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你听得到 01

听觉障碍者凯x医院实习生源


1  才不是萍水相逢的路人

 

七月的重庆热得像一个巨大的蒸笼,低气压闷得人喘不过气来。王源提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和生活用品从超市里走出来。刘志宏真是太不讲义气,两个人一起来超市采购,逛到一半接到他姐的电话,扔下自己屁颠儿地跑了。害得他得一个人顶着大太阳,拎着大包小卷地赶回宿舍。

王源低着头,避着刺眼的日光。忽然听到“啪嗒”一声,抬眼就看到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个棕色的皮夹。

王源赶忙抬起头,四处寻觅着皮夹的主人。因为天气太热,路上的行人不多,他很快就看到了不远处正慢慢走着的青年,穿着黑色的卫衣,手抄在兜里。

王源手里拎着东西也不好去捡,便站在原地喊着那青年。

“喂——前面那位——”

青年置若罔闻地向前走着,脚步顿都没顿一下。王源有些着急,以为对方没有听到,又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喂——你钱包掉了——”

这下连道对面清扫的阿姨都好奇地看了过来,青年依旧不为所动地越走越远。王源拎着东西站在原地思忖了片刻,实在不忍心就把钱包撂在原地不管了,于是把手里的购物袋搁在了地上,捡起了钱包,大步地朝着青年追了过去。

好在对方走路时迈的步子不大,王源紧赶了一段路就追上了。青年比王源要高上半个头,从侧面看过去棱角分明,肤色偏黑,一双桃花眼黑葡萄似的亮着。

王源的手搭上对方的肩膀,方才看到他以缓慢的速度转过了头,黑葡萄似的眼珠盯紧了自己的脸,眼神里夹杂了一丝困惑。

“你......”青年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砂纸摩擦过铁皮面的感觉,却意外的不难听。

“我刚才喊了你半天,你也没回头。”王源举起手里的皮夹,在对方眼前晃了晃,“你钱包掉了。”

“哦......谢谢你啊。”青年本来发暗的脸色缓了缓,嘴角弯起。

“客气啦,举手之劳而已。不过,可不可以冒昧问一下?”

“嗯?”

“算了——没什么。”王源弯起眉眼,迎着光笑了起来,刚才顶着太阳跑了一段路,现在汗水才后知后觉地淌下来,滑到了下颌。

“那......”青年冲他礼貌地点了点头。

“哦,那再见。”

王源朝对方挥了挥手,等到目视着对方的背影依稀渐远,方才想起自己扔在后面的两袋东西。但是等他小跑着折返回原处时,两个袋子却不翼而飞了。王源苦着脸站在原地,心里憋屈得很,掏出钱包里剩下的皱巴巴的几十块钱,叹了口气。

拿出手机,拨了刘志宏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后才被接起。

王源听到刘志宏的声音,有些讨好地撒娇说道:“喂——宏宏。”

“有事儿说事儿。”刘志宏在那边听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就那什么......我今天啊......”

“快说。”

王源瞬间把语气加快了三倍,唯恐对方听清楚似的:“我把咱们买的东西弄丢了。”

“......怎么丢的?”

“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我就是,见义勇为了下......不对,是拾金不昧了下,捡了钱包去还给人家,把东西放在地上,回来一看东西就没了。”

“......”

“东西我来赔,我保证。”王源听那边不作声,也有些着急,信誓旦旦地说道。

“王源儿,今天才14号你知道吗?”

“啊......好像是。”

“你生活费还剩多少?”

“......”王源摸了摸裤兜里的钱包,手顿了顿。

“你都养不活自己,怎么赔我们啊?“

“那我去打工赚钱,总可以吧?”

“大夏天的,你是去发传单啊,还是去发传单啊?”

“......不至于这么惨吧。”

“去实习吧,王源儿。大好的实习机会不要,还等什么呢?”

“我就觉得还早......才大三......”

“那你想等什么时候?毕业再去实习?”

“其实也不是......算了,反正生活费透支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我这周末就去面试。”

“你终于想通了,妥妥地过好吗,就你那和本人气质完全不符的GPA......”

“滚你丫的,我先挂了。”王源笑骂了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不出所料,面试很顺利地通过了。王源的绩点在整个医学系都是有名的,3.98。大部分人很难把王源和他的绩点挂上钩,倒不是说王源本人长了副学渣相,只能说——对于这个绩点,王源长得过分秀气了。巴掌脸,杏仁眼,还不戴眼镜,本人瘦瘦高高的,穿衣打扮也算新潮,怎么看都......不像学霸。

可王源就是有如神助般地,专业课门门拿A,在导师实验班里也混得如鱼得水。但即使这样学霸,王源却不肯接学校分配的实习机会。辅导员来问过很多回,也没问出什么结果来。

这回终于过了面试,宿舍里其他三个人嚷嚷着要王源请客。王源生平第一次被人灌了半瓶酒,混浆着脑袋。另外三个人也喝得五迷三道,却都捧着酒瓶子不肯撒手。王源想到明天就是第一天实习,不能掉链子,便将从表姐那儿搜刮的三百块钱扔在桌子上,七歪八扭地先出了饭店。

夜里的风有些凉,王源眯着眼睛站在街头,把外套紧了紧。迷路了,王源皱着眉想了会儿,凭着直觉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可越走越觉得周围的光景不熟悉。

脑袋里像被硬生生撕裂一般地疼,他忍不住抱着脑袋蹲了下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面,一块块地数着砖来分散注意力,却起不了什么作用。风吹得猛起来,王源吸了口气,挪了挪蹲得发麻的左脚,把脑袋整个缩在胳膊里,免得被风吹得头更疼。

“你没事儿吧?”

头顶传来的声音很沉很哑,儿化音的发音听起来有些好笑。王源不知怎么想起来广告里杨幂说话的语气。

“唔......还好。”王源头沉地抬不起来,便埋着头用鼻音哼唧道。

“嘿,你没事儿吧?”声音又传了过来。

“我说了啊,还好。”王源慢慢地抬起头,看到背光站着的青年,脸部轮廓莫名的眼熟。

“哦......刚才,没听到。”青年勾起嘴角笑了笑,“是你啊。”

“我们见过?”

“不记得了?你捡到了我的钱包。”

“这样啊——对不起,我现在头有些晕,所以没认出来。”

“我说呢,看你一个人蹲在这儿发抖。”

“唔......”

“喝酒了?”

“喝了一点,半瓶。”

“那酒量不太好啊,”青年沉声笑了笑,“你在这里是?”

“就......迷路了。”王源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手指抠了抠膝盖上裤子的布料。

“我送你吧,你要去哪儿?”

“啊......那多不好意思。”

“你上次还我钱包,也没谢过你,应该的。”

“那先谢谢你了,我要去第二医大。”

“行,”青年把手摊开放到了王源眼前,“先起来吧。”

“嗯。”王源犹疑了下,手心贴上了对方的手掌,青年用手指整个包住了他的手,用了点力把他一把带了起来。

青年很快松开了手,说:“能走吗?要不要我扶着?”

“我自己能走。”王源深一脚浅一脚地迈开了步子,身边又传来没有恶意的轻轻笑声。

“我扶你走吧。”

“......麻烦了。”

王源将半个身子靠在青年的右臂上,因为是夏天两个人都只着了单薄的短袖,赤裸出来的胳膊相互贴着,能感受到另一边源源不断传来的热。

“你是医学生?”

“对,马上要实习了。”

“学医挺好,救死扶伤啊。”

“我不是学外科的,没那么了不起。”

王源说话时,青年总会认真地看着他的侧脸,嘴角不时泛起若有似无的微笑。

“在我看来,都很了不起。”

“谢谢,是你谬赞了。”王源侧首看着正打量自己的青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我发现,你聊天时总喜欢盯着对方看,我们明明在走路,你都不看路的。”

“习惯而已,我也有在看路。”

“哦,其实这样挺好的,说明你很尊重聊天的对象。”

“也不全是,”青年笑了笑,“不过解释起来有些麻烦。”

“不用解释,咱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的路人。”王源怕对方尴尬,又咧开嘴,回了个微笑。

“也对,”青年忽然抬手指了指不远处,“快到了,是那儿吧?”

王源翘首望了眼月光下反着银光的铝制校门,点了点头:“对,今天真的谢谢你,不然我就要露宿街头了。”

“没什么的,那......要我送你进去吗?”对方黝黑的瞳仁在路灯与月亮的光线交汇下漫开一抹轻柔的色彩。

“不用了,我没醉,就是喝得有点上头,路还是认得的。”

“行,那我走了。”

青年转了身,王源看着他瘦削的颌骨线和颀长的侧影,心想,要不要问一下他的名字。

可最后开口时,还是化成了一句:“好,再见啊。”


-tbc-


下一章戳我


是的呢

我作死地开了坑儿

如果觉得好看 留个言好嘛 (/ω・\)

有了动力我就勤更!哼唧! 

评论(80)
热度(1191)
  1. 歪歪西twinklewang 转载了此文字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