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谁说年纪小不能谈恋爱

-初中同桌设定

01


又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天花板上的风扇呼呼地转着,却没有给初一二班的教室里带来一分一毫的清爽,满屋子都是闷热的低气压。


归根结底,这份莫名的燥热还是源于喇叭里聒噪又无聊的广播。闭上眼都能想到那个戴着酒瓶底那么厚眼镜的教导主任坐在广播站里夸夸其谈的样子。


早恋。早恋。早恋。


又是早恋。


什么时候能换点花样,谈谈别的新鲜话题。


王俊凯将定在头顶风扇的目光别开,看了看坐在自己身旁,正趴桌子上睡得酣甜的同桌王源,白净的脸蛋正对着自己,压在胳膊上的那半张脸被挤出来一小坨肉。嘴巴微微张着,发出细微的鼾声,一滴亮晶晶的口水正挂在红润的嘟起的嘴唇上,感觉下一秒就要掉下来。


王俊凯目光扫到王源垫在胳膊下面的刚发的英语卷,处女座表示不能容忍有口水落到那上面。于是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右手食指颤巍巍地探出去,碰到对方的嘴唇,把那滴行将落下来的口水擦掉了。


手刚刚撤开,王俊凯就心惊胆战地看到王源莫名地砸吧了下嘴,唇瓣也跟着抿了抿。以为被发现了,他连手心都开始冒汗,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王源微微颤动的睫毛。还好,对方只是轻蹙了下眉头,就又打着鼾,安心地睡着。


看着不管何时何地,捡个窝就能跌入黑甜梦乡的王源,王俊凯既咂舌又觉得莫名可爱。纱窗外有干爽的风吹进教室里,夹着一股清甜的花香。广播声戛然而止,随之响起的是有些刺耳的午休结束的铃声,王俊凯依稀听到教导主任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们年纪还小,要专心地学习,谈恋爱应该是很久以后才考虑的事”。


王源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慢慢抬起了脑袋,戴上眼镜,茫然地看了看周围收拾着书本和卷子的同学,然后偏过脑袋,目光有些呆滞地望着王俊凯,显然还没清醒。


“我又睡着了......”甘甜的薄荷音里揉进了些刚睡醒的沙哑,“广播里都说啥了?”


王俊凯想了想,眯着眼冲对方笑着说:“哦......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提了提月考和下个月的校运会。”


02


周五放学之前,数学老师到了教室,手里捧着上个礼拜的考试卷,教室里登时哀鸿遍野,一个个嘴里都嚷着“不能好好过周末了”。


王俊凯看了眼气定神闲地坐在位子上记作业的王源,暗暗想着,不愧是小学霸,根本不用担心考试成绩的。前排的几个同学一人分了一摞卷子发了起来,王俊凯指甲抠进手心,眼神随着发卷子同学的手来回飘着,终于和其中一个梳着马尾的女生对上眼,她朝自己的方向望了一眼,就走了过来。


“过来了。”王俊凯低下声自己嘟哝了一句,却换来身边王源的一声轻笑。


“干嘛这么紧张,就是个小测啊。”


王俊凯目光扫过王源桌子上写着鲜红的147的卷子,嘴角瘪了下去:“你自然是不紧张咯。”


话音刚落,身旁就响起女孩子娇滴滴的声音:“王俊凯,你的卷子。”


“哦,谢谢。”王俊凯的注意力全被卷子上惨淡的125吸引了去,所以没看到梳着马尾的女生那赧红着的脸颊。


正看着那可怜的数字发呆,王源毛茸茸的脑袋忽然凑了过来,盯着王俊凯只得了两分的大题,轻轻地“咦”了一声。


“干嘛?分数高了不起哦?”王俊凯也说不清心里这莫名其妙的委屈从何而来,开口的瞬间才发现自己的语气变得意外的酸。


“我没那个意思啊,”王源无辜地眨了眨眼,手指向王俊凯写的第三行,“我只是没懂你这一步是怎么得出来的,它明明和答案正好反过来啊。”


王俊凯探头看了看,还真是,一不小心加了个负号,整道题都错了。自知理亏,王俊凯语气尴尬地说:“对不起啊,我刚才冤枉你了。”


“多大点事儿,”王源笑起来的时候似乎有几颗星星偷偷落到了杏眼里,“不过说句实话你别生气,你答题的时候不光是马虎,很多知识点也会搞颠倒,你应该多注意下。”


“......你怎么知道?”


王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有一次发卷子的时候发错了,把你的卷子放在我桌子上,你当时不在,我就顺道看了眼......”


“......你看过我的考试卷?”


“我发誓,我没有恶意的,只是一时好奇......”


“......”王俊凯的脸色暗了暗,倒不是介意王源不经过允许就看了自己的卷子,而是为自己考试时容易犯的低级错误而觉得丢人。


王源看在眼里,继续着急地解释:“对不起,没想到你会生气......这样吧,马上要月考了,我这个周末帮你补习来补偿你,怎么样?”


看王俊凯仍不做声,王源又急急地补充道:“我,绝,对,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只是想帮你。”


王俊凯看着王源解释的时候憋得满脸通红的模样,活像一只急红了眼的兔子,终于笑破了功,摆了半晌的扑克脸一秒崩塌。


“这可是你说的。”


“啊?”


“你说要帮我补习。”


“对......对啊......”


“那好,明天下午一点,学校对面那家奶茶店见吧。”


王俊凯把刚发下来的卷子塞进已经收拾好的书包里,单肩挎着包站起身继续说道:“就给我讲今天这张卷子吧,我请你喝奶茶。”


03


周六的阳光意外的温柔,全然没有酷暑里该有的炽热的质感,只是懒洋洋地铺在身上,舒服地很。


王俊凯不到一点钟就到了奶茶店,先点了一杯奶茶,一杯奶绿,都去了冰,把那杯奶绿放在了对面还空着的位置上。


一点过五分的时候,王俊凯远远看到了朝着奶茶店走过来的小小身影,穿着有些宽大的浅蓝色T恤,亚麻色五分裤的裤筒迎着风鼓了起来,头上倒扣着顶白色的棒球帽,刘海被掖进了帽子里,虽然依旧架着那副过分大的黑框眼镜,但是看起来就是和平日里看到的规规矩矩把校服拉链拉到颈口的王源有些不同。


王源推开奶茶店的玻璃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圆桌边的王俊凯。脸上的笑意霎时绽放出来,眼波流转的一瞬间似乎击中了王俊凯心腔里的某根神经,血脉一下子变得过分通畅,心脏泵动的速率也莫名地变快。


趿拉着人字拖的王源几步走到桌子旁,看到摆在桌子上还冰着的奶绿,带着惊喜地“呀”了一声,把书包摆在一边坐了下来。


“你啷个知道我爱喝这个啊?”


王俊凯刚想说,好几次看到你捧着奶绿从奶茶店出来,所以记住了。但是转念想到,这种话怎么说怎么别扭,干脆临时改了口:“我随便摆的,你看我还买了奶茶,你要是说不喜欢喝奶绿,我就把奶茶给你。”


“这样啊。”王源回复的语气里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王俊凯没有听出来。


“直接开始讲题吗?”王俊凯端起奶茶吸了一口,一粒珍珠滑进了嘴里。


王源打开书包翻了翻,拿出一个崭新的本子,递到王俊凯眼前。


“喏,我昨晚整理了些考试常用的知识点,还把常考的题型归了类。光给你将讲卷子上的题肯定不够啊,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王俊凯没有吱声,接过本子,静静地翻开看着。王源的字迹很清秀,一页页翻过去,每一页都密密麻麻地罗列着各科的知识点和公式,重点的地方还用红线做了标注。最后几页记着最近几次考试考到的大题,每道题都列了不止一种解法。


“你昨晚写的?”


“嗯,回家以后拿着笔记和作业总结的。我说了要给你补习不是说着玩的,当然要认真点儿对待啊。”


“这么多......你昨晚写到多晚啊?”王俊凯抬眼望着坐在对面的少年,大大的镜框把整张脸衬得愈发的小,因为肤色太白,皮肤几乎要融进这明晃晃的阳光里。


“没多晚啦,我写字很快的,两三个小时就整理完了。”


骗鬼呢,眼睛下挂着的黑眼圈都快到下巴了,唯恐旁人不知道自己是国宝。


“你这样,我挺不好意思的。”王俊凯手指还摩挲着本子的边缘,语气变得犹疑。


“王俊凯,”王源喊他名字的时候总带着点软糯糯的鼻音,听来总觉得像有一根羽毛轻轻瘙痒着耳朵,“你该不是害羞了吧?”


“......你瞎说什么呢。”


王源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04


月考成绩出来的时候,王俊凯高兴得险些从椅子上摔下去。班级第九名,当真是前所未有的好成绩。


“王源,你绝对是我的贵人,我的福星,我的掌中宝......”


“你幸亏没说我是你掌上明珠。”王源看着王俊凯笑成了叉烧包的脸,嘴角乖巧地弯起。


“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感谢......”


王源看着王俊凯一脸献宝的表情,静候着下文。


王俊凯忽然加快了语速,似乎唯恐王源听清他说的话:“我报了校运会的男子一千米接力,顺便——也给你报了名。”


“......”


王俊凯佯装期待的表情看着王源:“有没有很感动?”


“......你确定你是在表达感谢吗?”


“嗯?”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上学期期末体育考试跑吐了的光辉事迹?”


“......我真忘了。”


王源故作认真地直视着王俊凯的眼睛:“真的,王俊凯,你是不是看我哪儿不顺眼了,告诉我,我改。”


“我不是想刁难你来着。”


“算了,”王源叹了口气,“现在报名能退吗?”


“名单今天上午就交上去了......”


“......”


王俊凯怕对方生气,又接了句:“没事儿,校运会还有半个月呢。今天开始我每天放学陪你跑步,到时候你肯定能跑下来的。”


“你说得倒是轻松......”


“我那么差的成绩你不也把我拯救过来了吗?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的,那这回换我来帮你,你愿意接受的话。”王俊凯平日里嬉皮笑脸惯了的表情此刻变得分外认真。


王源设想了下每天都顶着还有些刺眼的夕阳,围着操场跑步跑到气喘吁吁的场景,整个人都不能好了。但是看到王俊凯认真得不能再认真的表情,不知怎么的,心又软了下来,竟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甫一放学,王俊凯就收拾好了书包,叉腰站在桌子边看着慢吞吞地收拾书包的王源。


“我说小祖宗,您倒是麻利点儿,一会儿天黑了还怎么跑。”


“我在加速了!”王源仰起了脖子看着站在眼前的王俊凯,语气似乎强调着不满。终于趁着全班都走完前收拾好了书包,王俊凯一把拽过王源手里的包,就朝教室外冲了出去。


“喂——王俊凯——”


王源有些急地跟着跑了出去,初一的教室就在二楼,两个人前后脚地跑到了洒满橙黄色夕阳的操场。跑道内的足球场上还有在训练的校队的同学,抢球的时候几个前锋还会不时地飙几句脏话。


王俊凯拎着王源的书包跑在前面,右手把书包举过头顶挥了挥,转身冲王源喊:“追上我就还给你。”


说完他就顺手把自己的书包扔到了球场上的球门边,拿着王源的书包,迎着风跑了起来。王源看在眼里,只觉得生气又好笑,也迈开步子追了上去。


王俊凯听到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刻意放缓了几步,回过头来看着马上要追上自己的王源。他干脆笑着转了身,倒退着跑起来,看到王源的刘海被风吹到两边,露出秀气又细长的眉毛。王俊凯眨着眼看着王源的脸,他的眼镜被摘了下来放在手里,原来他的眼睛有这么大,感觉能盛下一整条银河。


“小心点啊你。”王源忽然又紧赶了几步,伸出手拽住王俊凯的胳膊,朝自己的方向拉了拉。王俊凯因为在倒着跑,重心不稳,一个踉跄差点向后倒下去,被王源用手生生拽了回来。


“差点撞到人家。”王源带着点埋怨地朝他身后努了努嘴,王俊凯回过头才看到已经跑远了的几个女生。


“没看着啊,”王俊凯挠了挠后脑勺,把书包还到王源手里,“呐,你追上我了。”


王源倒也没什么在意地把包也扔到了球场边,冲王俊凯说:“接着跑呗,不是一千米吗?”


王俊凯点点头,两个人并肩沿着跑道,步伐一致地跑了起来,吭吭的脚步声响在耳畔,王俊凯眼角偷偷瞄过王源的侧脸,入眼的刚好是他挺拔的鼻梁和高高拉起的白色校服领。


跑了三圈下来,王源已经累得不停地粗喘着气,王俊凯一边跑一边吐出半口气,问:“还有二百多米,能坚持下来吗?”


“......可以。”王源咬紧牙关哼了一声,汗顺着脸颊一滴滴淌落,有几滴沿着腮边流进嘴里,满嘴都是一股苦涩的味道。


王俊凯突然就从身边消失了踪影,王源罔顾着正打算停下步子找他,忽然感觉身后有两只手抵上了自己的背,轻轻一推,他就借着力又往前跑了几步。


“王俊凯?你......”王源微微侧过头,看着在后面推着自己跑的王俊凯,言语间夹杂了些讶异。


“你别看我,跑自己的就好。”王俊凯此刻也累得淌下几滴汗,却还是闷头推着王源,手掌舒展地摊开在对方的脊背上,力道恰好地向前施着,两个人每一步都稳稳地跺在地面。


05


日子行云流水地过去,每天放学后一起到操场洒汗似乎成了两个人一同守着的约定。过了一个礼拜,王源已经能轻松地跑完一千米,有时兴头起了,还会扯上王俊凯再跑上一圈,王俊凯自然是乐得奉陪。


到了后来,两个人开始比试着谁跑得更快。一开始的时候,王俊凯每每说出一声“开始”,王源就卯足了劲儿冲出去,王俊凯迈着松快的步子跟在后面,有时还会唠叨几句,说“王源儿,这是一千米不是一百米,开头不用这么拼的,到了后来就没得力气咯。”


结果不言而喻,到第四圈的时候,王源就会气喘吁吁地放慢步子,脚下像灌了铅一样的沉,王俊凯往往就在这时轻轻松松地超过王源,经过的时候说起话来连胸腔里都回荡着笑意:“我说的吧,让你一开始的时候蓄着力,到最后一圈再冲刺。”


到了后来,王源也学乖了,效仿着王俊凯的速度,前三圈都是步伐稳健地匀速跑,到了最后一圈再逐渐加速。


校运会前的最后一天,王俊凯帮着王源计时来跑一千米。全程他都站在场边,掐着秒表,每每王源经过的时候,都会拍着手喊出一句“王源儿,加油。”


每次经过王俊凯身边,王源总会不由自主地加快几步,就好像他只是在那里凭空站着,也有一双手推上自己的背,敦促着自己朝前跑。


到了最后一圈的时候,王源远远就看到王俊凯站在终点等着自己,手里不知从哪儿搞来一只小旗子,耀武扬威地朝自己挥着。王源忍着笑,向着他跑过去,距离一点点地缩近,王源已经能看清王俊凯像叉烧包一样的笑脸和桃花眼下面淌着蜜一样的眼窝。


“王源儿,加油啊。”他又说。


最后几步连跺在地面上也格外用力,王源几乎觉得下一秒王俊凯就会展开双臂迎着自己到怀里。


“真棒,3分45秒,比上一次快了10秒。”王俊凯没什么动作,只是站在终点鼓着掌,王源不知道心里流淌过又酸又涩的感觉是不是该叫做失落。


到了比赛当天,体委原本的安排是王俊凯跑接力的最后一棒,可临上场时,王俊凯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就让王源跑吧,他最近进步挺大的。”


“说是这么说......”体委的语气有些犹豫,“他毕竟没跑过最后一棒,没经验啊。”


王俊凯的态度却很坚决,反反复复只重复着一句话:“相信王源。”


王源站在一旁听着,瞥了眼王俊凯明明面无表情却写着坚定的侧脸,本来悬在嗓眼的心忽地落了回去。就好像飘零了好久的树籽终于落了地,哪怕狂风骤雨也没什么可怕的,因为知道自己已经扎了根。


王俊凯似乎就是自己扎根的那片土壤。


枪响以后,王源站在最后一棒选手的人群里翘首看着,还好,前两棒下来,自己班的人还处于领先位置。到了第三棒,王俊凯一接到棒,就旋风似的跑了起来,王源听说过他跑得很快,却不知道他跑得这样快,才出发就落下刚刚还比肩的第二名几米远。


王源捏了捏手心,忽然觉得有些紧张,站在赛道上着急地向后张望,生怕错过了交接。呐喊声越来越强烈,王俊凯一马当先地朝自己跑过来,王源手伸向身后,身子向前俯着,蓄势待发。王源眼看着王俊凯跑到身边,脸上表情因为跑得太快而有些狰狞,一边喘着气一边把棒递到了自己手里。转头冲出去的前一秒,他分明看清了王俊凯的嘴型,他说,“王源儿,加油。”


王源也冲了出去,一圈,两圈,三圈,一直保持着领先。但是到了第四圈,王源在有些脱力的档口,忽然听到了身后逐渐靠近的脚步声,脚步很急,而且越来越快。暗叫着不好,王源也迈大步子向前跑着。脑袋因为缺氧而有些眩晕,口腔里弥漫着因长时间跑步摩擦呼吸道而产生的血腥气。


第二名距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马上到了,王源对自己说。他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终点,还好,王俊凯正等在那里,身上挂着的3号牌子还没脱下来,手卖力地朝自己挥着。


王源埋下头,也不知是忽然从哪里来的力气,脚下又提了速,迎着终点线冲了过去。冲过线的那一刻,周围的欢呼声、呐喊声似乎在一瞬间消了音,整个操场上安静得徒留了心跳。


王俊凯忽然就冲了上来,手臂像雏鹰振翅一样地舒展开,还没刹住车的王源就直直地撞到了他怀里,嘭的一声,仿佛一朵霎时绽放的缤纷烟花。


王俊凯揽着气还没喘匀的王源,头埋到对方的耳边,声音轻轻的。


“王源儿,你真棒,咱们是第一啊。”


“嗯。”


“王源儿。”


“......”


“我挺喜欢你的,跟我耍朋友好不好?”


王源的脸埋在王俊凯的胸前顺着气,依稀看到的是太阳包裹着草地,微风轻拂过柳絮,暖阳落在了枝桠。而我正在你的怀里。


王源痴愣着不敢动,嘴唇悄悄地启开又关上了。在还没来得及回应对方的时候,两个人就被赶来的同班同学拉扯开,一时间熙攘喧闹的声音又回归了耳道。他们一起被抬了起来,一次又一次地抛向空中。


王源仰脸看着正上方的大太阳,在一次被抛起来又落下的过程中侧过头看着王俊凯,凑巧的是对方也正看过来。


“王俊凯——”喊他的声音揉在一片喧闹声中显得很微弱,但王源确定他听到了。


桃花眼笑得眯起,大太阳的光正洒在他眼里,睫毛扑闪间光彩又都溢了出来。


明明回应还没说出口,两个人就知晓了彼此的答案,就是这么自然而然。


06


“王源儿。”在图书馆自习的时候,王俊凯面前摆着厚重的教科书,偏过头看着坐在旁边正拿着笔放空的小家伙。


“啊?”被唤到了名字,王源方才缓过神来,懵懵的样子逗得王俊凯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


“你刚才在发呆。”


“唔......嗯,走神了。”


“是在想我吗?”


“......才没有。”脸却倏地红得通透。


“啧,”王俊凯的语气霎时变得委屈,“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源赧红了脸,不满地撅起嘴:“我妈说不让我早恋的,现在年纪太小。”


“......”


“......”


“你过来,我这里没看懂。”王俊凯把书立在桌子上,放在两人中间的位置。


“哪儿?”王源的脑袋跟着凑到书前。


“这儿啊,第......三行。”王俊凯的手指着书页上的字。


王源的脑袋被书整个挡住,目光颇为认真地看着,接着慢慢蹙起了眉头:“这有什么难懂的?连知识点都没有啊。”


王俊凯趁对方不注意,把脑袋凑近,挨到了对方的脸颊边。


感受到脸侧奇怪的触感,王源下意识地转过头,入眼的便是王俊凯放大的脸和盖不住笑意的眼,下一秒唇瓣就压了上来。


王源紧张地缩了缩肩膀,唇间溢出小声的回答:“这是图书馆......”


“怕什么,有书挡着。”


王源闭上眼,感觉嘴唇上是薄如蝉翼的柔软的触感,温润的唇瓣相贴,浅尝辄止。王俊凯却忽然低低地笑出声,露出的虎牙硌得王源轻轻张开了嘴。他趁机把舌头探进了王源的口腔里,细致又缓慢地扫过他的牙床,上颚,又摩擦着他的舌头,一寸一寸地品味。


两个人刻意压低喘息声分开的时候,王俊凯笑着用手指点了点王源被吮得有些红的唇瓣:“谁说年纪小不能谈恋爱啊?”



评论(79)
热度(1063)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