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你听得到 08

听觉障碍者凯x医院实习生源


520快乐~

上一章戳我


8 谁敢嫌你累赘我肯定第一个冲上去揍他

 

两个人驱车到了临区的宠物医院,王俊凯停下车,侧头看着王源:“你先抱着Karry下车吧,我去停车。”

王源下车后,开了后车门,小心翼翼地连带着小花被抱起了Karry,Karry眯缝着眼睛呲牙打了个呵欠,王源盯着对方慵懒的表情忍不住笑起来,这猫没睡醒时的表情真是和王俊凯的一模一样。

Karry懒散地晃了晃猫爪子,王源轻轻把它往怀里深处带了带,手摸上猫耳后浅灰色的软毛,一下下地用指尖瘙痒着。Karry舒服地闭上了眼,脑壳向后仰起来,傲娇地抬起了小下巴等着王源挠痒。王源又把手移到Karry的下巴上轻轻挠着,嘴边溢出笑意:“小家伙,让王俊凯惯得,脾性都和他一样了。”

王源正逗猫逗得兴起,就听见王俊凯在耳边唤他的名字,他抬起头,对方正站在眼前。

“你玩得倒是开心,我喊你好几声都没听见。”

王源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手来来回回地给Karry顺着毛:“没注意呢,光顾着逗它了。”

“走吧,先进去给它挂号。”王俊凯顺势搂了一下王源的腰,又把手垂到了裤缝边。王源眼角扫着王俊凯颀长的侧影,从挺拔的鼻梁到微翘的下巴。两个人这么并肩走着,自己像抱孩子一般地抱着Karry,王源忍不住偷偷地笑了一下,暗红了脸。

逢到周末,宠物医院里看病的动物也多起来,走廊里来往的都是形形色色的抱着小动物的一家人。

王源坐在候区的时候用手戳了戳坐在一边的王俊凯,等到对方看过来的时候便说:“你看现在同居的人都喜欢养些小猫小狗的,我看到好多对小情侣走过去了。”

王俊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估计里面也有结了婚的,挺多人现在不愿意要孩子,就养个宠物解闷儿。”

“为什么不愿意要孩子,小宝宝多可爱——”王源有些不满地嘟起嘴,他是真的不理解,前段时间他表姐生了个儿子,他就三天两头地往表姐家跑,把软绵绵的一团抱在怀里的感觉别提多舒服了。

“你很喜欢小孩儿?”王俊凯勾唇笑了笑,目光在王源的眉眼和嘴唇间游移,看得王源有些不自在。

“当然喜欢啊,小不点儿的时候最可爱了。”

“那要是——生不了呢?”

“啊?”王源霎时愣住了,呆呆地回问。

“我是说假如,假如生不了呢?你会怎么办?”

“那就......去领养一个呗,”王源无谓地摊了摊手,脸上倒没有什么过分在意的表情,“生孩子这事总不能强求。”

“领养?”王俊凯慢慢展颜笑起来,“去领养一个倒也不错。”

“唔——”王源看着怀里又睡过去的Karry,摸了摸它背上的毛,“养孩子和养宠物到底还是不一样的,两个人只有一起养了孩子,生活才更完整。”

“嗯,你说得很对,”王俊凯站起身,拿着手里的挂号本,“差不多到Karry了,咱们进去吧。”

Karry的体检结果出得很快,医生说小猫已经基本成型了,不出意外下个月就是预产期。王俊凯搂着Karry出诊室的时候,探下身在Karry的脸边蹭了蹭,Karry头上软软的毛就搔在他的侧脸上。

“小家伙,你马上要当妈妈了知道吗?”

Karry舔着爪子,无辜地看着王俊凯,张嘴喵呜地叫了一声。王俊凯眨眨眼,抬头看着王源,说:“它刚才是叫了吗?”

“对啊,”王源也看着Karry懒懒的小模样爱不释手地摸上去,“Karry,你是想跟小凯爸爸说什么?”

王俊凯噗地笑出声,晾着虎牙问:“我怎么成它爸爸了,难不成还要给它找个妈妈吗?”

“啊?”王源也有些呆住,脸有些红,半晌才吞吞吐吐地回复说,“你想的话就去找一个呗。”

“傻——哪儿有那么容易啊,”王俊凯像摸猫一样又呼噜了王源的头毛一把,“你别忘了,我是个聋子,哪儿有人愿意找个累赘带在身边。”

王源躲开王俊凯正蹂躏自己的手,语气有些急:“谁敢嫌你累赘......”

可王源把话说了一半却生生地顿住......你又帅气又多金脾气还好,你又爱运动又养宠物笑起来还特别好看,王俊凯你明明挑不出缺点却怕被人当做累赘。谁敢嫌你累赘我肯定第一个冲上去揍他,一边揍一边问他,你是不是眼瞎?

剩下的话停在嘴边,却开不了口。

王俊凯笑的时候又挤出了脸上的笑坑,一点点星光跃在眼底不能更好看了:“你呢,你不嫌我?”

王源努起嘴巴:“我怎么不嫌你,好不容易放个假还被你拖来宠物医院,我最嫌你了。”

“那怎么办?我是不是该好好补偿下你的假期?”

“啧,你说说看,小爷我考虑考虑——”王源叉手站着,嘴角挂着得意的笑意。

“牛排?”

“太油了,不想吃。”

“火锅?”

“王俊凯现在是七月末,外面三十多度——你想热死谁啊你说。”

“那......去吃虾仁馄饨?”

“......昨天才吃的,你能有点诚意不?”

“那你点吧,我真猜不着了。”

“咱们去吃冷锅吧,我还想吃麻辣小龙虾。”王源眼睛亮晶晶地瞅着王俊凯,满脸的小期待。

王俊凯只愣了半晌,旋即点了点头:“听你的,你告诉我地址,我带你去。”

王源麻溜地背出一串地址,摇头晃脑地冲王俊凯得意地说:“我最喜欢去护城河边儿吃烧烤了,夜景别提多好看,还有那麻辣小龙虾,一口咬下去那酸爽。”

王俊凯好笑地看着王源的吃货日常,手很自然地勾住了王源的肩膀:“走吧,先把Karry送回家,哥就带你去河边吃麻辣小龙虾——”

王源在被搭住肩膀的一瞬不禁缩了缩肩膀,小心地打量着王俊凯坦荡的侧脸,无声地弯起了嘴角。

送了Karry回家后,王俊凯开车带着王源到了护城河边,夜幕刚好黑下来,河边的小摊子依次摆出来。王源一路脚步轻快地拖着王俊凯的袖子到了最靠河岸的一家小店,绛红色的小棚子下面点起了炉火,夜风习习,吹得火苗一窜一窜地跳动。

王源熟门熟路地找到店面里,看着还在摆摊的大婶吆喝了一嗓子:“阿姨,一份三十的冷锅底,再来一斤小龙虾,老样子,重辣的。哦对,差点忘了,要三打啤酒。”

等嚎完了,王源才后知后觉地看着王俊凯,说:“哎不对,都忘了问你能不能吃辣了,要不我去换个微辣的?”

王俊凯拽住王源的手腕,笑着摇摇头:“当我不是重庆人,看我不起?”

“我是怕你不能吃辣,现在知道你能吃辣了咱们下次——”

“行了行了,你个小嘴巴拉巴拉说起来就没完了,这儿黑灯瞎火的我都快看不清你说什么。”

“那我这样跟你说,看得清了吧——”王源有些刻意地夸大了唇形,笑嘻嘻地冲王俊凯说着。

“骗你的你都信,傻不傻。”

“你哪次骗我我没信了?”王源歪过脑袋调皮地眨了眨眼。

“......”王俊凯偏偏这时静下来不回话了。

王源嘟起嘴巴跟着静了下来,闷头喝完了一整听的啤酒,转头看着河对岸缤纷的城市灯火,灯红酒绿的光彩打在河面上,衬出夜生活的繁华,而河这边是聒噪喧闹的夜市,一个个大叔大妈吆喝叫卖着小吃,光着膀子的大汉和抱着孩子的女人游走在街边,不时停下来打上几两小面几碗凉糕。

冷锅和红得冒油的小龙虾很快被搬了上来,王源拿起一只龙虾掰下头,大口地咬下去,竟辣出了眼泪,他赶忙又灌下一大口啤酒,涩涩的苦意蔓延在唇齿间。他另一只手轻轻敲在桌面,来招引王俊凯的注意,余光里扫到对方看向自己后,便自顾自地说着:“你看河那边的市中心,灯火通明的,有美酒有豪车。而河这边却是市井人家,小平房里挨家挨户地晚上出来摆摊,喧嚷得很。只是隔了一条河,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王俊凯安静地坐在对面,借着店面的炉火光认着王源的脸和唇形。

“我从小就在这种环境里长大,”王源拿着小龙虾又豪气地咬下一口,“从我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妈妈就开始在街边摆摊卖馄饨了,她做的虾仁馄饨是整条街最好吃的。”

“这条街上每家店的每道菜,我都吃过——你看南边那家臭豆腐,已经开了三年了,生意火的不行。”

“这儿街头巷里的平民生活,我一早就习惯了,但是你是不是特不适应啊?我觉得你应该是属于河对岸的,坐在米其林餐厅里吃鹅肝和牛排,喜欢喝香槟喝红酒,而不是坐在这儿吃小龙虾。”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适应?”王俊凯蹙眉看着嘴角淌下红油的王源,“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娇生惯养?”

王源不清楚自己是酒劲上了头还是怎么回事,明明神智清明得很,话到了嘴边却不受控制:“我以为——你是锦衣玉食惯了的。你看你坐下来后,一滴酒也没碰,一口菜也没吃,你是不是嫌这小摊子脏。”

“你觉得我是嫌这些不干净?”王俊凯忍不住反问道。

“难道不是?”

话音刚落,王俊凯就夹起了一只小龙虾,没怎么剥皮就沿着尾巴咬下去,几口囫囵地吞到嘴里轻轻地咀嚼,最后带皮吐了出来。

他迎着炉火光浅浅地笑起来,伸手捏住王源的鼻子,把手指上沾了的红油都蹭到了他扇动的鼻翼上:“你看,我才没有嫌弃呢。”

“......那你刚才怎么不吃?”王源还被捏着鼻子,说话的时候瓮声瓮气。

“我怕你不够吃,不想跟你抢。”

王源闹了红脸:“我哪儿有那么能吃。”

王俊凯松开捏着对方鼻子的手,依旧晾着虎牙笑吟吟的:“你上次点了三碗馄饨,吃得渣都不剩的战绩以为我会忘?”

“哇靠,这种事儿别提了好吗?”

王俊凯掰住王源又要喝啤酒的手,说:“少喝点儿。”

“小爷难得想小酌几杯,插手就不仗义了啊。”

“你要是醉了,我不保准能把你送回家。”

“......啊?”王源大着舌头回问,抹了把滚烫的脸,一定是被酒气燎烧得上脸了。

王俊凯原本亮眼笑着打趣,却忽然沉下了脸,憋了片刻后哑着声说:“这附近有卫生间吗?”

“怎么了?”

“......胃疼。”

“在街口有一个,收费的——要不我陪你去吧,你脸色怎么这样......”王源搁下手里的筷子,作势要起来扶王俊凯。

王俊凯摆了摆手,慢慢站起来说:“我自己去吧,你吃着。”

说着就转了身,只蹒跚走了两步整个人却瘫坐到了地上。王源撂下手里的吃的赶到了他身边,扶着他的腋下把人抬了起来,借着路灯打量着王俊凯满脸的菜色和脸侧不正常的潮红,手掌探上对方的额头,被烫得缩回了手。王源又把手伸到对方的颌骨出摸了摸,眉心皱成了一团,开口时语气紧张到发抖:“王俊凯,你是海鲜过敏吗?”

王俊凯气若游丝地倚在王源的身上,没有力气说话,只是无声地点了点头。额头的汗珠不停地淌下来,重心向后倒去,被王源及时地从后腰揽住了。

王源吸着凉气抚上王俊凯的侧脸揩去一层汗,声音又斥责又心疼:“你刚才怎么也不和我说,我让你吃你就吃啊,笨死了。”

王源顾不上其他,躬下身把大出自己半个身形的王俊凯驮到了背上,把对方的手臂环过自己的脖颈,咬牙把对方背了起来,脚底磨着对面地向街口走去。


-tbc-

下一章戳我

评论(71)
热度(745)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