的喷了香水的小纸条带过来,扑闪着眼睛递到自己手里,笑眯眯地说,小凯你看,这是隔壁班女生塞给我的,上面好多错别字啊哈哈哈……王源就这么献宝似的把纸条给了王俊凯,然后就掉头自己去玩了。王俊凯倒是打心底里希望王源能一直这么傻呵呵地开不了窍,至少把这小呆瓜锢在身边自己也能安心点。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王源已经睡着了,小说盖在脸上挡着头顶吊灯发出的光,脖子以下都软趴趴地窝在被子里,只露出了小脑袋。王俊凯绕到小家伙躺着的那一边,把小说拿起来放到了床头柜上。王源因为突如其来的光线不适应地蹙了蹙眉心,淡粉的嘴唇张开,仰着脑壳枕在枕头上,小声地打着呼噜。

王俊凯轻手轻脚地把枕头向上垫了一点,王源的脑袋也跟着挪了挪,小小的呼噜声又逐渐微弱了下去。伸手熄了吊灯,只剩下床头灯还散发着熹弱昏黄的光线。王俊凯绕回床的另一边,展开余下的一小截被子躺了进去。王源顺势翻了个身,巴掌大的脸正朝着王俊凯的方向,陷在枕头里一侧的脸肉嘟嘟地鼓起来,王俊凯借着光线打量了一会儿,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那肉肉软软的一坨。

王俊凯眯着眼迷迷蒙蒙要睡过去的空档,王源又翻了个身,把他身上仅余的被子也抢了去,带来一阵凉飕飕的风。王俊凯也只穿了单薄的一件短袖,失去了温暖的被窝,被冻得打了个寒战。他无力地掀开眼皮,看到王源正缩在一团被子里,露出圆滚滚毛茸茸的后脑勺,背对着自己睡得正酣,便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房间的窗户没有关,夜风夹着甘露吹进屋子,室内的温度又低了些。王俊凯原本已经睡得半梦半醒,这会儿又被冻得缩手缩脚地蜷起来。想起了明天彩排的行程,要是冻得感冒把身子搞垮了可不行。这么想着,王俊凯勉强提起精神,支开一点身子,捏住了被子的一角,小心翼翼地向外拽了拽。王源动了动,手抓住胸前的一小块被子塞进了怀里,护宝似的护着胸前的被子。

王俊凯叉着腰跪在床边,蹙眉思考了半天,又挪到了床尾,拽住被脚向自己的方向扯了扯。王源这回倒没什么反应,依旧静静地睡着。看到了一丝希望,王俊凯两手抓住了被沿,小心地抻开,展了展。王源忽然不满地哼唧了一声,王俊凯还没来得及抬头去观察下小家伙有没有被吵醒,就感觉手里松松握着的被子一下子被踢开,下一秒王源的小脚丫就虎虎生风地冲着他的脸飞了过来。王俊凯根本来不及躲闪,只是生理性地闭上眼睛,等着挨踢。还好王源的脚没有正面朝着鼻子踢过来,而是在空中划过一个抛物线,堪堪从王俊凯的侧脸擦过。王俊凯恍惚地睁开眼,虚惊一场般地松了口气。王源重新把脚丫缩回了被子里,满足地翻了个身,一点也没有自己差点把自家队长鼻子踢塌了的危机意识。王俊凯当真是哭笑不得地坐在床边,这小家伙护被子像小狗护食般的认真。

他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实在是懒得到前台再去要一床被子了,便将就着在王源的身侧躺好,把手和脚悄悄伸到了被窝里取暖。抬眼的时候,王源嘟着嘴巴,唇瓣随着呼吸一张一合的睡相正映入他的眼睛。连无意识的时候都是讨巧的模样,要他怎么狠得下心来和他抢被子。要鸡翅我给,要内裤我给,要被子我也给,要啥我都给。王俊凯为自己没下限的宠法感到羞耻。

忽然,王源暖乎乎的脚丫向前伸了伸,碰到王俊凯冻得发凉的脚背,又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是不是冻到他了,王俊凯打算把发冰的脚从被窝里退出来,但王源的脚掌又很快缠了上来,双脚的脚趾夹住王俊凯的脚,没有犹豫地贴了上来。

王俊凯有些讶然地停住动作,伸手拍了拍王源的身子。王源并没有醒,只是把眉心揉成了一团,两只手来回地磨蹭似乎想抓住什么。王俊凯心下了然,把手伸到胸前握住了王源正在被窝里胡乱摸索的手心。王源估计是又做了噩梦,在捉到王俊凯的手后紧紧地捧住,眉眼逐寸地舒展开,安然地继续酣睡。

忙碌了一晚,王俊凯昏沉着脑袋,睡意逐渐袭来,意识模糊的空档儿,又忽然感觉到了一阵湿乎乎暖哄哄的热气。睁开眼,王源已经把脑袋整个地凑了过来,彼此鼻尖的距离只有分毫。

“小凯。”

王源梦呓的声音软到不可思议,王俊凯觉得自己的心几乎化成了一滩水。

“我在。”

“小凯。”他又呢喃着呼唤了一声。

“我在的。”

王俊凯伸手搂住了王源细瘦的肩膀,王源很快像八爪鱼一般地缠了上来,脑袋缩进王俊凯的怀里,嘴唇贴着王俊凯的胸口,使劲儿地拱了拱,王俊凯不用看也能想到王源埋在自己胸前被压塌的鼻头还有闭着眼扑闪的睫毛。

“我冷。”

王俊凯低头一看,发现被子不知什么时候被他踢到了床边,两个人身周都变得凉飕飕,王源光溜溜的肩膀和小腿都暴露在空气中。

王俊凯腾出一只脚,怕把小家伙吵醒了,尽量控制着上半身不动,脚趾夹着被子带到身上,一手扶到王源的脑后,一手抓紧了被子覆到两人的身上。王源整个人都趴在王俊凯的身上,一条腿搭上了王俊凯的腰,把他当成了大号的天然暖炉。两个人彼此毫无缝隙地依偎着,盖这一床被子刚刚好。王俊凯搂着人在怀里,听着耳边清浅软糯的呼吸声,突然想把被子掀开扔到地上,这样王源就会为了取暖,一个劲儿地往自己怀里钻了。

早知道这样,打一开始就该强行把人塞进怀里,两个人搂在一起取暖,哪儿来的抢被子一说。


评论(66)
热度(2163)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