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养孩子(下)

(上)

(中)


球球眨了眨湿漉漉得大眼睛,开口还是糯糯的嗓音:“宝宝,你不脱吗?”

“我......”王源有些语塞,张了张嘴仍说不出话。

“他不用脱,”王俊凯伸手把球球抱到床尾,让小家伙背对着王源,“来,球球,你和叔叔一起玩吧。”

“怎么玩?”球球仰着脑壳,眼睛里有点疑惑又有点失望,“不能和宝宝一起玩吗?”

“他有点累了,要休息,叔叔陪你做锻炼,好不好?”

球球撅起了嘴,安静了很久,然后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好......”

“啧,王俊凯——”王源抬起腿又蹬了他一脚,“你敢欺负他试试,我让你吃半年的素。”

“你就胳膊肘往外拐吧......”王俊凯回头瞪了王源一眼,“我还不是为了护着你。”

“你护着我什么了你?球球那么小,他能把我怎么着啊?”

“你看看他,又要吸奶又要洗泡泡浴,今天还要陪咱们做锻炼,你确定他都不懂吗?我看他就是来搞破坏的!”王俊凯憋了一周的火气终于撒了出来,话说出了口又有些后悔,回身小心地打量了无辜地听着两个大人吵架的球球。

球球似乎还在状况外,小小的桃花眼扑闪着,看到眼前的战火停息了,方才抿了抿嘴巴,说:“小凯叔叔,你和宝宝怎么了?是在吵架吗?”

“没有,我们是......”王俊凯恍然因为刚才的气急败坏有些后悔,何苦跟一个小不点斤斤计较。

“什么事都没有,来球球,叔叔抱——”王源从床上坐起来,也来不及整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衫,先帮小家伙把脱下来的裤子提了上去,然后把他搂在了怀里,鼻尖抵住了球球脸上肉肉的小鼻子:“玩了一下午是不是饿了,叔叔给你做三明治吃,好不好?”

“那小凯叔叔呢,他吃不吃三明治?”球球看了眼在床上黑着脸默默穿裤子的王俊凯,怯怯地问。

“他不喜欢吃三明治,我等会给他做别的。”王源又把球球在怀里紧了紧,侧脸望了眼王俊凯,便转身出了卧室。

王俊凯穿好了裤子,盘腿坐在了床上发呆,心里有些沮丧,承认自己吃一个半大的小朋友的醋似乎挺没面子的,但是他就是没来由的生气。看到王源对着球球眉开眼笑的模样心底的火苗总会不由自主地蹭地冒起来。他坐在卧室里既觉得窝火又觉得丢人,似乎和王源在一起后他就没觉得这么懊丧过,自尊心就这么被一个闯进自己生活的毛头小子践踏了。

轻轻叹了口气,王俊凯从床上下来,站在床边收拾着被蹂躏得乱作一团的床单和被褥。透明窗纱外疏朗的天空开始变灰,几颗星子零落在天际,不时闪着光。王俊凯想起初见到王源时一下便映入眼帘的一双闪着星光的杏仁眼,几乎一下便撞到了自己的心上。

正胡思乱想着,却忽然感到自己被一个轻柔的怀抱包裹住,环绕在身前的是熟悉的双手,手腕纤细,腕骨凸出,食指相互交叉着扣紧,隔着衣料也能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热。

“你都多大了,竟然还跟一个小孩子较真。”

王俊凯慢慢站直了身子,手心贴上了身前两只细瘦的冒了青筋的手背。

“我是挺喜欢球球的,也心疼他,但那是因为他长得太像你了,我看到他总会想到你小时候。”

“小凯,你知道我认识你以后觉得最遗憾的事是什么吗?”

“是什么?”王俊凯忍住回身搂住身后的人的冲动,哑着声音回问。

“我最遗憾的,是没有早点认识你,陪着你一起长大。陪着球球玩的时候,我总以为自己是穿越了,找到了小时候的你。”

“但是我知道,王俊凯只有一个。虽然我很想认识小时候的你,但是我最喜欢的,依然是此时此刻的你。”

“而我更喜欢的,是下一秒的你。”

王源把脸贴上了王俊凯的后背,静静屏息等着对方的回答。他很快得到了答案,王俊凯慢慢握住了他的手藏在手心,转身紧紧把他揽到了怀里。他听到头顶传来满足的叹息:“好巧,我也是——”

王源安慰性地拍了拍王俊凯宽厚的脊背:“好啦,我都不忍心告诉你,你刚才的模样看起来像一只淋着雨的小流浪狗。”

“然后你就把这只可怜的小狗接回了家。”王俊凯把下巴抵在王源的发旋上,胡茬磨蹭过对方细软的发丝。

“我真是太善良了,”王源有些得意地把尾音扬了起来,“走吧,别赌气了,我下面给你吃。”

王俊凯揶揄地勾起了嘴角;“真的?”

王源怔了会儿,脸颊逐渐飘上了绯红,伸手给了王俊凯一个爆栗:“想什么呢你?”

“你说的,下面给我吃——”王俊凯揽着对方的腰,两个人的腹部紧贴着,桃花眼动了动,瞳孔里满是笑意。

“我是说,下。挂。面给你吃!”王源努起嘴巴不满地抗议,捶了捶王俊凯的胸口。

“哦。”王俊凯故作了沮丧的表情,慢慢松开了搂着对方的手。

王源眼看着王俊凯霎时垮下的眉眼,叹了口气,笑吟吟地楼上对方的脖子,踮脚把嘴巴凑到他的耳边:“再忍一个礼拜,等球球回家了——我天天给你吃。”

王俊凯还没来得及反应,王源就退开了身子,皱起鼻头冲他摆了个鬼脸,转身很快又没了踪影。

日子行云流水地飞逝而过,眼看着一个礼拜就要过去了,王俊凯愈发感觉到了曙光炙热的温度,但同时心底又对要送这个小鬼离开有一丝舍不得。王源的表现就比较明显了,睡前总会捧着球球肉嘟嘟的小脸亲了又亲,甚至会在洗完澡后啃一啃对方还没有自己手心大的小脚丫。

离球球的父母来接球球回家还有两天的时候,王源忽然接到了家里来的电话,回来的时候苦着脸,坐在餐桌边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王俊凯搁下了筷子,用手撑着下巴细细打量着王源的表情,说:“有什么事就说吧,连照顾球球这种事咱们都扛下来了,还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小凯——”王源的表情有一丝尴尬,犹豫了半晌还是开了口,“是这样的,我三婶家里临时也出了些变故,家里要装修,你也知道搞大规模的装修,家里空气不太好,三婶担心她孙子吸了太多有毒气体影响发育,想把孙子送到咱们这儿照顾几天。”

“......他孙子多大?”

“就比球球小一岁。”

“你三婶说什么时候送来了吗?”

王源小心地瞥了眼王俊凯有些乌青的脸色,点了点头:“明......明天。”

“什么?!”王俊凯看了眼还坐在桌边吸溜着皮蛋瘦肉粥的球球,颇有些头疼地扶了扶额头。

第二天一早,王俊凯就被有些喧嚣的门铃声吵醒了,揉着惺忪的睡眼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门边开了门,入眼的却是空荡荡的走廊。紧接着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拽住了他的裤管,向下扯了扯,他甫一低头,就看到了一个圆滚滚的肉球,比球球还要圆,头上顶着乍乎乎又乱蓬蓬的头发,稀疏细长的眉毛下是圆溜溜的杏仁眼,小鼻头倔强地挺翘着,唇瓣上是和王源一模一样的圆圆的打眼的小唇珠。

“奶奶有事就先下楼了,”小肉球奶声奶气地说着,扯着王俊凯裤管的手还没有松开,“奶奶说让我来找王源叔叔——”

“你叫什么?”王俊凯眼看着门口估摸只有一岁出头的缩小版王源,觉得实在可爱得紧,不禁弯腰呼噜着对方炸起来的头毛。

“我叫肉肉。”

王俊凯忍不住噗嗤地笑出了声,这小名的确是,名副其实。

“肉肉你好,我是你源源叔叔的男朋友,你知道什么是男朋友吗?”

肉肉露出一丢丢诧异的表情,思考了一会,旋即煞有其事地点点头:“我知道的,灰太狼也是红太狼的男朋友。”

“对,真聪明——”王俊凯捏了捏肉肉的侧脸。

“源源叔叔的男朋友,”肉肉咬了咬自己的大拇指,“你长得真好看。”

王俊凯笑起来,小心翼翼地牵起肉肉的手:“来,先跟叔叔进来,你王源叔叔还没起床呢——”

他拉着肉肉阖上了门,转过身却看到王源正抱着球球出了卧室,不禁有些瞠目,问道:“宝宝,怎么这么早就起了?”

“球球憋尿憋醒了,我带他去嘘嘘——”王源抱着球球,眼看着王俊凯手里牵着的小家伙也睁圆了眼睛,“肉肉?”

“源源叔叔——”肉肉乖巧地笑了起来,眼角弯弯。

王源先把怀里的球球放到了地上,半蹲下来等着肉肉扑到了自己的怀里,浅笑着闭上眼搂紧。

“想不想叔叔?”

“想——”肉肉甜兮兮的小奶音里夹着撒娇的意味,听得王俊凯浑身一阵酥麻。

“对了,肉肉,你今天有别的小朋友陪你一起玩儿呢,你看——”王源扳着肉肉的肩膀,又拍了拍球球的手臂,“这是球球哥哥。”

“哥哥好。”

球球也不吱声,只是目不转睛地打量着眼前的小鬼,桃花眼眯了眯,说:“你长得和宝宝真像。”

“宝宝是谁?”肉肉咂巴了下嘴唇,软软地问。

“他就是宝宝啊。”球球指了指还蹲在原地的王源。

“源源叔叔就是宝宝啊。”肉肉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王源颇有些无奈地拍了下肉肉的头:“怎么他说什么你都信啊——”

肉肉可怜巴巴地捂住脑袋:“因为他长得好看啊,和叔叔的男朋友一样好看。”

王源先是诧异地反应了会,想明白后便有些愠怒地瞪了王俊凯一眼,语气斥责又好笑:“你啊,不教点好的,赶明儿小家伙早恋了怎么办。”

“这么小,幼儿园还没上呢,怎么早恋?”王俊凯莫名又挨了训,觉得自己无辜得要命。

“现在的小朋友鬼着呢,小学生都有怀孕的——”

“那能一样吗?肉肉才一岁多——”

“球球也只有两岁呢,你干嘛吃他的醋啊——”

“......”

“他们在干什么啊?”肉肉看着旁边两个喧嚣的大人,手指头拽住了球球的衣角。

“不知道,可能在谈恋爱吧,”球球无奈地摇摇头,伸手拉住了肉肉正拽着自己衣服的小指头,“我要去嘘嘘,你要一起吗?”

 

-end-

评论(111)
热度(1653)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