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你听得到 02

听觉障碍者凯x医院实习生源 

上一章戳我


2 等一下......你刚才是说——去你家?!

 

王源撩起垂到眼前的一缕碎发掖到了耳后,然后便脚步匆匆地踏在医院反着光的走廊地面上。喝酒果然误事,定了三个闹钟也没能按时起床,睁开眼的时候已经离当班时间就差半个多小时了。一骨碌地翻下床,洗漱更衣一气呵成,然后便叼着块面包出了门。

王源一边跑一边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还差三分钟,紧赶慢赶地到了值班室,还不忘先抬手敲了敲门。

“您好,我是新来的实习生。”

办公室里端坐着的是个有些谢顶的医生,他慢慢抬起头,看到来人后笑了笑:“王源是吧,你先进来吧。”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王源半俯身先鞠了一躬,小步地挪进了办公室。

医生嘴角一直噙着笑意:“来了就行,再说了,你是卡点儿到的,没迟到。”

“还是很抱歉,应该早点来的,听您讲讲注意事项。”

“没什么要特别注意的,就按平时学的知识来做就好。经验是慢慢积累的,熟能生巧嘛。”

“那我今天......”

“你这周啊,就先负责接待下耳鼻喉科里的病人,提前问诊,询问下病情。”

“好,我现在就去科里。”王源点点头,转了身就要出去,却被医生叫住了。

“我说,先把白大褂换上啊,你总不能穿着件短袖去问诊吧?”

“您看我一着急,给忘了,”王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我这就去换。”

王源小跑着去了更衣室,徒留那医生在办公室里摇了摇头:“行事大大咧咧的,也不知道干起活来成不成气候。”

换了身雪白的白大褂出来,王源觉得整个人也变得神清气爽。早上的时候来科里看病的人也不多,王源脖子上挂着个听诊器当摆设,在走廊里来来回回转了几圈,也没碰到几个来问询的病人。

到了快正午的时候,忽然就接连来了一大帮人。王源正忙着给一个中耳炎的老爷爷问诊,那边又来了个咽喉炎的病人,哑着嗓子嚷嚷着疼。医院里空调开得不足,王源身上又套着件白大褂,闷出了一身汗。

王源拿着记录本问过那老爷爷近期的体征状况和病情,把情况一一详述下来,周围的病人喧闹得很,王源一边写字一边感觉有一滴汗顺着刘海滑了下来,沿着鼻梁一路遛下,停在鼻尖悬着。

“我说小伙子,我老婆嗓子疼得厉害,你先给看看不行吗?”

“我给这大爷看完就给她看。”王源尽量地耐下心来,抬头看着眼前膀大腰圆的中年男子。

“我看这老头子也没什么急的,倒是我老婆疼得厉害,先给她看下怎么了?”

“凡事儿有个先来后到,大爷的病也是缓不得的。您放心,我下一个就给您妻子看。”

“下一个什么下一个?你听到病人在这儿疼得直叫,坐得还挺稳的,有没有医德了?”

“就是因为医德,才要对所有患者一视同仁,讲究先来后到。”王源坐直了身子,正视着叉腰站着的中年男子,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有嘴角微微向下撇着。

“你这什么态度啊你!”那男子眼看已经抡圆了拳头打算砸过来,但看到王源一脸正色,还是慢慢收回了手。

王源不再理他,将老爷爷的记录一一列完后,把本子递到了他手里:“大爷,您等会儿去看病的时候,直接把这本子交给医生就好。”

“谢谢你啊,小伙子。”老爷爷颤巍巍地伸出手,接过了问诊本。王源站起身,扶着他进了诊室。

等到坐回桌边的时候,王源看着眼前黑着脸的壮汉,浅浅笑了笑,说:“现在我就给您妻子看病,她人呢?”

壮汉的脸色缓了缓,向另一边让开一点,指了指身后:“她在这儿。”

“您请坐,”王源持续地噙着微笑,“是咽喉炎吗?是觉得哪个部位疼?”

女人简单地说明了下症状,王源探手摸了摸对方喉咙的位置,又让对方张大嘴,观察了咽喉的情况,便提起笔写了起来,一边写一边说道:“这是急性咽喉炎,情况不算严重,拿着这个进去给医生看一下,他会给你们提出比较合理的建议的。”

“谢谢医生,”女人弯腰接过了本子,回头白了壮汉一眼,“你啊,还不道歉。”

壮汉闷哼了一声,眼睛瞟着走廊的墙壁,咬着牙慢悠悠地挤出一句:“刚才——不好意思啊。”

“没事儿,您担心妻子,我能理解。”

送走了病人,王源低下头理了理桌子上的笔和本子,然后又听到正前方拖拉了椅子的声音。等到对方坐定了,王源接过对方的问诊本,扫了眼上面的姓名和年龄,暗暗勾了勾嘴角,终于来了个年轻点的,至少好沟通些。

“您......”王源在抬头的时候不禁讶然,忍不住又低头看了眼问诊本上的名字,龙飞凤舞的三个字——王俊凯。

“是你啊......”王源擎着圆珠笔的手捏了捏笔杆,弯下了眼角。

“对啊......又见面了,刚才看你对付病人家属,还蛮......”王俊凯挑起眉思索了会,似乎在斟酌着措辞,“生猛的。”

“噗......”王源忍不住笑出声,扬起嘴角看着眼前一本正经的家伙,说,“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对待生猛的病人就要用生猛的办法。对你这种呢,我就温柔点儿。”

“温柔点儿?为什么?”

“因为——”王源径直看着对方,眼睛眨了一下,“你看起来比较软。”

“......”王俊凯不作声地收起了下巴,眸底有光闪过。

“算了,不闹你了,办正事,”王源摊开手里的问诊本,“你是看什么病?”

“唔......”王俊凯手撑在桌面上,轻轻皱了皱鼻子,“我来看耳朵。”

“耳朵?”王源持着笔的手顿了顿,想了会儿又问,“是什么病?耳鸣,耳硬化还是中耳炎?”

“是耳聋。”对方沉稳的声音传了过来,没什么波动,就像在说自己肚子饿了一样的自然。

王源听罢静了半晌,目光依旧垂在问诊本上没有动,握着笔杆的手指蜷缩起来:“是先天性还是......”

“是后天的。”

“那......你是靠......”

“我是靠唇语和人交流的,所以和你说话时要看着你的脸。”

“......难怪那天你说不好解释。”

“王源,”王俊凯的手指轻轻扣了扣桌面,“你抬头看着我好不好,不然我看不清你说什么。”

王源慢吞吞地抬起头来,睁大眼睛看着对方:“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王俊凯眼睛瞟着王源白大褂上挂着的胸牌:“你胸前的名牌是白挂的吗?”

“我又秀下限了,”王源揉了揉额角,想了一会儿,忽然眼睛一亮地看向王俊凯,语气里带着安慰,“其实现在听觉障碍者挺多的,而且治愈的案例也有不少。”

“我知道。”王俊凯看进王源慌乱眨着的眼睛,用下唇抿住了上唇,眼睫稍稍垂下些,又掀开。

“那你今天是来复查的?”

“对,上一次来检查时医生说我状况有所好转,所以每周都会来做康健治疗。”

“有好转就是有希望,你要好好配合医生。”王源伸手把问诊本递到王俊凯眼前,“复查的话我也没什么好问的,你直接进去吧。”

“我会好好配合的,”王俊凯接过了问诊本,星星点点的笑意都揉碎在眼睛里,“作为一个实习医生,你真的过分热心了点。”

“咳,我这是——关心病患,你不懂。”

“对,我是不懂,”王俊凯慢悠悠地调侃道,接着站起身,带得椅子又向后挪了点,“那我先进去了?”

“嗯,”王源扫了眼已经空荡荡的候诊室,“我正好去吃饭了。”

王俊凯回身进去的时候,王源觉得原本挂在脸上的笑意一瞬间被抹了个干净。

他原来是听不到的,听不到鸟鸣的声音,听不到雨落的声音,听不到花开的声音,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说不上为什么的有些难过,像在心口堵了一团蘸了水的棉花。

王源吃完饭回到诊室门口的时候,又看到了背靠着墙,长腿斜撑在地面的王俊凯。对方忽然心电感应似的转头看过来。确认了来人后,他登时手插在兜里站直了身子,笑从嘴角和眼角逐渐漫开,带动了鼻头上皱起的鼻纹。

“怎么还没走?”王源加快了脚步走近他,带起的风撩动了白大褂的衣角。

“等你啊,有点事儿。”

“什么事?”

“刘医生让我告诉你,以后周六周日的康健是你帮我做。”

“我来做康健?”王源禁不住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那不是护士的工作吗?”

“好像是这样没错......”

“那怎么会分配给我?”

“刘医生说,为了增大治愈的几率,一周至少要安排三次康健,但是我因为工作原因不能这么频繁地来医院。”

“所以?”

“所以就挑了周末的时间,安排专人到我工作的地方帮我做康健......”

王源吸了口气,耐下心一字一顿地问道:“你还是没解释清楚,为,什,么,会,是,我?”

“唔......一开始刘医生说要找护士的,我就说让女孩子大老远地跑来我家不太好,可以换个实习医生来。”

“......所以他就安排我去了?”

“不......是我推荐你的,其他人我也不熟。”

“我跟你很熟吗?不对,等一下......”王源忽然嗔目看着对面一脸悠然的王俊凯,指向对方的手指抖了抖,“你刚才是说——去你家?!”

“对啊。”

“......不是去你工作的地方吗?”

“呃,我还没告诉你,我的职业是自由撰稿人啊——就是在家里工作的。”


-tbc-


下一章戳我


有妹子留言说 希望能看到俊俊扑倒源源

我很中肯地回复她,其实是俊俊偷偷吃掉源源(才不是呢... 

依然不要脸地希望大家留言宠宠我~(๑˘ ˘๑)  

评论(85)
热度(870)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