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你听得到 03~04

3  王俊凯,听不到声音,你觉得孤单吗?

4  “春光”无限好

 

上一章戳我

 

3

王源仰起头看了看眼前的复式小别墅,忍不住一边咂舌一边挠了挠头。王俊凯昨晚把地址发给他的时候,他还想着怎么看起来莫名眼熟,原来就是前段时间炒得很火的欧式别墅区,重庆市中心的富人区,五万多一平的价位,这家伙当真是真人不露相。

不过他家离自己住的小区倒不远,公交车也就两站路的距离。王源一路蹬着自行车,不到半小时就到了。理了理被风吹起来的polo衫的领子,王源几步走到装帧精致的木门前,按响了门铃。

王源站在门外做足了被菲律宾女佣迎进门的准备,所以当他看到门缓缓打开后正蹲在门口的那只折耳猫时不禁讶然地吞了口口水。

猫的身子很肥,蹲在那里的时候腹部都快搭到地上了。后背上浅灰和深灰相间的毛皮很华丽,只是它毛茸茸圆滚滚的肚子似乎更打眼一点,王源进门后就直勾勾地打量着猫的肚子移不开眼。

“它叫Karry。”熟稔又沉稳的声音从玄关后传出来,王源站在门口,手有些尴尬地摆在裤缝处,脚底在门边的地毯上蹭了蹭。

“你叫它一声试试,它很自来熟的。”

王源余光里扫到走近的王俊凯,穿着件规整的白衬衫,袖子撩到了手肘处,正两手交叉地倚在墙上。

“唔......”王源看着地上的肥猫,试探性地开口唤道,“Karry——”

那猫听到了呼唤,忽然站了起来,迈着有些傲娇的步子优雅地挪到王源的脚边,绕着他的球鞋走了一圈,毛毛的尾巴扫过王源裸露在外的脚踝。

王源眯眼笑着蹲了下来,手掌抚上Karry脖子上一圈白色的颈毛,手下力道恰好地揉了揉。Karry舒服地眯上了眼睛,头向后不断地仰着。

“它倒是真喜欢你,你一叫它,它就凑过来了。”

“好肥......”王源低着头逗猫,嘴边下意识地嘟哝。

“......你说什么?”

王源忽地想起了王俊凯的病,便仰起头笑着看他,张大嘴夸张地说:“我说——它好肥——”

“它是怀孕了......”

“......怪不得肚子那么大。”王源伸出手想摸摸Karry圆圆的肚子,却忽然被拦住,手指被王俊凯泛凉的手掌堪堪握住。

“怀孕期不要摸猫的肚子,它为了护崽会挠你的。”

“我不知道,对不起啊。”王源手还擎在半空中,被王俊凯握着,说话的时候指尖颤了颤,手不知该往哪儿摆。

“道什么歉,我是怕你被它挠了。”王俊凯手掌摊开,手心还贴着王源的手背,没有移开。

王源收回了手,手心下意识地蹭了蹭衣角,干咳了两声站起来:“想不到你还养猫呢,挺有闲情逸致的。”

“不是我的猫,朋友寄养在我家的。”

“啊?那你朋友送来的时候就怀孕了吗?”

“没......送来的时候只有这么大呢。”王俊凯用手比了比,小小的一团。

“那是你找的猫来配种的?”

“......我都不知道孩子它爸是谁,Karry出去野的时候怀上的。”王俊凯无辜地摊了摊手。

“所以是和野猫配种的?这可是苏格兰折耳啊,你知道多名贵吗......”

“和谁配种都一样吧,哪儿来那么多讲究?”王俊凯慢慢勾起一侧的唇角,“我是Karry的话,就不想找一个品种的交配,还是和野猫交配比较刺激。”

“......”王源看着笑得有些古怪的王俊凯,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颤,为什么要用“交配”这个词,听起来好奇怪。

王俊凯俯下身轻轻把猫抱在了怀里:“先进屋吧,不是来给我做康健的吗?”

“哎对,逗猫逗得差点忘了。”王源跟着王俊凯绕过玄关进了别墅,客厅里装修得简洁敞亮,和想象中的复古风不同,屋子里只摆了个棕色的皮质沙发,硕大的LED显示屏挂在电视墙上,浅蓝色和白色相间的壁纸衬得客厅简约而大气。

“你先坐吧,喝点什么?”

“嗯......”王源转着眼珠想了会,说,“白水就好。”

王俊凯扬眉笑了下,转身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手里端着杯牛奶。

“我不是说要喝白水吗?”

“觉得你更适合喝牛奶。”

“......为什么?”

“因为你看起来比较软。”

“......你学我干嘛?”

“开个玩笑,”王俊凯把牛奶递到了王源面前,“喝牛奶长个儿。”

“我谢谢你啊,早过了长个儿的年纪了好吗?”王源愠怒地站直了身子,“再说了,178很矮吗?”

王源微仰起头,看着明明弓着身子也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王俊凯,忽然语塞得说不出话来。

“好像......不矮吧?”王俊凯看着王源瞬间塌下来的表情,尽力地憋住笑,“话说回来,你都到了二十分钟了,什么时候给我做康健?”

“现,在——”王源堵着气憋出两个字,扭身拿过放在沙发上的书包,掏出了里面的CD。

“又是乐理疗法?”王俊凯不禁蹙起了眉心,“都说了我听不到。”

“说错了,是——乐理按摩疗法。”

“......有差吗?”

“当然有,有我给你按摩,自然不一样。”

“就怕你给我按摩按得彻底聋了。”

“你胡说什么?”王源不知怎么下意识地就抬起手想堵住王俊凯的嘴,手却在半空顿住又生生缩了回来。

“看你吓得,不经闹。”

“别拿这种事开玩笑好吗?”王源不禁端起架子正色道,“康健也是疗程中很重要的一环,要严肃对待。”

“好——”王俊凯笑起来,露出脸上浅浅的笑窝,“怎么按摩,要我躺下来吗?”

王源目光巡视了一遍客厅,指了指客厅正中间的皮质沙发:“嗯,先躺在这里吧。”

“好。”王俊凯蹬下拖鞋就躺到了沙发上,长手长脚地在上面也躺不下,便把脚搁在外面悬空着,两只手垫在脑袋下面,一副自在的模样,笑眯眯地看着还愣在原地的王源,“我躺好了。”

“......”王源看着动作敏捷的王俊凯有一瞬间的无语,隔了一会才说道,“你家CD机在哪里?”

“我家没有CD机......”

“那电脑呢?”

“喏——”王俊凯朝客厅一角的小阁楼那边扬了扬下巴。

“那你先躺会儿,我去放音乐。”

“其实你不用放,我听不到的。”

“你潜意识告诉自己听不到,自然就听不到。音乐疗法就是这样,你要不断暗示自己,是听得到的。”

王俊凯也不知将王源的话听进去多少,只是瞳仁闪了闪,又点点头:“知道了,你去放吧。”

王源拿着CD一步步踏上了阁楼,房间里的窗帘拉着,光线很暗。角落里摆着张吊床,Karry正慵懒地躺在上面小憩。王源走到桌边,打开了那个有些年代的台式机。想不到王俊凯还会留着这么老的机子,看款式应该是方正牌十多年前的老款了,黑色厚重的机身,分辨率很低的显示屏,开机以后显示的还是Windows 2000的图样。

王源等待开机的过程中,目光淡淡地扫过阁楼的每个角落,桌子上摆着很多相框,里面裱着的都是些泛黄的老照片,照片上大多是一个扎着两个粗粗的麻花辫的少女,细长的桃花眼,浓密的睫毛,还有笑起来眼眸下浅浅的似乎盛着蜜的笑窝。

王源一张张细细地看过,也不知道自己是打哪儿来的耐心。照片上的女人应该是王俊凯的妈妈,两个人不论神韵上还是气质上都有一股莫名的相似。最后一张照片上是两个人,那个留着寸头,黑秋着脸的小土豆肯定是王俊凯没跑了,王源盯着照片上少年那副酷酷拽拽,天下唯我独尊的表情忍不住噗嗤地笑出了声。王俊凯依偎在他妈妈的怀里,王妈妈弯下眼角笑起来的模样和王俊凯如出一格,两个人都是笑得连眉梢都轻柔。有这样的母亲陪着自己长大,王俊凯一定很幸福吧。王俊凯说自己是后天失聪的,也不知道照片里的他听不听得到大自然美妙的声音和他妈妈宠溺地叫他小名的声音。

直到电脑里响起了提示声,王源方才缓过神来。他将CD放到了电脑里,又手忙脚乱地连上音响,如水的轻音乐便轻缓地飘了出来,带动着夏日微醺的味道,来空气里都涤荡着温柔。突然就希望楼下的人能陪自己一起真切地听到这音乐,王源压抑住心底的失落感,将音响开到了最大,走出阁楼慢慢地下了楼梯。

王俊凯阖着眼眸躺在沙发上,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客厅里到处都弥漫着轻音乐的声音,王源走近了些,半蹲在沙发边,看到了对方微微颤动的睫毛。

“王俊凯,听不到声音,你觉得孤单吗?”王源轻声呢喃着说。这个问题他憋了好久也没问出口,现在终于当面问出来了,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也听不到。

将下半身靠在沙发边上,王源将手指轻轻按上王俊凯的太阳穴,也不敢用力,中指按住太阳穴中心来来回回地轻揉,回忆着实践课上老师的指导,手沿着对方的头皮摩挲而过,凭直觉找到上面的穴位,指腹轻轻抵着,拇指蹭过发丝,扫过了上面的皮肤,像黑纱撩过了心尖,王源说不清心底为什么有些闷,有些疼。

按摩完头部的穴位,王源摸索到对方耳畔的位置,沿着耳廓,耳蜗的部位来回按压,等到揉搓耳垂的神经时,一直闭着眼休息的人却猛地掀开了眼皮,浓密又乌黑的眼睫扇动,黝黑的瞳仁里分明有火光悄悄匿着。

王源像甩开烫手山芋一般地松开还捏着对方耳垂的手,跳着脚站了起来,只觉得指腹上碰过的地方像被火苗燎过一般的烧着。

“干......干嘛?”

“我干嘛了?”王俊凯貌似状况外地眨了眨眼睛。

“你干什么忽然睁开眼睛啊?”

“......我睁眼怎么了?还不让人睁眼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就你不是在睡觉吗,突然一下子把眼睛睁开,吓到我了。”

“那我下次睁眼前先告诉你一声。”王俊凯又笑起来,说不清是宠溺还是调笑,只是这笑声和着厅里的音乐,倒显得分外融洽。

“嗯......”王源又蹲回了沙发边,觉得似乎是自己在无理取闹了。

“你刚才——”王俊凯说话的声音里夹着刚睡醒时的低沉黯哑,“在我闭着眼的时候,有和我说话吗?”

“......没啊,”王源眼睛瞟了瞟落地窗边被午后的风掀动的半透明的窗纱,“我闲得没事啊,明知道你听不到。”

“也对,我只是胡乱猜的,太无聊了......哎,你按完了吗?”

“还没,耳朵这里还有几个穴位没按到。”

“唔......那你蹲着按不累吗?要不坐上来吧。”

王源看了看光是躺了个王俊凯就已经过分拥挤的沙发,瘪了瘪嘴角说:“你逗我呢,我坐哪儿啊?”

王俊凯想了想,撑起身子坐了起来,拍了拍刚才自己脑袋挨着的位置:“这儿啊。”

“......然后呢?你躺那儿?”

“躺你腿上啊。”

王源静静看着王俊凯正义凛然的表情,虽然觉得让对方躺在自己腿上这个姿势很诡异,但是人家什么都没说,自己在同性间计较这些反倒显得既古怪又小肚鸡肠。

所以王俊凯到底是为什么会如此坦然地提出躺在腿上这种建议啊,是自己太迂腐还是对方太超前,王源忽然觉得心很累。

 

 

4

 

当然最后王源还是毅然地拒绝了王俊凯提出的建议,理由是让他躺到腿上的话自己按摩时手上动作容易受限制,会影响治疗的效果。

王俊凯听罢也只好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重新躺下来,眼看着王源一边揉着自己的耳垂一边蹲在一边絮叨:“我觉得治疗过程中最重要的还是病人的心态,你总是太悲观,暗示自己是听不到的。凡事都往好处看,你应该乐观点,相信自己。”

王俊凯感觉到王源的指尖摩擦着耳垂而产生的热度,开口问道:“我看起来很悲观?”

“至少不乐观......”

“怎么看出来的?”

“你看啊,我刚才说去放音乐,你就说不用放了反正听不到。我说给你按摩,你说的是怕我给你按聋了而不是期待着尽快康复。还有,我上次问你病情,你回答我的是耳聋而不是暂时的听觉障碍,这说明你潜意识里是觉得自己恢复不了的。”

王俊凯黑长的睫毛又微微颤了颤:“......你倒是记得蛮清楚。”

“这是医生该有的基本素养,不但要观察病人的病况,还有体恤病人的心情和心态。”

“那你说,我该怎么样摆脱现在悲观的心态?”

“多出去走走啊,你看你周末都闷在家里不出门。我在想,你会选择在家里工作,也是因为担心社交障碍吧?”

王俊凯静默了片刻,仰起头饶有趣味地打量着王源的脸,说:“我发现你比我还了解我自己,我以前还在想,明明不爱动脑子,为什么非要做个撰稿人,搞不懂自己。”

“大一的时候选修过心理学。”王源稍稍低了点头,下巴的弧线正好落在王俊凯眼里。

“我确实不太愿意出门,总通过唇语和人交流其实挺累的。为了不被别人发现端倪我总要时刻保持得泰然自若,心里却不自在。”

“所以说该去亲近下大自然,心情能轻松不少,”王源收回了按摩的手,拍了拍王俊凯因为仰头躺着而露出的脑门,“咱们走吧。”

“现在?要去哪儿?”

“出门遛狗啊。”

“......遛你吗?”

“瞎说,当然是遛你啊——你不是觉得不适应吗,那我陪你一起出去。”

王俊凯依然赖在沙发上躺着,一只腿搭在另一只腿上,朗声笑起来:“这也算在康健内容里面吗?收费不?”

“不收——免费的,趁着艳阳高照,快给我起来。”王源站在沙发边伸手拽了拽王俊凯的胳膊,倒被对方反手抓住,拉得凑近了些。

王源向外扯着被抓住的手腕,说:“你又搞什么?”

“我腿麻了,你拉我起来吧。”

“......你拽着我,我怎么拉你?”

王俊凯松开了攥着王源的手,两只手臂都抬了起来,舒展开手掌向王源眼前递了递。王源撇了撇嘴,双手五指都横跨过王俊凯的掌心,蜷起手指握紧了他的两只手,费了半天的力气才将对方整个人提了起来,把人拖起来后,自己反倒向后踉跄了几步。

“怎么这么沉,你说你刚才是不是特意往后拽了?”

“哥的身高和身材摆在这儿,和你一样轻得一手就拎得起来才见鬼了。”王俊凯唇角翘起,坐在沙发上揉着发麻的小腿。

“你凭什么说我一手就拎得起来?”

“凭眼。”王俊凯目光有些挑衅地扫过王源五分短裤下精瘦的小腿,嘴边啧啧了两声。

“......别看表面现象好吗?”

“那看什么?”

“看内在,总之不要随便小看我。”

“我的错,我认错,”王俊凯举起了双手呈投降状,“不过你想好目的地了吗?”

“一分钟以前还没有......现在想好了。”

“去哪儿?”

“篮球场,”王源站在沙发边晃动着脑袋,两手交叉着掰过几下,发出几声“咔吧”的声响,“运动有益身心健康。”

王俊凯晃了晃刚好恢复通血的小腿,站起身:“行啊,好久没打了,正好练练手。”

罩在天上方的那团云彩飘走了,晌午的阳光忽地洒满了客厅。王源迎着光眯起眼,把手掌扣在眼边遮挡着阳光,哼了两声:“说了别小看我。”

“没小看你,”王俊凯笑着耸了耸肩,“那你就穿这身了?”

王俊凯眼神从王源头顶的呆毛扫到他身上修身的polo衫和及膝的短裤,把全身打量一遍后,又若有所思地看着王源的脸。

“不行吗?”

“你等会儿。”

王俊凯回到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两件XXL号的篮球服,把浅绿色的那件递到了王源眼前,说:“你穿这件吧。”

王源接过大号的篮球服,拿在手里反而觉得心里没底,心里揶揄着这篮球服也太肥了,但到底是没说出口。

“也行......我去哪儿换?”

“卫生间啊,一楼就有。”王俊凯朝着玄关口的小房间扬了扬下巴。

“你在哪儿换?”

“我回自己房间换啊。”

“哦。”

“你以为呢?不然咱俩一起换?”

“我没那个意思!”王源赶紧摆了摆手以示清白,“......那我去换了?”

“去呗,我不跟着。”

“......”王源决定不再吱声了,但凡自己一说话,这厮总能借机开几句黄腔。

换完了篮球服,王源伸手拽了拽有些松的裤腰,瞅着镜子里垂到了半胸口的篮球服的领口,整个人苦着脸,犹豫了半天,还是顶着一副英勇的表情走了出去。

王俊凯一早换好了衣服,一身清清爽爽的天蓝色,右手手腕上带着纯白色的护腕。看到王源从卫生间里出来了,他歪着头打量了一会,点点头说:“不错啊。”

“不错个铲铲啊不错,你衣服给我穿也太大了。”

“我觉得挺好,衣服肥点儿动起来不拘束。”

“啧,懒得跟你讲理了,你家附近有篮球场吗?”

“小区的健身中心旁边就有一个,露天的。”

“远吗?”

“不远,咱们走着去就行。”

带上了家里搁置了很久的篮球,两个人顶着太阳走了不远的路就到了篮球场。别墅区的篮球场不小,塑胶的地面看起来很新。

王俊凯将球拍到了地面又弹起,两手擎着篮球,挑起了眉梢:“开始吗?”

“我OK。”王源点点头,把过了膝的裤脚挽了上去,原地跳了两下,抻着胳膊做着简单的准备运动。

王俊凯的刘海被风吹到了一侧,露出了细长的眉毛,眉尾斜斜上挑,冲着王源弯眼笑了一下,就把球抛到了天上。王源那边自然一早领会了他的意思,球抛出手的瞬间就跟着跳了起来,长手一勾便抢到了篮球,趁着王俊凯回身前,带着球小跑了几步,等到王俊凯跟着跑到篮下时,他已经一个三步上篮轻松拿下了两分。
     王俊凯拍了两下手,笑开的时候露出的虎牙在阳光下反了光:“弹跳力比我想象中厉害很多啊。”
     “你在逗小孩吗?”王源原地拍了几下球,把球传到了王俊凯的手里,“这才刚开始。”

王俊凯接到了球便绕了弯路从侧面攻了进去,王源反应足够快地拦了上去,展开手臂挡在王俊凯身前。王俊凯借着身高优势做了投篮的假动作,趁着王源打算跳起来拦球的间隙,闪身从他身边错了过去,投篮,球稳稳地从框里落了下来。
     “我没逗你啊,是玩真的。”
     王俊凯截下球,又把球抛回了王源的手里。王源不做声地别身,两腿叉开,弓身将球在腿间来回传送了两次,起身的时候正站在三分线外,对着篮筐瞄准,手腕轻轻晃动,球脱了手呈抛物线滑了出去,方向正对着篮筐。王俊凯跑到篮边,轻盈跃起,在球即将入框前,手贴着球身擦过。球沿着篮筐打了两转,最后还是直直地从框内落下。
     “啧,想断我的球。”王源打得兴起,一双杏眼里荡着闪亮的光泽,粉红的嘴唇弯成月牙的弧度,嘴角向腮边高高扬起。
     王俊凯把落下的球接下来,背着身也没看到王源说的话,打算直接在框下先投个二分。王源恰在这时贴了过来,想着把球抢断。王俊凯自是没料到王源会忽然来截路,便慌不择路地运球。王源正站在王俊凯的身后,抬起手绕到王俊凯的胸前去截球,王俊凯把球举到了头顶,转身想退开的时候反而被身后的人搂了个满怀。
     低头看了看王源向上扬着的热得绯红又蒙着汗的脸,王俊凯勾唇笑起来。肥大的篮球背心的领口大大地敞着,能看到胸前一根根瘦得凸出的骨头,汗珠正沿着锁骨流下来,一路滑到了衣服里面。小块因为运动而泛红的肌肤反而衬得整片皮肤愈加的莹白,王俊凯不知道自己是被夏天火辣的日光还是眼前打眼的白色晃得眼前昏花。

说时迟那时快,王源趁着王俊凯怔愣的档口一跃而起,轻轻一拍,篮球便离了对方的手。王源松开了环着王俊凯腰的胳膊,几步追上球后,便朝着篮筐奔去。王俊凯有些懊恼地跟了上去,本来已经淌满了汗的额头顷刻又冒出了更多的汗,发际线以下的刘海都濡湿着紧紧贴在脑门上。

王源已经跳了起来,手向后舒展着准备扣篮,王俊凯慌忙间想去扯王源的衣角,管他什么规则,先把人拉下来再说。可等到他跑近的时候,手只来得及拽住王源的裤脚。王俊凯的手指攥紧了对方裤脚的布料向下一扯——

只听见哐唧一声,球还是进了,又垂直地落回了地面,凭着惯性一下下击在地上,弹到了场边。

王俊凯蹲着身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仰起了头,入眼的是修长白皙的两条腿,再往上,是被宽大的篮球服遮了一半的黑色四角内裤。

人没被拽下来,反倒把王源穿着的松松垮垮的裤子扯了下来。王俊凯不敢再往上看王源的表情,只能兀自吞了口口水。

啧,“春光”无限好。

-tbc-

下一章戳我

第三章有姑娘跟我提了两处bug,改过以后重新发的

最近期中比较忙,尽量隔日更~

评论(50)
热度(809)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