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英雄梦想

兜兜转转了这么久,他们终于牵着彼此的手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谁的童年时期没有过英雄梦想,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披上黄金盔甲,像神话故事里的大英雄一样,左手擎矛右手执盾,骑上一匹赤兔,在战场上披荆斩棘,挥斥方遒。王俊凯也不例外,小时候听外公念三国志,打心底地钦羡那个年代里骁勇的大将军。

他做了很久的英雄梦,直到有一天被妈妈牵着小手带到了一座气派的高楼下。妈妈一手扶着王俊凯尚且稚嫩的肩膀,一手轻轻摸了摸他额前细软齐整的刘海:“小凯,以后咱们就在这里学唱歌了,好不好?”

王俊凯手指还磨蹭着裤缝和衣角,嘴里怯懦地问:“为什么要学唱歌?”

“因为你以后要站到很大的舞台上,唱歌给别人听。”妈妈用尽量平和温婉的语气安慰他,生怕他因为紧张因为害怕而打了退堂鼓。

事实上王俊凯既没有紧张也没有害怕,他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想,如果学了唱歌,是不是就没有机会到战场上浴血奋战,成为像项羽那样的大将军了。这是第一次,王俊凯小小的英雄梦想上出现了裂痕。

出乎意料地顺利通过了考核,妈妈带着他吃了肯德基,买了全套的儿童套餐,又送给他一个全自动的遥控车。王俊凯窝在卧室的小床上,手里抱着刚买的遥控车,暗自想了一会儿,又下了床把摆在书桌正中间的三国志放进了底层的抽屉里,上了锁。随之尘封的,还有陪着他一路长大的,稚嫩却宏伟的英雄梦想。

 

作为练习生的生活说不出是苦涩还是甜蜜更多,王俊凯一边跟着师兄们上声乐课舞蹈课,一边捡着闲暇时光买了把吉他弹着玩。王俊凯在音乐方面几乎是天赋异禀的,只跟着大家上过几次声乐,他就迅速地跟上了课程的进度。

和练习生们处得还算愉快,因为年纪小、个头矮,他一向是公司里的团宠。日子久了,王俊凯也向往着有一天能遇到一个小师弟,仰起脑壳看着自己,眼睛里闪着羡慕的光彩。

然后,这一天就真的来了——王俊凯刚结束了训练,脸颊边淌下几滴清汗,接着就看到了推门走进来的一个圆滚滚的粉团子,白白的肉肉的小小的,朝着他深深鞠了一躬,抬头的时候大大的杏眼里闪过的光晃得王俊凯眨了一下眼。粉团子乖巧地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上鼓起肉乎乎的两团,圆圆的杏眼随着眼角的下勾弯成了两座小桥。

“师兄你好,我叫王源。”

“王源儿,”王俊凯因为眼前这带着婴儿肥的圆脸晃神了很久,开口第一次唤对方的名字却莫名其妙地带了儿化音,“我是王俊凯。”

初遇多半是生涩而尴尬的,他们也不例外。王俊凯默默记下了这个新练习生的名字,彼此依旧停留在见面点头招呼的关系。王俊凯能看出王源每每见到自己时瞬间被火光点亮的眼睛,这个新来的小师弟似乎对自己有些盲目崇拜,甚至把自己翻唱歌曲的网络点击量倒背如流。

王俊凯表面上不甚在意,心里难免会滋生出些骄傲情绪,十几岁的少年心气,自然而然会把别人的崇拜视若珍宝。久而久之,王源在他心里也变成了一个有些特别的存在,翻唱了一首新歌,会忍不住录下来分享给对方;学会了新的扫弦技巧,会得意洋洋地召唤对方过来卖弄几番。

阳光普照时难免会有乌云经过,只是这份艰涩黄昏的到来似乎有些始料未及。王俊凯小小的心腔里怀揣着梦想和希冀,去报名了选秀比赛。可遑论是比赛无故的落选还是评委尖酸的抨击,都像一把刀,在他还未锻炼得足够坚强的心上留下一道道划痕。

彼时的王俊凯个头还不高,瘦瘦小小的一只站在台上,听着台下一排大人的冷嘲热讽。手指摩挲着牛仔裤粗劣的裤缝,无助无措地站在舞台上,就好像一只羽翼还没丰满却被生生折断的雏鹰。而那些同行人陆续的离开,仿佛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王俊凯拿着麦克风,对着镜头努力摆出倔强的表情,眼窝里包着拼命忍住的泪花。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他似乎一夜长大。那些约好一起走的人不知去向,徒留了他在原地,迷茫地想着自己的下一站会是哪里。

王俊凯开始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去街角的小店里吃饭,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排练室里练舞,一个人坐在放课后的教室里弹吉他。以后的路,要一个人走下去了,你一定一定要坚强,王俊凯不断地暗暗敦促自己。

 

公司安排了他和王源的合唱时,王俊凯脑海里晃过的第一个印象是——哦,是他啊。那个软绵绵地喊自己师兄的小家伙,声音很甜很亮,上形体课的时候喜欢哭鼻子,每当看到自己时眼里总发着晶亮晶亮的光。和他一起合唱,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

简陋的房间,普通的音响和麦克,穿着质朴的两个少年的第一次合唱。王俊凯在前奏开始前,微微偏过头,看着王源:“紧张吗?”

王源两只手捧着麦克风,明明嘴唇在悄悄地发抖,却只是乖巧地摇摇头,笑得露出整齐的一排小门牙。

歌曲的爆红并非意料之中,王俊凯有些激动地翻出范范转发的微博,拿着老爷机跑上了几层楼,在教室里找到了刚下课的王源,兴奋到连说话都有些结巴:“王源儿——你你你......看到了吗?”

王源刚下声乐课,手里拿着几张简谱在读,被突然闯进来的王俊凯吓得一哆嗦,颤巍巍地接过他的老爷机:“看......看到什么啊?”

“范范啊——范玮琪转发了咱们俩翻唱的视频!”

“真的啊!”王源也跟着喜上眉梢,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又看,“太棒了,小凯。”

王源那时没看到翻唱视频的转发量,甚至不知道得到原唱范玮琪的肯定意味着什么,他源自心底的激动和喜悦多半是因为这个他崇拜了那么久的师兄终于不再端着架子,也不再板着脸,他也能像正常小孩子一样,没有负担地,开怀地笑。

王俊凯眉毛随着笑意上扬,舒展的眉眼在廊灯下溢出光,扬起嘴角时露出刚长出来的小虎牙:“王源儿,我们——”

“我们?”王源抬眼,有些寻味地看着高出自己半个头的王俊凯。

王俊凯抿了抿唇,说话时声音发着抖,语气有些激动,又带了点小紧张:“我们以后,还会一起唱歌吧?”

王源似乎没有料到王俊凯会有这样的提问,他怔了好半晌。等到大脑回路接通后,方才漾起清甜的笑窝,连连地点着头,笑盈盈地说,“会啊,当然会。”

也许是因为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王俊凯露出安心的微笑。眼前的粉团子不仅不讨厌,反而挺招人喜欢。等到王俊凯反应过来时,手已经不加思索地按在王源毛线球一般柔软的脑袋上,揉了又揉。他的手有些尴尬地停滞在王源毛茸茸的发顶,对方则像看怪物一样地打量着他。

王俊凯为了缓解气氛而没话找话:“那个......简谱好好练着,基础得打牢。”

“......嗯。”

“形体课别想着偷懒,被我抓到了有你受的,听到没?”

“......听到了。”

王俊凯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端起架子管教王源,就好像他也弄不懂两个人为什么会因为一首合唱而无缘无故地熟稔起来。大抵是有过过分美好的旧梦,亦或是现实苍白到不堪一击,王俊凯时常怀念起和师兄们一起的日子。他从不肯承认自己害怕一个人,他总以为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但一个人走了太久,难免寂寞。

在最难耐的时候,王源的出现就好像陷落大海前攥住的浮萍,又好像坠落悬崖时抓住的稻草。黑暗无边,除了绝望你抓不住其他。这时,上帝却为你送来了一道光,你怎么忍心不抓住它。

 

然后,两个人真的和约定好的一样,一起唱了很多首歌。

第一次一起出现在荧幕上的时候,他们都还是最初童真的模样,一个人穿着鲜红色的毛衣开衫,一个人穿着奶黄色的小怪兽卫衣。王俊凯还在变声,唱不上去的部分就被王源自觉地担到了他自己身上。“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稚嫩的奶音回响在演播厅里,王俊凯别过眼时正看到他闭着双眼卖力演唱的模样,像在心里放了一颗融化了的奶糖,回味起来都是铺天盖地的腻人的甜。

王源上声乐课时,总不敢打头儿当领唱,登台唱歌前更是紧张到从手指到膝盖都在发抖。王俊凯嘴边笑他胆子小,却趁着下课拉他去了人潮涌动的商业广场。谁能想到。那首在街头广场上花了两块钱的人质,却成了他们铭刻在心底的回忆。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少年,透过音响发出的沙沙的杂音,周围围观的都是朴素而善良的观众。“在我心上,用力地开一枪。”王源紧张地捏着麦克风,声线发颤,唱到高潮时甚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走音,王俊凯都听在耳里。随之响起的,还有他心腔里“嘭”的一声绽放的灿烂烟花。

王源答应了陪王俊凯组建乐队,在人来人往的日月光搭起一个简单而空旷的舞台,一把木吉他,一台电子琴,还有平凡的他们。“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地拨开我的心。”一个人的声线深沉喑哑,一个人的音调清甜明亮,连周围的路人都忍不住赞叹,明明是迥乎不同的两种声音,搭配在一起,却契合到没有一丝缝隙。

两个人声线的默契度有增无减。“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王俊凯扶着吉他看向王源,嘴边故作调笑的语气,殊不知早已心如鼓擂。王源羞涩地牵起嘴角,目光微恼地扫过对方的脸,依旧垂首盯着自己的指尖。

那首约好了每年都要一起唱的歌还记得吗?“Merry Christmas to you,我深爱的人。”小小的日月光广场上承载了太多的回忆,那时候两个人还可以在舞台上娴熟地对视,台下的粉丝激动地挥舞着灯牌。王俊凯浅笑着挥手,鞠躬,余光里看到身旁瘦小的身影,他跟着自己鞠躬成标准的九十度,脖子上红蓝条纹的围巾随着动作轻微摆动。很久以后的综艺节目上,王俊凯在听到这首歌的前奏时还会发呆,忍不住地回想起那时王源被鲜艳的围脖衬得泛红的侧脸。

“对不起。”穿着白色T恤的少年半弓着身子,语气尴尬。王俊凯感应到他的紧张,捏了捏衣角,擎着麦克风看向台下有些喧嚣的观众。“麻烦大家安静一点,我旁边这位听不到节奏了。”现场的伴奏效果意外的不佳,两个人随着节奏轻轻挥舞着右臂。王俊凯侧首看着王源沾了汗珠的睫毛和眉梢,噙着微笑给他打气。“而我已经分得清,你是如今,唯一坚持的任性。”他们把目光投进彼此眼波里的湖心,轻轻地用眼神倾诉,而我已经分得清,你是友情,也是我未曾错身的爱情。王俊凯下台前忽然转了身,身影一半堙没在阴影里,笑眼里向眼前的人倾诉,快来啊。王源轻轻吸了一口气,望向面朝着自己往后退的王俊凯,迈开双腿向他跑了过去,几乎下一秒就要扑进他的臂弯。

王俊凯回到公司录solo的时候,并没打算告诉王源。半个月没见面,小家伙看到自己肯定又会忍不住地哭鼻子。他站在录音室里,对着摄像头轻轻地唱歌。马上要中考了,压力自然很大,趁着闲暇回到公司,却找不到借口去看他一眼。间奏响起,录音室的门却被悄然打开。王俊凯看到从门后冒出的脑袋,还有对方脸上古灵精怪的得意表情,眼底不禁滑过一丝喜悦,一丝讶异。目光早已不受控制地径直看着朝思暮想的人,无论如何也移不开。阔别已久的合唱,没有练习,没有彩排,却一如既往的熟稔。“掌声响起来,我心更明白,歌声交汇你我的爱。”字句在唇舌间千回百转,王俊凯不曾窥视王源的表情,却无端从歌声里听出了思念。

 

人气如日中天地攀升,组合里三个人连轴转地赶通告,两个人合唱的机会自然而然地减少。百忙中王俊凯总会忍不住地怀念起两个人肆无忌惮地一起飙歌的日子,现在却连单纯地在节目里合唱歌曲的一小部分也成了奢侈。做游戏时听到了类似的前奏,王俊凯忍不住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看着懵掉的王源笑得见牙不见眼。

“是‘当爱已成往事’啊。”他骄傲地扬起下巴,话语里充盈着献宝的语气,看向王源时的眼神似乎在说,你个小傻瓜,没听出来吧。

台下的主页君摇摇头,冷静地回复道:“答错了。”

王俊凯坐回座位的时候,表情写满了不可思议。怎么可能答错,明明是我们一起唱过的歌。他的气场忽然变得生人勿近,颓丧地垂下了眉梢眼角。

王源自然看在眼里,在听到《珊瑚海》的前奏时,把抢歌的机会让给了王俊凯。看着对方提起信心说出歌名后,讨巧地拿起话筒说:“我也可以唱,唱女生部分。”

只要是合唱,我负责女生部分又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对手,我自告奋勇地帮你完成又有什么不可以。

 

主页君趁着训练结束,来到了休息室,抓到了两个正趴在沙发上打游戏的小鬼。

“明天是沉船事故的头七,我想着让你们俩到公共场合,为遇难者和他们的家属唱首歌吧,作为公益表演做一下宣传。”

“我们?”王俊凯支起原本瘫在沙发上的身子,讶异地回问,尾音里疑问的语气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儿。

“对啊,毕竟这次事故这么严重,你们就代表组合和公司为遇难者祈福吧。唱的歌我前两天做了备案给你们,地点的话也是你们自己定,就选一个不太喧哗,又有宣传度的地方就好。”

“王源儿。”王俊凯看向坐在一边一直没做声的小家伙,软下嗓音唤了他一声,“我们去哪儿唱?”

“问我吗?我......都行啊。”

王俊凯抿了抿唇:“我觉得既然是公益表演,肯定要找一个路人多一点的地方......”

王源听罢弯了弯嘴角,星星点点的光亮划过眼底:“最好不要有太多认识我们的人,粉丝反应太大的话,影响表演效果。”

王俊凯点点头:“不要搞大阵仗。”

“有两只麦克,一个音响就好了。”

“你们说了半天,有想好合适的地方吗?”主页君无奈地叉着腰,语气颇有些无奈。

“有啊......就去——”

两个人对视一眼,语气没有丝毫犹豫地异口同声:“万达广场。”

“差点忘了,还有日月光啊!”王源恍然地拍了拍手掌,圆圆的杏眼里涤荡着蓝绿色的星河,每一颗星子都散发着熠熠的光。

“那里,我们要趁着晚上去。”王俊凯眯起眼笑着回望。

“咱们搭一个简易的舞台。”

“准备一台电子琴。”

“再拿上一把木吉他。”

有最朴实的观众,最遥远的梦想,还有最初的两个少年。

他们一起出发,一起回家。一起唱歌,一起长大。

他们互相羁绊,穿山越岭,栉风沐雨,在不远的未来里捍卫彼此的初心。他们约好了,要一起唱更好的歌,变成更好的人。

 

两个人的携手并肩好过一个人的孤军奋战。漫无边际的黑暗里,有一个人陪着你终结孤单。从此,主语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我”,而变成了——“我们”。

我们唱过很多首歌,登过很多次舞台,流过很多升的汗与泪。

我们约好了,去同一所城市,上同一所大学,一起成为很棒的原创歌手。

我一个人走了很久,终于遇到了你,然后我决定把梦想分给你一半。我们要一起唱下去,唱完这十年,还会有二十年,三十年,唱我们喜欢的歌。

时光尤缱绻,来日尚方长。我们早在不知不觉间成了彼此的底气,也成了彼此余生里斩钉截铁的梦想。

 

小时候,王俊凯想做个骁勇善战的常胜将军。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做王源的常胜将军,才是他最终的英雄梦想。

评论(31)
热度(783)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