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含蓄的告白

BGM:《不要说话》

每一句,我都唱给你听

 

1 爱一个人 是不是应该有默契

    

王源正把下巴撑在胳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地理书上的季风和洋流,桌肚里的手机忽然震了震。他偷偷掀起眼皮,瞟了一眼讲台上还在唾沫横飞的地理老师,手探进桌肚里摸索了一会儿,掏出才买的肾六。

滑动了解锁键,接着垂下眼看了看手机屏幕,微信界面上置顶的那个头像上显示着一条未读消息——

“王源儿,你早上是不是又没吃早饭?”

扶着手机的手指抖了抖,王源眼睛依然佯装认真地盯着老师,手在桌子下面暗搓搓地盲打着。

“没啊,我吃过了。”

不到半分钟,手机又震了两下。王源低头一看,王俊凯这次回了两条。

“嗯。”

“等会下课去楼下超市买个面包。”

王源眨了眨眼睛把消息来回读了几遍,锁住手机,趴到桌子上闷哼了一声。同桌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小声问着:“你怎么了啊,还在上课呢。”

王源把埋在胳膊里的脑袋抬起来一点,杏仁眼里填满了不甘不愿,语调沉沉的:“我感觉......我的生活完全无隐私,撒子秘密都没有,撒子谎也扯不得。”

“明星嘛,私生活被关注很正常。”

“我不是说这个,你没懂我意思。”王源又把头埋了回去,毛茸茸的脑壳在胳膊里拱了拱。

“王源儿,我说了多少次,上课不准打瞌睡,你给我到走廊站着清醒清醒。”讲台上的老师看着趴在桌子上的王源,气不打一处来。

王源听罢打了个激灵,抬起头坐直了身子。打量了下周围看向自己的同学,觉得有些丢脸。暗自斟酌了片刻,总不能告诉老师自己是因为偷看了手机上的几条微信而叫苦不迭。

所以干脆顺水推舟地耷拉着脑袋站起来,顺手拿走了桌肚里的手机,揣进了裤兜里。

磨蹭着步子出了教室,确定自己躲开了老师的监控范围后,王源掏出手机重新回到微信的界面,点开置顶的那个晾着虎牙的头像。

“在上课吗?”

很快又收到回复。

“没,下课了。”

“能接电话?”

“......你不是应该在上地理课吗?”

“知道我在上课,还给我发微信!”王源为自己几乎全透明的生活感到了一丝绝望。

“我以为你会下课看。”

“你等着,我给你打电话。”

“......好。”

王源小跑几步到卫生间里,拨了王俊凯的电话,提示音刚响了一下就被接起来。

“你不是在上课吗?”王俊凯接过电话就劈头盖脸地问道。

“被拎出来罚站了......”

“.......那你还敢给我打电话,不怕被发现?”

“我有事问你啊。”

“撒子事情非要电话里说?”

“我问你......你啷个知道我没吃早饭啊?”

“我猜的。”王俊凯有片刻的迟疑,再开口只是调笑的语气。

“别糊弄我,你刚才让我去买面包的语气那么肯定,明明就是知道我没吃。”王源的语调跟着提高了一些。

“你没吃还有理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别啰嗦那么多,快回去吧,别让老师发现你溜到卫生间里打电话。”

王源擎着手机的手瞬间僵硬了,目光扫过四周看看有没有监视器,转念想到自己是在卫生间怎么会有监视器,当真被王俊凯绕魔怔了。

“王俊凯,你啷个撒子都知道啊,怕了你咯。”王源叹着气挂了电话,小心翼翼地溜回教室门口,还好,老师依然在讲台上滔滔不绝,什么都没有发现。

王俊凯站在熙熙攘攘的走廊里拿着手机,屏幕一点点暗下来,嘴角徐徐翘起。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细长的桃花眼在笑,脸颊上两个陷下去的眼窝也在笑。

早晨七点多打通了你家电话,听你妈妈说你几分钟前才急匆匆地出了门赶校车,所以知道你一定没时间买早餐吃。

偷偷记下了你的课程表,粘贴在手机备忘录里,所以知道你还在上地理课,发微信的时候想着你应该正趴在桌子上无聊到发呆。

了解你小心翼翼的性子,所以知道你不会留在走廊里打电话,一定会溜到一个老师找不到的地方,而除了卫生间你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不是你的生活没有隐私,而是我太了解你,比了解自己还要了解你。

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默契。

 

 

2 我以为你懂得 每当我看着你

 

打开车门的时候,王源一眼看到了坐在最角落里的王俊凯,纽扣衬衫外披着件黑色的针织外套,一双长腿闲闲地搭在前座上。本来垂首刷着微博的他在开门声里抬起了头,看到来人后零零碎碎的笑意积攒在眼睛里。

王俊凯看着王源弯腰上了车,一屁股坐在他身边的座位上。他伸出手在对方腰间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桃花眼笑得眯了起来:“长了点肉啊。”

“你早中晚都要催我三四次去吃饱饭,我啷个能不长肉啊。”

“胖点儿好,你前阵子瘦得皮包着骨头,不知道的人以为我虐待你。”

“我就胖咯,再胖也没你胖,咱们三个人里有你这个肥仔垫底,我没压力。”王源嘴边哼哼着,眼里带着点戏谑的笑意。

王俊凯倒也不在意,只是把搭在前座的腿拿了下来,坐正了身子,朝着王源的位置挪了一点。王源嘴上是这么说,别过脸看到王俊凯越来越小的脸和愈发尖的下巴,心里也不是滋味。再加上自己这厢开完了玩笑,对方一直也不回应,就不免有些着急。

“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撒,别往心里去。不对......你真的不胖,而且最近又瘦了,是不是网上又有人说你咯?你别理会他们就好,他们就是不嫌事儿大的......”

王俊凯手撑着后脑勺,看着身边的小家伙喋喋不休地说着话,小嘴巴张张合合,杏仁眼里浮现了担忧的神色,忍不住吭哧地笑了出来。

“你话好多,”王俊凯感觉自己此刻的眼睛里一定像是盛了蜜,“嘴巴一直嘚吧嘚吧嘚,都不嫌累吗?”

“啷个不累啊,累死了好嘛......我不是怕你又无缘无故地减肥,本来就是低血糖,最近训练强度也大,你......”

王俊凯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放在王源的唇边,脖子向前伸了一点,两张脸贴得很近。

“嘘......我知道咯,尽量少说话,养着嗓子等彩排。”

王源伸手拨开王俊凯的手指,对方额前偏长的碎发挡了眼睛,王源盯着他半藏在刘海后的瞳仁:“我就再问一句......”

王俊凯扬了扬下巴,笑意还留在眼里:“我真没减肥,只是最近还在长个,所以瘦了些。”

“......哦。”王源已经习惯了还没开口,就被王俊凯知晓了想问的话。很多事,自己还没问出口,他已经帮自己回答了。

“等会彩排,不是要跳前段时间排的那个舞蹈吗?你昨晚有没有练?”

“练了几遍,”王源的眉心又无意识地拧作一团,刘海被掖在鸭舌帽里,皱起的眉头坦露在外,“还是有几个动作不熟练。”

“等会儿到了休息室,我再带着你做一遍。”王俊凯的目光只被王源的眉心吸引了去,心里也不免带了点忧虑。想着接下来连续三天的彩排、演出,莫名的无力感就从心底升腾起来,上下眼皮也跟着倦怠,打起了架。

去往演播厅的路上,王俊凯都阖着眼,将额角靠在车窗上,车行进间脑袋跟着晃动,一下下撞在车窗上。王源看着王俊凯眼睛下面淡淡的青色,知道他昨晚又是刷题到了深夜。于是伸出手把王俊凯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扳到自己的肩膀上,自己的脊背贴着后座的靠背,向上蹭了蹭,直到肩膀的高度恰好让对方能舒服地靠着。

王俊凯微微眯着眼,听着耳边窸窸窣窣的一阵动静,偷偷把唇瓣弯成恬静的月牙儿,心安理得地重新闭上了眼睛。司机在前面时不时地按着喇叭鸣笛,冲着前面挡路的车和行人喊着:“我们赶时间呢,行个方便咯。”

鸣笛声和街市上熙攘的吵闹声似乎不是那么刺耳,接下来连轴转的通告好像也没那么疲累,因为我现在靠在你的肩膀。

从来没有什么单箭头,不管是谁累了,该休息了,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另一个人总会及时地给予最宽厚的肩膀和最用力的拥抱。

几年下来,你个子蹿高了,身上的肉却调皮地没了踪影,瘦得几乎皮包骨头,纤细的小腿我一只手也环得过来。但是你捏爆气球的时候倒是毫不含糊;但是你看我用肩膀扛着千玺的时候仍嚷着要替我扛,揽住我的时候又是那么用力。

都说我宠着你,其实是我最依赖你。

 

 

3 听到他在告诉你 说他真的喜欢你

  

“王源儿,这周LIVE你选好歌没?”王俊凯进了休息室,看到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杀怪的王源,忍不住问了一声。

“没嘞,不知道选撒子好,你说我要不要试试邓紫棋的歌?就是key有点高......”王源一边拿手指飞速地划过平板的屏幕,一边回应着。

“......你该选点适合自己的,你现在变声还没结束,别挑战这么难的。”

王源杀完最后一个怪,把平板锁了屏,拍了拍沙发边上的空位:“老王,你过来坐啊。”

王俊凯没多想什么就迈开长腿,走到沙发边坐下了。王源伸出手勾住王俊凯的脖子往下扯,嘴里一边笑一边调侃:“说得冠冕堂皇的,丫不就是不想让我唱女神的歌咯!有本事你别唱周杰伦的啊!”

“王源,你不要给我太跳咯!松手啊你!”王俊凯拽住王源的胳膊,攥紧手腕想把手拧了下来。说是拧,其实手下也没用多大力气。王俊凯最后也没忍心动王源的胳膊,而是把脖子缩起来,脑袋从对方胳膊下面挪了出来。

王俊凯一边活动着被抻痛的脖子,一边伸手抵着王源的脑门:“信不信我揍你,嗯?”

“我信。”王源嬉皮笑脸地皱起鼻头,摆着鬼脸。

王俊凯看着搞怪的小家伙,已经有了免疫力:“不过话说回来,我这回真不唱他的。”

“你真是善变啊,上周才说要唱《手写的从前》,这会儿又变了?”王源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为什么又不唱了,是怕饭圈撕逼,怕粉丝闲话,还是公司要求?不论是哪种原因,似乎都让人难过。

“因为想到一首更好的。”

“什么歌?”

“等下周你就知道咯,先别管我,你先把这周的歌选好啊。”

“我要疯了......真的不知道唱撒子啊!你帮我选个,我都听你的。”

“......那我帮你选了。”

“嗯,选选选。”

“我想想,晚上微信告诉你。”

回家的车上,王俊凯翻着手机里的音乐列表,一首首地听,旋律灵动地滑进耳道,王源巴掌大的脸映在脑海里,睫毛上停着一只只音符,不停地眨啊眨。

忽然,熟悉的旋律响了起来,王俊凯闭上眼睛想起王源当年手里握着话筒,生涩地开口唱着这首歌。那时的他还是稚嫩的薄荷音,头发比现在短一些,奶白色的毛衣衬得脸色透白,脸上的肉也比现在要丰满。

“我不会怪你,对我的伪装,天使在人间应该藏好翅膀。”

王俊凯想起上一次录节目,自己调侃着说:“你不是答题王,你是小天使。”私下里自己也常常开着玩笑,唤他小天使。

王源遇到粉丝会得体的弯起嘴角,遇到熟人会咧嘴笑着露出一口银牙,遇到开心的事会呲牙咧嘴地笑没了眼睛,遇到难过的事会撇下眼角又勾起嘴角佯装不在意地笑。不管何时何地看到他,总是笑啊笑的,任谁都要被这单纯的小家伙感染的吧,简直像天使一样。但是在我面前啊,他总是藏不好自己的翅膀。

王俊凯打开微信,一字字地输入,发送。

“唱《专属天使》给我听,好不好?”

回到家,王俊凯打开手机,微信里静静地躺着王源的回复,“好。”

一周很快就过去。

“王俊凯,我都唱了你点的歌,你敢不敢告诉我你这周唱撒子啊!”王源愠怒的声音通过话筒传过来,显得有些狰狞。

“明天不就知道咯?”

“我好奇啊,你先偷偷告诉我。”

“不得行,我要留着悬念。”

“随......便......你......”王源有些气急败坏地挂上了电话,把约好要唱的歌pass掉可以不计较,可是现在的王俊凯连和自己提前一起分享歌单也是兴致缺缺。

王源难过到似乎摘胆剜心,长大有时也不是那么好的事情,顾虑太多,在乎太多,进退维谷,寸步难行。

第二天,王俊凯录LIVE前凑到背台本的王源身边,轻声说:“去听我唱歌。”

王源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指了指休息室的电视机:“我可以在这儿看你唱。”

“那样我看不到你。”王俊凯眉眼温柔地弯起,从嘴角逐渐爬上腮边的口纹舒展开来。

伸手扯住王源衬衫的袖口,王俊凯一把把对方拉了起来。

“走。”他步子慢下来,等着王源跟上来。手故作随意地顺着袖口滑下去,手指贴着对方的手掌,汗湿的手心带来的滑腻感伴着胸腔里心脏泵动的声音。

王俊凯想起去年录《掌声响起来》的时候,自己匆匆从学校赶来录歌,都来不及去练习室和大家打个招呼,自然也见不到他的小天使。然而间奏响起的时候,录音棚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他抬起头看到半个月没见面的王源朝他走过来,他嘴角漾着的笑容太好看,自己似乎等了几个世纪那么久。

两人牵着的手在进录音棚前松开,王俊凯回头冲着王源展颜笑了一下,开门进了房间。王源呆呆站在玻璃墙外,看着录音棚里的灯悉数亮起,暖黄的照明灯打在王俊凯的身上。

前奏响起,乐符在棚子里一点点弥漫,飘散。王俊凯执着麦克,一如既往地低着头,沉在音乐里。他开口唱着,咬字模糊又清晰,每一字每一句都打在王源的心尖。

唱到第二句的时候,王俊凯缓缓抬起头,精准地找到玻璃后王源所在的位置,他看进他的眼睛,嘴角没有笑意但是眼里都是深情。

他在唱:“听到他在告诉你,说他真的喜欢你。”

王源忍不住蒙起眼睛,不敢再看唱着歌的王俊凯。情歌听在耳里,明明羞涩又尴尬,他也不忍心堵住耳朵。

已经不知道是在唱还是在倾诉,只知道每一句都深情,每一句我都是唱给你听。

“我藏起来的秘密,在每天的清晨里。”

“愿意用一只黑色的铅笔,画一出沉默舞台剧。”

“愿意在角落唱沙哑的歌,再大声也都是给你。”

“灯光再亮,也抱住你。”

“请用心听,不要说话。”

 

我的小天使,请用心听,不要说话。

你什么都不用说。

我们要说的话,都在歌里。


评论(57)
热度(1360)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