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吃豆腐

01

 

王俊凯在化妆间里透过镜子盯着正被按着扑粉的小家伙。王源的皮肤很白,这会儿脸上扑上了亮晶晶的闪粉后,看起来就像是白白嫩嫩的闪着水光的酿豆腐。看起来很好吃啊,真想舔一口。王俊凯忍不住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虎牙,舌苔下不经意地分泌出津液。

录节目的过程中,王俊凯总忍不住用眼角余光扫着在一边手舞足蹈说话的王源。王源今天穿了件灰色的卫衣,上面印着一只只白白胖胖的香蕉,可爱得紧。红润的小嘴巴一张一合,王俊凯看在眼里又舔了舔上唇。他转着眼珠想了一会儿,忽然拍了下大腿,目光锁紧正喋喋不休地辩论着的王源,扬起眉毛,几句话堵住了他的嘴。

王源一时语塞,瞪圆了杏眼儿瞅着王俊凯,嘴巴撅得足够挂一个闷油瓶。王俊凯满意地看到了王源嘟得高高的嘴唇,右脚脚底一下下地叩击在地面上,勾起嘴角笑了起来,目光一直在王源红红的嘴唇和白白的脸颊之间游移。

节目录完后,小马哥拎着盒饭到了休息室,看着正闹得欢腾的一群皮猴子,亮开嗓门儿吼了一句:“都来吃饭!”

皮猴子们一拥而上,来抢他手里的盒饭,排骨饭鸡腿饭很快被抢光了。王俊凯偏头看了看还窝在沙发边打游戏的王源,说:“走啊,去拿盒饭。”

“晓得咯,等等等一下——这局马上完了!”

“......我去帮你拿吧。”

“好,”王源眼睛也没抬一下地盯着手机,一字一顿地说:“谢,谢,啦。”

王俊凯懒懒地站起身,到小马哥身边去拿盒饭。小马哥递过来最后两盒饭,说:“鸡腿饭排骨饭都抢光了,还剩一盒茄子一盒家常豆腐,你俩看着分吧。”

王俊凯接过盒饭,看着家常豆腐饭上白嫩嫩的酿豆腐,无故地咽了口口水。迈开长腿坐回了王源身边,把茄子饭递到他面前:“带肉的都没了,凑合一下吧。”

王源端起茄子饭看了两眼,摇了摇头:“这里面有青椒,我不想吃。老王,你给我看看你的。”

王俊凯立马防贼一样地把盒饭藏到身后:“你干嘛?我都选好了。”

“......你是不是把带肉的藏起来了?”

“我没......”王俊凯思忖了下,怕解释不清,还是把豆腐饭从身后拿出来,“你看,我这个也是素的。”

王源看着他手里的豆腐饭,眼睛放了光:“我想吃这个!”

“......不行。”

“老王——”

“......”

“王俊凯——”王源耷拉下眉眼,摆出憋屈的表情,“我不想吃青椒啊。”

“......”

王俊凯无奈地把豆腐饭塞到了王源的手里,把茄子饭拆开,扒拉了一口到嘴里,怎么尝都不是滋味。偏头看着埋头吃豆腐饭的王源,王俊凯瘪了瘪嘴角。

没吃到白嫩的酿豆腐,王俊凯觉得心里很苦。

 

 

 

02

 

过了两天,三个人到了外地赶通告。分房间的时候,王俊凯又威逼利诱地从小马哥那里抢到了大床房的房卡,得意洋洋地一手拖着行李,一手拽着王源进了房间。

王源进了房间就嚷嚷着饿,王俊凯一边翻白眼一边扣上帽子下了楼,打算给王源买点面包或者三明治。拎着两袋子吃的回来,房间里却没了人。王俊凯放下东西,仔细听了听,才听到卫生间里传来的哗哗的水声。

王俊凯把吃的扔到桌子上,一头扑到床上躺好,抱着枕头打开了电视。刚看了一会儿,就听见咔嚓一声,卫生间的门开了。王源脚下趿拉着酒店的布质拖鞋,穿着件黑色小背心走了出来,脑袋上盖着块毛巾,头发滴滴拉拉地向下淌着水。

王俊凯眯眼瞅着王源垂到半胸前的偏大的领口,因为太瘦连胸前的骨头看起来都是根根分明。发端的水珠摇摇欲坠,已经淌下来的水沿着下颌线和脖颈的曲线,一路酣畅地滑下来,滑进敞开的领口里。

视线顺着领口下移,王源穿着贴身的小背心,流畅的腰线和精瘦的腰肢都落在眼里。王俊凯不耐地用手拍了拍自己的侧脸,唤了声王源,示意他坐到床边来。

王源正四处寻觅着吃的,听到呼唤才砸吧着被洗澡时的热汽熏得通红的嘴巴走了过来,坐下来的时候把床铺压下去一块儿。王俊凯伸手捞过王源头上半干的毛巾,手拿着毛巾在王源濡湿的头发上细细揉搓起来。

“穿得又少,还不擦头发,感冒了也活该。”

“反正你能给我擦。”王源闷着声音哼唧道,轻轻吸了吸鼻子,带起了鼻头上细小的鼻纹。

王俊凯把毛巾整个地盖在王源的头顶,手背向外弓起,立着手指按着王源的头皮,控制着恰好的力道,细心地连鬓角的湿发也擦了擦。

薰衣草洗发露的香味萦绕在鼻端,王俊凯理了理毛巾,毛巾的下沿盖住了王源还在扇动的眼睛。他的手蹭过对方额头的位置,揉着刘海的时候,手心抵上了王源的脑门。王源的脑袋随着惯性向后仰了过去,下巴正朝着王俊凯的脸。

眼神恰好落在王源泛红而饱满的唇瓣上,王俊凯盯着对方抿起又松开的嘴唇移不开目光。王源的嘴唇没有阖紧,露出了一点莹白色的门牙。因为刚洗完澡,嘴唇周围的皮肤上都沁出一层细细的汗,侧脸也被撩得透了粉红,衬得整个人愈发的唇红齿白。

王俊凯觉得自己满脑子都在回放着盒饭里那差点就到口的奶嫩的的酿豆腐,也理不清旁的思绪,只想舔一舔,尝一尝那酿豆腐。

看着眼前被蒙住眼睛的王源,王俊凯行动快于思考地低下头,叼住了那两瓣嘴唇。王源的身子震了一下,抬起了胳膊想把蒙着脑袋的毛巾拿下来,王俊凯以更快的速度制住了王源的胳膊,另一只手隔着毛巾盖上了王源的眼睛,嘴唇蹭过王源的嘴唇。

王源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手心下能感觉到他在不停颤动的睫毛。王俊凯把盖着王源眼睛的手沿着光滑的皮肤一路滑下来,指尖燎原一般地一戳一戳,接着磕住了王源的下巴。手指施了力把他的嘴巴撬开,唇舌游移回嘴唇的位置,探着舌头进去翻搅了一通,缠住王源一直躲避的舌头,又扫过牙床,舔过口腔内壁,最后拉着银丝收回了舌头。

“甜的。”

王俊凯哑着嗓子说着,又将嘴唇滑到了王源脸侧蒙了汗的肌肤上,有些粗糙的舌头和王源脸侧的细肉之间的触感及其微妙。舌尖滚过,由脸侧滚到了嘴唇以上的皮肤,舔过汗毛上沁出的细汗,又滑到下巴上,象征性地咬了一下。

“咸的。”

王俊凯说。紧接着唇舌蠕动过王源后仰的脖颈,在滚动的喉结处不轻不重地吮吸了一下。又把头埋到王源的锁骨,手扶着王源的腰侧,虎牙露了出来,轻轻磕在锁骨上来来回回地碾磨。王源压低声音哼了一声,王俊凯把手滑到对方凸起的锁骨上,掐起上面细嫩的一层皮肤,用两片嘴唇抿住,吸了又吸,最后终于抬起头。

“好吃的。”

王俊凯把盖在王源头顶的毛巾拿了下来,逆着光看着王源委屈又湿漉漉的眼神,笑得像只偷了腥的大花猫。

 

甜的,咸的,好吃的,酿豆腐。

终于吃到了。

评论(40)
热度(1082)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