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你听得到 07

听觉障碍者凯x医院实习生源

上一章戳我


7 从希望他听到自己声音的那一刻起


周二的时候,王源又在医院的走廊里看到了王俊凯的身影,穿着件浅黄色的运动T恤,脚下趿拉着双人字拖,很休闲的打扮。甫一看到对方瘦高的侧影,王源就兴冲冲地凑上前,对着宽厚的肩膀重重地拍了一下,伴着一声轻扬明快的“嘿——”

王俊凯正在仔细地研究走廊的通知栏上贴的放假告示,背对着人流,自然没听到王源的招呼,单纯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一拍吓了一跳。他耸着肩膀回身,就看了脸上挂着明晃晃的笑容的王源。

“吓我一跳啊你,我以为碰上债主了,下手这么重。”

“啧,”王源咧嘴继续笑,“你还能欠别人债呢,看不出。”

“你别说啊,我还真欠着呢,很大一笔。”

“有多大?”

“一半时还不清的那种。”

“那你还住别墅?心真宽......”王源看着王俊凯一本正经的态度,估量他不是在打趣,不禁有些惊讶。

“傻不傻——我欠的,是人情债。”

“......高富帅坑儿就是多。”

“不懂别乱说。”王俊凯弹了下王源的脑门,又开始研究起墙上的告示。

“你看这个干嘛?”王源有些委屈地捂住被弹红的脑袋,瘪着嘴巴问道。

“在研究你什么时候放假——”

“有事儿吗?”

“嗯,我要带Karry去宠物医院做体检。你这周五放假是吧,陪我去吧。”

王源憋了半晌没有把到嘴边的脏话骂出来,只问:“你带猫去医院,拉上我干嘛。”

“一个人等结果太无聊,拉上你正好解闷儿。”

解闷儿你个大头鬼啊,我的CF,我的动漫,我的薯片——我大好的假期就这么被毁了。王源心里疯狂地叫嚣着,可开口的时候却还是不忍心直接回绝掉王俊凯的要求,最后只是翻了个八成的白眼送给王俊凯,然后便掉头回了座位上继续给其他病人问诊。

等到王俊凯结束了复查,从诊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又凑巧到了午饭的时间。王源虽说心里还埋怨着王俊凯,但耐不住他是个不记仇的性子。看到对方出来的一瞬间,他还是立刻站了起来。因为他心里还有闷气,便将语气故作不情愿地问:“看完了?医生怎么说?”

“没有恶化也没太大进展吧,说是有待进一步观察。”王俊凯的音调低低的,听不出情绪。

“康健这种事儿,还是要慢慢来,”王源揣摩着王俊凯有些丧气的态度,声音也不禁软了下来,“别想那么多了,走,跟我去二食堂。”

“二食堂?”

“对啊——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二食堂的虾仁馄饨吗?上周咱们一起吃的那份馅太少了,皮还厚。我今天带你尝尝正宗的。”

王源说着便拉上王俊凯的袖口,扯了一下又松开,满是安慰的意味:“走吧。”

王俊凯一路跟在王源身后慢慢迈着步子,看着对方踏在干净得能映出人影的地面上的轻快脚步,那时常压抑在胸口的一团似乎逐渐逐渐地在消融着。

到了二食堂,王源端起一个托盘走到了卖馄饨的窗口,回头冲王俊凯说:“你先找个地方坐下吧,我买完去找你。”

“不用我帮你端着?”

“两碗馄饨而已,轻松地好吗?”王源撅起嘴摆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冲着后面的空座儿努了努嘴,示意王俊凯快去。

看到王俊凯转身去找位置了,王源才探下头对窗口里做馄饨的大妈笑嘻嘻地说:“阿姨,来两碗虾仁馄饨。”

那大妈忽然哈下腰朝王源身后看了看,说:“我就觉得你和那个小帅哥认识嘛......”

“什么小帅哥?”王源回头就看到捡了个很近的空位坐下的王俊凯,反应了半晌,指着他的方向说,“你说那个男生吗?”

“对啊,就刚才跟你一起进来的那个。”

“他?你见过他?”

“可不是吗?就上周吧,你来买过馄饨后不久,他就过来了,问我你打的是什么,照着来了一份。”

“上周什么时候?”王源垂眼想了想,上周他只有周二和周四来过二食堂。

“不是周四就是周五,我记不清了。我当时就觉得你俩肯定认识的,还真被我猜着了......呐,馄饨好了。”

王源接过馄饨,恍恍惚惚地回想着,不论周四还是周五,都不是王俊凯来医院复查的日子,他平白无故地到了医院,还跟着自己点了虾仁馄饨,这是闹哪儿样啊。

直到端着馄饨落了座,王源还沉浸在兀自的思绪里回不过神。王俊凯伸手在王源放空的眼前挥了挥,问:“啷个又发呆了?”

王源回了神,审度又仔细地打量了王俊凯两眼,看得王俊凯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你这么认真地看着我干吗?”

“王俊凯,其实我之前就想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虾仁馄饨的?”

“哦,我以为什么事儿呢......我乱猜的啊,没想到还歪打正着了。”

“真的?你没骗我?”王源溜圆的杏眼有些刻意地眯起来。

“没骗你......”

王源挑起的眉梢缓缓弯下来,眼睛上两排细长的睫毛微微合拢,又舒展开,眼里恢复了惯常明晰的笑意:“那就好,你都这么说了我自然相信。”

王俊凯抿了抿唇,想了一会儿又回问:“你真的相信我了?”

“对啊。”王源点点头,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

王俊凯细长的桃花眼里依稀闪动过光彩,接着又黯下来:“我以为你不会相信我这么拙劣的借口,其实我......”

王源轻声地打断了他:“那我应该怎么说,告诉你食堂的阿姨刚刚跟我说,你上周来买了跟我一样的馄饨?”

“你都知道了,那你还说相信我?”

“就,不想让你难堪啊。”

王俊凯沉默了挺久,用筷子扒拉着碗里的馄饨,然后小声地问:“你为什么怕我难堪?”

“没什么为什么啊,非要给个理由的话,那大概就是因为,我愿意相信你吧。”

王源那天到最后也没有问王俊凯会趁着周四跑来医院的理由,王俊凯也没有主动去解释。两个人只是草草地把这个话题结束掉,又提到了周末的康健还有周五去宠物医院的事情。说不清为什么,王源打心底里没想过要深究这件事,就像他跟王俊凯说的,他愿意去相信他。不是相信他没有骗自己,而是相信他做的事不会对自己不利。既然相信他,似乎就没有去刨根问底的必要了。

到了周五,王源大早上就收到了王俊凯的微信,问他家的地址。因为王俊凯听力的原因,两个人之间的联系主要依靠微信和短讯,王源特地把王俊凯的收信提醒设置了个单独的提示音,以免对方临时有什么急事找他。王源被提示音吵醒了,半阖着眼皮躺在床上,手里擎着手机眨了眨眼,一字一字地将地址输了过去。

刚换好了衣服,王源的手机又滴滴地响过两声,拿出手机一看,王俊凯说他已经到了楼下。王源往嘴里塞上满满一口煎鸡蛋,一边跳着脚一边换上了运动鞋,鞋跟都来不及提上,踉跄着小跑出了门。

看到门口那辆银灰色的大奔时,王源加急的脚步还是顿了一顿。打量了下四周密密麻麻停着的大众和尼桑,这大奔里坐着的肯定是王俊凯没跑了。王源走到驾驶座的窗边,轻轻敲了敲车窗,窗户缓缓降了下来。

王俊凯的手肘撑在方向盘上,侧头看着他,笑得鼻子不见鼻子眼不见眼,身上穿着件简单的白衬衫,袖筒松松垮垮地挽了上去,都能看到上臂上勒起的青筋。

“快上车。”

王源走到了副驾驶那边,开门坐进了车里,问:“Karry呢?”

“在车后座上蹲着呢。”

王源回头一看,后座上用碎花被褥堆出了一个小小的猫窝,Karry正眯眼趴在里面,小小声地打着呼噜。王源忍不住探身摸了摸Karry立起的毛茸茸的耳朵,却反被王俊凯拎着耳朵拽了回来。

“嘶——你拽我耳朵干嘛,疼死了。”王源拍开王俊凯的手,睁大了眼睛瞪他。

“快系上安全带,咱们出发了。”王俊凯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扣在方向盘的中间。

“......”王源扭头去找座椅边的安全带,却怎么也拽不下来,回头可怜兮兮眼巴巴地看了看王俊凯。

“啧,笨死了,”王俊凯无奈地瞥了他一眼,“先说好了,可不是我占你便宜啊。”

话音刚落,王俊凯就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侧身将右手支在王源的腿边,左手绕过了王源的身前。王源虽然瘦,但到底是身高接近180的小伙子,身长腿长的,坐下来的时候两条腿在前座也是堪堪放下,膝盖高高地顶起,根本没余出多少空间。王俊凯尽力地侧过上身,却怎么也挤不过去。

“你往后靠点儿。”王俊凯头向着窗外,眼角小心地侧视着王源的脸。

“唔......我后背已经贴着后座了。”

王俊凯不耐地偏了偏脑袋,一手撑到了车窗上,另一手按住了座椅边调整靠背的按钮,靠背缓缓向后倒去。

“你想干嘛——”王源跟着椅背向后倒去,有些着急地拽住了王俊凯的衣角,一方面是想借力支撑住身子不倒下去,另一方面是慌乱地想制止王俊凯的动作。王俊凯被王源这一拉一扯,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迎着对方倾身倒下去,两个人硬生生地撞了个满怀,胸口硬碰硬地靠在了一起,王俊凯的下巴正支在王源的肩膀上,因为贴得很近,王源能清晰地听到王俊凯呼吸时淡淡的喘息。

王源意识里清楚自己是该立马推开他的,但是手上却没有明显的动作。王俊凯只靠了一会儿就支着椅背退开了,头低低地垂着,手撑在王源的脑袋两边,黑葡萄似的眼珠看着王源浮了红晕的脸,不晓得又被什么戳中了笑点,露着虎牙笑个不停。

王源被压制在逼仄的空间里,身前罩着个热乎乎的冒着热气的庞然大物,只觉得气压低沉得不行,扳着王俊凯的胳膊说:“你起开。”

“王源,你以为我是想趁人之危吗?反应怎么那么大?”

“……”

“我说了不是想占你便宜,真心是够不到安全带才会调整靠背的。”

“额……那个……”王源恍然后有些不好意思,想好的道歉却被王俊凯接下来说出口的话堵在了嘴边。

“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你啊?”

“......我没有......”王源听罢很快又闹了红脸,垂下眼不敢再对视王俊凯赤裸的目光。

王俊凯不再说话,伸手用力揉了揉王源早起还没梳顺的头发,把他的安全带系好,接着退回了驾驶座坐定,踩上油门直接出发了。

重庆最近在搞全城绿化,路边栽种了一排排的绿植,枝桠上开出了斑斑点点密密麻麻的白色小花。王源佯装认真地打量着窗外的大片绿色,入眼的光景却多半没有进到脑袋里。神明里是混混僵僵的一团又一团,这几天里和王俊凯有关的场景走马灯一样地在脑海里来回播映。

王源扪心自问,潜意识里觉得王俊凯是喜欢自己的吗?好像是吧,不然他为什么会跟着自己到食堂打听自己爱吃的东西?不然他为什么会动不动打趣他拿他开黄腔?不然他为什么会霸道地监督自己的晚饭?不然他为什么会拉上自己陪他去给Karry看病?......短短几天而已,他却已经强势地侵入了自己的生活。

可是当王俊凯那么直截了当地问出来的时候,自己又为什么不敢承认呢?怕他向自己要一个答案还是——还是怕对方否认掉自己的假设?王源说不出。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心腔的最里面,是有一丢丢,只有那么一丢丢,是愿意接纳王俊凯的,罔论他是不是喜欢着自己。这一点从他愿意相信王俊凯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了。

不对,应该说,从希望他听到自己声音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了。


-tbc-

下一章戳我

期中忙得晕头转向 还记着更连载

大写的感动中国

求宠qwq

评论(42)
热度(754)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