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你听得到 12

听觉障碍者凯x医院实习生源

上一章戳我


12 Karry的妈妈


王俊凯手里拿着套宽松的棉质睡衣,一条浅灰色的新内裤回了卧室,看到正盘腿坐在床头上看手机的王源,几步踱到了床头,不轻不重地扔到对方身边。

“找了套顺眼的睡衣拿给你,内裤我一般都买一个号的,就随便给你拿了条新的。”

王源手指还扒拉着身上的浴巾,眨巴了几下眼皮,空余的一只手拎起那条内裤,撅着嘴巴啧啧两声:“也没有多大嘛——”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王俊凯手抄兜凭立在床边,下颌线随着勾起的唇角呈现出不算凌厉的弧度。

“哦,那你先出去——”王源撇下眉眼,不自在地冲着门外扬扬下巴,“我得换衣服。”

“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要出去?还是你晚上要住这儿?”

“......我走,行了吧。”王源瞪起眼的时候湿漉漉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随着他扑腾一下站起的动作被甩下来,啪嗒一下正落在他的下巴中间。

王俊凯自然地伸手揩掉那滴水珠,噙着的笑意还没退:“一会儿喝什么,我再去烧点牛奶?”

王源拂开王俊凯的手,警惕地后退一步:“我今晚要早睡,不喝了。”

“喝牛奶可以安眠。”

“我睡前喝东西要起夜的......”王源攥着衣服的手紧了紧,慌慌张张地趿拉着拖鞋径直出了主卧。王俊凯没有跟上去,微仰着脑袋一屁股坐在床片,闲闲地笑了一声。

王源还没擦干的身上一路向地面滴着水,经过了客厅,迈上几阶楼梯到了小阁楼。打开吊灯的开关后,他随手带上门。阁楼里的吊灯依然是暖黄色的老油灯,淡黄浑厚的光线铺洒在身上,王源觉得出浴后晾得发凉的身子也被照得暖烘烘的。王俊凯似乎很喜欢这种老式吊灯,遑论是客厅,卧室,还是小阁楼,都没有白炽灯的影子。

扯下身上的浴巾,王源拎着王俊凯拿给他的灰色内裤,嫌弃地撇撇嘴。光着脚踩在红漆涂着的地板上,利落地套上内裤,然后悲怆地发现,不但裤头的腰围宽出几个码,连裤裆那里也是松松地垂下来,活脱脱像是穿了一条大号的开裆裤。

王源颇有些不服气地站着哼唧了两声,心情莫名地沮丧。然后他便拿起那套乳白色的睡衣,伸手展了展。先换上上衣,还算合身。可是换上裤子的那一刻,王源秀气的眉毛登时揉成了一团,这裤子也太短了吧——长度只到他的大腿中间。

这是王俊凯的睡衣?这家伙身长腿长的,穿上岂不是和热裤一样?这颜色、款式,怎么看怎么像姑娘的睡衣,八成是王俊凯某个前女友落在他家里的。

王源盯着这睡衣上身的诡异效果,整张脸都不满地皱在一起。心里像打翻了一大碗醋似的,酸得要命。想了一会儿,他还是蹬蹬蹬地下了楼,刚想冲着还在卧室里的王俊凯嚷嚷几句,却想起这厮的耳朵不好使,便立眉嗔目地进了房间。

王俊凯抬头望着怒气冲冲闯进来的人:“怎么了?”

“你给我这套睡衣是搞撒子?”

“睡衣怎么了?有问题?”

王源看着王俊凯波澜不惊的表情,愈发地来气:“你倒是跟我解释下这短裤是怎么回事?你别告诉我这是你的,你当四角内裤穿吗?”

“......”

“我说,你拿你前女友的睡衣来糊弄我真的好吗?”

“不是我前女友的。”

“哦,”王源努嘴时的语气变得愈发地酸,“那就是你现女友的咯。”

“......这是我上初中的时候穿的睡衣。”

“......”

王俊凯眉梢轻扬,目光扫过王源,表情有些忍俊不禁:“裤子好像是有点短了,我以为能正好呢。”

“王俊凯......”王源咬牙切齿地念出王俊凯名字。

对方全不在意地疏朗地笑起来,眼神上下打量着王源露在外面细瘦笔直的两条腿:“将就穿着吧,我现在的睡衣给你穿肯定太大了。”

见王源依旧闷着声不说话,他又补了一句:“没事儿,挺好看的。”

好看个头啊,王源故作气哼哼的样子出了房间,回到阁楼里一下子扑倒在小床上,嘴里不满地埋怨着王俊凯,唇角却是不自觉地上扬。脑海里来来回回循环播放着王俊凯说的最后一句话,在床上连着打了三个滚,把自己裹到了薄薄的小棉被里。

王源本身并不适应在外面过夜,也许是因为前一晚的操劳让他有些身心疲惫,阁楼里空调的温度又凉爽舒适,他窝在被窝里很快就跌入了香甜的梦乡,一觉睡到了天亮。

窗外渝城的太阳还吐着火舌,王源被照进阁楼内有些刺眼的日光晃醒了。眯眼扒拉了几下身上的被子,他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抻胳膊蹬腿的时候一脚踹到了床尾的木头,登时疼得呲牙咧嘴。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十点。王源躺在床上做了半天的思想工作,方才坐起身子下了床。客厅里没有人,Karry正趴在沙发上安稳地打着盹。王源进了厨房,不意外地看着正在忙活着早餐的王俊凯。

宽大的腰身上系着条浅蓝色的碎花围裙,看起来有些滑稽。他背朝着自己,右手拿着个铲勺,左手掂着平底锅,正在专心地摊鸡蛋。

王源望着王俊凯背光忙碌的背影忍不住笑起来,想不到这家伙还会做饭,虽然看起来笨手笨脚的。

“笨死了。”王源不禁开口小声地吐槽,言语间竟有些撒娇。

王源就这么抱着手肘站在厨房门口,也没打算上前去帮帮忙,看戏似的守着王俊凯,直到对方呼哧呼哧地忙活了半晌,把煎好的鸡蛋和香肠一口气都堆在盘子里,然后端着盘子转了身。

王俊凯在看到王源的那一秒险些把手里的盘子摔到地上,王源饶有趣味地弯眼笑看眼前的人瞠目结舌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唔——”王源把脑袋靠在门框上,“你刚开始煎鸡蛋的时候。”

“那你怎么不过来帮帮忙,你看我热的。”王俊凯甩了甩额前的刘海,都被冒出的细汗打湿,豆大的汗珠正顺着他小麦色的侧脸和脖颈淌下来。他穿着件灰色的工字背心,这会儿胸前的布料也被汗水浸染成了深灰色。

“我就——看你做饭做得蛮开心的,不忍心打扰了你的兴致。”

“......”王俊凯和王源凑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别的功课没学会,翻白眼这个技能绝对可以得满分。

门铃忽然响了起来,王俊凯摸了下嗡嗡震动着提醒自己有人按门铃的手机,冲王源点点头:“你去帮我开下门,我先去把吃的放桌子上。”

“好。”

王源说着,走向了门边,透过猫眼看到了等在门外的快递小哥。他开了门,在看清快递小哥脸的那一瞬间,差点咬破了自己的舌头。

“......你怎么在这儿?”刘志宏也是明显的震惊。

“我那个......”王源盯着门口的刘志宏吞了口口水,伸手理了理还没整好的睡衣,又把裤子向下扯了一些遮住大腿,“我在这儿是......”

“你怎么穿成......”刘志宏似乎艰难地斟酌着措辞,憋了半晌只憋出一句,“这样......”

“王源儿,是谁来了?”王俊凯好死不死地在这时冒了出来,穿着被大片汗水浸湿的背心,赤膊走到门口,王源发现刘志宏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是快递?”王俊凯见两人都不吭声,又问了一句。

刘志宏还处在震惊中没有回神:“王源你这两天都住在这儿?!”

“......没,我前天晚上是住在一个社区医院。”

“那你昨晚是在这儿过夜的,和这个人?”刘志宏脸又朝向王俊凯。

“你想多了,他是我在医院实习接待的患者,我来他家是给他做康健。”

王源的脸颊下意识地红起来,着急地向刘志宏解释,眼角余光还不忘瞄着王俊凯的反应。对方的脸上也是有些讶异的表情,似乎在思忖着眼前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道理我都懂,可是做康健需要在别人家过夜吗?”

“我跟你一时解释不清楚,下午回寝室跟你讲行吗?”王源心累地回复道。

“你们认识?”王俊凯终于插话进来。

“他是我室友......”

刘志宏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干咳了两声摆出职业性的微笑:“你好,是王俊凯先生吗,我是邮政快递的,也是——嗯,王源的朋,友。”

刘志宏把“朋友”两个字刻意地咬得很重,看向王俊凯的目光探究又好奇。

“是国外的快件吗?”王俊凯看着刘志宏,轻轻笑起来。

“对,美国寄来的......在这里签字。”

刘志宏把EMS递到了王俊凯手里,看着他签好名字,撕掉了回收单。

“那我走了,”刘志宏回头看了眼王源,摆出了一丝狡黠的表情,又冲王俊凯挥挥手,“有机会一起喝酒聊聊。”

“好。”王俊凯点头答应了。

说完便骑上车,头也不回地走了。王源兀自站着,脸从颧骨红到了耳根,眼尾悄悄打量王俊凯的动作。王俊凯没多说什么,只是关上门,拿着快件进了屋子。

“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屋?不吃饭吗?”王俊凯忽然又顿了步子,回头望着王源。

“王俊凯,我那个哥们就爱八卦,你别生气......”

“他不是说一起喝酒吗?我为什么要生气?”

“我的意思是,他没有......”

“先进来吃饭,”王俊凯开口打断了王源吞吞吐吐的解释,“你昨晚因为我就喝了点粥,肯定饿坏了。”

“还好,不是很饿......”

“那也要多吃点。”王俊凯毋庸置疑的语气让王源莫名地怂了,原本想解释清楚刚才的情况,却被对方平淡地扯开了话题。

刚坐到桌边,Karry就从客厅里跑过来,围着王俊凯喵呜喵呜地叫个不停。他弯腰摸了摸Karry头顶软趴趴的毛,笑着说:“你看连这小家伙都知道饿,你怎么就不知道?”

“我吃还不行吗?”王源瘪嘴用筷子夹起一大口鸡蛋塞进嘴里。

“当然行,太行了。”王俊凯满意地点点头,回身拿了猫粮装在碗里,摆在Karry面前。

“小家伙,想不想妈妈?她刚才寄了快件过来,我一会儿念给你听。”

王源擎着筷子的手忽地滞住,目光从盘里的食物移到王俊凯脸上,看到他正眯眼看着趴在地上嗷呜大口吃着猫粮的Karry。

“Karry的妈妈?”王源听到自己涩涩地开了口。

“哦,是我一个在美国留学的朋友......上次不是跟你说Karry是别人寄养在我这里的吗?”

王源低低地应了一声,握着筷子的指关节有些泛白。以王俊凯的性格来说,能让他心甘情愿地为她养猫的女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呢?


下一章戳我

不要心塞不要心塞 下一章就甜回来惹

就怕你们心塞 明晚有一更(考试周的lo主竟然日更惹!

我这么可爱【捧脸】 不宠我吗

评论(102)
热度(748)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