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klewang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强悍的温柔


 just东方音乐风云榜的脑洞

脑洞跟不上正主手速

 

 

0

爱很简单,是你是我。一阵子吵,一辈子好。

 

 

1

我换好西装走进化妆室的时候,王源已经坐在镜子前面开始化妆了。化妆的姐姐正用夹子把他的刘海夹到头顶上,光溜溜的额头露了出来。我经过的时候,有意在他的座位后面顿了一下,朝镜子里扫了一眼。

果然,小家伙秀气的眉头又拧作了一团,耷拉着眼皮,满眼的不情愿。如果要列一个王源最不喜欢的事情排行榜,那化妆绝对排得进top3,虽然抻筋和压腿还是排在这个前面。

我把左手撑在他的椅背上,伸出右手,用食指按在他的眉心,轻轻地抚平皱起的一团,说:“每回化妆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再皱眉头要长抬头纹咯!”

王源半阖着的眼皮掀开了半寸,黑白分明的眼珠盯着镜子里的我,嘴角的弧度一点点地撇了下去:“王俊凯,我好困。”

“再撑一会儿就化完了,乖一点。”

“我啷个不乖了,你看我都在这儿坐着快半个小时了也没动。”说完他又垂下脑袋,手里捏着手机,百无聊赖地继续刷着微博。

我只好收回还搁在他眉间的手:“我说错了,你是全宇宙最乖的小天使。”

我这边夸完他,他却没再吱声,刷微博的手倒是没停。看王源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我懒得再闹他,干脆走开几步,坐在他右边的椅子上,从包里掏出才收到的《宿命》开始读。

书昨晚已经看过了几页,这会却是半行字也读不进去。眼睛盯着书页上排列整齐的方块字,每个字都是认识的,连在一起却总也读不懂作者的意思。听觉却变得格外灵敏,所有感官都自发地集中在耳朵上,在意着左边的动静。

窸窸窣窣的一阵声响,王源似乎不耐烦地挪了挪身子。我把目光从书上移开,偷偷地抬起眼从镜子里看他,只见他把手机扔到了化妆台上,嘴唇又嘟了起来。化妆间里空调温度调得有些高,身上又被西装捂得严严实实,他白净的脸蛋儿被闷得发红,嘴唇之上的一小块皮肤上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化妆的姐姐用眉笔在他眉梢轻轻地扫过去,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睫毛跟着微微颤动,像振翅欲飞的蝴蝶偷偷扇动了乌黑色的翅膀。我感觉自己的心腔里似乎因为这小小的蝴蝶效应而掀起了一场不算小的飓风。

我看得发怔,身子不安分地扭动了一下,椅子跟着发出咯吱的声响。王源应声抬起了头,目光直直地撞进我的眼睛,本来已经舒展开的眉毛又皱了起来,眼神里带了点探究。我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犯了痴,有些慌乱地别开了眼,脸上莫名地一阵发烫。

怕被王源发现自己闹了红脸,我尴尬地把搁在膝盖上的二郎腿了拿下来,两脚搭在地上,佯装专心地看书。

“王源儿,别乱动,马上就好了啊。”化妆的姐姐温柔地对小家伙说着,几乎是安抚的语气。

“嗯......”响起低低的一句回应,余光里我看见王源的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蹬着桌腿。

只隔了半晌,化妆的姐姐又说:“化好了,小凯你坐这儿等一下。我去吃个饭就回来帮你化。”

我点点头,目送着她出了化妆间,这一回只剩下了我和王源留在化妆间里。他不作声,我也懒得再把热脸贴到冷屁股上。屋子里很静,空气仿佛下一秒就要凝滞。

“你在干嘛呢?”我听到他说。

我慢吞吞地抬起头,看到他的眼睛正瞅着我在镜子里的人影。我盯住他在镜子里倒映着的眸子,之前物理课上学过,现在的我们正透过一面镜子对视着。

“看书啊。”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镇静。

“看书不无聊吗?”不知为什么,他今天一改平时温顺的态度,语气显得尖利。

我被他乖戾的语气封住了嘴,心口像塞了一团棉花似的发闷。

“那看什么不无聊?看你吗?”

“你刚才——不就是在偷看我吗?”

被说中了心事,就像被揭去了心腔外的那层保护膜,我连呼吸间都觉得闭塞难堪。

我的语气不由得跟着尖利起来:“你啷个知道我在看你哦?再说你有什么好看的,瘦得就剩骨架子了。”

话说出口我又有些后悔,王源不常发脾气,心情格外不好的时候才会跟我对几句嘴。我扭过头看着他,这一回入眼的不是镜子里虚幻的影子,而是真真切切的王源。他目光落在脚尖片刻,转瞬过后,似乎有一丝丝不可置信地看向了我,眼里闪烁过一点火光,又消匿在了眼底。

我俩无言地对视着,我努力张了张嘴,心里想挽回些什么,却只能和他面面相觑。话说出了口,却寻不到正当的理由道歉。想问问他是为了什么事在闹脾气,却哑口无言。

末了,王源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下唇的弧度微微收起,他说:“你说得对,是我想多了。我这么难看,你偷看我干撒子?”

“王源儿......”我开口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嗓音沙沙的。

“千玺快到了,我出去看看。”他匆匆打断了我,显得我刚刚说的话干巴巴又沉甸甸,找不到着力点。

 

 

2

我坐在化妆室里,化妆的姐姐轻轻在我脸上扑粉,手里书的书页被我揉搓得生了一道又一道褶皱。我伸手慢慢把它们磨平,就像抚平王源的眉心那般的耐心。

胖虎把头从门外探了进来,眉毛不耐地抬了抬:“小刘,动作快点,马上出发了。”

刘姐姐应了一声,又拿着粉饼在我脸侧补了两下,拍了拍我的发顶:“好啦,快去吧。”

“谢谢姐姐。”我展颜冲着她笑了笑,嘴角牵得有点勉强。

跟着胖虎到了车边,才看到王源和千玺已经坐在后座了。我上车的时候,王源装作不经意地把屁股朝千玺那边挪了挪。

他的嗓音又变回了甘冽清脆的薄荷音:“小千千,等结束了咱们去吃灌汤包吧,上次来上海我都没吃够。”

千玺眼里有讶异的光一闪而过,他探着脑袋对上我的眼,在看到我瘪下的嘴角后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我晚上要给楠楠打电话,让老王陪你去吃吧。”

王源扬起的眼尾垂了下去:“哦......算了,我突然不想吃了。”

我听着他说的话,也没有开口,只是坐定了身子,等车开了,眼睛看向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暮色一点点降临,路灯悉数亮了起来,路上是密密麻麻疾驰的车辆,远方是高耸的东方明珠和围绕着它的薄薄的雾霭。

忽然有些想念重庆湿漉漉的傍晚,如洗的艳阳天,还有和王源骑着单车去往鱼洞的那条干净的小路。

下了车,嘴角漾起笑容走过红毯,我被一路的闪光灯晃了眼。忍不住想伸手捂住走在身边的王源的眼睛,避开当下刺眼的光。手下意识地抬起又放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走到我的前面。笑意减了半分,我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盛典开始的时候,我坐在王源的右后方,可以正大光明地别过脸偷窥他的侧脸。我有时会忍不住跟着阿姨一起感叹这小家伙的美颜盛世。王源从饱满的额头,到俊挺的鼻梁,再到圆润的下巴,从侧面看过去就是一道酣畅淋漓的曲线。舞台上的光线打在他脸上,他整张脸埋在黄色的光线里,有些毛茸茸的,光影间他的轮廓变得模糊不清。

主持人喊到我们名字的时候,我才怔怔地回神,跟着他们一起起身走到楼梯边准备上台。

忍不住想起去年的四月,类似的地点,类似的时间。他在我身后清清浅浅地唤着我的名字,我站在楼梯上回头,朝他伸出手。他没什么犹豫地把手塞到我的手心里,就那么牵着手一起上了台。第一次上那么大的舞台,两个人的手心都是汗湿的,但是牵住彼此的那一刻,心中留下的只有滚烫滚烫的妥帖放心。

王源站在原地,低下了头,把右边袖口松开的扣子系上了。修长的手指交错着,指尖滑过他身上棉质的衣料。他的手指在微微发抖,我忽然想伸出手,把右手的五根手指精准地插进他的指缝里,攥紧他的手上台,一直不松手。

我还没鼓足勇气伸出手,他就率先抬起脚出发了。上台的时候,他站在千玺身后,我打着头。主持人笑眯眯地看向我们,我们鞠完躬,一如既往朝着台下的四叶草们展露微笑。

跳完手册的时候,我站回他们两人中间。主持人插到我和千玺之间,执起了我俩的手。我有些僵硬地站在原地,余光里扫到离我还有几步远的王源,瘦削的身子几乎堙没在舞台光影里。我脑袋微侧过一寸,朝他抬起了手。他很快注意到了我的手,却迅速把手背到了身后。我垂下手,收起下巴看向他,他依旧抿紧了唇瓣,脸被舞台光照得透白,耳垂因为紧张而泛着朱红。

我把手挡在麦上,压低声音说:“王源儿,你得牵住我的手。”

我重新抬起手,然后我听见台下的尖叫声在空气里互相撞击,有一声尖叫碎了,就有新的尖叫跟上来。茫茫的人群里蓝绿色的灯牌晃着我的眼。我被晃得眯起眼,看清了灯牌上写的那两个字,等着他靠近,来牵住我的手。

他缓慢地朝着我挪了一寸,我的手指因为紧张而蜷缩,他的左臂微微抬了抬,最终没有伸出手。我慢慢把手收了回来,装作不在意地继续笑着,心下一阵绞痛却不能平息。

主持人跑着拿回来自拍杆的时候,我跟着转过身,背朝台下。王源站在我身边,手指蹭过我的手背,圆滑的指甲刮过了我手上的肌肤。

“王俊凯啊。”我听到他开口。

那一刻心中涌动的不知是什么情绪,人生中有太多次的临场发挥,也许是十五岁的一腔热血敦促了我,让我试着孤勇一把。

我将手伸到王源的身后,顺着他西装轮廓滑了上去,前臂绕过他的肩膀。他的肌肉有一瞬间僵硬,旋即脸上就露出了蓬勃的生动的笑。我把手搭在他胸前,搂住他肩膀的胳膊逐渐收紧,他的后背没有间隙地贴在我的胸口,我透过镜头我俩的笑脸,依稀看到我们曾在一起的时光,看到南滨路上的海棠和浮在脸上的黄昏。

 

 

3

一路小跑着去更衣室换舞台装的时候,我跟着王源身后,看着他被跑动的风带起的几撮碎发,还有拂起的衣角。

王源接过那件粉红色的毛衣的时候,我觉得他的脸色被那件蜜桃一样衣服衬得暖融融的,鬼使神差地跟着他进了一个试衣间。他旋身想锁门的时候,看到了身后的我明显一怔。

“你啷个跟过来了?”

“想跟你一间换。”我挥了挥手里嫩黄色的毛衣,弯下眼角笑。

“......”

“我就......觉得你好看,想跟你一起换,不行吗?”

“不行。”他瞪大眼睛看我,鼻头皱出一道道细纹,炸毛得可爱。

“你说了不算。”我把他往试衣间里推搡了一点,转身锁了门。

他眼白掀得比瞳仁多了一倍,转身背对着我,窸窸窣窣地脱下了西装外套不再理我。我伸出手,从背后搂住他的肩膀,下巴磕在他的颈窝:“刚才为什么不肯牵手?”

王源搭在衬衣扣子上的手顿住,干巴巴地开了口:“没得撒子为什么。”

“你怕别人说闲话?”我调笑着开口,脸凑近了些,满意地看着他的脸上酡红色一点一点加深。

“不然呢......拍了照网上又要掐架。”

“你敢说他们说的不是事实吗?”

“......”

“咱们私下不都是这样的吗?啷个到了台上连手都不敢牵?”

我揽着他的肩膀,头伸到他脸侧,歪过脑袋,盖上他的唇。他涂了唇膏的唇瓣滑湿又温润,仅仅和他唇贴着唇也让我的汗毛激动到颤栗。我的鼻尖顶着他的,鼻头的软肉磕在一起,呼吸在两人间盘旋缠绕着。

王源嘴唇抿紧了,手搭上了我扣在他胸前的手背。我没有动作,只是静静贴着他的唇,像怕碰碎精雕细琢的玉器。我敏锐地扑捉到他扑闪的眼睫毛和松动的齿关。下一秒他抿紧的唇瓣掀开,软糯的舌尖颤抖着伸了出来。我瞬间感觉得到了恩赦,头向前耸动了一点,嘴唇裹住他小小的舌头,来来回回地细细碾磨,他舌苔上凹凸不平的小颗粒刺激着我全身的感官。我掀开阖着的眼皮,看着他深邃黑亮的双眼正盯着我,似乎闪着些不可言喻的光亮。

这点光亮刺激着我手不自觉地将手滑到他的领口,他的手忽然勾住我准备解开衣扣的手指上,声音从嘴角溢出:“别。”

感觉到身下逐渐起的反应,我退开嘴唇,静静地舒缓着吐气。

“对了,还有个事儿。”

“撒子?”王源气也没喘匀,别过脸瞅着我还搭在他肩膀上的脑袋。

我看着王源瞳孔里一闪一闪的不安,笑没了眼睛。

“等会儿唱新歌,紧不紧张?”

“说撒子废话咯,你不紧张吗?”

“我不啊......”

王源努起了嘴,嘴巴哼唧着:“老王你厉害咯,我怕跳错动作嘛......”

“我才不厉害呢,我也怕跳错动作啊。”

“那你还说自己不紧张!”

“我只是......想到咱们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就觉得没那么紧张了。”

“啊?啊......”他轻轻应着,声音柔软轻盈地在试衣间里飘着。

我扳正他的身子,看到他的眼里此刻澄澈得像雾一样的蓝。

我接着说:“我现在要是怯场,以后要怎么陪你登上更大更高的舞台啊,所以我现在就要勇敢一点,不能让你孤军奋战。”

 

4

我总是念他这个,念他那个。

我总爱挖苦他,挑剔他。

我和他吵了架总拉不下脸先服软。

但是我最怕他受苦,最怕他颠沛流离。

也最离不开他。

爱真的很简单很单纯,因为它只容得下你我。

一阵子的吵架,一阵子的小打小闹。

却是一辈子的好,一辈子的一起走。

这是我,懵懂的,生涩的。

强悍的温柔。


评论(24)
热度(893)

© twinklewang | Powered by LOFTER