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牙套

脑洞大到可以不要脸

 

 

王俊凯最近戴了牙套,透明的那种。

周六到了排练厅,王源眨巴着一双亮晶晶的杏眼,绕着王俊凯走了一圈又一圈,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嘴巴看。

因为嘴里突然多了个东西,王俊凯本来就觉得不太习惯,这会儿王源又盯着自己看个不停,闹得他从头发丝到脚趾尖都不自在。

“看撒子看哦?”王俊凯没好气地冲王源嘟哝着。

“老王,你嘴唇看起来黑奇怪咧,像肿了一样。”

“看不出来吗?”

“啊?”

“我戴了牙套。”

“撒子?你什么时候去整的,都没和我说。”王源眼睛睁得溜圆,不满的情绪在眼底一点点堆砌起来。

“就昨天下午,请了假去医院弄的。”

王源的嘴角迅速瘪了下去:“你妈妈逼着你去戴的是不是,上次我去你家玩儿的时候,她就说要把你的虎牙矫正下去来着。”

“也不是她逼我的,”王俊凯无谓地耸耸肩,“本来虎牙搁在嘴里,就影响发声的,早矫正早好。”

“嗯,倒也是......”

王俊凯看着王源垂头丧气地坐到了沙发上,低下头玩手机的模样,忍不住开口逗他:“你怎么了啊,虎牙没了不是挺好的。”

“好撒子好,我之前还在节目里说你是小老虎......”

“哦......原来你说我是小老虎,是因为我有虎牙啊?”

“不然咧?”

王俊凯坐到王源旁边,脸凑到王源的招风耳边吐纳:“我还以为,是因为食物链里只有小老虎才能吃小兔子。”

王源从耳垂到脖颈处的肌肤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他探出舌头舔了舔发干的唇瓣,语气变得慌张:“......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听不懂吗?那我告诉你啊?”

王俊凯软下嗓子,劝哄又宠溺的语气让王源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喷在耳后软肉上的鼻息更是刺激得他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来。”王俊凯伸手牵住王源纤细的手指,拉着他到了排练厅的小隔间里,回身锁上了门。

“王俊凯,你干嘛锁门?”

“嘘——”王俊凯转身回来的时候,嘴角挂着邪气又诡魅的笑意,一步步地凑近王源的身前,直到对方的后背抵在了墙上。

“你......”

王俊凯的脑袋突然慢慢逼近,桃花眼被浓密的眼帘遮着,眼珠直直地盯着王源粉红色的唇瓣。王源后知后觉地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睛胡乱地眨着,一个劲儿地摇头。

王俊凯不满地退开一寸,问,“怎么了?”

“你不是戴牙套了吗?怎么亲啊......”声音闷闷地从指缝间传出来。

“......我不伸舌头。”

“你保证?”

“我发誓。”

王源认命地慢慢把手拿了下来,王俊凯下一秒就把手拢到王源的脑后,扣着脑袋凑上去衔住了嘴唇。两个人的唇瓣辗转厮磨着,王俊凯嘴唇上的皮肉感受着王源唇瓣上的一道道纹路和上唇饱满的唇珠,还是忍不住探出舌头沿着唇瓣心形的弧度轻巧地滑过,王源的肩膀缩了缩,身子有些颤栗。

王俊凯小心地抬眼看过去,对方正紧紧闭着眼睛,眼皮已经泛着嫩红,上面的眼纹清晰可见,长长的睫毛几不可见地轻微颤动,像蝴蝶悄悄扇动翅膀,却引起了西伯利亚百年难遇的风暴。

王源赧红着脸颊,任人品尝的模样让王俊凯有些欲罢不能,他用舌头灵活地撬开了王源没有防备的齿关,王源登时睁开了双眼,眼底那一抹惊异还没有消逝。

嘴里还堵着王俊凯的舌头,王源支支吾吾地挤出零碎的话语:“唔......不行......那个牙套......”

王俊凯也不作声,只是用手指轻轻揉搓着王源的耳垂,来安抚他。王源软着身子放弃了反抗,一副人为刀俎的模样。

王俊凯的舌头顺着他的口腔黏膜一路滑了进去,舌尖抵到了上颚,又挪到牙床,舌苔一寸寸地顺着齿缝和齿缘磨蹭,最后终于接触到王源软糯的舌头。他用舌尖挑逗着王源,一点点地品尝着对方嘴里甜腻腻的果香,接着他用手扣住王源的下颌骨,迫使王源的嘴巴张大一些,凭着直觉加深着这个吻。他的嘴唇紧贴着王源,舌头朝里勘探,还未深入的时候,却听见对方“嘶”的一声痛呼出来。

王俊凯心下一惊,正欲退开,就听见王源大着舌头说:“你别动,别......”

“唔......嗯?”

“你......”王源把脖颈呈向后仰着的姿态,“你牙套勾住我嘴了。”

“......”

王俊凯眼睛朝下扫了一眼,果不其然看到牙套上半脱落的一根铁丝勾住了王源的嘴唇,有血滴正一点点冒出来。王俊凯吓得不敢动作,两个人鼻尖之间的距离不到一厘米,此刻呼吸间鼻息都缠绕在一起,估计连吸进的气体也都是二氧化碳。

“我把它拔出来吧。”王俊凯的手抬起来,想把勾住的铁丝从王源的嘴唇上弄下来,手刚碰到铁丝,就听到眼前小家伙不停地哼唧。

“不行不行,它勾在我肉里面,不能拔......”

“那怎么办啊?”王俊凯此刻也急得鼻尖冒出了汗,却不敢大幅度地张嘴说话,只能咬着牙把话从齿缝里挤出来。

“去医院吧,我们......”

“......”

“......”

“王源儿,外面全是人。”

“可是......这个真不能拔,会要了我的命的。”王源回复的嗓音里带了哭腔。

王俊凯转动着眼珠,扫到小隔间的衣架上挂着的斗篷。

“我知道了。”

“你说怎么办?”

“你站起来,跟着我走。”

“嗯......”王源下意识地想点头,脑袋刚动了一点点就疼出了眼泪。

两个人把双手攥紧了,站起来,一步步地挪到衣架边,王俊凯伸手拿过了斗篷。

王源眨了眨眼睛,问:“这是干什么?”

王俊凯叹了口气,把还蒙着灰的斗篷甩了甩,罩到了两个人的头上。

“这样他们看不见我们了。”

“......你当这儿是霍格沃茨吗?还能隐身?”王源眼角还挂着泪,语气变得无奈。

“不是,我们头躲在里面,他们就看不到我们在干什么了,咱们就这么溜出去。”

“......只能这样了。”

两个人脑袋上罩着黑色的斗篷,王俊凯两手拉着王源,眼睛从一侧的缝隙里看着外面的光景,一寸寸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外面是师弟们嬉笑打闹的声音,两个人以诡异的姿态出现后,周遭渐渐安静了下来。刘志宏挠着后脑勺走近了些:“你俩这又唱的哪一出?”

说着就抬起手想把斗篷掀开来,王俊凯咬着牙挤出声音,气势也丝毫不减,语气里带了愠怒:“不准动!”

刘志宏吓得一个怔愣,手讪讪地收了回去,插到了裤兜里。

“什么鬼?”

旁边有师弟戳了戳刘志宏的胳膊:“师兄,他们在干什么啊?”

“我啷个知道,应该在花式秀恩爱吧。” 

王俊凯顾不得理会刘志宏,攥着王源的手,在黑暗里他只看得到王源晶亮的眸子,正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方向。

“没事儿,咱们现在去医院。”王俊凯捏了捏王源的手心,拉着他一步步出了公司。

一路上走得磕磕绊绊,也不知遭受了多少路人的指点和白眼。王俊凯听见路上有个阿姨指着他们两个,啧啧地摇了摇头:“现在的小情侣啊,就兴搞些行为艺术,不知道的以为从歌乐山出来的呢。”

终于到了医院,王俊凯带着王源挂完号后,就扯住他的胳膊到了门诊科。医生瞠目结舌地看着两个人,干咳了两声,说:“直接到创伤室去处理下吧,这种情况不用挂号的。”

王俊凯尴尬地应了一声,又盖上斗篷,带着王源到了创伤室。里面的小护士看着两个人的模样,笑得嘴也合不拢。

“怎么着才能把牙套上的铁丝勾到嘴唇上啊......”语气中难免有揶揄的成分。

王俊凯别开眼,不忍心看王源红透的脸。

小护士用钳子夹断了两人嘴之间的铁丝,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你先起来吧,我得把他嘴里的那段铁丝取出来。”

王俊凯看着王源已经发青的唇瓣和还冒着血的伤口,不禁心疼得要命,说:“你下手轻点儿啊,他怕疼。”

“放心吧,我有经验。”小护士说着就拿起镊子,准备取王源嘴里的铁丝。

王俊凯迈了一步,想凑近去看看,王源却以为他是要出去了,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王俊凯低头看他的时候,王源的眼窝里还藏着半泡泪。

“你别走。”他说。

王俊凯心似乎被羽毛软软地挠了一下,痒痒的,却意外的舒服。他不禁笑得弯下了眼角。

“我哪儿也不去,你就在这儿,我能走多远啊。”


评论(102)
热度(1128)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