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你听得到 09

听觉障碍者凯x医院实习生源

上一章戳我


9 要我给你算算你的七宗罪吗?

 

王俊凯看着是瘦,身上的肉却很结实,王源背着他只走了一小段路就累得气喘,额角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王源正四处张望着,寻觅他的车,却恍然想起自己已经灌了两听的啤酒,最近重庆查酒驾查得很严,开车带他找个就近的医院是没指望了。然而这街里街巷的,出租车也不好打,王源背上压着座千斤顶,垂头丧气地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

粗喘着气走了两条街,王源终于看到了一家不打眼的社区医院,医院的窗口里还亮着灯。王源托着王俊凯的腿跟把人往背上又抬了抬,推开了社区医院的门。医院里没有看病的人,静悄悄得有些瘆人,王源挨个诊室找了过去,最后在内科找到了一个顶着副花镜的老头。老头是当班的,却只算得上个赤脚大夫,表面上做点“望闻问切”的样子还凑合,一听说王俊凯是急性的过敏症状,马上连连摆手说,这病他看不来。

王源有些着急,四处打量了下医院里,看到隔壁病房里空着的床位后灵机一动,问:“师傅,您这空床能不能借用一下?”

老头捋着花白胡子考虑了会儿,点了点头。

“那药房里的药能开给我吗?”

“不行,医院有规定不能随便给患者开药的,那都是处方药。”

“我是医生,”王源匆匆忙忙地从包里拿出自己在医院的实习证,“您看——”

老头接过实习证研究了半晌,勉为其难地开口说:“你也就是个实习生,我本来不该同意的。但是看那小伙子情况不太好,你要用什么药,姑且拿去用吧......不过要是出了事,我可不担责任的,你得自己想办法......”

“谢谢您——”王源松了口气,又背起王俊凯,把人带到了隔壁的病床上,顺便替他脱了鞋。在病房里觅了一圈,王源找到了个不算大的水盆,便去水房里接了半盆的热水,又找到老头借了条干毛巾。急火火地忙了一阵,王源赶回病房的时候,王俊凯还阖着眸子昏睡着,眉心揉成一团,满脸的倦意,脸颊和眼皮都烧得发红。

王源又走近些,手指轻轻触了下对方的额角,温度依旧烫得灼人。叹了口气,王源把毛巾浸到热水里滚了一圈,小心地拧干后,拿着湿毛巾擦过王俊凯的额头和颈后。王俊凯瘪着嘴角难受地呢喃了一声,脑袋枕在枕头上不适地摇了摇。王源探手摸了下他的脉搏,又俯下身用额头试了下对方的温度,原本皱起的眉毛蹙得愈发紧了,烧得太厉害了,单吃退烧药肯定是不行的,要尽快地散热。

王源斟酌了一下,微微抿起唇,转身把病房的门轻轻阖上,回身盯着昏迷的王俊凯,开口的时候嘴角挂着软软的笑:“呐,先说好了,我可不是占你便宜啊。”

说完,他又走近了些,伸手一颗颗解开了王俊凯身上白衬衫的扣子,又把衣摆从系着腰带的裤腰里拿出来,脱衣服的全程都是小心翼翼。王俊凯精壮的上半身展现到王源眼前的时候,他有些羞涩地想要别开眼,转念想到这是救人的时候,自己闹红脸未免太小家子气了,便端正了态度。

王源又用手蹚过热水,把毛巾浸湿,拧干。暗暗吸了口气,把湿毛巾沿着王俊凯的脖颈,一路擦下来,手下是毛巾湿润的触感,指尖划过温热的皮肤表面,在王俊凯的胸前留下毛巾湿漉漉的淡淡的水渍。王源细细擦过胸膛、肩膀和手臂,手移到腹部的时候,脸侧已经是火辣辣得发烫。王俊凯的腹肌紧绷而结实,小麦色的肌肤在白炽灯下反着光。平躺下来时能看到凸起的肋骨和明晰的人鱼线。王源干脆闭上眼,凭着手感擦过对方的腹部和腰际。擦过一遍后,王源用被子把人裹了个严实,到了病房翻找到了消炎药,又回了病房。

整整一晚上,王俊凯都持续着高烧,王源便每隔半个小时去接一次热水,用热毛巾替对方彻底地擦一次身子,然后再用厚实的被子捂住,用棉签蘸着温开水,细细涂过王俊凯烧得皲裂的嘴唇。忙活了一宿,接近天亮的时候,王俊凯的体温终于退了回来。王源抻了个懒腰,眨眨已经困倦得快要睁不开的眼皮,和衣趴在床边沉沉睡去。

王俊凯上午迷迷瞪瞪地睁开眼时,就看到了凑在床边的毛茸茸的翘着几缕呆毛的脑袋。动了动躺得发酸的肩膀,王俊凯忽然发觉出上半身和被褥间诡异的触感。小心翼翼地掀开被角一看,王俊凯忍不住讶然地睁圆了眼睛,又看了看睡得正酣的王源,无奈又无声地笑起来,看来是这家伙把自己的上身扒光了。

王俊凯没有去叫醒熟睡中的人,只是把两手垫在脑壳后打量着窗外阳光打在灰色瓦房的屋檐上的景色。王源说得没错,其实他并不适应这里的市井生活,没吃过夜市上的小摊,没住过简陋的病房,也没见过眼前这样古灵精怪的小家伙,但是他都愿意试一试。

王俊凯就这么发了良久的呆,偶然垂眼间看到身边的脑袋动了动,便不作声地盯着,直到对方揉着睡眼慢慢抬起了头。

王源睡醒后下意识地看向王俊凯,在看到床头溢出柔光的桃花眼时,还是被唬得一愣,呛了一声后赧然地开口:“醒啦?”

“嗯。”王俊凯病愈的嗓音更加沙哑,又有些懒懒的。

“怎么也不叫我一下,我还想着你醒了给你吃消炎药——”

王源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床头的药盒,手碰到水杯的时候又皱起了眉头,不好意思地朝床上的人笑了笑:“水都凉了,你等一会,我去换一杯......”

王俊凯伸手去拿杯子,手心贴上王源正握着杯子的手,手掌间都是炽热的温度。

“不用了,天气热,喝凉水挺好的。”

王源缩回了手,眼看着王俊凯坐起身,熟门熟路地拆开了药盒,按照说明拿出了两片药,就着凉水吞了下去。

王俊凯咕嘟咕嘟地又喝了几口水,抬头的时候扬起了眉毛:“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啊?我没......”王源的眼珠几乎定在了王俊凯露在被子外面赤裸的胸膛上,脸颊无意识地抹上了潮红,手背到身后,连站在床边也觉得尴尬。

“你在害臊什么?”王俊凯擎着水杯,弯起嘴角,“该看的昨晚不都看过了?”

“......”王源愠怒地瞪他,唇峰因为害羞努了起来,脸上愈发得红云密布。

“还是说,”王俊凯勾嘴笑得狡黠,“不该看的也看了?”

“王俊凯,你有完没完,我是为了帮你退烧才......”

“看了就是看了,不要找什么借口——”王俊凯颇有些无赖地扬起下巴,“觉得怎么样,好看吗?”

“......”

“看你的表情,应该觉得还不错吧——”王俊凯眼看着脸色绯红的王源,只觉得可爱得要命,打趣起来也没了下限。

王源暗自捏了捏拳头,忍住了揍对方一拳的冲动:“身材怎么样我不好评价,但是你的为人处事真的不怎么样......”

“怎么牵扯到这么高深的问题了?”王俊凯失声笑起来,被骂了反倒生不起气来。

“要我给你算算你的七宗罪吗?”

“说来看看——”

“听好了,第一,你霸权主义,强迫我到你家做义工——”

王俊凯点点头:“我承认。”

“第二,你用词淫秽,总跟我开黄腔——“

王俊凯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角:“好像是这样。”

“第三,你耍流氓,无缘无故地动手动脚,还......还扒我裤子!”

王俊凯朗声笑起来:“王源儿,你能脸不红心不跳地把这事说出来,我也是佩服。”

“第四,你蛮不讲理,非逼我和你一起吃晚饭,还勒令我把汤都喝光——”

“我那是为了你好,”王俊凯不服气地摇头,“该多吃点,你就是太瘦了。”

“我还没说完,”王源撅起嘴抗议,“第五,你不讲信用,跟踪我到食堂,事后还厚着脸皮否认——”

王俊凯继续眯着眼笑:“罪过罪过,我认错。”

“还有第六,你坑蒙拐骗,坑骗了我的假期陪你去给猫看病,你有海鲜过敏还不跟我坦白,害得我耗了一整晚陪你在医院——”

“好,你说得对,那还有最后一宗罪,”王俊凯默默收起下巴,看着王源,“是什么?”

“第七就是,就是——”王源噎住一般地停了口,对上王俊凯好奇的眼神,指着对方的手慢慢垂了下来,“我还没想好,下回再说。”

“不着急,你慢慢想——时间还长,我这么坏,你总找得到第七宗罪的。”

王源望着王俊凯,时间似乎同他作对似的慢了下来,连秒针移动的滴答声都无比漫长。王俊凯你这么坏,怎么会找不到第七宗罪,不过是我开不了口罢了。

第七,你红颜祸水,明明没有动心,你又凭什么自作主张地出现在我身旁,靠近我,关心我,然后悄无声息地撞到我的心上。

 

-tbc-

下一章戳我

评论(66)
热度(852)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