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要抱抱

王俊凯下班回到家,看到正窝在沙发上看韩剧的王源。大夏天的,他身上只穿了件浅灰色的背心和松松垮垮的沙滩裤,手里捧着半个西瓜,正拿起勺子舀了一大勺塞进了嘴里。

听到了开门声,王源睁着溜圆的眼睛望了过来,嘴角还挂着红彤彤的西瓜汁。

“小凯——”眼角因为笑意轻巧地弯下,带动着尾音也上扬起来,“我今天买了西瓜。”

“看到了,你手里正拿着呢。”王俊凯扶着墙,手拽着鞋跟脱下了皮鞋,顺手把手里的公文包放在了鞋柜边。

“另一半儿我放冰箱里冰着了,天热。”王源又舀了一勺,张大嘴吞了下去,嘴巴被瓜瓤塞得满满的,嘴唇上又沾了些零碎的果肉。

“我晚上再吃——”王俊凯走到沙发边,从王源手里接过西瓜放在茶几上,坐下来的时候一手伸到王源的腿下,一手托在对方的腰际,把人打着公主抱抬到了自己的腿上,“今天校庆放假,在家都干嘛了?”

“唔......”王源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说,“早上把床单和被套都洗了,中午吃完饭又把厨房的灶台清理了下,啧,你不知道那上面积了多少油......”

“下午呢?”王俊凯伸手揩去了王源嘴角又淌下来的西瓜汁。

“下午?下午就——看电视呗。”

“你下个月就期末考试了,怎么不看会儿书?”

王源有些心虚地瘪瘪嘴巴,说:“晚上再看啊。”

“今天晚上不行。”

“今晚怎么了?”

王俊凯凑近了轻轻嘬了口王源的嘴角:“宝宝,我明天要去北京,你忘了?”

“......”

王俊凯手滑到王源身后,蹭了蹭对方背脊上的皮肤:“要去五天。”

“......晚饭还没做呢,我买了茼蒿——”

“等完事儿了,咱们出去吃。”王俊凯借势把人抱了起来,朝卧室走去。

王源手扒拉着王俊凯的脖颈稳住重心,手掌抗议般地打在对方的后背:“不行——你这样咱们什么时候能吃上晚饭——”

王俊凯被吵得蹙起了眉头,干脆用嘴封了口,把怀里的人吻得呼吸凌乱后,嘴唇贴在对方耳际:“那就去吃夜宵。”

然而两个人最后连夜宵也没有吃上,王俊凯事后洗了个战斗澡,随意地套上了衣服赶到楼下,凌晨一点多,街边的夜市早就关了门,只有楼下的便利店还点着灯。王俊凯打包了两个三明治回到家,卧室里的灯还没灭,王源手里抱着他的枕头已经睡着了。被亲得嫣红的嘴唇微张,露出一小截兔牙,下唇上是浅浅的一排牙印。王俊凯坐在床边,摸过对方弯弯的眉毛,带去了眉梢上还挂着的汗珠。

 

王源一大早醒过来,身上盖着薄薄一层空调被,身上被换上了新洗好的睡衣。揉了揉眼,王源半阖着眸子坐起来,脚丫摸索到地上找到了拖鞋,一边趿拉着鞋底一边出了卧室。厨房的餐桌上摆着副碗筷,瓷碗上盖着个小盖子。王源掀开盖子,碗里的稀粥还冒着热腾腾的气,碟子里是切好的辣白菜和一小块腐乳。

滴滴的两声响,是手机的短信提示声。王源拿过手机,王俊凯的短信正躺在里面:“该起床了吧?今天下午是不是有专业课?粥趁热喝了,碗不要忘了放到洗碗机里。冰箱里有我昨晚买的三明治,带到学校吧,下午饿了就吃。午饭晚饭都按时吃,晚上回家了给我打电话。”

王源拿着手机不满地啧了一声,一边在嘴边嘟哝着“王俊凯你真把自己当全职保姆啦”一边偷偷弯起了嘴角。

 

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过了两天,王源在第三天早上赖床睡到了晌午十二点,掀开眼皮看了看床头的闹钟,登时恢复了清醒,手忙脚乱地起床收拾好书包,方才看到手机里十多个未接来电,不出意料的来自同一个人。王源随便套上了一件短袖,也来不及回电了,就准备出门。刚换上鞋,手机又响了起来,王源看了看熟悉的来电提醒,有些无奈地接起了电话。

“喂,怎么了啊,我有急事。”

“你是不是起晚了,一点钟不是有答辩吗?”

“对啊——我正准备出门,等答辩结束了给你回电话。”

“你等会——”

“......怎么了?”

“带上伞,重庆今天下午有雷阵雨。”

“......好。”王源瞥了眼窗外,这才看见窗外阴沉沉的天气。

“这个点儿高速肯定堵车,去搭地铁吧,”王俊凯语气沉稳地叮嘱着,“知道坐几号线吗?”

“我知道。”

“好,答辩结束了赶紧去填饱肚子,听到没?”

“嗯......”

“快走吧。”

“行,那我挂了?”

“好,”王俊凯沉声笑了下,话锋一顿又说道,“对了......”

“还有事?”

“王源儿,答辩加油。”

王源回到屋里拿上了伞,听到电话那端传来的小声而不自在的鼓励,腮边漾开的是一圈圈浅笑的涟漪:“我知道。”

 

到了第四天晚上,王源回了家,拎着在路边肯德基买的全家桶,吭哧吭哧地换了拖鞋。晚上是韩剧的大结局,王源左手抓着鸡块,右手擎着玉米棒,盯着屏幕上女主角泪眼婆娑地告白,正看得津津有味,手机提示声又实时地响起来,王源砸吧了下嘴唇,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拿着纸巾揩了揩手上的油,王源手指滑着屏幕解了锁,短信里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吃了吗?”

王源拿着手机简单明了地回复:“正在吃。”

信息回复了不到半分钟,就又响起了提示声,王源一看,依然是惜字如金的三个字:“瘦没瘦?”

“没有,胖了。”

“等我明天回去检查。”

王源盯着手机屏幕,忍不住红着脸笑了笑,一字一字地输入回复道:“不用等明天,你等我一会儿。”

王源张嘴咕嘟咕嘟灌下了半杯可乐,摸着鼓鼓的肚皮打了个响亮的嗝。然后便光着脚丫踩上地板,跑到了卧室里,翻出床底下的体重计,蹲在上面拍下了体重计的照片。

编辑了彩信发过去,颇有些得意地配上一句话:“你看——我之前是60.5,现在是60.8,胖了整整0.3公斤!快表扬我!”

王源有些期待地端着手机等待回复,那头静了片刻,紧接着手机屏幕上就显示了来电提醒。王源喜滋滋地接起了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对方劈头盖脸的叮嘱封了口。

“王源儿,家里地面凉,去把袜子穿上。”

“......你打电话来就为了说这个?”

王俊凯听着电话这头霎时颓丧下来的语气忍不住憋了笑;“不然呢?”

“你没发现我胖了吗?”

“我眼不瞎,也识数。”

“那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王俊凯即使隔着电话也能想象出王源扬起下巴有些献宝又有些傲娇的得意表情,便刻意地清了清喉咙说:“那好,表扬你。”

“啧,诚意呢?”

“想要什么奖励?我给你。”

“等你回来就告诉你。”王源软下声音讨巧地回复,尾音打了几个旋刮进了王俊凯的耳道。

 

第二天晚上,门口传来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的时候,王源正猫在茶几边拿着复习资料在背。王俊凯披着夜露进了门,带来了一股湿润的夏风。

“想不想我?”

“你猜。”王源把手里的笔丢在一边,盘腿坐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扬起了脸。

王俊凯走近,弯腰捏了捏王源软软的侧脸:“是长了点肉。”

“骗你干嘛——等你回来收拾我?”

王俊凯笑得胸腔也震动:“说吧,要什么奖励?”

王源扑闪的杏眼骨碌地转了几圈,眼窝处是小巧鼓起的卧蚕:“我要吃牛排,吃鸳鸯锅,吃炒年糕,我还要去看电影,去鬼屋,去水世界......对了,我还想去韩国玩......”

王源又小心地打量了外衣也没来得及换得的王俊凯:“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你也知道啊,”王俊凯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侧的虎牙,“只能选一个。”

“就能选一个啊......那我......”王源埋头思忖了会儿,再抬头的时候,两只杏仁眼都是亮晶晶的,像映在溪水里的星星。

“要抱抱——”

王俊凯似乎有些讶然地笑了笑,伸手把人从地上拽了起来,手臂环绕过对方的身子,一点点箍紧:“就这么简单?我可不想委屈你。”

 

我们的小天蝎,当然不是要抱抱这么简单。


评论(102)
热度(2746)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