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刮胡子

王源最近不是很喜欢和王俊凯接吻。正值青春期,王俊凯的下巴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胡茬儿,亲热的时候总会硌得人发痒。可王俊凯才管不了那么多,看着眼前变得愈发腻人的王甜甜,要他怎么忍得住不下口。他几乎是捡到机会就把王源拽到没有人的角落里,搂着肩膀磕着下巴把对方吻得气喘吁吁,也不管当事人情不情愿。

王源其实是挺享受和王俊凯接吻的过程的,单从吻技上来说。两个人的第一次接吻发生在机场的休息室,那时的他们还没捅破彼此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来机场的路上连多对视一眼都觉得尴尬。任姐姐把休息室的门关上的时候,王源站在逼仄狭小的角落里,死死地盯着脚尖不敢抬眼。王俊凯叹了口气,声音沉淀得像能挤出水的蘸湿的海绵:“王源儿,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多想了?”

王源抬头时只来得及嗅到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单属于王俊凯的味道,然后就被蒙住了眼睛。两个人都是没有经验地接吻,生涩而不沾情欲。王俊凯手指发抖地捧着王源的侧脸,唇翼小心地擦过对方干燥的唇瓣,最简单地扭动着脖颈,轻轻探出一小截舌尖,舔舐着唇峰来回厮磨,只隔了几秒就脸红着退开。

王俊凯拇指指侧蹭过王源细软的鬓角,嘴角漾开了一圈涟漪,露出的小虎牙磕在自己的下唇:“你不讨厌,对不对?”

眼看着王源羞起来连腮边也泛了红,王俊凯笑得只看得见明晃晃的一排小白牙:“我下回肯定好好表现。”

那天以后,王俊凯也不知是通过什么途径开了挂,吻技突飞猛进,得了空就拉着王源钻到休息室里,美名其曰多练练手,怕嘴生。王源这个陪练做得也算尽职尽责,虽说每次都被欺负得只剩出气儿不能进气儿,倒也从没想过把这职位让给其他人。

因为发育得比同龄人晚,王源到现在下巴上也是光溜溜的,每每看见王俊凯嘴唇周围细软的胡茬儿,他总忍不住上手去摸一摸,眼里不乏艳羡之意。两个人间习惯了触碰,王俊凯从不会表现出一丝地不耐烦,反而会有些小得意地扬起下巴由着王源摸,桃花眼里柔光一闪,满脸任君采撷的意味。

然而王源是真的对王俊凯下巴上青青的胡茬儿有些不满,一方面是暗暗嫉妒对方发育得早,男孩子难免会介意自己的身高和发育;另一方面自然是——真的很不方便,罔论是接吻的时候还是亲热的时候。因为是头一回冒胡子,长辈们都叮嘱着不能随便刮掉,王源虽说不情愿,但打心底里也不忍心让王俊凯把胡子刮了。

王俊凯央求着亲热的时候,王源多半是嘴上回绝掉,心里知道不用隔多久就会被对方压到酒店的床上。到韩国的第一个晚上,王俊凯进到酒店房间就旋身关上了门。王源听到身后的锁门声,心里敞亮着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果不其然,王俊凯把行李放下后,没说上几句话就动手把王源脑袋上的鸭舌帽扯了下来。王俊凯吻上来的势头有些猛,几乎是硬碰硬地磕了上去,下巴上挠人的胡茬儿正抵在王源下巴上细嫩光滑的皮肤,扎得王源暗暗吸了口气。王俊凯觉出了不对,退开的时候看到王源正呲着瓷白的兔牙摸了摸下巴。仔细瞅了瞅,方才发现对方尖尖的下巴上磨出的一道道红痕。

王俊凯有些尴尬地伸手摸了摸胡茬儿,用手抓起王源的右手贴上自己的下巴:“挺扎人的吧?”

“就......有点儿......”王源抿了抿嘴唇,目光下意识地停在王俊凯微微收起的下颌上。

“走吧,陪我去把它刮了。”

“啊?你妈妈不是跟你说第一次长胡子不能马上刮掉吗?”

“明天拍MV留着胡子不好看,不如现在刮了,我来的时候都带了刮胡刀。”

王源站在原地没动,有些讶然地瞪大眼睛:“你认真的?”

“认真的,”王俊凯拉了拉王源的手腕,浅浅地笑了一下,“你帮我刮吧。”

王俊凯从行李箱里翻出了剃须刀和剃须沫,带着王源到了卫生间里。镜子前的小吊灯发着暖黄色的光,从侧面打在脸上,王俊凯有半张脸都埋在阴影里。

王源手指哆哆嗦嗦地擎着剃须刀,眼巴巴地瞅着王俊凯偏方而瘦削的下巴,语气里夹杂了委屈:“我没帮人刮过,刮破了怎么办?”

“刮破了就刮破了,我又不会怪你。”王俊凯借着身高优势,微微睨着眼睛扫着王源可怜兮兮的表情,蒲扇似的眼睫垂下来,目光在柔缓的光晕下有些看不真切。

“可是明天要出镜啊,刮破了不就......”王源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几个字已经细若蚊蝇,“毁容了......”

“你不是说自己动手能力最强吗?这就打退堂鼓了?”

“你别闹......真刮破了我要自责死的......”

王俊凯捉住王源想要缩回去的手,“退一万步讲,你哥这么帅,即使刮破了,也就是多道疤的事。”

王源心说那能一样吗,在你王俊凯的脸上添了疤,我估计要被千千万万的妹妹粉用豆沙包砸死的。然而王俊凯肯定的眼神还是蛊惑了他,他舔了舔紧张到发干的下唇瓣,颤巍巍地挤了些剃须沫在手心上,细细地抹在王俊凯扬起的下巴上。

“那个,你低一点——”王源小声地提醒道,王俊凯听话地弯下膝盖,视线和王源不停眨着的杏眼保持了水平,径直地看到眼底。

王源探出食指和中指的指尖,指腹在下巴上来回轻轻地揉搓,把泡沫在有胡茬儿的地方涂匀。细软的胡茬儿刮过指腹上嫩肉的触感很微妙,搔得人心里和指尖一样的痒。

王俊凯一直噙笑看着王源认真的表情,黝黑的眼仁分毫也不转动地盯着,惹得王源耳根禁不住又红了个通透。

“你别一直盯着我看......”

“唔?怎么不让看?”王俊凯剑眉挑了挑,低音炮轰炸了王源的耳朵,害得他小兔子似的急红了眼睛。

“......你盯着我,我容易分心。”

“那好,不看你了。”王俊凯听着王源软下声的抱怨,顺从地阖上了眼皮。

王源又把剃须沫匀了匀,看着王俊凯嘴唇周围一圈白花花的泡沫,忍不住噗嗤地笑出了声:“王俊凯,你看着像个小老头儿。”

“那也是个帅气的小老头儿。”

“嘘——别说话,”王源左手轻轻托住王俊凯的下巴,“我要开始刮了。”

王俊凯静了下来,依旧听话地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动。王源把剃须刀从颌骨处小心翼翼地一路刮到腮边,全程都屏着息,大气也不敢出地尽量稳住手腕。刮过的地方露出了光洁的皮肤,胡茬被刮了干净,残余的一点泡沫调皮地沾在侧脸上。刮到下巴的时候,王俊凯忽然嘶地抽了口凉气,王源吓得赶紧收了手,把剃须刀撂到了一边,手捧着王俊凯两边的脸颊细细地凑近了看:“刮破了是不是?哪儿破了给我看看——”

王俊凯笑起来的时候连胸腔都带着气音,他攥住了王源的双手,两个人的手心都沾了泡沫,湿滑黏腻地贴在一起:“看把你吓得,我逗你玩儿呢......”

“......”

“来,继续继续。”王俊凯掀开眼皮,把剃须刀塞回了王源的手里,紧接着又半蹲着闭上眼。

王源深吸了几口气,看着王俊凯闭上眼后恬静又安心的表情,明明是平时连去机场都要来来回回照好多次镜子的人,怎么会这么放心地把他当做命根子一样的脸交给自己呢。王俊凯挺翘的眉峰完全舒展着,没有一丝担忧的神色,自己却怎么也下不了手再刮一点。一旦......一旦失手刮破了......

两个人的脸贴得很近,王源几乎觉得自己吸进的空气里都是王俊凯吐纳的气息,温厚又妥帖。他盯着眼前精致的脸庞,连颌骨的曲线都是好看的,这么好看的人竟然是自己的,这太不像话了,王源每天都觉得自己像做梦一般地在云端跳舞。

胡茬儿什么的,滚蛋去吧。王源伸手把剃须刀扔进了垃圾桶,也顾不上手心里还有王俊凯下巴上的黏糊糊湿漉漉的泡沫,趁着王俊凯的嘴唇还和自己在一条水平线上的时候吻了上去,嘴唇相贴的那一瞬间王源觉得全身的毛孔都叫嚣着打开了。脸微微侧过,两个人的鼻翼靠在一起,王源全程都阖着眼眸不敢看对方。王俊凯的嘴唇似乎不经意地颤了颤,下一秒他的手就拢到了王源的脑后,把毛茸茸的脑袋压向自己的方向,原本轻轻贴着的四片唇瓣便紧密地依偎在了一起。

嘴边都是丰盈的泡沫,王俊凯启开嘴唇的时候舌尖沾到了一点,有点苦有点涩,顺着王源饱满的唇形一路滑下来,回味起来又有些甜。王源顺从地跟着张开嘴,任由王俊凯的舌头长驱直入地闯进口腔。舌头刮过口腔内壁的时候力道出乎意料的温柔,一点也没有平日里霸道的意思,王俊凯的舌苔逐寸磨过王源圆润的牙关,像细细擦拭精琢的古玩瓷器。

“怎么不刮了?”王俊凯缓慢地渡回舌头,唇际还贴着王源的,不忍心挪开,嘴对着嘴哑声呢喃。

“不想刮了,留着挺好的。”王源的前臂搭在王俊凯的肩膀上,随着王俊凯慢慢地站直身子,他也跟着轻巧地踮起脚尖,固执地黏着对方的嘴唇。

“你又不嫌胡子扎人了?”

“我什么时候嫌你了,我巴不得被你的胡子扎。”

王俊凯压着声音轻轻地笑,叼着王源软糯的唇瓣,搂住腰把人迎面抱了起来。带着王源走回床边,两个人唇贴着唇直挺挺地倒在了床上。床铺很软,王源半个身子都陷在了被褥里。王俊凯撑起自己的身子,撩开王源身下的衣摆,手指点火般地燎烧过腹部的肌肤。袒露的脖颈和锁骨在头顶黄油般浑厚的吊灯下都泛着红晕,看着意外的可口。王俊凯低下头挑逗一样地舔了舔王源锁骨中央圆润的小骨头,下巴磕着王源脖子以下一圈的皮肤有些恶意地蹭了蹭,勾着嘴角笑的时候露出的虎牙倒像是小恶魔亮出来的尖尖獠牙。

“痒不痒?”

“黑烦啊你,特意的是不是——”王源被亲得声音有些娇气,嗔怒的表情反而像是撒娇。王俊凯哧哧地笑个不停,俯首使劲儿地在王源红得冒水光的嘴唇上狠狠嘬了几口,把下巴上残余的泡沫悉数抹到了王源的嘴周。

王俊凯抬头端详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砸吧了几下嘴,手指捏了捏王源的脸颊:“还笑话我,你现在看着也像小老头儿了,白花花的一圈胡子。”

王源眯起眼睛,透过王俊凯的瞳仁看着自己小小的倒影,嘴边沾的一圈泡沫看起来有些搞笑,和眼前也沾了一嘴泡沫的王俊凯衬在一起,像两个古怪的小老头。

“咱俩老了以后,就像现在这样吧,留着花胡子,拄着拐杖,拎着鸟笼子在公园里遛弯儿,再到楼下的小摊儿上买四个茶叶蛋半斤豆浆。”王源笑起来的时候两个卧蚕鼓了起来,腮边脸颊上都是红润好看的光泽,除了那圈白花花的胡子,整个人都是欢脱的少年模样。

王俊凯皱了皱鼻子,努起的嘴角边漾起一波水纹,眼下的王源好看得让他挪不开眼,他低下头,让自己的鼻尖贴着王源鼻头的软肉:“留不留胡子我不知道,要不要拄拐杖我也确定不了,但是我能预料到,不管是在公园里遛弯儿的时候,还是到小摊边买早饭的时候,我旁边肯定跟着个头发又白脾气又臭的拖油瓶,甩也甩不掉。”

“哼,指不定谁拖累谁呢。”王源不满地闷哼出声,愠怒的目光直直地射向王俊凯憋着笑的脸。

王俊凯伸手点了点王源的鼻子:“你不按时吃饭,又不肯好好睡觉,全身上下也捏不起几两肉。就你这小身板,等年纪大了还想不拖累我?”

王源眯瞪着圆圆的杏眼,眼角也挑起圆滑的曲线,“等我老得走不动了,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你这脑袋瓜里都装得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一天到晚地胡思乱想。”王俊凯微恼地弹了下王源的脑门儿。

“你不是怕我拖累你吗——等我年纪大了不中用了,你肯定要嫌弃我了。”

“怎么会嫌弃你,就算咱们都坐上了轮椅,我不管到哪儿也肯定带着你,”王俊凯勾着唇,淡淡的笑意像轻云一样飘过嘴角,“我还等着你给我刮胡子呢。”

 

评论(58)
热度(1928)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