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理发店

-传说中的傻白甜

 

00

今天天气那么好,不如我们在一起。

 

 

01

街角新开了家理发店,店面很小,店门口挂了块木招牌,上面用幼圆体写着店名——“一家理发店”。

王俊凯放学的时候正赶上理发店开张剪彩,一群街坊邻居都围在店门口看热闹。王俊凯鼻子里闷哼一声,跟走在身边的腿哥说:“这种小破店,撑不了多久的,要我说啊,不出个把月就倒闭了。”

腿哥一边往前走一边回头张望,回身的时候语气里带了点惊异:“我看未必啊,有个理发师长得俊得很,指定能招来不少姑娘的生意。”

王俊凯登时竖起了眉毛:“有我一霸在这震着,他长得再俊也没用。”

“是是是,一霸你最牛逼,”腿哥呲出一口银牙,装模作样地在王俊凯的肩膀上敲了几下,“整条街的姑娘都巴巴地看着你呢。”

“巴巴看着我也没用,”王俊凯得意地哼了一声,“一个个长得歪瓜裂枣的,我瞧不上。”

“1号楼住的蒋晓萌也不行吗?我瞅着那姑娘水灵的很。”

王俊凯瘪着嘴角摇了摇头:“不得行,她太瘦了,腿细得跟竹竿儿似的,风一吹就倒。”

“那3号楼的刘晓霏呢,身材火吧,脸蛋儿也俊俏。”

接着摇头:“不行不行,眼睛大得占了半张脸,瞧着多吓人,以为自己是ET外星人啊。”

“我说一霸,你就是眼光忒高,咱们街上好看的姑娘多了去了,你一个也看不上。我倒真想看看什么样的天仙才能勾去你的魂啊。”

“总会有的。”王俊凯眯了眯眼睛,五点过的夕阳太刺眼,照得人眼皮也乏,还是赶紧回家扑到床上睡一觉才是正道,姑娘什么的回头再说。

 

 

02

第二天到了学校,教导主任大清早搞了突袭,检查个人卫生。王俊凯的刘海留到了过眉,鬓角的碎发也盖住了半个耳朵。教导主任围着他转了两圈,嘴里啧啧个不停,把他拎到了教导处单独教育。顺便一个电话打到了家里,通知王妈妈监督儿子尽快解决掉不合格的发型。

被关在教导处写了一下午的检讨,放学的时候王俊凯一路都蔫头巴脑地不肯说话,腿哥在一边安慰着:“主任就爱抓典型,你平时在学校里就差横着走了,她绝对是一早儿就想灭灭你风头的,你就别把这事儿放心上了。”

“你懂个屁,”王俊凯啐了一口,“我是心疼我这留了两个月的头发,一剪子下去啥都没了。”

腿哥细细端详了王俊凯略长的刘海,半遮着一双桃花眼,勾人得很,剪了确实可惜。

“那也得认了,电话都打你家里了,说不定你妈正拿着笤帚在家伺候着呢。”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垂死挣扎一下,泪可落血可流,这头毛不能剪啊。”王俊凯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

回了家,王妈妈倒是没拿着笤帚等在门口,只是坐在客厅里闷头喝着茶水。王俊凯探头到厨房里看到冷着的灶头,心凉了半截。

“妈......”语气已经不由自主地软下来。

“我一直以为你挺乖的,在家里我说什么你都听着。今天才知道你在学校里那叫一个横行霸道啊,连高三的学长都不敢欺负你个二年级的小霸王,是不是?”

“我没有啊,”王俊凯急着辩解,“那是他们仗着年龄大,欺负高一的新人,我看不过去......”

“他们欺负他们的,干你什么事儿了?你乖乖学你的习,一个高中生搞什么路见不平?再说了,主任不说我还真没注意,你去照照镜子,瞅瞅你现在这副德行,有学生留这种发型的?今晚就去给我剪了。”

“妈,我错了,你看天这么晚了,人家理发店也都关门了。”

“你别跟我耍花样,街头新开那家店开到晚上十点多呢。”

“......我不去。”

“还敢顶嘴了你,你爸在外地管不着你,现在就敢欺到我头上了不是?”

“没没,我哪儿敢啊。”王俊凯看到王妈妈气得脸色发青,已经龟缩到墙角任人宰割了。

“那就麻利点儿,赶紧去把头发给剪了。今天你不把这头发收拾好,就别想开饭了。”

“好,我去还不行吗!”王俊凯哭丧着脸,抬起手摸了摸顺滑的刘海,心疼得要命。

王俊凯放下背上的书包,兜里揣上零钱就出了门,临走前又探头看着王妈妈:“妈,别忘了做饭,我都快饿死了。”

“还不快去。”

“......我这就走。”

 

 

03

王俊凯穿着校服走在街上,脚底还趿拉着家里的拖鞋。街上的烧烤摊陆陆续续摆了起来,四周都是熙熙攘攘的街坊们。

傍晚的凉风吹进衣摆里,冻得他一个激灵,不禁加快了赶往街角的理发店的步伐。远远看到街头小小的理发店里发出的淡黄的光晕,王俊凯心底升腾出一股子莫名的暖意。

推开店门口的玻璃门,吱呀一声响后,王俊凯把脑袋探进店里,却没见着人。

“老板在吗?”

里屋传来一阵嗒嗒的脚步声,迎着灯光从门后走出一个人。

“剪头么?我爸出去买菜了,留着我打下手,我给你剪吧。”

王俊凯眨了眨眼,瞅着眼前那人巴掌大的小脸上圆溜溜的杏眼发起了呆,隔了半晌,才尴尬地开了口:“是你啊。”

那人明显还在状况外地愣了一会儿,歪着脑袋看着王俊凯的脸,眼珠微微向右瞥着似乎在回忆,然后啪地一声拍了下脑门:“我刚才没认出来,你是王俊凯吧,那天场面太乱了,我都没来及跟你说......谢谢你啊。”

王俊凯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唇角自在地翘了起来:“别客气,我那天也是碰巧路过的,看到张超又在为非作歹,实在看不过去。”

“要不是你来帮忙,我买书的钱就全没了。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好好谢谢你,今天你来理发我就不收钱了。”

“......这个真不用。”

“啥都别说了,你先坐下等会儿,我先给你洗头。”

“哎,你等一会儿。”

“王俊凯,你就别跟我客气了。”

“不是,我是想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哦,”少年眯起眼轻轻笑了笑,圆润的脸颊上的笑肌跟着鼓了起来,“我叫王源。”

王俊凯在镜子前坐了下来,看着王源在店里焦急地收拾着东西。傍晚的天气已经转了凉,他还穿着条五分裤,细瘦白皙的小腿裸露在外面。他踮着脚去拿架子上的吹风机时,能看到小腿后面鼓起的一点点肌肉。袖子利落地挽了起来,他的胳膊也细得吓人,肘部的关节凸起得格外明显。

正盯着镜子里的人影发呆,王源忽然回过头冲着王俊凯弯下眉眼:“刚才没找到吹风机,马上就好了。”

王俊凯兀自盯着镜子里的脸,点着头。对方尖尖的下巴以上是饱满的唇峰,因为忙前忙后地找着东西,脸上蒙着一层细汗,泛了红晕的脸蛋上面是一双大大的眼睛,眼底的笑意明明白白,像是盛了水一般的清凉,水面上又映着星星的倒影。

莫名地吞了口口水,王俊凯不禁暗自红了脸。眼前这家伙腿细得根竹竿似的,风一吹就倒,眼睛也大得占了半张脸,明明和自己的理想型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奇了怪了,自己怎么就觉着他好看得要命。

 

 

04

王源站在洗头的水池边连着唤了几声王俊凯,对方才回过神来,磨磨蹭蹭地站起来走到水池边。

“你给我洗啊?”

“不然呢?”笑眯眯的眼睛透着晶晶亮的光,“店面也小,就没招洗头工了。”

王俊凯赧红着脸躺了下来,王源冰凉的手指抚上他颈后的肌肤,激起一片细小的鸡皮疙瘩。

“往上躺一点儿。”头顶传来清亮的声音。

王俊凯眼皮垂着,不敢抬眼向上看,只好一寸寸地挪着身子向上移了一点。

王源开了喷头,水流温柔地喷洒在发顶,伴着同样温柔的声音:“水温合适吗?热不热啊?”

“唔......不热......”王俊凯应声回复着,想了一会儿,又补了一句,“正好。”

“嗯。”

指尖穿过濡湿的发丝,触碰到头皮,王俊凯忍不住阖上了眼睛,感受着对方手指用恰到好处的力道来回地揉搓按摩,轻轻抿起了嘴唇。洗发露是薄荷的味道,王俊凯闭着眸子,鼻端嗅着清凉的香味,就好像看到王源调皮地皱起鼻子,咯咯地笑出声的模样。

等下,这联想也太诡异了。王俊凯蓦地睁开眼睛,目光正撞进王源垂首看过来的眉眼,潋滟的水波一下子击中了柔软的地方,王俊凯不禁讶异地抬高了眉峰。

“噗,王俊凯,你啷个有抬头纹哦。”还沾着泡沫的手抚上他露出来的光洁的额头,把上面因为皱眉而引来的细纹一丝丝抚平。

王俊凯闷着声说不出话,异样的感觉在心里一波又一波地涌上来。

对方似乎也没指望着回应,兀自继续说着:“哎,你发际线好高啊。”

“......有么?”

“嗯,比一般人要高不少。”指尖又无意识地滑过额头的肌肤和发丝的交界线。

“......可能吧。”其实根本没听进去多少,感官全集中在头上被触碰的一小块皮肤上。

“洗好啦,先给你擦干净。”脑袋被柔软的针织物裹住,传来柔柔的力道。

“......”

紧接着肩膀被拍了拍,睁开眼就是王源漾着笑的脸。

“起来吧,给你剪头。”

 

 

05

几乎是任由摆布地被带到镜子前坐下,王源手搭在王俊凯的肩膀上,眼角笑意盎然地看着镜子里的影子:“头发留得嘿长,是不是今儿被主任批评了?”

“啊......对啊,我写了一下午检查。”

“活该,不遵守学校规定。说吧,怎么剪?”

“就......按照学校规定剪吧。”

王源的手在他额前比划着,放在眉心的位置:“剪到这里?”

“可以。”

王源用梳子将湿着的刘海细细梳顺,接着麻利地掏出剪刀,弯下腰凑近王俊凯的脸。

王俊凯收起下颚,眼珠向上瞟着,偏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闭眼。”对方说话间的呼吸悉数喷在耳际,几乎要把耳廓周围的肌肤都染红了。

王俊凯乖乖地闭上眼,听觉变得格外敏锐。剪刀小心地蹭过眼皮,嚓嚓的声音响在耳畔。但是他的注意力完全被近在咫尺的呼吸声吸引了去,刻意压低了声音的几不可闻的细小呼吸,伴随着瘙痒着侧脸和耳廓的鼻息。

真是要疯了,王俊凯想。他一边攥紧了拳头一边瘪着嘴巴坐在原地,眼皮紧紧地闭着,不敢有一丝松动,生怕看到王源的脸,心跳就又该死地不受控制。

也不知等了多久,直到王俊凯攥紧的指尖有些麻木了,王源才拍着他的头顶,说着:“睁眼吧,剪好了。”

王俊凯掀开眼皮,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细碎的偏短的刘海伏贴地趴在额头上,细长的剑眉一半露在外面,倒显得一双桃花眼愈发地有神。鬓角也剪短了,圆润的耳朵露在外面。

“你技术还不错嘛。”王俊凯有些意外地挑起眼角看着站在身后的王源,本来睁眼前都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了,毕竟头发是他的命根子,没想到剪完了头发的自己没有变丑反而添了几分英气。

“一般啦,还是你底子好。”

“那是当然咯,我怎么说也是桃街的一霸。”说话间自然而然地带了得意的语气,俨然把王源当成了自己人。

王源噗嗤地笑出了声,眼睛笑得只剩了一条缝:“你那么厉害呢。”

“一般一般,桃街第二。”

“那第一是谁啊?”

王俊凯下意识地想说你啊,后知后觉地发现说出口似乎不太合适,于是改口回答:“现在还没找到呢。”

王源继续笑着,拿起吹风机给王俊凯吹好了头发,手指顺过干燥的发丝,又用海绵把鼻侧遗留的发茬都擦掉了。

“好咯,明天保你能过检查。”

“过不了检查你负责吗?”王俊凯拍了拍衣服上落下的碎发,站起了身。

“当然负责啊。”

“那说好咯。”


唉,你知不知道,你说过的那些漫不经心的话,都在我心上开出了漫山遍野的花。

 

 

 

 

06

第二天,王俊凯在和腿哥在街上撸串的时候,碰到了3号楼的刘晓霏,晚春还泛着凉意的天气,穿着件露肩的白色连衣裙经过,脚下踩着双高跟鞋,腿哥一边吃着鸡肉串一边看,眼睛都直了。

“有撒子好看的?”王俊凯白了他一眼。

刘晓霏忽然停了步子,转了向朝他们走过来,站在王俊凯面前努起了樱桃小嘴:“王俊凯你有啷个得意的哦,仗着副好皮囊了不起嘛。不过你看人家理发店的小帅哥,绝对不比你差。”

王俊凯饶有趣味地看着眼前的人,扯起了嘴角:“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别以为自己是香饽饽,想说啥就说啥了。我好不好看你说了不算,我以后也不在乎了,等我周日去找理发店的小帅哥去给我剪头去,人家可温柔了。”

“......你说什么?”

“就字面意思,智商够的人都听得明白。”

说完,刘晓霏就梗着脖子走远了,王俊凯的脸色一秒内冷了下来,眼睛盯住走远的背影良久,厉光在眼底一闪一闪的。

“我就说那理发店的小白脸能勾人,这么快就把咱们街的街花勾走了,一霸你别气了,等哥几个去收拾那小子。”

“你们动他试试。”王俊凯闷声挤出一句话,把手里的鸡肉串悉数扔到了垃圾桶里,甩手直接回家了,把腿哥唬得一愣。

回了家,王俊凯手撑在脑后躺在床上生闷气,这股子气来得没什么由头,就是哽在嗓子眼憋得厉害。

闭上眼想小憩一会儿,眼前马上浮现出王源站在刘晓霏眼前,手指插进她卷卷的长发,轻轻按摩的样子;下一秒又看到王源的脸凑在刘晓霏跟前,杏仁眼细细描摹着对方的刘海,小心翼翼地动剪刀的样子。

当真是一秒也躺不下去了,他从床上弹了起来,脚步不停地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地转悠。腿哥的电话这时不适时地响了起来,王俊凯看了看手机,还是点了接通,开口时的声音也没带着好气儿:“喂?撒子事?”

“讲话咋这么冲,还生气呢?”

“没。”

“唉,我说啊,你是不是喜欢刘晓霏啊?”

“......”

“别不吭声啊,你看她说要找那小白脸剪头发,你气得脸都青了。你要是不喜欢她不关心她,能气成这样?”

“......”

“你这是被说中心事,无言以对了?我之前问你那么多次你都不承认的,太不讲义气了。不过也是,人家刘晓霏确实好看啊,任谁看到能不动心啊。”

“我说......”

“唔?准备承认了?”

“我回头再和你说。”

“喂,你......”

王俊凯径自挂上了电话,眼睛望着夕阳的光线缓慢地爬上阳台,渐渐充盈了整个房间,唇瓣轻巧地弯了起来。

 

 

07

周日的时候,王俊凯一大早穿上纯白的衬衫,伴着清晨的玉兰花香和树上传来的清脆鸟鸣,踏着朝露就神清气爽地出了门。

街角的理发店刚刚开门,王俊凯推了玻璃门走进去,看着围着小褂子忙碌着的王源翘起嘴角,开口唤着:“王源儿。”

“哎?”王源回过头,看着门口背光站着的王俊凯,一点点讶异的光在眼底闪过,“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剪头啊。”

“......不是周一才剪过?”

王俊凯指了指还露着眉毛的刘海,弯下了眉梢:“主任说不合格啊。”

“啊?这么短怎么可能不合格?”

“我怎么知道,反正就是没通过......你之前不是说要负责吗?”

“......对,但是我该怎么负责?”

“那你今天只能给我剪头咯。”

“......你不是骗我呢吧?”

“拜托,我可是惜发如命的人,怎么会拿自己的头发开玩笑?”

“那好吧,我给你剪。”王源将信将疑地回身去准备着东西,王俊凯悠然自得地坐了下来,看着镜子里的影子,心下熨帖地不得了,晨曦在和谐的气氛中逐渐弥漫,织成一道道金色的丝,环绕在两人中间。

王源按部就班地给王俊凯洗了头发,刚准备剪头发的时候,门口传来吱呀一声响动。两个人回过头,刘晓霏正穿着一条黑纱连衣裙站在门口,瞋目看着店内的两个人,她赧然地张了张嘴,开口问着:“王俊凯你来剪头啊。”

王俊凯看着她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转过头来继续专注地看着手持着剪刀的王源。

“你什么时候剪完,我先坐下等着好了。”

“不好意思,今天我已经预定了,他今天只能给我一个人剪头发。”

 刘晓霏睁大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接着就把求助的眼神投向了王源,水汪汪的眼睛眨了眨。

王源持着剪刀的手顿了顿,下意识地看向镜子里的王俊凯,对方只是笑而不语地回望着,嘴角努了努,一副我很随意的模样。

王源干咳了一声,回头看着刘晓霏:“抱歉,我今天只能给他一个人剪头发,你改天再过来好吗?”

刘晓霏干巴巴地笑了一声,无语地扫视了两个人一眼:“那我下周再过来。”

说罢就转身出了门,甩上门的动作也算潇洒。

“不懂你要干什么?你害的我一天都没生意可做了。”

“是你说要负责的,”王俊凯眨了眨眼睛,一副无辜的表情,“等你剪完我就走,不会耽误你其他生意的。”

王源听完也睁大了眼睛:“合着你就是为了赶那个姑娘走啊。”

“可能吧。”王俊凯耸了耸肩,调皮地皱起鼻子。

“为什么啊?”

“你猜啊。”

猜中我就告诉你啊。

 

 

 

08

王妈妈最近很诧异,自家儿子在最近的一个月里去了四次理发店,最近一次理完发回来,发型已经和小平头无异了。这和之前几个月都不肯剪一次头发的家伙简直判若两人。

每逢周日,王俊凯总会迎着曙光一骨碌地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刷牙。手摸上自己短短的寸头,喜悦的光彩一点一点爬到眼睛里,一个人对着镜子也能傻乎乎地乐起来。

又到了周日,王妈妈还在厨房里拿着锅铲煎鸡蛋,又听见客厅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从厨房里探出头,看着穿戴一新准备出门的儿子,皱着眉头问道:“你又要去剪头?”

王俊凯低头系着鞋带,头也来不及抬:“对啊,主任说发型还不合格呢。”

“你唬谁呢,你现在这头发再短就能直接出家了,还能不合格?”

“唉,妈,你就别管那么多了。之前不剪头发你就老是啰嗦,现在要剪了,你又不乐意了。”

“谁要管你了,去去去,赶紧去。谁知道你最近着了什么魔障。”

王俊凯低着头把右脚的鞋带系好,笑得虎牙着了凉,是啊,谁知道我是着了什么魔障。

风风火火地出了门,王俊凯一路迎着初夏的熏风,小跑着到了理发店门口,看到熟悉的身影正候在店门口,展颜笑得开心,眼底熠熠的星光闪啊闪的。

“又来剪头啊。”

“唔,对啊。”

“咱们今天不剪了吧。”

王俊凯心下悄悄一紧:“怎么了啊?”

“再剪下去,你不就成小和尚了?成了光头可就不帅了啊。”

王俊凯觉得有点委屈:“不帅怎么了?”

“不帅......就没人要了啊。”

“......”好像有点严重的样子,王俊凯想。

“还是不肯说为什么总要赶刘晓霏走吗?”王源一本正经地看着王俊凯,颇有些严肃的模样。

“我不是让你猜吗?猜到就告诉你啊。”王俊凯心虚地回复着。

“猜到了还用你告诉啊。”王源白了对方一眼,嘴边下意识地哼唧着。

“那算了。”

王源悄悄观察着王俊凯的脸色,哧哧地笑起来:“生气了?你啊,以后别每周都过来剪头了。“

“......”

“我保证不给刘晓霏剪头发,还不行吗?”

“啊?”

“傻,”王源眼里有一丝火苗亮了一下又倏地消匿在眼底,“对啊,今天立夏啊。”

王俊凯抬起头看了看明媚的朝阳,一阵和煦的徐风吹在脸上,心腔里汩汩的暖流涌过。

笑了笑,他回望着王源。

“今天天气那么好。”不如我们去踏青吧。

“是啊,”眯眼笑着的又是谁,“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评论(61)
热度(1465)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