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你听得到 10

听觉障碍者凯x医院实习生源

上一章戳我

抱歉这么久没有更新

大家还记得它吗QAQ


10 可不可以别再对我这么好

 

因为只是急性过敏,到了第二天,王俊凯的炎症就消了大半。王源考察了下这小小的社区医院的卫生环境,决定先带着王俊凯回家再观察观察。

王源叮嘱着王俊凯把叠在床头的衣服换好,他拿了王俊凯的车钥匙,小跑着回了昨晚吃夜市的小街,找到了王俊凯那辆打眼的大奔。

王源从没开过市价上百万的车,坐进驾驶座的时候还有点莫名的激动。驱车走了不远,就到了社区医院的门口。车甫一停下,安全带还没来得及解开,王源就听到副驾驶那一侧有人轻轻磕了磕车窗。

王源转过头,看到了正站在车窗外弯眼笑着的王俊凯。王俊凯熟门熟路地开了车门坐在副驾驶上。

王源把头靠在椅背上,手指闲闲地扣了几下方向盘:“真是自觉啊,我有说过我要开车吗?”

“这是照顾病号,我现在还病得头昏眼花呢,等会儿开车把油门当刹车了咋办?”

“你病得头昏眼花的,干嘛不乖乖呆在病房里等着我扶你出来,反倒巴巴地跑在外面等着我?”

“......我那不是着急吗?”

“着什么急?着急回家给Karry喂食?”

王俊凯听罢,逐渐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又猛地拍了下脑门:“我还真忘了这茬儿,小家伙肯定饿晕了。”

“啧,”王源扶着方向盘,瘪着嘴角摇了摇头,“亲爸。”

“你是亲妈——快开路,”王俊凯有些着急地系上了安全带,“回家喂孩子。”

王源闻言忍不住闹了红脸,微恼地瞥了眼端坐着的王俊凯:“你瞎说什么呢。”

王俊凯玩味地盯着王源无故害羞起来的表情,打趣地问:“认得回咱家的路吗?”

“......我只认得回你家的路。”王源恼得耳根也泛红,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车胎压着平坦的柏油路向前驶去。

事实证明,王源的学霸称号不是浪得虚名,记忆力也绝不是盖的,他开着几百万的大奔上路,手也没抖一下,轻车熟路地就回到了王俊凯家门口。

进了家门,王源蹲在门口还没来得及解开鞋带,忽然就看到一个花白的影子从卧室里窜了出来,猛地一头扎进了他怀里,埋着脑袋呜呜地叫。

“Karry,睁大你的猫眼,你爹还没进屋呢。”王俊凯站在王源身后,扶着门框故作生气的语气嚷嚷着。

“你平时肯定动不动虐待它,不然它怎么受了委屈都不找你?”

王俊凯晃了晃眼珠,换作了恍然的表情看着王源:“我知道为什么了,孩子饿了肚子都找妈妈啊,自然不会找我。”

“......”

王源还没来得及回应,Karry在他怀里又呜呜地叫出了声。王俊凯两下脱下了鞋,朝着厨房走过去:“你先抱着Karry去客厅,我去给它拿点口粮。”

王源一手搂住Karry,空余的另一只手脱下了鞋,等着换上拖鞋进到客厅的时候,王俊凯正端着碗猫粮从厨房走出来。

王源低头扫了眼对方手里满满一碗猫粮,问:“你家有米吗?”

“有啊,”王俊凯蹲下身,把碗放在沙发边,招呼着Karry来吃饭,又抬起头弯起唇坏笑,“你要给我做饭?”

“......还想吃饭,想得美,”王源翻了个白眼,“你这两天只能喝白粥。”

“你虐待病号啊你——”王俊凯有些委屈地瞪大了眼睛,张嘴抗议道。

“这是为了你好,喝粥洗胃。”

“道理我都懂,可是......”

“别可是不可是——我是医生,你要听我的。”王源斩钉截铁地说道,“米放在哪儿了?”

“......最靠窗的橱柜里,”王俊凯试探性地又叫住了转身的王源,“那啥,能加点糖吗?”

“看我心情咯。”王源回身耸了耸肩,朝着王俊凯温婉一笑。

王俊凯忽然觉得最近一直调戏王源貌似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王源进了厨房,舀了一勺米到电饭煲里,眯着眼想了想,又打开了冰箱,看到里面码着的瘦肉和青菜时努了努嘴角。他拿出了一点瘦肉和青菜,放到菜板上切成细丝,在锅里加了适量的水后把瘦肉丝和青菜丝也一并放了进了,又加了小半勺的盐。

客厅里传来王俊凯逗着Karry玩的笑闹声,王源忍不住浅笑起来,把火点开,这种莫名的一家三口的感觉简直不能好了,关键两个人养的孩子还是只怀了孕的小母猫。

熬粥熬了二十多分钟,王源熄掉火的时候,客厅里王俊凯的笑声还没停。掀开电饭煲的盖子,有些沁人的米香夹杂着菜香飘了出来。王源默默肯定了下自己的厨技,拿着铁勺舀起整勺的热腾腾的粥到了瓷碗里。王源放下铁勺的时候,右手还擎着盛得满满的一碗粥,眼角瞥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飘过。

如果要说起王源最怕的生物,那就是虫子没跑了。不管小的大的,飞的爬的,只要是虫子,都能把王源吓到撂下手里的一切东西,跑到角落里猫起来。

所以当王源看到厨房里正张牙舞爪地飞着的黑乎乎的蛾子时,他只顾着哆嗦着嘴唇,一点点地瞪大眼睛,“啊”地一声惨叫出。,随之响起的,还有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等王源手指颤抖地蹲下身,意识逐渐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瓷碗已经碎成了很多片,七零八落地遍布在周围,刚盛好的粥也洒了满地。右脚的脚趾也被滚烫的稀粥波及到,烫得通红,靠内的脚面已经烫得红肿。但是比起这些,最让王源害怕的,依然是在厨房里横冲直撞的大蛾子。

王源闭着眼不再看它,尽量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颤抖着声音开口,一遍遍喊着王俊凯的名字。

“王俊凯——”

“王俊凯,你在哪——”

也不知自己喊了多少声,客厅里依旧没什么回应。王源瘫坐在地面,挪着屁股把后背靠在橱柜边。他在移动的时候才感觉到脚面传来的难耐的胀痛,刚出锅的粥直接把半只右脚都烫肿了。

他慢慢低下头,勾着嘴苦笑,是啊,他难道在指望着连声音都听不到的王俊凯感应到自己的求助吗?

还没从怅惘的情绪中脱离出来,王源忽然听到了迫近的有些急的脚步声。他抬起眼,先映入眼帘的是跑跳着跃进厨房的Karry,它轻盈地窜了进来,在王源蜷起的身周来回地绕。

“王源儿,怎么了这是——”王俊凯迈着长腿急切地走了过来,看着满地的狼藉和软着身子靠坐在橱柜边的王源,瞳仁晃了晃,眼底有抹心疼的光彩划过。

王源兀自糊涂地眨了眨眼:“你怎么知道我......”

“我刚逗着Karry玩,它忽然就往厨房跑过来了,我就在想你是不是有事,就跟过来了。”

“这样啊......”王源慢慢点了下头,心底无端地有些失落,竟然以为他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怎么弄的啊,肿成这样......”王俊凯探下身,发现了王源被烫到的右脚,忍不住伸出手想摸一下,王源却赧红着脸缩回了脚。

“就......就看到有虫子......”

“虫子?”

王源垂下脑袋,朝着厨房里的吊灯上指了指。王俊凯随之抬头,一眼看到了吊灯上正停着的一只蛾子。

王俊凯几乎是瞠目结舌地笑起来,他伸手揉了揉王源垂下的脑壳,调笑着问:“你是三岁的小朋友吗,竟然怕虫子。”

王源也觉得有些丢人,便闷着头不再吭声。王俊凯站了起来,把吊灯上的蛾子赶到了窗外。接着又俯下身靠近了王源,也没问当事人的意见,拦腰就把人打着横抱抬了起来。王源随着重心的失衡,下意识地搂紧了王俊凯的脖子,杏眼圆了圆,拍了下王俊凯的肩膀:“我自己会走。”

“怎么走,蹦着走吗?”王俊凯垂眼看了眼怀里浮了愠色的侧脸,“我还怕你把我家地板踩坏了,是春檀木的,你赔得起?”

王源撅起嘴不再吱声,王俊凯轻巧地抬着他回了客厅,把人小心地放到了沙发上。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拿点创伤膏。”

“哎,”王源伸手扯住了王俊凯的衣角,“厨房还没收拾......”

“亏你还是医生呢,”王俊凯挑了挑眉梢,“轻重缓急也分不清吗,当然是先帮你把脚伤处理好啊。”

王俊凯转了身背对着王源,表明了是拒绝再听王源的任何唠叨。不出一会儿,他就从储物间里拿出一个半大的医药箱。王源半撑起身子看了看药箱,忍不住啧啧称奇:“想不到你这儿东西还挺全的。”

“唔......我听力有问题,出了门难免会磕到碰到,家里备点创伤药是基本的。”

王源理解地点点头,看着王俊凯在药箱里翻了翻,找出了一盒还没拆封的创伤膏。王俊凯拆开了包装,顺势坐在了王源的脚边,很自然地把他的右脚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哎,我自己涂吧。”王源急着想把脚收回来,却被对方一把抓住了脚踝。

“别动,收拾烫伤我有经验。”

王俊凯扶住王源的脚踝,将脚后跟轻轻支起,指尖抵着踝骨,在另一只手的指腹上抹上透明的创伤膏,然后把膏体轻薄地抹在王源泛红的脚背上。王源吃痛地暗暗呲出牙,王俊凯像感应到了似的放缓了力道。

“疼就掐我一下,你现在说话我听不见。”

王俊凯专注地盯着王源的右脚,把脚背的创伤上涂匀了药膏后,又在手指上挤了些药膏,抹上王源红肿的脚趾。脚趾的趾缝里的皮肤也被烫到了,王俊凯便将食指和中指的指尖探进趾缝里来回轻柔地抹。王源有些羞耻地想再次收回脚,还没动作前就被王俊凯提前箍住了踝骨。

“脚趾缝里的创伤最马虎不得,因为这里不透气,很容易化脓。”

王源咬了咬下唇,羞得用手指攥住了沙发沿。王俊凯的手指划过他脚趾的感觉让他心里异样的感觉愈发强烈,心底痒得厉害,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王俊凯却一直心无旁鹜地涂着药,认真的侧脸映在王源的眼里,从鼻梁到下颚的曲线好看得要命。

“王俊凯啊。”明知对方听不到,王源还是忍不住红着脸拼命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好像是。”

“好像是喜欢上你了。”

“这样很不好。”

“所以你,可不可以别再对我这么好。”


-tbc-

下一章戳我

最近三次元真的太忙太忙

今天终于完成了一个deadline 腾出空来更一下长篇qwq

等我忙完期末好吗 会日更的 i promise~ 


评论(106)
热度(834)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