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胆小鬼

王源是真的很怕鬼。

他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大概只有两三岁的样子,跟表哥表姐们围了一圈讲鬼故事。明明是毛也没长齐的小娃娃,硬要逞能坐在最前面。十几岁的表哥看着打头坐着的睁着圆溜溜眼睛的王源,心里起了些坏主意。趁着讲到最精彩的部分时,两只手搭上了王源缩起的肩膀,凑到小家伙耳边慢悠悠地喊了声他的名字。王源登时吓得哭了出来,鼻涕眼泪抹了满脸,连滚带爬地到了厨房,扑到周妈妈的怀里哭。他自此落下了病根,一直到初二都不敢一个人呆在黑漆漆的屋子里过夜,卧室里的床头灯必须常年亮着。

打从王源进公司起,王俊凯就知道了王源怕鬼的事。有时候训练得晚了,两个人搭着伴往回走。走廊里的灯都灭掉了,王源就会缩成小小的一团,跟在王俊凯身后,不是拉着他的书包带,就是拽着他的衣角。王俊凯的胆子也不大,但是在软绵绵的王源面前就不得不壮起胆子,手里擎着个手电筒在前面开路。

后来通告多起来,两个人跟着公司团队天南海北地跑。王俊凯知道王源怕鬼,便不忍心让他一个人睡,有双人间的时候两个人一人睡一张床,没双人间的时候两个人挤一张床。久而久之,公司里上上下下都习惯了,这两个小鬼,是要住一个屋子的。

王源上了初中后,小男生的自尊心变强了,即使在偏黑的地方觉得害怕了,也不会喊王俊凯。王俊凯心里对王源的尿性透亮得很,哪怕只是瘪瘪嘴巴,他也知道这小家伙是饿了,困了,还是害怕了。

王俊凯常说自己是担着队长的头衔,操着老妈子的心。一边照顾着王源小男子汉的自尊心,一边担心着王源被吓出个好歹来。王源现在逞强到什么地步呢,但凡到了外地入住的时候,他总会和任姐姐强烈要求自己住单人间。王俊凯自然是不会同意的,先不说这小家伙怕鬼怕得要命,单是他半夜蹬被子的这个习惯也让王俊凯放不下心来。

为了呵护王源脆弱的自尊心,王俊凯自然不会跟他们搬出这些理由,所以每回他都要抓心挠肝地琢磨出一个恰当的借口来和王源“同床共枕”。这一回说王源的作业没做完,自己要专门盯着他写,下一回就变成了王源的饭没吃饱,自己要特地盯着他吃。

其实借口来来回回就这么几条,用起来拙劣又生硬。遑论是写作业还是吃饭,似乎都不是住在一个屋子里的充分条件。但是次数多了,任姐姐也懒得跟王俊凯辨,只好睁一眼闭一眼地由着他去了。

这一回来北京,王源刚到酒店又嚷嚷着要住单人间。王俊凯最近闹了感冒,头昏脑涨的,心情也不是很好。眼看着王源像只小公鸡似的叽叽喳喳地绕着任姐姐说话,便没怎么走心地说:“王源儿你要真想一个人呆着就随你了。”

这回轮到任姐姐有些哑口无言地回望他,嘴巴张了张却没忍心再问,便从包里掏出一张单人间的房卡,塞到了王源的手里,顺势拍了拍他的肩膀:“源源那你就住单人间吧,没事儿的,小凯就住在你隔壁呢。”

王源接过房卡,有些委屈地瞥了眼王俊凯,语气酸溜溜地开口说:“谁想和他住一起了,离我远点才好呢。”

王俊凯正倚在墙边,紧紧盯着王源垮下来的眉眼,心底也盛了一汪又苦又涩的酸水。等到王源背着包嗒嗒地跑远了,他又走到任姐姐身边,说:“任姐,能不能把王源儿房间的备用卡给我。”

“我就知道,”任姐姐十足地翻了个白眼,在包里翻了半天翻出了备用卡,“心里头明明舍不得,刚才逞什么强,他肯定要闹别扭了。”

王俊凯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勾起嘴角苦笑:“我就是不放心,怕有什么事。”

“十几岁的人了,能有什么事,你明摆着是瞎操心。”

“啧,我这不是习惯了吗......”

王俊凯回了房间,简单把随行的行李收拾了下,又到浴室里洗了个战斗澡。王俊凯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思忖着墙那边的王源在干嘛。绕着房间里的大床走了三四圈,王俊凯到底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把耳朵凑到了墙上,屏息听着墙那边的动静。也不知是酒店的隔音效果太好,还是王源已经睡了,总之王俊凯连一星半点儿的声音也没听到。

有些懊丧地坐回床头,王俊凯拿起手机,想着要不要给他发条消息。但转念想到小家伙刚才堵着气撂下的狠话,他又实在找不到给对方发消息的借口。说不定真的睡着了,王俊凯在心里安慰自己。

王俊凯理了理床铺正准备躺下,房间里的灯却突然灭了下来。动作顿了一顿,王俊凯下了床走到门边,来来回回地扳动了几次开关,灯却一直执拗地没有亮。难道停电了吗,王俊凯脑海里下意识想到的只有一个人,王源。

酒店里的照明系统一般是总控的,如果停了电就肯定是大规模的,那隔壁房间多半也停电了。王俊凯想到王源屈起膝盖,畏畏缩缩地窝在床角的模样,也顾不上其他的,拿上王源房间的备用卡,疾步出了门,转身就开了隔壁房间的门禁。

不出所料,房间里是黑乎乎的一片。王俊凯借着窗外的一点星光,目光急切地从床头扫到床尾,再到沙发,却都没看到王源的身影。不在房间里,那是在浴室里吗?

王俊凯三两步走到浴室门口,木质的门虚掩着没有上锁。手刚扶上门把手,他就听到了门内传出的低哑的呜咽声,以及夹带着哭音的小声呢喃,王俊凯侧耳细细听着,扶着门的手不禁抖了抖,王源口口声声唤着的,正是自己的名字。

没什么犹豫地推开门,王俊凯摸着黑进了湿滑的浴室,棉质拖鞋的鞋底有些打滑,王俊凯干脆脱下鞋赤脚踩上了湿漉漉的地面。王源正光溜着身子坐在浴室的角落里,后背贴着瓷砖墙面,手臂搭着膝盖,头正埋在自己的臂弯里。

听到逼近的脚步声,王俊凯眼看着王源松松握着的手掌攥成了拳头,细瘦的肩膀颤巍巍地缩起。王源静了半晌,开口说了话,声音疲软地没什么力气,还微微发着抖:“......别,别过来。”

王俊凯不禁哑然失笑,合着这小家伙把自己当成鬼怪了。他又朝前走了两步,正打算躬身蹲下,把小家伙搂到怀里,对方又压低声音开了口,语气里是浓重的鼻音:“我说了你别过来,再过来我要喊人了......”

王俊凯这边的脚步还没停,王源那边已经垂着脑袋,憋足了一口气地喊了出来:“王俊凯——”

王俊凯心里原本皱起的一团在听到王源喊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被熨帖地平平整整,他张嘴时语气是他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温柔,他唤他:“王源儿。”

“是我。”

王源顿了半晌,方才懵懵地从臂弯里抬起了头,窝着泪花的眼睛眨了眨,看清了背光站着的人身形的轮廓,原本匿在眼底的泪倏地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王源带着哭音地哼了一声,仰着脑壳的时候表情带了点悲怆:“你干嘛啊。”

“我怎么了?”王俊凯蹲下身,手指勾住了王源还沾着水的小指头。

“你......”王源另一只手胡乱地抹了下流到下巴的泪珠,原本理直气壮的语气逐渐弱了下去,“你怎么才过来。”

“对不起,”王俊凯眯着眼细细描摹王源虽然委屈得不行却安下心来的表情,继续说,“我就不该让你一个人住。”

“我刚才......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怎么可能,你不是喊我过来救你了吗?”王俊凯笑了笑,软下声音安慰。

王源下巴慢慢收起,声音细若蚊蝇地轻哼:“小凯,我挺......可笑的吧......”

“一点也不可笑,”王俊凯看着王源瑟瑟发抖的身子,说,“咱们先起来好不好,光着身子太冷了——”

王俊凯摸索到浴巾,说:“把腿伸直了。”

王源听话地伸直了双腿,全身不着寸缕地袒露在王俊凯眼前。王俊凯的目光只是简单扫过王源的身子,连他自己都惊讶心里竟没有一丝杂念。他把大浴巾整个展开,包裹住王源赤裸的身子,打着横抱把人抬回了房间的大床上。

“王源儿,”王俊凯手隔着浴巾细心给他擦着身子,“你告诉我,为什么总想着一个人住?”

王源明显地语塞了良久,露出的兔牙咬了咬下唇,说:“我胆子太小了,房间里一黑,就总觉得有好多双眼睛在看着我......我只是想着,自己有一天能不怕鬼了。”

“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就能不怕了?”王俊凯忍不住挠了挠王源的腰侧作为惩罚。

“不然呢?整晚整晚地开着灯吗?如果像今晚一样停电了呢?”

“有我在啊,”王俊凯伸手顺了顺王源湿哒哒地趴在脑门上的头发,“以后房间黑了不要去找灯,找我就好了。”

王源忽然就静了下来,抬眼径直地看着王俊凯,脸侧的绒毛被窗外的星光镀上了一层银白色,眼底是过分的澄澈:“王俊凯。”

“嗯?”

“我......”王源微微侧过脸,红着的脸在暗处似乎不那么明显,“我什么都没穿。”

“我知道,”王俊凯俯身在王源亮在外面的额头上轻轻盖下印记,嘴唇凑近王源的唇瓣前却生生地顿住,噙着笑移开一些,“但是我感冒了。”

王俊凯翻身躺在王源身边,将床上薄薄的夏被盖在两个人身上,隔着浴巾把光着身子的王源搂在胸前:“胆小鬼,睡觉吧,我这回保证不走了。”


评论(85)
热度(1446)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