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狂风里拥抱

-完整版

-不管风有多大,你们都要抱紧对方

-不管未来有多艰险,你们都要彼此守候

-还你们一份happy ending

-BGM 《狂风里拥抱》

 

 

00

我不知道那一刻是哪里来的勇气,带着我走向不归。

可我知道,我至少要试一次,为了你去闯,去拼,去孤勇。

 

——为了你,为了我们。

 

 

01

“这个月的月底发行你的新单曲,下个月中旬有之前联系好的电影试镜,另外......年底有个央视的金曲大赏,主办方来过电话,有意邀请你出席,”任姐合上手里的记录本,看向正靠在沙发上拿手机打怪的王俊凯,“近期的行程大概就是这样。”

“知道咯。”王俊凯没有抬头,手指在屏幕上灵巧地滑动,当初的小肉手如今已经出落得指关节修长而纤细。

“那我先出去了。”

“任姐,你等一下。”打怪的厮杀声忽然消失,任姐回头看着王俊凯,平日嬉皮笑脸惯了的脸上换上了与往常不同的有些严肃的表情。

“还有什么事?”

“就......我们的新专什么时候开始筹备?”

“新专?你说组合的?”

“不然还能是谁的?去年年底我问的时候,你们说计划是今年发行。”

任姐原本从容不迫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似乎是考虑了片刻,才开了口:“新专......自然会筹备的,但是最近公司内部在整顿,新的组合也快出道了,所以......这事可能还要等一等。”

嘴角挂上了苦笑,王俊凯望着眼前有些踌躇的经纪人,桃花眼里深邃的瞳孔晃了晃:“每回问你们,都是再等一等,再等一等,一等就是两年。公司......是不是打算放弃我们了?”

“你想多了......我们肯定是要尽全力来保住你们。”

“保住我们?两年了,公司为他俩做过什么,连宣传都没有吧。千玺还好,在北京那面有工作室,至少还出过舞蹈solo,也担任过舞林大赛的评委。王源儿呢,他出镜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再这么耗下去,哪儿还有观众记得他?”

“小凯......”任姐攥着记录本的手指紧了紧,封面的纸壳被指甲抠得凹陷进去,张了嘴想要解释什么,似乎也是徒劳。

“电影的试镜......帮我推掉吧,那个什么金曲大赏,我说实话真的没什么兴趣。至于新单曲,既然都刻录好了就按计划发行吧。”

王俊凯把手机塞进裤兜里,收起支在茶几上的长腿,站起了身子准备出去。

“王俊凯,你知道我心软,所以对着我使苦肉计,但是我这回真的帮不上忙。我懂你重情义,也明白你处处都顾虑到王源儿,但是你真以为拿自己的前途能换得来他的前途吗?”

“任姐,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好,我从来没怪过你。我也没天真到认为牺牲了自己就能换回他,我只是......只是不想他一个人而已。”

 

 

02

王俊凯乘着电梯到了8楼,从门口摆着的小花盆下面拿出了备份钥匙。把钥匙塞进了钥匙孔里,轻轻地扭动,手扶着门把手推开门,整个过程都是小心翼翼。

屋里一片黑漆漆的景致,清冷的月光洒进落地窗里,客厅的沙发上被笼上一层细纱。王源窝在沙发上,阖着眼眸,月光打亮了他半张脸,脸颊上细密的绒毛被照成银白色。小家伙应该在做着噩梦,眉头紧紧锁着,平时月牙般秀气的眉毛这会儿拧成了两条蠕动的小虫。

王俊凯长腿迈开,几步就走到了王源跟前。缓缓地坐在他身边,夜归后有些冰凉的手指抚上对方皱起的眉心,顺着眉形一路滑到眉梢,指尖顿在眉梢良久。

王源原本轻轻阖着的眼皮忽然闭紧,眼上现出一道道细细的眼纹,搭在抱枕上的手也跟着攥得愈发的牢。

“王俊凯——”他在梦里呢喃。

心尖疼到发颤,王俊凯把王源扣进抱枕里的手指一根根抬起来,整个地把手包在自己的手心里。他瘦得关节分明的手有些颤抖,手心沁着密密麻麻的细汗。

王俊凯伸出空余的那只手,拍了拍王源的侧脸,哑着嗓音唤他:“源源,你醒醒。”

嘴角还向下撇着,闭紧的眼皮几不可见地动了动,下一秒王源把眼睛慢慢睁开,眼角还挂着滴泪珠,王俊凯忍不住用拇指揩掉了那滴泪。

“小凯?”他揉了揉发涩的眼睛,刚刚睡醒的声音还有些沙哑,“你啷个过来咯?”

王俊凯手还捧着王源的小脸,目光笼住他的:“刚才去了趟公司,回来的时候就顺路来看看你。”

“哦......”

“刚才做噩梦了?”

“嗯......也不算噩梦吧,我有点儿想不起来梦到什么了。”

王俊凯嘴角噙着愈发深的笑意:“你刚才,在梦里喊我的名字。”

王源本来有些惺忪的睡眼瞬间清明了不少,杏仁眼儿睁大:“真的吗?我当真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就被想了,”王俊凯俯身搂住王源瘦削的肩膀,下巴磕在对方骨骼分明的颈窝,没刮干净的胡茬磨蹭着王源细嫩的皮肤,“只是梦而已。”

脸旁那颗脑袋动了动,到底还是发出了一声呜咽,王俊凯感觉自己贴着王源侧脸的耳廓被逐渐黏腻的湿意浸染。

搂住对方的胳膊继续收紧,直到感觉王源整个上身都被自己禁锢在怀里。

“王源儿,你的眼泪是流不完吗?”

王源摇了摇脑袋,脸上淌的泪倒是悉数抹到了王俊凯的脸和耳朵上:“我不哭了。”

“说你傻,还真是傻。想哭就哭吧,反正有我这个人型手帕给你擦眼泪。”

“......”王源没有说话,但王俊凯能感觉到他的眼泪仍在不经停地落下来,一滴泪刚滑到下颚,另一滴就跟了上来。

“哭累了咱们就去睡觉,”王俊凯把嘴唇凑到王源哭得泛红的耳朵边,“我啊,不会走的,一直都赖在你旁边。”

小傻子,你记不得自己梦到了什么,但是我知道。

我怎么会丢下你一个人离开。

 

 

03

王俊凯推开老总办公室的门,头上的造型还做了一半,刘海被发胶半固定在头顶,一两撮发丝落在额前,眉梢挑得很高。

“雪藏是什么意思?”

老总从资料里抬起头,扫了一眼站在对面横眉冷对的王俊凯,嘴角挂上抹冷笑:“就是字面意思。”

“他犯了什么错?是吃喝嫖赌了还是犯法了,乖乖呆在家里也有屎盆子扣到头上是吗?”王俊凯眼眸深处有一丝厉光闪过,张嘴的时候声音喑哑中夹杂了忍耐。

“他并没有错,我只是在杀鸡儆猴而已......提醒某些人不要想些有的没的。”

“你们太过分了,有本事冲着我来啊,这件事本来就是我挑起来的!”王俊凯说话的语气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想到王源苍白的脸和蹙起的眉心,感觉心像毛巾一样被拧得生疼。

“要不是公司现在主要靠着你撑台面,你以为你能这么顺风顺水?雪藏也是我们的无奈之举,如果你不逞强,按部就班地完成工作,王源也不至于这么惨。”

“你们之前的做法和雪藏有什么区别?”

“至少他有机会和组合一起出歌,也可以登综艺。”

“你们现在彻底放弃组合了,对不对?”

“我不否认,王俊凯。前几年组合的人气一直在跌是我们有目共睹的,王源和千玺的粉丝数一直在掉,只有你的人气勉强持衡。千玺已经在北京那边独立发展了,我们除了让你单飞没有别的选择。”

“我他妈什么时候说过要单飞?没了他俩我干不下去。”

“你理智一点......”老总眼看着王俊凯已经急红了的眼,也被哽住说不出话。

“十年演唱会,也吹了是不是?”

“办这个演唱会注定是亏本买卖,不会有人来看的,你面对一下现实可好?”

“我懂了。”王俊凯苦笑着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出门的时候后背微微弓着,脚底拖在地面,似乎有些无力。

几年来周遭的压力像山一样,但自己都扛得住,不论是来自公司的压力,来自父母的压力,亦或是来自粉丝的压力。但是唯独这一次,真的太难熬过去。

没了王源,不只是鱼离了水,叶脱了枝那么简单。就好像在深夜里,你在一片漆黑的海面上,没有救生衣,没有船只,浑身游到松软脱力,你能依靠的只有一小块绿色的浮萍。你攥紧了它,怕它跑掉,因为这是你生的唯一希望。但是它突然就凭空消失了,失去了仅有的依靠,你只能任自己沉到冰冷的海底,海水灌进你的鼻腔,刺骨的冷侵蚀你的骨骼,你快要窒息。

王俊凯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04

王俊凯将半个身子倚在车后座上假寐,耳朵里塞着耳机,音乐声舒缓地响起。歌听了几句,才发现不小心点了播放器的随机选曲,放出来的是首十年前的老歌,蔡依林的《不一样又怎样》。

间奏很长,王俊凯阖着眼想起那年寒假和王源窝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拿手机看这首歌的MV。那时候对同性恋的理解涉猎不多,只知道蔡依林是为了呼吁群众减少对同性恋的歧视,才唱了这首歌。

蔡依林穿着婚纱的样子很美,她在MV的结尾搂着林心如吻下去的时候,王俊凯没觉出任何的违和,仿佛她们天生就应该在一起。

 那王源呢,他看到此情此景,是怎么想的,会诚心的祝福,还是会觉得恶心?十五岁的自己没有问出口,只怕听到某个让人心凉的答案。

那时的他和他,也都是心智成熟的少年,对于卖腐吸粉这种伎俩何尝不明白。公司在节目里做的要求,两人都会乖乖照做,王源对于这样那样的亲密接触,也未表现出多余的反感。

王俊凯一面觉得王源心思单纯得像白纸,肯定还不知晓公司的玄机;一面又希望他是明白的,那至少说明了他对于和自己的“绯闻”没有太过在意。

少年的心思总是这样,缠绵悱恻,弯弯绕绕,你进一步,我就退一步。两个人一路走来,知晓着自己的心意,揣测着对方的心思,谁也不肯先开口。喜欢上一个人,就像脱掉了盔甲去战斗。内心该有多坚强,才捱得过那么多因为不安而引来的枪林弹雨。

终于在王俊凯二十岁生日的那场宿醉中,两人互相剖白了心迹。王俊凯被酒撩得滚烫的唇瓣封住王源的嘴,辗转厮磨,将他搂紧怀里,用了几乎要把对方刻进骨髓的力气。

只怕对方下一秒就化作蝴蝶,振翅飞走了。

王俊凯缓慢地睁开眼睛,车开到了南滨路,两个人中学时嬉笑打闹着走过一遍又一遍的那条路,路边的海棠开得正盛,大片大片鲜艳的赤红染得天边也闪着红光,就像年少时炽热绽放的爱情。

王俊凯拿起手机拨了电话,静静等着对方接起。

“喂。”

“任姐,帮我联系一个制作团队,我打算写首歌。”

“你又搞些什么幺蛾子啊,我的小祖宗。是还嫌现在事情不够乱吗?”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赌一把。

为了你,为了我们。

 

05

王俊凯推掉了整整一周的行程,窝在家里。家里小小的工作室将他同外面纷乱的世界隔离开来,开辟了一方净土。他拉上厚重的绛红色窗帘,打开电脑,点开桌角的台灯,静静地写歌、调音。公司那边倒是闹得鸡飞狗跳,新歌的发行迫在眉睫,有数不清的通告、宣传要赶,主角却迟迟不肯现身。

任姐替王俊凯瞒住了行踪,又特地托了他家附近的快餐店每天定时定点地送外卖到家门口,否则他本人根本记不得弄些吃的喂饱自己。

“王俊凯,我就是这几年宠你们宠成了习惯,想改也改不过来。你说这是最后一次,那我也帮你最后一次,以后的路你俩自己走吧。”这是那晚任姐挂电话前对王俊凯说的话,等到王俊凯意识到她话里的意思后,耳边传来的已经是“嘟嘟”的忙音。

找不到灵感,王俊凯把手里的一次性筷子扔到垃圾桶里,接着把外卖的餐盒堆在桌子角落。

他用手撑着下巴,轻轻阖上眼睛,回想着那些年夏日的傍晚。王俊凯放了学,书包单肩背在后背上,一路骑着死飞从八中赶到南开,车程不到五分钟。刹车停在南开正门的那棵树下,他都来不及擦一擦淌到下巴上晶莹的汗珠,只顾翘首望向校门口摩肩接踵的人群。拥挤的人流中,王俊凯总能一眼认出那个顶着撮呆毛的王源。小鹿似的迷迷蒙蒙的眼睛胡乱眨着,眼神顺着马路这边飘到马路那边,在看到站在树荫下的自己后,就呲出一口小白牙,白润的笑脸在日照下闪着莹莹的光彩。王俊凯冲他招招手,趁着粉丝发现前又骑着车走远了。

高中三年的每一天都是这样度过。五点不到就开始在座位上坐立不安,祈祷着老师按时来布置作业,不要拖堂。下课铃响的时候,手攥紧了书包带。等到班主任喊出那声“放学”,他就直接从座位上弹起,一路小跑着出教室,下楼梯,赶到车棚,然后骑上那辆蓝白色的死飞,轻盈地上了路。脚下生风似的蹬着,路边的景色在眼前飞快地掠过,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声。每天流着几公升的汗,只为在不去公司的日子里远远地望上你一眼。

睁眼的时候,王俊凯觉得眼角涩涩地发疼。本来在副歌的第二小节的开头已经卡了整整半天,凭空坐着冥想了一会儿,音符就争先恐后地涌到了脑里。王俊凯忍不住勾起嘴角开始笑,笑了两声才发觉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空笑有多傻。该死,真的被小家伙吃得死死的,写歌的灵感也只有他能给。

用了不到半小时,就把副歌最终缺的两部分也填完了。王俊凯跑到卧室,翻箱倒柜地找出来当年唱《董小姐》的时候用的那把木吉他。手指拍了拍琴箱,还好,木材没有朽,只是琴弦生了锈。熟练地给吉他换上了家里备用的琴弦,王俊凯回到工作室坐下来。

低下头想了想,王俊凯又站起身拉开了窗帘。正值傍晚,夕阳洒下来的时候有一种温暖的质感,和当年在南开校门外焦灼等待时的感觉如出一辙。王俊凯眯起眼适应着突然降临的尚有些刺眼的日光,拎着吉他坐回了原位。

拿出手机拨通电话,顺手按了免提。长久的等待音一声声地响过,电话终于被接起,那边传来的慵懒又沙哑的嗓音,显然是刚被吵醒。

“又在睡懒觉,你最近倒是不怕长膘咯。”王俊凯的声音情不自禁地软下来,掺着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温柔。

“晚上睡不着,一到下午就开始犯困了。”

忍不住嗤笑出声:“和你中学那会儿一模一样。”

“黑烦啊,那时候多小,”回应的嗓音里带了点嗔怪,“对咯,找我有事?”

“没事儿不能找你?”

“......能啊。”

“不逗你了,你先别说话,我给你弹首歌。”

“啊?什么歌?”

“让你别说话,安静点——”

“嗯,好......”

橙红色的余晖透过窗子,漏到王俊凯身上变成了淡淡的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他微微垂首,轻刷着和弦。音乐从指间一点点倾泻而出,像三月里的春风,暖洋洋的,带了点潮湿,吹在脸上,却有点像棉花絮拂着脸上的味道。

两分钟的曲子弹完,电话那边久久地没有回声。王俊凯手还搭在琴弦上轻轻划弄,有些意犹未尽。他等了片刻,才觉出了不对劲,就问道:“王源儿?”

窸窸窣窣的响声过后,那边才慢慢说着:“嗯......这歌是你写的?”

“对啊,怎么样,觉得好听吗?”王俊凯觉得自己的语气像极了围着家长讨糖吃的孩子。

“很好听啊。小凯......我在歌里闻到了花香。”

“就只闻到了花香?”

“唔......还有茶叶蛋香,奶茶香,烤肠香......”

嘴角已经无意识地上扬到了夸张的程度,真好啊,他还和小时候一样。

“王源儿。”他又唤他。

“咋了?”

“帮我给这首歌填词吧,好不好?”

 

 

06

月底的时候,王俊凯的新单曲按时发行。这一炮打得很响,新单曲一时间内占据了多个排行榜的第一名。歌曲里王俊凯第一次尝试了摇滚风,已经出落得颇有质感的男声撕扯着喉咙呐喊,配上动感的配乐,很快重新俘获了万千少女的心。

歌曲宣传正进行地如火如荼,网上却突然有人匿名爆出了王俊凯的另一首单曲。与榜单上的摇滚风迥乎不同,这首歌是纯粹的小清新,而且是纯乐器伴奏。两首新歌同时发行,又是不同的工作室出品,着实罕见。两枚石子在娱乐圈这座深潭激起了不小的浪花,很多媒体都暗自揣测着小天王王俊凯是预备跳槽了。

新歌的歌名叫《慢慢爱你》,整首歌的风格都呼应着歌名,舒缓而简单,好像晕染着穿透青春的迷障,踩在洁白的光点上,跳动着平凡的色彩。

前奏的部分是吉他独奏,歌曲伊始的旋律就轻松而明快,入耳的瞬间就能依稀看到清风在绿叶间簌簌流动,花香在屋檐下悄悄飘荡。

接着,吉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恍然的停顿后,悠扬的钢琴伴奏响起。随之而来的,是王俊凯软下嗓音的低吟浅唱,不是沙哑的摇滚嗓,而是轻声在歌声里倾诉。虽然是清唱,每一字似乎都咬得用力,唱出的每一句也格外明晰,似乎在宣告,在呼唤。

你像一阵风 飘飘荡荡

我像一条鱼 寻寻觅觅

我们是不是 没有机会相遇

而我慢慢 慢慢上游

慢慢 慢慢等你 低头

等你经过水面 吻我

而你慢慢 慢慢拂过

慢慢 慢慢低头 吻我

静静 静静为我守候

让风慢慢吹 让鱼慢慢游

而我们一起 慢慢变老


第一小节结束后,终于等来了吉他与钢琴的合奏。吉他拨弦弹奏出一道道弯曲的平行线,伴着弹奏者沉下声的呢喃哼唱,而如水一般流淌而过的钢琴声又与之交相辉映。这种声音非常奇妙,有颜色,有形状,有温度,还有杂含此中的难以言喻的感情。

间奏终了,又是弥久的停顿,接着似乎有清亮的嗓音从远方一点点传来。和王俊凯性感沙哑的嗓音不同,声音轻盈而清脆,像潺潺小溪冲撞着岸边,又像午后风儿拂动着树叶,细细品过方知是夏日薄荷的味道。

高潮部分的合唱,一个是低沉的男低音,一个是薄荷般的男中音,却是近乎完美地契合在一起。伴着吉他与钢琴的回响,两个人的声音丝丝缕缕地缠绕着,环环相扣。谁能想到会有两个人连声音都是般配,听者的心肺都似被熨斗熨过似的伏贴舒畅。

歌曲在微博上的转发量不日便破了百万,一举打败了几天前王俊凯刚刚发布的新歌。许多新晋的粉丝和路人都猜测着同王俊凯合唱的人是谁,大部分人都认为是王俊凯有意要提拔的后辈。只有老粉们眼眶里含着泪,在微博下面留了言。

“说老王在提拔后辈的人都卷好铺盖赶紧回家好吗,他们在一起唱歌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满街跑呢。”

更多的,是清一色的回复——

“有生之年。”

有生之年——能再听到你们的合唱,能再听到你们的合奏。新歌发布的那一天,也不知赚了多少人的眼泪。

我们只知道第二天傍晚,重庆的那栋高楼上又和十年前一样,投影着照片与祝福。只是这一回是两个人,小小的两个背影,一个留着短短的寸头,一个顶着乱蓬蓬的呆毛,手牵着手,一步步地往前走。明明不知要走到哪里,但光看着他们的背影也觉得无比坚定。

照片的右下角,用楷书写着八个蓝绿色的字——

“盛世守候,王者归来。”

 

07

公司的电话打爆了王俊凯的工作手机,他干脆拔掉了SIM卡,掰成两半扔进了垃圾桶里。合约解除了就一了百了,反正一个人也干不下去,王俊凯一边想着,一边把手里的手机撂到了沙发上。正思忖着给王源去个电话,商量着晚上接他去吃点什么,门铃又忽地响了起来。

王俊凯透过摄像头看到站在门口的任姐,方才舒了口气。开了门,果不其然收到门外那人的一个爆栗。

“这回把事儿闹大咯,不晓得怎么收场了吧?”

“我也管不了了,现在就是走一步看一步。”王俊凯手撑着门,无奈地耸了耸肩。

“那就龟缩在家里,手机也关机?你觉得这就是解决办法?”

“那能怎么样?”

“跟我回公司吧。”

“我不回,”回应的语气不容置疑,“我二十五了,不是小孩子,你上回也说了以后的路我可以自己走。”

“我带了你这么多年也晓得你的脾性,倔得很,下了决心也不回头的。我没说要逼你回去,这次也是你自己决定,我只是给你个忠告而已。”

“......”

王俊凯送任姐下了楼后,就回了家换了行头。他自问是没有能力和公司抗衡的,但是任姐说得对,龟缩在家里也绝对是下下策。现在唯一的选择是迎难而上,到风口浪尖去会一会。

开着车一路到了公司,王俊凯又敲响了老总办公室的门。老总抬头看到他的时候,眼里没有过多的讶异。

“你现在是回来解约,还是回来道歉?前者的话,免谈。”

王俊凯杵在原地没有动,眼底一片风平浪静:“合约期限没有到,我现在提出解约也是处在劣势,打官司赢不了的。”

“你倒是很清楚嘛,那你是肯低头了?”

“你觉得我的态度像要低头吗?”

老总抬起头端详了王俊凯的脸半晌,摇了摇头:“确实不像,说吧,想怎么办?”

“你们也看到《慢慢爱你》的热度有多高,把之前的新歌打压下去完全没有问题。”

“所以?”

“你们可以出低价买进这首歌,解除王源的雪藏,作为他的回归作品。”

老总饶有趣味地看着王俊凯:“你凭什么就觉得,我们愿意花钱买这首歌?”

“就凭歌曲的原创、原唱是王俊凯和王源。”

对方笑出了声:“王俊凯,你这是在拿自己的人生在打赌,你都不怕吗?”

“说不怕是假的,”王俊凯微微低了点头,转眼又蹙着眉抬起眼,看向老总,“但总要去赌一次试试,说不定能赢呢?”

“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买你们的歌。”

王俊凯手指慢慢蜷缩起来,嘴唇的弧度慢慢上挑:“那就没办法了,我输了。”

“不,”老总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勾起嘴角,“千玺下个月回来,演唱会在筹备了。你们的新歌,就作为最后的保留节目。”

靠在衣襟边的手指一秒内攥紧了衣角,王俊凯兀自垂首眨了眨眼。

风,好像停了。

 

08

王俊凯用钥匙打开家门的瞬间,厨房里传出一声尖叫,紧随其后的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王俊凯撂下手里的手机,火急火燎地赶到厨房。

王源瞪大眼睛站在原地,右手还握着汤勺,目光直直地看着地上摔得支离破碎的瓷碗和满地还冒着热气的汤汁。

“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有没有烫到?”王俊凯长腿迈开,走近了吓得愣在原地的小家伙,执起对方的双手细细地看。

王源发懵地摇了摇头:“没......我想着悄悄过来给你做点吃的,没想到......”

“还说没烫着,手指头都烫红了,”王俊凯把泛了红的手指凑到唇边吹着,“都说不用你来做饭了,不然当我这几年厨艺是摆设吗?”

王源开口时的语气里有些垂头丧气:“我真是撒子也干不好......”

“不准瞎说,没有你,新歌能那么火吗?”

“公司那边怎么说?”王源小心地抬眼看了看正垂着眉看着自己手的王俊凯。

对方听罢慢慢抬起头,眉梢撇了下去,摇了摇头。

王源眼角又红了一些:“都怪我,公司是不是要罚你啊。要不然这样,你跟他们说,是我逼你跟我一起录歌的。”

王俊凯眼底有羸弱的火苗一点点燃起,渐渐化作两团温柔的火焰,眼底因为笑意而呈现出两个浅浅的小坑,眉梢弯成了一座桥。

“去把汤勺放到锅里。”

王源点点头,听话地转了身去放勺子。王俊凯等不及对方回身就展开双臂把人搂到了怀里,鼻端嗅着发丝的馨香。

“咱们的歌,留到十年演唱会上唱。”

“......什么?你......再说一遍?”身前传来痴傻着还发着愣的声音。

“我们的,十年演唱会。”

“......”

“王源儿?”

“......”

“你不会又哭鼻子了吧?”

“那个,我想说,火还没关呢。”

“放着我来。”

“碎的碗也没捡。”

“都放着我来。”

你就静静地呆在那里,等着我走过来就好。

 

09

我忽然就是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

评论(91)
热度(1262)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